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脸色平静的往后走,甚至于连一点儿焦急的神色都没有。

    紫衣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她既然这么有信心,必然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了。

    穿过这一座黑魆魆的深宅,后门是一条花岗岩小路。

    路有些不平,走在上面,脚底可以感觉到地面的凸起和凹陷,硌在脚底,有些生疼。

    只是这个时候的端木青,反倒觉得这样的路走起来有些意味。

    两边都是人家的房屋,只有暗淡月晕的光线下,黑黑的阴影一块连着一块。

    这条小道仿佛没有尽头,黑漆漆的路一直同往未知终点的前方。

    终于,经过了长长的甬道一般的小径之后,前方传来亮光,就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口。

    端木青勾唇一笑,不意外的在路口看到了那个女子。

    韩语嫣听到身后的声音,惊恐地转过脸来,扭头便看到端木青整个晚上都挂在脸上的笑容。

    嘲讽,自信,得意,不屑……

    这笑容里的每一种意味,都让韩语嫣抓狂。

    紫衣微微一愣,似乎有些不太明白,讶异-地看向端木青。

    而对方只是给了他一个背影,始终都未曾转身。

    “端木青,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动不了了?”韩语嫣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尤其是背上,似乎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没来由的让她觉得有些发凉。

    而慢慢走过来的那个女子却像是一个鬼魅一般更是让她感到莫名其妙的害怕。

    “嘴皮子不还是可以动吗?”端木青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脸上有隐隐的笑意。

    “果真是你做的?你对我下了毒?什么时候下的?”

    竖起一根手指,摆了摆,端木青笑道:“不是我!”

    然后,就在韩语嫣的眼皮子地下,地上突然间冒出一个小孩子的头来。

    那孩子脸朝着她,咧嘴一笑,在这样的晚上,简直如同鬼魅一样可怖。

    韩语嫣的表情陡然间僵住了,简直忘记了怎么呼吸。

    就是紫衣,也是吓了一跳,他经常见到地瓜,但是从来都没有发现地瓜是一个身负神功之人。

    而且更加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的奇学。

    看到韩语嫣如此表情,地瓜丝毫不以为怪。

    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他们看到那地面在他起来之后立刻恢复正常毫无异样时的怪异表情。

    “小生地瓜,这厢有礼了,敢问小姐芳名?年芳几何?”

    仍旧是那一套无比娴熟的儒士之礼,仍旧是那几句老掉牙的话,地瓜念出来丝毫不觉得寒碜。

    然后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不好意思道:“抱歉小姐,小生忘记了你如今被定住了,抱歉啊抱歉。”

    抱歉完之后,没有任何表示,只是贼着一双眼睛在韩语嫣身上不停地打量着。

    端木青嫣然一笑:“地瓜,怎么样?是个美人吧?何曾骗过你?”

    闻言地瓜兴冲冲跑到端木青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来:“青儿,你下次再给我两只这样的袋子呗?我往她腿上一放,她就动不了了,真是神物啊!”

    “我的东西可不是让你动歪念头用的。”端木青嗔了他一眼,“有机会让你见见美女养养眼已经是给你发福利了不是吗?还想要定住什么美女呢?”

    这话说得地瓜咧嘴笑着挠头,他这没有别的啥爱好,看美女绝对是唯一的一个。

    正笑着,陡然间一阵罡风袭到跟前,地瓜几乎是本能式的,立刻便钻到地里去了。

    端木青也不再看他,知道那出手之人定然是紫衣无疑。

    像他这样的人,对于地瓜不好奇才奇怪。

    “你……你想做什么?真要杀我?”

    端木青伸出一根食指勾起她的下巴,凉凉的触感让她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你这张脸果然是如地瓜所说,长得不错啊!”

    韩语嫣大惊失色:“你要做什么?”

    端木青放下手,笑容越发的不屑了:“放心,叫你毁容这样的事情,我不屑做,你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之所以如此认为,不就是因为你觉得你是皇后最宠爱的女儿吗?”

    “既然知道,你还要如何?我知道你端木青绝对不是莽撞行事之人。”

    要说韩语嫣此时不害怕那是假的,她心狠,杀人的事情没少干过。

    那些死在她手上的人的惨状她都是亲眼看着的,这样就让她越发的恐惧。

    但是越是这样,她便越告诉自己,要冷静,她要让端木青冷静,让端木青认清情况,让端木青不敢胡来。

    “当然,当你是东离公主的时候,我自然是不能杀你的,可是若你不是,而且皇后娘娘也认为你不是的时候,我为什么不杀你呢?”

    她话说得很慢,很慢,几乎像是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吐出来似的。

    清晰的言语落在韩语嫣的耳朵里,让她顿时惊恐地睁大了眼,但是很快她便笑了出来。

    “端木青,你少炸我,我不信,母后心里……”

    话还没有说完,眼前就有一道卷轴在自己的面前展开。

    别的先不看,那落款处的凤印,却是让韩语嫣大惊失色。

    她从小在皇后跟前长大,皇后金印是什么样子,她如何能够不知。

    在她的面前,就算是一流的锻造师,也绝对没有办法伪造出假的金印。

    再转眼去看那卷轴里的内容,韩语嫣的额头一颗一颗地冒出冷汗来。

    许久,许久她的眼睛都是在死死地盯着那懿旨。

    “你……你……不……不是真的。”小巷里一片安静,韩语嫣许久之后发出的声音带着一些暗哑。

    “你自己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端木青淡淡道。

    “怎么可能?!”尽管明确的知道那字迹在自于自己的亲生母亲,尽管知道那金印是她寝宫里壁橱第三格里的皇后凭证,但是韩语嫣还是不可置信。

    一种垂死挣扎般的不可置信,一种自欺欺人的不可置信。

    再抬眼,端木青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她。

    “你所谓的灾银失窃案今日才发生,母后的懿旨怎么可能就到了你手上!”韩语嫣尽管知道这都已经不是重点,但是还是忍不住带着最后的一点希望嘶吼道。

    “我既然已经想好了你的死路,自然是有办法让这份懿旨加快进程的出现了。

    灾银失窃嘛!前面那么多次的盗窃案,谁知道第几次是那个假冒语嫣公主的女子做的?”

    “你?!”韩语嫣陡然间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瘫倒在地,只剩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的余地。

    端木青微微弯下腰,笑看着她:“皇后娘娘说,吾儿语嫣,早逝于西岐,乃贞节不二之女,大胆蟊贼,竟敢假冒吾儿名讳,行不轨之事,祸害朝廷,殃及百姓,辱吾儿名声。

    罪不容诛,东离上下,人人得而诛之。

    本宫第一个所不容也。”

    依旧是轻声的慢慢地念出来,依旧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落在地上女子的耳朵里。

    在这个冰冷漆黑的夜里,这样的声音,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为残酷的刑罚。

    端木青唇边的笑容越发的妖冶了:“陛下观皇后娘娘的懿旨,点头曰:善!”

    韩语嫣的眼睛仿佛陡然间失去了焦点,最后的一点亮光也像是被夜风给吹灭了。

    看到她如死灰一般的脸,端木青笑了,咯咯地笑声在这样的地方显得有些刺耳。

    却恰到好处地刺-激着韩语嫣的神经,让她抬起那张木然的脸,木然地看着她。

    “韩语嫣,现在,你,什么都不是!”

    她说得一字一顿,像是在某一道深深的伤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盐。

    “我不杀你,也自然会有人杀你,你信不信,明天整个东离的大街小巷,都回贴满你的肖像,你会成为整个东离的过街老鼠。

    骄傲的公主,你该知道,人命无贵贱,你自作孽,在尊贵,也会被老天碾为泥土!”

    端木青冷笑一声,不再看她,自己转过身,抬起腿,缓慢地往回走。

    “为什么?”韩语嫣看着那个背影,在这一刻,这个背影仿佛成了人世间唯一存在的意象,“为什么?”

    她再问了一句。

    端木青眼里闪过一丝悲哀,可是很快又被坚定代替:“你敢动我的人,就该知道后果。”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豁然转身,端木青脸上的笑容有些让人难以捉摸:“不要以为只有你才使得出最让人痛苦的招数,随便杀了你,是对你的恩赐,而你敢杀了我的莫忘,我怎么会那么好心的对你?我,端木青,从来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韩语嫣没有依旧瘫在地上,没有焦点地看着她,许久许久才喃喃道:“为什么不杀我?”

    端木青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只抛下一句话:“你若是想活着,我一点儿阻拦的意思都没有,或许,你活着才是我想要的呢!”

    她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一个字落下来的时候,韩语嫣已经有些看不清她的背影。

    ~~~~~~~~~~~~~~~~~~~~~~~~~~~~~~~~~~~~~~~~~~~~~~~~~~~~~~~~~~~~~~~~~~~~~~~~~~~~~~

    小寒:含泪加更啊!写论文写得头疼,忙里偷闲多写了一章,现在滚去继续磨论文了,如此勤劳的小寒,大家难道不来点儿表示吗?鼓励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