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临水镇的效率可以算得上是最高的了,虽然后面也会陆续的有几个地方竣工,但是这是第一个,我还是决定要去表示一下。”

    韩凌肆将端木青的头发拢到脑后,帮着她一点点将头发理顺。

    “也好,”端木青朝着镜子里微笑,突然想到一事,“这些天月儿和那个陈芝筠如何了?”

    韩凌肆无奈道:“你也真是的,我好歹一个王爷,到堤上去,是为了巡视工程的,整日里把眼睛放在一对年轻男女身上算是个什么事儿?”

    “这不是好事儿一件嘛!他们如今能够走到一起,也算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了,”端木青转过身看着他,“横竖萧府的情你领了,到时候再出面促成这一桩婚事也就是了。”

    “你怎么对他们的事儿这么上心?还真跟萧梨月处出感情来了?”

    韩凌肆戏谑地眨了眨眼,也就只有在她面前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样的一面来。

    “若是真爱,我便舍不得不帮一把!”端木青带着淡淡的笑容,凝视着他。

    “青儿。”韩凌肆猛然将她拥入怀里,低声道,“我们也会永远在一起的。”

    她对萧梨月的不舍,就是对曾经自己的不舍,是对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的不舍。

    两人正相互依偎之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端木青皱了皱眉,抬头问道:“怎么回事?”

    韩凌肆对她笑了笑:“我出去看看。”

    端木青却跟着他一同出了门,才走出来就遇到紫衣:“已经拿下了,没事。”

    “活口?”

    “嗯!”

    “正好,”韩凌肆唇边扬起一丝冷笑,又转过脸对端木青道,“我去看看,你先回屋吧!”

    “我……”

    “放心,已经拿下了,我只是去看看。”

    见他担忧,端木青不在坚持,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一离开,韩雅芝和萧梨月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

    “青姐姐,怎么回事?”萧梨月惊讶地看着院子里的人,走过来问道。

    端木青摇了摇头:“不知道,应该是一些不自量力的宵小之徒吧!”

    “你自然是不知道了,”韩雅芝的声音淡淡的,柔柔的,“自从住进来这里,遇到多少刺客,你都不知道,他永远会将你保护得好好的。”

    萧梨月蹙了蹙眉头,她很不喜欢韩雅芝这种说话的腔调。

    好像这刺客都是因为端木青而来似的。

    “到底怎么回事?”端木青眯了眯眼睛,看着韩雅芝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儿笑意。

    韩雅芝转过脸来,看了一眼,便又移开视线,什么都没有说,径自往外走了。

    韩凌肆回来得有些晚,看到她还坐在灯下,便责怪道:“又没有什么事儿,你最近辛苦了,早些休息就是了,何必巴巴的等在这里。”

    端木青走上前,看着他:“韩凌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儿,”笑着揉了揉她的脸,“都说了已经拿住了,就是想来偷点儿东西的蟊贼,落在这里,还不是三两下就给拿下了。”

    “胡说,你带来的那些人都是死得不成?简单的蟊贼能闹到这里来?”

    见她识穿,韩凌肆也不再隐瞒:“你知道我来这里赈灾是涉及到多方利益的,他们明的不行,自然就只能来暗的了。

    只是就这点伎俩就敢出手,未免有些太小看我了。”

    端木青嗔了他一眼,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次他来青州赈灾,和原先设想的有太多的出入。

    最开始以为萧府会是最大的阻碍,这一次,却成了最大的助力,让这一次的赈灾之行变得无比顺利,不得不说算得上是萧府给韩凌肆的一份大礼。

    但是萧长安目光如此长远,拿得起放得下,长京那边却不一定了。

    萧贵妃是什么样的人,当日在贤芙宫就看得出来一二了。

    站在女人的角度上来说,萧贵妃难道当真不知道自己看似表面风光,实际上全然被皇后压着一头。

    当时那太后宫里恶兆那一回,她如斯小心布局,还不是被皇后三两下简单粗暴的解决了?

    这样位高却永远受着威胁的日子,任是一个绵羊,也会变成饿狼。

    剑走偏锋,若是能够出奇制胜,又为何不试一试呢?

    想到此,端木青便觉得有些难眠。

    韩凌肆他,究竟要面对多大的压力?!

    “怎么了?”发现她一直没有睡着,韩凌肆轻声问道。

    “没什么。”

    见端木青没有多聊的兴趣,他也不追问只是拢了拢手臂:“你就安安心心做自己的事情,我知道你想替莫忘报仇,那就去吧!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算是帮我了。”

    端木青轻轻地“嗯”了一声,便闭上眼睛,不再多想了。

    第二天,青州城里就传出来一个消息,昊王前来赈灾的灾银全部都寄存在青州府仓里。

    如今江堤边的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剩下的便是灾区的民宅重建。

    据说这一笔钱委实不少,修建江堤的与之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尽管如今青州正是困难时期,官民也表现出了难得的一心抗灾。

    但是这并不影响怀有不轨之心的人的算盘。

    这个消息传出去没有多久之后,青州府仓便来来回回迎接了不少的匪盗。

    只是不知道是这些盗匪的能力不行,还是青州府衙的官差们太过于厉害。

    总之,愣是没有一个人得手,反而时常可以看到青州府衙拉出一个个的匪盗游街示众。

    这倒是让整个青州的百姓们都拍手称快,毕竟很少看到官府有如此效率的时候。

    端木青听到萧梨月说起这话的时候,忍不住露出微微的笑意。

    “青姐姐,你明天真的不跟我们一同去吗?”萧梨月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光芒。

    想到明天的事情,端木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道:“我明儿有点儿事情,你和韩凌肆去吧!”

    萧梨月也知道端木青的脾气,也不再多央求,想了想才问道:“青姐姐,你是支持我和芝筠在一起的是吧?”

    “芝筠?”端木青戏谑笑道,“什么时候叫得这么亲热了?我记得从前你叫他的时候可是三个字一起叫的,而且,还是咬牙切齿地叫的。”

    说得萧梨月脸上一红,羞怯地低下了头:“我……”

    说了一半不知道该如何接着往下说了,好像怎么说都有些不对的感觉。

    端木青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对了,他那个未婚妻呢?”

    从那次之后,端木青便没有和萧梨月好好谈过,只是从她的脸上也可以看得出来两人发展得很好。

    每每她从临水镇回来,脸上都是带着笑意的。

    “哪有什么未婚妻,不过是当时他随口答应了,不想让我多想的法子罢了,我还没有去跟他说,他就自己退了。”

    萧梨月提起这件事情,心里总觉得暖暖的。

    摇了摇头,端木青心里莫名的便有些不舒服。

    虽然陈芝筠这么做也不能说是错,但是对于那个女子来说,可就是一世的名节了。

    以后再说别家,也会有人说是,曾经被退过婚的,于名声终究有害。

    “那……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呢?”端木青转脸问萧梨月道,“既然你打算跟他在一起,现在还可以借着陪韩凌肆赈灾的借口去临水镇。

    可明天临水镇的江堤就算是竣工了,以后都是些建立民宅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到处都是一大堆,韩凌肆也势必去的会少许多,你们可能就不好见面了,以后怎么打算?

    更何况,你若是想跟他在一起,终究还是要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声的,怎么跟萧府里的人说?”

    萧梨月的脸顿时煞白一片,看着端木青的眼神便有些飘忽。

    “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就算是你年轻不知事儿,陈芝筠应该也会考虑到的吧?难道他也没有说过?”

    提起这个,端木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对于陈芝筠,她是有好感的。

    能够那样对百姓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坏人。

    只是他的性格,终究是有那么一股执拗,而且过于耿直,会不会不肯低头向萧府提亲?

    但是话又说回来,萧府是什么样的人,他提亲,自然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只是若是他真的能够鼓起勇气去提这个亲的话,她已经说服韩凌肆帮忙保媒。

    如今看得就是那个男人愿不愿意为了萧梨月而低头,而放下他骨子里的那一份傲气。

    “他……他说再等两日。”萧梨月垂下头,不自然地摆弄着自己的衣角。

    “等?等什么?”端木青又皱了下眉,紧跟着问道。

    “他说他还要两天好好考虑,但是他一定会去我家跟父亲说的。”萧梨月声音越来越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能够肯定那一袭青衫会不会低头。

    端木青看着她这个样子,也没有了责怪的意思,叹了口气,低声道:“月儿,我是为你好。

    你究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儿,若是你跟陈芝筠的事情办得好,那是一段佳话,但是若是行差踏错,可就是你一辈子的名声了,还要带累了家人,也包括他。”

    萧梨月呆呆地抬起头看着端木青,有呆呆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