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依旧忙碌着赈灾的事情,如今灾民大多都已经安置妥当,剩下的便是灾区重建和修复亏损江堤的事情。

    之前在来青州的路上,端木青所提的建议,韩凌肆和青州的官员以及自己身边的谋士商量了一番之后,都觉得可行,便推及出去了。

    另外又制定了一系列配套的方案,防止地方官员贪墨银两。

    不外乎就是从下而上的监督,从上而下的惩治。

    韩雅芝这些天都表现得十分内敛,只是她原本就不是什么性子跳脱的人。

    所以,这样安静的她,也并没有显得有什么不一样,只是端木青向来敏感,而且加上那晚上说的话,在她心里的触动挺大,所以,她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

    只是如今,她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放心神,此刻的她,只想要挖出韩语嫣。

    百媚经过几日的休息,身子已经完全好了。

    地瓜免不了有上前自我介绍一番,当然还是些陈词滥调。

    百媚斜倚着门框,一颦一笑都是风情万种的模样。

    地瓜如同平日里那般假装斯文地行完礼,文绉绉,酸流氓式的说完那一堆话,看到这样妩媚的容颜顿时忘记了呼吸,几乎连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你叫地瓜啊?真是个好名字,我喜欢。”百媚柔柔一笑,扭着柔软的腰肢走上前,伸出一根食指勾起他的下巴。

    “你喜不喜欢听床边故事啊?我很会讲呢!晚上姐姐我可以讲给你听啊!”

    说着眼神柔媚一勾,几乎可以把人的魂儿给勾走。

    地瓜呆了呆,几乎是立刻拔腿就跑,仿佛见到了鬼似的。

    萧梨月原本是在笑地瓜的老套招数,此时不免有些奇怪。

    “他怎么了?平日里一副小色狼的样子,怎么遇到了你,反而这个样子?”

    百媚伸手扶了扶头上的发钗,媚眼儿一勾:“他这样子我还不知道,绣花枕头罢了,也就是逗逗你们这些人,碰到我,哪里还是对手。”

    萧梨月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

    “你才好,又搭理他做什么,好好休息是正经。”

    端木青从房间里走出来,摇了摇头,嗔怪道。

    “我都躺了四天了,再不活动活动,可就要废了。”揉了揉肩膀,拉长声音道。

    “你是在活动身体,还是在活动你的勾人的眼波啊?”

    端木青白了她一眼,将手里的两碗银耳羹端给萧梨月和百媚。

    “天儿越来越热了,他们在修房舍,可别中暑了才好。”

    看着外面渐渐大了起来的太阳,端木青有些忧心。

    “昊王去哪儿了?”萧梨月舀了一勺羹,问道。

    端木青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临水镇。”

    “咳咳咳……”

    顿时,萧梨月被一口银耳羹呛到了喉咙里,一旁的百媚连忙帮她拍背顺气儿。

    “不好喝?”端木青淡淡地抬了抬眉毛,问道。

    “不是不是,喝快了一些。”萧梨月勉强撑起一个笑容,解释道。

    端木青点了点头:“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说了临水镇的缘故呢!”

    萧梨月抬起眼看了眼端木青,却发现她根本没有看自己:“这跟临水镇有什么关系?!”

    “我们好歹也在那里呆了大半个月呢!你倒是忘得快。”

    端木青转过眼疑惑道。

    “啊?”这一下让萧梨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好勉强笑笑应付过去。

    百媚别的不厉害,看人脸色却是一流的高手,如何看不出来,这个传说中的大小姐心里有心事?

    但是她也只是笑笑感慨了一句端木青做的羹味道不错,便又自顾自地往厨房去盛了。

    只是萧梨月安静地坐在一旁,方才还觉得可口的美食,在这会儿顿时变得寡然无味。

    “可能明天韩凌肆会带你去临水镇。”

    端木青依旧淡淡地开口,却再一次将萧梨月吓到。

    “什么?!”

    “你忘记了你是谁吗?鼓动那些官员,你可是又很大作用的呢!”

    端木青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戏谑,却让萧梨月感到一颗心不停地往下沉。

    “我……”

    “这里所有的大小官员,都知道你将是会嫁给昊王的啊!”

    萧梨月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青姐姐你明明知道我不愿意嫁给昊王的。”

    端木青点了点头:“我知道啊!可是我知道有什么用呢?你还是你,韩凌肆还是韩凌肆,你们萧府也还是你们萧府,并没有什么变化。

    所以,对萧府来说,你还是要嫁给昊王,不就是这样吗?”

    “我……我不想。”萧梨月突然想起什么来一般,“青姐姐,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不要嫁给昊王。”

    端木青却摇了摇头:“这个我当真是没有什么好方法,我左右不了你家里人的看法,你应该知道,对于将你嫁给韩凌肆的事情,你们家是铁了心的。”

    提起这个,萧梨月的脸上越发的黯然了。

    这件事情是老祖宗都默认了的,根本就没有办法更改。

    难道她就要这样嫁给昊王吗?

    不不不,萧梨月发现,当她这么想的时候,好像心里就会自发的产生这样的一种排斥感。

    端木青没有理会那个站在廊下,呆呆地捧着一只碗的萧梨月,因为她看到紫衣回来了。

    一双重瞳子在日光下,越发显得妖冶神秘。

    这个男人的长相,也可以算得上是个祸害了。

    “如何?”端木青迎上前,认真问道。

    打了个响指,紫衣点头道:“应该是可行的。”

    “什么叫做应该?”端木青却并不像他那么轻松的神色,皱眉问道。

    “因为这还得你家男人同意啊!”紫衣耸了耸肩膀,笑得意味深长。

    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好吧好吧!可行,这件事情估计之下,他同意应该是没有什么怀疑的。”

    紫衣笑着摇了摇头,韩凌肆那么一个人竟然被这个小女子给吃定了。

    “那你还不快去准备?”端木青知道他在想什么,终于露出一个笑容来。

    “好好好,我去!”紫衣无奈了,这也算得上是他接受命令,跟随韩凌肆以来,又一个较大的任务了。

    那边已经侦查过了,她说的那个女子,竟然真有几个高手傍身。

    要拿下,也并非果真就那么容易。

    看到紫衣离开,百媚才走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个男人身上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尽管他笑得那样灿烂。

    “小姐,果真可以将韩语嫣致死?她可是皇后最宠爱的女儿呢!”

    端木青看着她,温和道:“你放心吧!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利索,而且最好也不要暴露在韩语嫣的视线里。

    这些天你就待在这里,哪儿都不要去,我会让人安排你暴尸荒野的假象的。”

    “小姐,是不是我让你麻烦了?”百媚说到底还是有些愧疚的。

    端木青摇头道:“这样的话你以后不要再说了,若非是我,你如何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

    更何况,我和韩语嫣之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仇怨了。

    早在西岐,她便对我多次下手,我能够一再容忍她,始终都没有痛下杀手,不是我大度,而是我不想多生是非。

    但是既然她还不知收手,而且手都伸到我身边的人身上来了。

    那就别怪我再不留一丝善念。”

    百媚听到她提起过去的事情,下意识地去看萧梨月。

    却发现她始终呆呆的,根本就没有留意两人之间的对话。

    端木青回过神,带着笑意走到她面前,猛不丁地刮了下她的鼻子:“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萧梨月猛然一惊,看到是端木青才松了一口气,摇头尴尬道:“没什么。”

    “你放心,明儿只是让你跟过去走个过场,不需要说什么做什么的。”端木青“好言”安慰道。

    “不、不是!”萧梨月无意识地开口反驳,她担心的哪里会是这些事情呢!

    “那是什么?难道不是因为我方才说你明儿要跟着去的事情?”

    “啊?是、是啊!”萧梨月感觉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

    陡然间想起来,连忙问道:“青姐姐你明儿不去吗?”

    端木青故作惊讶道:“我去做什么?这整个青州认识我的人有几个?我去一点儿作用都没有啊!”

    “可……可是临水镇的百姓都很喜欢你啊!而且他们心里都十分感念你的救命之恩,见到你肯定会十分高兴的。”

    萧梨月像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理由,语速都快了许多。

    端木青摇了摇头道:“这又是何必?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明日见过了,以后还不是要分别,有什么好见的呢!终究都是天涯不复相见的。”

    这一句话猛然间像是打到了萧梨月的心里一般,钝钝的生疼。

    天涯不复相见吗?

    突然间她感觉自己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痴痴的发了会儿呆,便立刻转身跑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她怎么了?”百媚看到萧梨月那个失魂落魄的样子,戏谑问道。

    端木青瞥了她一眼:“你人精样的人,难道还看不出来,喜欢上一个人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