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临水镇外,骄阳如火,但是却也不及这里百姓们的热情。

    眼看着新筑的堤坝慢慢崛起,预示着未来的年月了里,他们都不必太过担心洪水的侵肆,脸上不由得都带上了笑容。

    而对韩凌肆的到来,也越发的高兴,反倒是少了几分敬畏,而多了几分爱戴。

    萧梨月从马车里走出来,自然又受到大家的热情问候。

    “堤上快竣工了,青姑娘怎么不来看看?我们都盼着你们一起过来呢!”

    赵婶儿笑吟吟问道。

    萧梨月脸上带着礼貌的笑意:“青姐姐有事儿正在忙着,回头我跟她说一下,看看能不能跟着我们一块儿过来。”

    她在说着话的时候,韩凌肆已经往江边去了。

    赵婶看着那个如天神般的男子离开,才带着笑意小心翼翼地问道:“月姑娘,我听说你就要嫁给王爷了,是不是真的啊?”

    萧梨月一张脸顿时变得煞白:“你……听谁说的啊!”

    “你还害羞呢!没事儿,赵婶儿是自己人,没啥可害羞的。”

    赵婶儿说这话,又指了指韩凌肆的背影,“像王爷这样的品貌,又是天龙之子,可是上辈子烧高香积福得来的姻缘呢!”

    但是这样好的姻缘,并没有让萧梨月的脸上有一些高兴的神色,而是再一次问道:“赵婶儿,你到底是听谁说的啊?”

    “嗐!还不是我家男人说的,他们在堤上做事,都是听那些官老爷说的。

    我们是不懂你们这些官家的想法,但是像月姑娘你这样的品貌,就应该嫁给王爷那样的男子才是。”

    “堤上?”萧梨月喃喃两声,突然又问道,“那镇长他知不知道?”

    “那是自然,”赵婶依旧笑呵呵的,“我还问过镇长呢!他说你是个好姑娘,就该嫁个好男人。还说……”

    话还没有说完,萧梨月就跑开了,一路面向江堤。

    赵婶站在后面,看着她翩翩的身影,唇边露出一抹不知是什么意味的笑容来。

    陡然间看过去,竟然不像是那个朴实的临水镇妇人了。

    萧梨月一路急切切地跑向江边,直跑到当时那块石头那里,才停下来,实在是再跑不动了,只能扶着石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看着那块石头,她的心突然间又稍微定了定。

    她和韩凌肆各处走动,本意就是让所有人知道,萧府打算跟昊王联姻。

    这本就不是秘密,而且还是打算公开的事实。

    这里的人知道并不奇怪,陈芝筠在别人面前,自然也会那么说。

    只是说说而已,他的心不会是那样想的。

    当她明白了自己的心,再回过头想的时候,才感受到对方的心意。

    他心里一定是有自己的,一定是。

    狠狠地握紧了拳头,萧梨月暗暗给自己鼓劲。

    “陈芝筠,今天,今天你一定要跟我说清楚。”

    咬了咬牙,萧梨月自言自语道,眼睛里有一道十分强烈的坚持。

    “说什么?”一个干净带着些清冷的男声突然响起。

    却是心心念念的那一袭青衫。

    “陈……芝筠?!”萧梨月抬起头,果然看到他就站在自己不远处。

    或许是快要竣工的缘故,他今日的衣裳比上一次看到要整洁得多。

    “你怎么来了?”陈芝筠笑了笑,走过来,“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这一次,他的眼神带着些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温柔。

    萧梨月蓦然间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垂下了眼睛,紧握的双手,却告诉她,今天她过来是为了什么。

    若是没有说清楚,她是绝对不可以退缩的。

    “我来,”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萧梨月深吸一口气,“是因为,我有句话想要问你。”

    “我知道。”陈芝筠淡淡地点了点头,唇边凝了一点笑意。

    “你知道?”萧梨月讶异-地看着他。

    陈芝筠缓缓地走近她,温柔地点头:“从你再一次回来,我就知道你要问的是什么。”

    这一句话,落在萧梨月的耳朵里,有一种天籁般的感觉,让她的心弦跟着颤动。

    “那一次看着你离开,我就告诉自己,若是你再一次出现,那你一定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若是你再一次出现,我,不会再逃避。”

    说着,陈芝筠将双手放到她的肩上:“我知道。”

    “你真的知道?”萧梨月的眼睛里瞬间蓄满了泪水,“我……”

    “我喜欢你!”

    陈芝筠接过她的话,却是同一句,同样的四个字。

    眼泪终于落下,却是掉落在宽厚的掌心。

    萧梨月再也忍不住,扑倒在他的怀里。

    这么长时间以来,凝在心头的阴云在这一刻被拨散开来。

    仿佛许久许久的阴霾天气,陡然间遇到太阳。

    “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他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带着些沙哑的温柔,这样的情话自他嘴里说出来,竟然有一种不像是他的不真实感。

    “可是……”陡然间想起一事来,萧梨月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你……定亲了。”

    说到后面三个字,又是泪如雨下。

    陈芝筠伸手替她抹去眼泪,脸上的笑容是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宠溺:“没有了。”

    “啊?”这一下,轮到萧梨月惊愕了,“什么叫做没有了?”

    “那原本就是我随口答应的一桩婚事,因为我早就知道你肯定还会再来。

    但是你是萧大小姐,我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才让你知道我定亲了,好让我们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有交集。

    你走了之后,我便将亲事退了,我告诉自己,若是你再一次来到我面前,我就再也不退缩。

    而如果,你不再来,那门亲事对我来说,也是一点儿意义都没有。”

    陈芝筠说得认真而恳切,让萧梨月笑出了眼泪。

    “你方才说什么?”萧梨月含泪带笑地看着他。

    “嗯?什么?”这突然的一个问题,让陈芝筠一时间没有摸着头脑。

    “你方才跟我说什么?”萧梨月再问了一次。

    “我……我说了很多啊!”陈芝筠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一句!”

    看着她带着绵绵情意的眼神,陈芝筠终于露出温柔的笑容:“我喜欢你。”

    “什么?”

    “我喜欢你。”

    “什么?”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陈芝筠喜欢你萧梨月。”

    “我也是。”萧梨月腮边泪水未干,唇角却已上扬。

    突然在这一刻,她明白了端木青看韩凌肆的眼神,也明白了韩凌肆对端木青眼睛里的那份宠溺。

    原来这就是爱情。

    “你给我的祝福,终于实现了。”萧梨月将头埋在他的怀里,笑道。

    “什么?”

    “找一个喜欢我的男子,快乐幸福的过日子,我找到了。”萧梨月想起那一次在五里陇,他们之间的对话。

    陈芝筠没有说什么,只是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将她紧紧地圈在自己的怀里。

    爱情,跟身份,跟地位,跟名望其实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那只是一种感觉,对了就是对了,不对,再好的外在条件,也都不值一提。

    就像是昊王,他什么都好,好到让她感到有些无可企及。

    但是,终究那只是好而已,可以欣赏,可以喜欢,去并不能爱上。

    她相信,青姐姐爱昊王,也绝对不会是因为那些东西。

    若非这一次出门,若非跟着青姐姐来到这里,她就不会遇到这个人,就不会明白什么是爱。

    或许会像家族里所有的姐妹们一样,因为那些地位名声,而成为一名妇人,然后在内宅里为着你来我往而消磨一生。

    这个男人跟她说,爱情是唯一的,是永生的。

    他们是不一样的,萧梨月深深的相信这一点。

    “月儿,”陈芝筠嘴角的笑容突然慢慢地凝固下来,踟蹰了一下方才开口,“你……愿意跟我一起过这样平凡的生活吗?”

    萧梨月抬起头看着他:“只要跟你在一起,什么样的生活我都愿意,你知道的,我并不害怕贫穷。”

    “可是,你是萧府的大小姐,你愿意放弃你的家族?若是愿意,那么你的亲人呢?”

    提到这里,萧梨月心里咯噔一声,她可以放弃那些富贵,做一个平凡的女子,过着平凡的生活。

    但是,父亲呢?母亲呢?还有最疼爱她的老祖宗呢?

    “我会回去跟祖父和曾祖父说的,他们那么爱我,能够理解我的。”萧梨月自信满满。

    “我会让他们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让他们知道,我找到了我心爱的人,找到了我最想要的东西,他们一定可以理解的。”

    “月儿,其实一直以来,我不愿意挑明我的心意,就是因为这一点,你是萧府的大小姐。

    萧府是怎么栽培你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也应该知道,你们家这一次让你出来是为了什么!

    昊王,是他们的目标,这一次,你非但不肯跟昊王在一起,还选择我这样一个穷苦青年,他们真的会乐意吗?你们家,当真在乎你的爱情?”

    萧梨月一怔,垂下了眼。

    是啊!她祖父和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根本就不敢说保证,这个时候她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们当真会同意吗?

    萧梨月陡然间没有了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