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三次来到临水镇,每一次都不一样,心情也全然不同。

    萧梨月忍不住地便将手里的绢子给拽紧了。

    这一次,她不是来帮忙照顾病人的,而是萧府大小姐代表萧府陪同昊王前来访问灾区重建。

    身上的衣裳都是用考究且精良的质地裁剪而成,头上的簪子,腕上的镯子,耳上的坠子,无一不显露出萧府大小姐的气度和芳华。

    韩凌肆向来和萧梨月没有什么交集,一路行来也没有对话。

    对他来说,接受萧梨月乃是出于无奈,并不是真心接受这么一个女子。

    更何况,她的身份特殊,虽然青儿口中不说,到底还是会有些不平。

    他更不能跟这个女子走得过近。

    看到韩凌肆和萧梨月带着随从到来,整个临水镇的人都表现出极大地热情。

    只是如今临水镇的男人们都到江边去了,剩下在镇里的都是些妇孺,帮忙张罗后勤的事儿。

    虽是妇孺,但是谁对他们好,难道还能看不出来吗?

    而且听家里男人念叨的多,听身边的人谈论的多,自然也就知道好坏了。

    这位昊王是个办实事的主儿,这在疫情上面就已经得到体现了。

    而且如今,他们也都是切切实实的拿到了抚恤金,切切实实地看到榜上承诺帮助重建,可以分得田地。

    这一次重建民居和江堤都是他们自己参与,所有数据,一律透明化。

    作为生活在江边上,时时受着江水威胁的他们来说,自然是将江堤建得越牢固越好。

    此时眼看着两人走过来,都是一副惊艳的表情。

    昊王的俊美自不肖多说,当日看到便感觉如同天神下凡。

    而那个一直都在帮助他们的月儿姑娘却是让众人有些惊呆了。

    原来,那个穿着粗布衣裳和他们混在一起的灵秀女子还有这样美的一面。

    简直就像是天上走下来的,让他们呼吸都不敢重了。

    萧梨月看到这些熟悉的脸孔,倒是先笑了:“李妈,张婶,小英姐,兰姑,大家都还好吗?”

    发现还是原来的语气和笑容,镇民们立刻便觉得亲切了许多,七嘴八舌的说起话来。

    “月姑娘好几天都没有来啦!又变漂亮了。”

    “瞧瞧我们镇上,是不是都认不出来了?大家都帮忙建房子呢!”

    “我家华子现在全部都好全啦!真是感谢你和青姑娘。”

    “青姑娘怎么没有来啊?她还好吗?”

    “……”

    看到这些镇民质朴的脸庞和关切的话语,萧梨月原本有些低落的情绪一扫而空。

    韩凌肆听到他们提及端木青那样关心的样子,心情也不由大好,阴沉的脸色也和缓不少,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

    更是让这些镇民们感到惊为天人。

    “我们到堤上去看看,你们这儿那个陈芝筠呢?”韩凌肆淡淡开口问道。

    立刻就有热心的镇民接口道:“陈大人每天一大早就往堤上去了,从工程开始日起,他从来都是去得比别人早,回得比别人晚,我们要找他,去江边一准没错。”

    韩凌肆点了点头:“那正好。”

    听到别人这么说他,萧梨月心里竟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出于这些镇民的淳朴私心,好容易遇到昊王这尊大佛降临,自然免不了要替自个儿的镇长陈芝筠说好话了。

    虽然有的地方,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但是韩凌肆也不会恼怒这一点,能叫百姓自发的为他说好话,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厉害的本事。

    “昊王大老爷,您或许都不知道我们这镇长呢!虽然年轻,可是当真是爱民如子啊!自己的事情从来都是放在后边儿,先考虑我们的生机。”

    “是啊是啊!”闻言一旁的另一个妇人立刻接口,“最近我们陈大人好容易说上了一门亲事,都来不及看小媳妇子,天天都往地上跑。

    丈人家都不去吶!说什么什么……那个叫什么来着?”妇人说着想不起来,戳了戳一旁的大儿子。

    少年一机灵,连忙接口道:“昔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陈大人说,他应该学习古人。”

    大概是上过两天学的缘故,少年说起话来,还算是利索。

    韩凌肆点了点头,淡淡一笑,算是对这个陈芝筠的一点儿认可。

    却没有发现一旁的萧梨月脸上的血色全无。

    老远就看到江边热火朝天的样子,这些镇里的汉子们,一个个热情高涨的忙着不同的事情。

    竟还看到几个穿着比较华丽的,似乎是官员模样的人。

    “那几个怎么回事?”

    韩凌肆指了指,问道。

    一个妇人连忙走上来,撇了撇嘴,到底还是实话实说:“也不知道怎的,这些官老爷们难得的关心起我们的死活来了。

    这几天都过来亲自帮忙呢!竟然还是真的动手,不是站在一旁指手画脚,我家男人说,倒像是转了性儿一般。”

    韩凌肆对此笑而不语。

    一开始他就说了,不需要什么排场,也不要这些官老爷天天护着他来去。

    但是他人就在青州,来去总计一打听一个准儿。

    这些人定然是算准了他这个时候会过来,所以才会做出这幅模样来。

    不过这样也好,虽然不见得真帮了这些镇民多少事情,但是至少让他们感受一下灾民的生活。

    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另说,潜移默化的作用总该是要有一些的。

    就因为他说不要人跟随,这些人也就不敢来虚的,想要留下好印象,自然就得要实打实的去做。

    一连几天的在这里身先士卒,算是磨磨他们的锐气好了。

    再说,他带萧梨月出来不就是为了,让这些官老爷们看个明白吗?

    韩凌肆带着萧梨月一路往江堤边行来,一路的泥泞难免会将她那双精致的绣花缎子鞋给糟蹋了,但是她却浑然不在意。

    “各位大人果然关心民情,倒是本王偷懒了。”

    韩凌肆走到那几个官老爷不远处,看到他们因为发现自己而越发勤奋的样子,也不点破,只是朗声笑道。

    难得的看到昊王如此好脸色,几个官员顿时在心里感慨,这样劳作了几天,到底也是值得的啊!

    “昊王,您怎么来了?”在故作惊讶之后,难免又是一堆的阿谀奉承。

    韩凌肆点头笑道:“听这儿的百姓说,各位大人这些天都来灾区慰问百姓,本王委实感到十分的欣慰,这件事情一定会上报的。”

    “不敢不敢,这是下官等分内应当的事情,倒是昊王和萧大小姐亲临,着实是让下官等心生感动啊!”

    萧梨月表情微微的有些不自然,只因为那位说话的官员,将他们两个的名字放在一处了。

    “你们各自忙各自的吧!不用理会本王,本王只是担心工程,和百姓的生活状况,特意前来看一看。”

    说着又问道:“陈大人哪里去了?”

    这下这里的官员都有些面面相觑,他们一心留意着那边路上的情况,哪里注意到那个小小镇长的身影。

    “见过昊王!”一个干净的声音从人群后传来。

    众人让开,陈芝筠才走上前来,只是因为他一直都在江堤最前边忙着,听到前来报信的才知道昊王亲自过来了。

    看到他一身的泥浆依旧不敢眼神中的纯粹,韩凌肆倒是对这个端木青多次提起的年轻男子很有些好感。

    “辛苦你了,一路走过来,听到大家都说你身先士卒,披星戴月在堤上忙着,本王代表朝廷感谢你。”

    陈芝筠一听,连忙要行跪拜之礼,虽然他为人为官都有些桀骜,但是眼前这个可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他还没有托大到那样的程度,更何况,他的桀骜向来都是针对那些不为百姓做实事,只想着从百姓身上榨取血汗的官员们。

    韩凌肆连忙扶住他笑道:“本王今日只是过来看看,你做得很好,当然其他的几位大人也都做得不错。

    你们还是各自去忙吧!不要因为本王而耽搁了,百姓的事儿,才是大事儿。

    本王自己随处走走就是。”

    听到韩凌肆说到这句话,这几个官员满心欢喜,也不敢违拗他的意思。

    又重新拿起工具开始工作,这一下倒是比方才更加有劲儿了。

    陈芝筠行了个礼,便仍旧退了下去。

    萧梨月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鼻头酸酸的,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她还有些话想说呢!

    方才那大婶说他已经订了亲了,是真的吗?

    是谁家的小姐?或者,是谁家的女儿?

    怎么都不跟她说一声呢?

    那女孩子漂亮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们之间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就这么快呢?

    他不是说爱情吗?为什么突然就冒出这么一个女子来?

    他们之间有他所说的爱情吗?

    她和他应该还算得上是朋友啊!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肯单独跟她说呢?

    就算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在场,有昊王,还有这些官员,但是,至少给她一个眼神也好啊!

    这样子,让她觉得,好像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过交集,好像她萧梨月于他陈芝筠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