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果然如他自己所说那般,只带着自己的人随处转转,时不时地问一问正在忙碌的人一些小事情。

    很快就到了午饭的时候,这里的镇民们虽然觉得昊王并不会吃他们的食物,但是出于礼貌还是热情的开口。

    那些官员一个个气得只想骂人,既然看到昊王在这里,难道就不能做点儿好的吗?

    让昊王跟着吃这些大锅饭算是个什么事儿?

    但是韩凌肆却出乎他们意外的,点头答谢。

    坐在简单的八仙桌上,端着蓝边陶瓷碗,萧梨月手里机械的扒饭,眼睛却忍不住四处望去。

    并没有看到陈芝筠的身影。

    “昊王,我有点儿事,先走开一下。”匆匆放下碗,萧梨月有些小心地开口道。

    韩凌肆只是看了一眼她那碗几乎没怎么动过的饭,却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当是答应了。

    萧梨月脚步有些匆忙的就走出了镇子。

    一路往江堤而来。

    因为走得太急,白色的裙子上也都溅了不少的泥点子,但是她已经全然不顾了。

    擦了擦额角薄薄的汗水,终于在此时显得有些冷冷清清的工地上看到了他。

    还是一身青衫,只是沾上些泥水,看上去有些狼狈。

    “你怎么来了?”

    萧梨月站了好一会儿,陈芝筠才抬头看到她。

    面对她这句话,萧梨月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答,垂着头,想了一想才笑道:“我好容易来一趟,你难道连句话都不想跟我说?”

    说完又有些后悔了,什么叫好容易来一趟?是在告诉她自己是萧府大小姐吗?

    不过陈芝筠并未想到此节,又或许,知道那原本就是事实,只是露出淡淡的笑容道:“这里这么脏,你穿着这样的衣裳就出来了,也不怕糟践了衣裳。”

    萧梨月一听,脸就红了。

    这该怎么说?难道说,她是因为想要看到他,跟他单独说说话,才不顾别的,这样匆忙赶来的吗?

    陈芝筠并没有留心她心里的小心思,走到一块大石头前,抬手用袖子细细的擦了,笑道:“这儿都没有什么干净的地儿,你就坐这石头上吧!别嫌脏。”

    萧梨月顿时便感觉鼻头一酸,只因为他细细擦拭石头的那个动作。

    “我什么时候是那么怕脏的人了?今儿是因为知道那些官老爷在这里,不然才不会穿成这样过来呢!”

    萧梨月笑着坐上去,如同平日里跟他说话一般的语气。

    “你难道还喜欢穿那粗布衣裳吗?”陈芝筠就一旁的小水坑洗了个手,笑道。

    “有什么不好的?方便得很。”想也没有想就接过他的话。

    萧梨月说完之后,也有些愣了,有什么不好吗?

    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

    “你吃饭了吗?”陈芝筠想了想问道,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都在吃饭,她这么走过来,应该还来不及才对。

    萧梨月还没有回答,那边赵婶就走了过来。

    笑呵呵地看向萧梨月道:“原来是月姑娘啊!我说陈大人在和谁说话呢!”

    一边说着,赵婶一边将食盒递给陈芝筠。

    “赵婶,叫她以后不用送过来了,怪麻烦的,让田叔带两个馒头给我就是了。”一边接过食盒,陈芝筠一边道。

    萧梨月敏感的发现,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些不自然。

    但是更不自然的是赵婶,几乎都将戏谑两个字写在了脸上,看了看身后某个地方,又笑道:“人家一番心意。”

    说着便笑道:“吃完就放在这儿,晚些时候我在过来拿。”

    又向萧梨月告辞了一声,仍旧笑吟吟地走了。

    萧梨月顺着那个方向看去,隐隐地看到一堆石子后面似乎有个纤细的身子,心里莫名的一痛。

    “她是……”萧梨月问出两个字,之后便没有了勇气接着往下说。

    陈芝筠却并不想将话题停留在这上面,自顾自地打开食盒,将里面的饭端出来,递给她:“你吃吧!”

    她勉强笑了笑:“人家特地送给你吃的。”

    “她每次送得都有多,我吃不了的,你先吃,别饿着了。”

    这一句话,像是什么东西砸在胸口上,闷得难受,萧梨月木然地接过筷子。

    饭食很简单,但是味道不错。

    机械地东西放进嘴里,萧梨月的眼泪便落了下来,一颗一颗地和在饭里面。

    陈芝筠并非没有看见,只是假装在看别处。

    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说些有的没的。

    “你要成亲了?”努力的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萧梨月尽量用正常的语气问道。

    沉默了好半晌,陈芝筠才淡淡地“嗯”了一声。

    “怎么不告诉我?”萧梨月转脸去看他,却只看到一个侧脸。

    “你不是没来嘛!难道我还送信过去?而且就算是我送了,也不一定就送得进去啊!”

    陈芝筠转过脸笑看着她,笑容里有一些萧梨月看不懂的东西。

    她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睫毛上还有些晶莹的泪水。

    “而且也没有什么可张扬的,她就是镇上一户普通人家的女儿,没什么可说的。”

    他还是那种语气,萧梨月的眼泪却控制不住了。

    “哭什么?!”陈芝筠想用袖子替她擦眼泪,才抬起来就想起方才用袖子擦过石头了,一时间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颇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萧梨月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这似乎很难办到,喉咙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我们这里只有女孩子出嫁的时候,娘家人才哭嫁的,我一个大男人要结婚了,你倒是哭起来了。”

    萧梨月依旧那么看着他,才发现他笑容里有些苦涩的味道。

    “陈芝筠,”使劲儿呼吸了两口气,萧梨月才能够发出声音,“你……爱她吗?”

    问出口之后,整个江边似乎只剩下了风声和水声。

    其他全然听不见了。

    而萧梨月就定定地坐在石头上,等着他的答案。

    陈芝筠只是沉默,什么都没有说。

    “你……爱她吗?”许久的沉默之后萧梨月再一次问道。

    然而,陈芝筠只是将她手里的碗筷接过,伸手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东西喂给她:“什么有的没的,赶紧吃饭,瘦瘦小小的,长身体呢!还不多吃点儿。”

    萧梨月莫名的觉得委屈,但是还是乖乖地张嘴,任由他就这么喂着自己。

    这个时候的她,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萧府大小姐,完全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也完全忘记了此时的他们是多么的不合礼数。

    她只觉得内心一片悲伤,无法排遣的悲伤。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陈芝筠细心地喂她吃饭,萧梨月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嚼着饭粒。

    这幅画面,有些诡异,也有些说不出来的凄然。

    天地仿佛是唯一的观众,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不远处的角落里,藏着一双阴沉的眼。

    摇了摇头,萧梨月道:“我吃饱了。”

    陈芝筠笑道:“果然是个小孩子,看,吃了东西,什么不开心的事儿都给忘了不是吗?”

    萧梨月抬起头来看着他:“那一次在五里陇,我说我们以后可能再也见不了面了,你只跟我说珍重。

    结果这一次,我又来了,但是下一次就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次,你……想对我说什么吗?”

    陈芝筠无意识地扒着手里的饭,好半晌才抬起头来道:“昊王不适合你。”

    萧梨月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心里“咚咚咚”跳个不停:“什么?”

    “上一次我便说,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喜欢你的男子。

    这一次还是一样,我希望你可以幸福快乐,但是,那个人不会是昊王,他爱的是青姑娘,这一点,我不会看错的。”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特别的认真,她可以感受到他的真诚,可是就是这样才让她越发的难过。

    “爱情里,是容不下第三个人的,昊王,他很好,却不会是你的良配,所以……”

    “良配?”萧梨月打断他,“那谁会是呢?喜欢我的人吗?那我该喜欢谁呢?谁会好好爱我?

    你呢?你爱她吗?我不信,上一次都没有过任何的征兆,你就突然要成亲了。

    难道你的爱情就是这样子的?”

    陈芝筠没有说话,而是低首看着地上。

    “陈芝筠,你……”萧梨月感觉自己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说不出来的感觉,“你……有没有真的喜欢的人?”

    一句话问完,她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遭遇了一场潮水,汹涌的袭击着她的四肢百骸,袭击着她整个人,整颗心。

    陈芝筠握着碗的手猛然间一紧,头却没有抬起来,更没有看她。

    “陈芝筠……”

    “萧小姐,昊王让我来叫你,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突然间,一个暗卫就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一般突然出现在他们身旁。

    萧梨月吓了一跳,再看陈芝筠,却发现他已经抬起头,只是脸上恢复了平日里一般的样子。

    她知道,那个问题,他不会回答了。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她还是抬腿跟着那暗卫离开。

    眼看着他们的影子越来越远,陈芝筠的唇边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来。

    却无比自然地接着吃方才萧梨月的那碗饭。

    用她用过的那双筷子。

    这一辈子你都不会知道,我们曾经用一只碗,用一双筷子吃过饭。

    对于我们两个这样的身份,其实,这,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