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从那回来之后,萧梨月便“身体不适”了,韩凌肆也不勉强,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出去。

    端木青和百媚以及时不时出现的紫衣依旧在忙着自己的计划。

    似乎是前些时候雨下得太多的缘故,这些天的天气一直都十分晴好。

    只是已经进入六月,坐在院子里委实是有些热。

    还好韩凌肆一早便让人在院子里置了几口大缸,养上清荷,加之院子又宽敞,一有风吹,便是凉风阵阵。

    坐在廊下,倒也十分舒服。

    看着那边这几日都郁郁寡欢的人,端木青放下笔,笑道:“都多少天了,从临水镇回来就这幅模样,发生什么事情了?”

    萧梨月转过脸看了一眼她,想了想,还是有些犹豫。

    端木青见她迟疑也不多说,依旧提起笔做自己的事情。

    “青姐姐……”

    看到似乎只是出于关心的问一句,并没有刺探的意思,萧梨月又有些期望了。

    她这些天闷闷不乐的,其实自己都不太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嗯?”这一次端木青没有放下笔,而是转脸看了她一眼。

    磨磨蹭蹭地挨到端木青旁边,萧梨月无意识地绞着衣角:“那个……”

    “什么?”

    “那个谁……”

    “谁啊?”端木青明明心里知道她想说的是谁,但是却偏偏假装不知道,仍旧疑惑地看着她。

    “陈芝筠!”

    “哦!陈镇长!”端木青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他怎么了?”

    “他……他定亲了!”萧梨月心里有些烦闷,说这话的语气便有些不好了。

    “什么?”端木青放下笔,显得十分惊讶,好奇道,“什么时候的事儿啊?怎么突然定亲了?对方是谁家?姑娘怎么样?你见着没?”

    看到端木青带着笑容的脸,萧梨月心里一阵不舒服:“他定亲你这么高兴做什么?”

    端木青奇怪地看着她,道:“当然高兴了!他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该定亲了,这是喜事儿啊!”

    被这话一说,萧梨月顿时觉得有些羞赧,只是心里犹自不高兴:“是吗?”

    “当然了!成亲不是喜事儿,那还有什么算得上是喜事的?”说着又问道,“你这个样子,难道那家姑娘不好?”

    萧梨月心里咯噔一声,看了端木青一眼,飞快道:“没有,只是我觉得……”

    “觉得什么?”端木青看着她,带着笑意的表情里,仿佛有一丝认真。

    “我……我觉得陈芝筠他那个人,脾气古怪得很,那姑娘嫁给他肯定……不太好啦!”萧梨月顿时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理由,说起话来,也硬气了些。

    “是吗?我觉得他还好啊!长得还行,虽然父母都不在了,但是他好歹也算是一个镇长,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身份也不差。

    重要的人品好,为人真诚,看临水镇的百姓都十分喜欢他就知道了。”

    “他……他哪有那么好,脾气倔得很,什么话都喜欢闷在心里,不太会笑,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

    萧梨月想起陈芝筠的身世,又想起这些年他的生活,愤愤不平道。

    端木青笑道:“就是因为这样,他才需要成家,才需要娶一个女子进门啊!以后有了妻子,不就有了家吗?

    有了家,难道还会有话无处倾诉?再生几个孩子,看到孩子,自然就会被感染,笑容想不多都难呢!”

    这些话,端木青说得十分轻松和喜意,听在萧梨月耳朵里却不是个滋味儿。

    他要成亲了,要娶媳妇了,就要有自己的家了,还会有孩子,会对他的妻子温柔的笑……

    莫名的又想起那一日他温柔地擦拭那块石头,温柔地喂饭给她。

    那以后,他会这么对那个女子吗?

    “不,不会的……”萧梨月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摇头。

    “不会什么?”端木青依旧带着笑意,问道。

    “反正,反正那个女子嫁给他不好!”面对这个问题,她的回答有些奇怪和任性。

    “为什么不好?”

    “就是不好啦!”萧梨月几乎像是逃一般地甩出这么一句话,便往外跑。

    端木青却叫住了她:“月儿,你为什么觉得她嫁给陈芝筠不好?你又不了解她,那你认为谁嫁给他才好呢?”

    背对着那个桌前的女子,萧梨月没有回头,只是那一日在江堤边的那种感觉又来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将要从胸口冲破而出。

    端木青的声音淡淡的,却异常的清晰:“你心里有答案吗?是你吗?”

    三个字如同惊雷一般在萧梨月的胸口炸开。

    是你吗?

    是我吗?萧梨月如同被什么东西击中,整个人都感受不到外物的存在。

    脑海里来来回回的就只有那三个字,是我吗?

    是我吗?

    呆呆地转过身,端木青坐在不远处,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青姐姐……我……”

    端木青偏了偏脑袋,依旧带着笑意看着她:“你什么?”

    “我……”面对这样的问话,萧梨月发现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因为就在方才,端木青问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那个埋藏在心里的东西好像突然间就破土而出了。

    端木青没有说话,而是用一种鼓励的眼神看着她。

    “我……”萧梨月迟疑了一下,再缓缓抬起头,认真的看向端木青,“我喜欢他!”

    这四个字,她说得很认真,好像是在跟自己证明些什么。

    “嗯,你终于明白了。”端木青笑了出来,然后便转脸,仍旧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萧梨月有些哑然,好容易鼓起勇气说出这件事情,她竟然是这样的反应。

    又连忙折回来,看着端木青道:“青姐姐,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头都没抬,端木青依旧埋首于自己的事情,淡淡问道。

    “他都要成亲了!”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

    “月儿,你喜欢他是你的事情,你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你,其次,就算是你确定了他喜欢你,你们能在一起吗?”

    端木青再一次转脸看她,这一次脸上没有笑意,只有认真。

    “我之所以鼓励你说出来,是希望你明白自己的心,但是,并不是你喜欢他,你们就能够在一起。”

    萧梨月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月儿,这事儿,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端木青没有再多说什么。

    萧梨月跌跌撞撞一般的离开,往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端木青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并非她不肯帮萧梨月。

    而是,并不是想帮就帮得了的。

    萧府人对萧梨月的态度,和对萧梨月的期望都摆在那里,这不是简单的事情。

    “你就不怕这样会害到君昊?”猛然间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

    端木青不用看都知道来人是韩雅芝,只是这还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韩雅芝称呼韩凌肆是叫他的小字。

    “你明明知道君昊需要萧梨月来稳住这里地方官的心,你这样做,若是她真去跟那谁了,别人会怎么看待君昊和萧府的关系?”

    面对她的质问,端木青表现得十分平静,抬起头,一双眸子,干净清澈。

    “我并不需要向你解释。”

    如此淡淡的一句话,顿时让韩雅芝生出无力感。

    偏偏,这么一句话,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

    因为她说的是对的,她并不需要向自己解释。

    而且,她能够肯定,就算是端木青这样做了,韩凌肆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你……”

    端木青没有理会她,旁若无人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自从上一次,两个人在湖边说了那一番话之后,端木青就知道,韩雅芝是不会再同从前那般对她维持客气的态度了。

    既然如此,她也不必假装出温婉大方,何况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上一次的谈话对韩雅芝来说有很大的影响,对她来说又何尝不是?

    对这个女子,韩雅芝总是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就算她武功高强,但是面对她,竟然无能为力。

    韩凌肆晚上回来,便发现端木青已经睡了,不由笑道:“如今你倒是懒得很了,十回有八回我回来,你都已经躺下了,都不愿意等我了。”

    端木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他收拾自己:“昊王您勤政爱民,每日忙到太阳落山才回来,我这样的懒人,如何比得了?”

    听她排揎,韩凌肆也不恼,反笑道:“得了,我都听紫衣说了,天天都在忙着那事儿,不累才怪,我也不闹你了,你好好睡吧!

    大概再过个七八天,临水镇那几个缺口就该好了,我这些天都会到里去,也有得忙。”

    端木青迷迷糊糊答应了一声,感觉他到床上来了,便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窝,仍就睡了。

    看到她疲倦的样子,韩凌肆宠溺地刮了下她的鼻子,便跟着一起睡下。

    第二天起来时,天尚早,但是韩凌肆已经出门了。

    百媚端着水走了进来,这些天都是她在这里伺候着,虽然并不需要,却也拗不过,便任由她去了。

    “月姑娘一大早就跟着昊王去了临水镇了。”百媚一边绞着帕子一边好整以暇地笑道。

    端木青一愣,随即也淡淡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