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嗯!”端木青神色只是僵了一下,立刻便又笑开了,“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公主,耳濡目染之下,这样的事情分析得十分有道理。”

    韩雅芝长笑两声:“那当然,端木青,你就等着吧”

    点了点头,端木青伸手掸了掸衣袖:“嗯,好,我慢慢等着。”

    说着陡然间话题一转:“只是可惜,你等不得了。”

    韩雅芝耻笑一声:“你真想杀我?”

    “难道我跟你感情很好?”

    “你杀不了我!”听到她的反问,韩语嫣老神在在。

    “是么?”

    “你知道我是谁,韩语嫣,母后对我的重视,整个东离无人不知,太子是我的亲哥哥,这个时候你杀了我,韩凌肆得要背负多少东西,你可知道?”

    端木青望了望天,然后再将视线转到韩语嫣脸上:“我知道语嫣公主是东离帝后最宠爱的公主,也知道太子和语嫣公主感情不错。”

    “哼!”韩语嫣冷笑一声。

    “但是!”端木青笑吟吟地看着她,脸色陡然间冷了下来,“可惜的是,语嫣公主年纪轻轻竟然死在了西岐,说起来,还是为西岐三皇子所累。

    不过这样也好,曾经她犯下的丑事,也就因为这一次的贞节烈女的做法而遮盖过去了。”

    “你什么意思?!”韩语嫣陡然间胸口一闷。

    “我的意思你听不懂吗?”端木青冷笑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假冒我朝公主?而且还胆敢劫持灾银?

    到底意图为何?究竟是哪一国的奸细?”

    韩语嫣顿时有些某不着头脑了:“你在胡说什么?”

    她的话音才落,立刻就有几个官差模样的人从后头走了出来:“报告公子,在地窖里发现大量官银,经查证,实属昊王寄存在青州府库的灾银无误。”

    端木青从椅子上起身,拱了拱手,连忙道:“不敢不敢,洪都尉辛苦了。”

    那洪都尉便是青州将军手下的第一能将,此时被萧府临时派出来的年轻公子叫上,秘密来到此处,心里已经激动万分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内幕,但是这样查出灾银所在,无论怎么算,一份大功是逃不了的了。

    这个萧府出来的年轻人虽然没有任何品级在身,但是有萧府这两个字,那就是身份地位,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还是公子算无遗策,这盗贼就躲在青州城内,公子都能够算准,才是真正的厉害呢!”

    洪都尉百年难得遇上一次立功的机会,此时遇上这么个送官老爷,自然是奉承得无可不可。

    端木青笑着点头客气了两句,又指着韩语嫣道:“只是这个女贼好生大胆,方才我与她对峙,她竟口出狂言,冒出语嫣公主,想叫我不再追究,当真是罪不容诛。”

    洪都尉一听,怒目圆睁:“岂有这样放屁的事情,语嫣公主嫁到西岐,已经为西岐三皇子殉情,陛下还曾经在朝堂上夸奖过的,岂容这样的贼人冒充,坏我朝语嫣公主的名声?!”

    端木青严肃着一张脸,点头道:“我与都尉见解一致,但是她说得那样言辞凿凿,倒是让我有些棘手了。”

    “这有什么棘手的,让我来!”洪都尉闻言二话不说,立刻招手让自己的两个手下上。

    这一次跟着头儿出来,眼看着就是要立大功的,那洪都尉手下的士兵们也是个个打了鸡血似的,说话就有两个人挥着刀冲了上去。

    韩语嫣身旁的两个男子又岂是吃素的,不过是挥手之间,两个士兵就立刻死于非命。

    端木青一见,秀眉顿蹙,怒斥道:“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擅杀朝廷士兵,这次就算你是公主,也同样是犯下了死罪了。”

    那洪都尉原本看到那俩人武功如此高强,心里难免有了些怯意。

    此时听到端木青的话,顿时来了一股血性,立刻将自己的士兵全部拉了过来。

    但是此时端木青已经用不上他们了,抬手朝身后的人一挥。

    紫衣淡淡一笑,提着灯的手摆了摆,那一男一女两名蓝衣立刻飞身对付起那两个韩语嫣的护卫。

    “公主,快走,他们要杀人灭口了。”

    说完便双双迎上那两个前来的蓝衣,挡死在韩语嫣面前。

    原本,知道端木青来时不抱着好意的,但是韩语嫣在宫廷里长久的熏染之下,认为她定然是不敢不顾朝廷趋势,胡乱作为的。

    所以才敢在自己的手下死了只剩下最后两个的时候,还站在这里跟端木青对峙。

    可是此时看情况,似乎这个端木青跟自己想象得有些不一样,她今日此来,似乎就是打定了主意要简单粗暴的解决问题。

    韩语嫣也不敢多做逗留,跌跌撞撞地便往后跑。

    端木青仍旧坐回那张椅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两个人在蓝衣的纠缠下脱不开手的样子。

    紫衣看着她如此淡定,便斜倚在她的椅背上,漫不经心问道:“怎么?你不担心她会逃走?”

    端木青抬头看了他一眼,浅笑了一声:“逃?她能够逃到哪里去?”

    挑了挑眉毛,紫衣好心提醒道:“这一带的宅子从前都是些有地位的大佬们住的,这宅子里没有那么两三条地道简直是不可能的。”

    “嗯!”端木青点了点头,“这是自然。”

    说完突然狡黠一笑:“这又如何?给她十条暗道,除非是她自己将自己绕死,否则,我还是会找到她的。”

    方才看她对阵韩语嫣,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带着笑意的恶魔,一点点将她引入恐惧的漩涡。

    此时突然这么一笑,倒是让紫衣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你方才为什么要那么跟韩语嫣说话,你要是真想杀她,我帮你,不过一秒钟的事情。”

    端木青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着他:“这是你一向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吗?”

    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紫衣干脆没有开口。

    “真恨一个人,简单地杀了他其实是一种仁慈,你不知道吗?”

    “你是说,”想了想,紫衣才开口,“你要凌迟那个女的?”

    端木青忍住没有翻白眼,而是耐心解释道:“像她这样的人,其实是一直都在给自己找存在感。

    最开始是在韩凌肆那里,被韩凌肆羞辱之后,便发现其实在她那个裴驸马那里,她的存在感才是最强的。

    所以后来她便一直催眠自己,她是为了那个裴驸马而恨韩凌肆的。

    再然后,便是在皇后那里找存在感,她当然知道韩凌肆那件事情已经让皇后失望了,所以她才会答应去西岐和亲。

    也算是让皇后多记着她的一点好处。

    如今从西岐回来了,她心里不甘心了,便又开始布下这些不算高明的局。

    让韩凌肆意识到她的存在,也让皇后明白她这么一个女儿的价值。”

    紫衣听着她分析韩语嫣,莫名的觉得有些冷。

    因为她仿佛如同一个解剖手一般细细地解剖着人的心理,将韩语嫣的心理行为摊在桌面上分析。

    “那……你的意思是?”

    陡然间嫣然一笑:“既然她这么需要存在感,自然是让她发现其实她什么都不是才是最好的打击她的方法。”

    “你要怎么做?”紫衣突然觉得这样的方式,似乎比以前他处理问题的方式有趣了点儿。

    看了眼那边还在缠斗的四个人,端木青没有回答他的话:“你的手下武功确实不错啊!”

    虽然她不懂武功,但是她看过高手过招,紫衣手下的两名蓝衣确实是称得上高手。

    只是韩语嫣的那两名死士护卫委实不弱,所以才缠斗了这么久。

    谁知道紫衣听到这话,竟然想都不想,立刻飞身而上,不过看似简单的几招,就将那名蓝衣女子的对手给解决了。

    然后便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颗尘埃的回到端木青的面前。

    剩下的那一个,被两名蓝衣两头夹击,自然没有多久就开始出现颓势了。

    端木青笑吟吟地看着他被一点点的杀死。

    别说紫衣行为方式简单粗暴,但是他手下的人杀人的手段还真是好看。

    当然不包括方才在院子里看到的那些横七竖八。

    这两名蓝衣简直是将那个人逼死的,而不是杀死的。

    最后只看到他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形成了一个十分扭曲的姿态。

    看到端木青的好奇,紫衣笑道:“没什么,蓝天一掌把他的心给震落了,所以……”

    端木青有些不解地看着他,紫衣耐心解释道:“就是血管啊什么的断了,落在肚子里的。”

    莫名的有一阵反胃,端木青瘪了瘪嘴,不再多问此事。

    洪都尉急匆匆跑回来,额头上一头的汗水:“公……公子,那……那人不见了。”

    对于他的失职,端木青只是微微一笑:“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洪都尉带着灾银回府衙销案吧!”

    听到这话,洪都尉简直如蒙大赦,感激不迭,然后才带着自己的弟兄们,登记带回灾银。

    紫衣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才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端木青径自往后走:“不是跟你说了么?她逃到哪里,也逃不出我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