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停在一个拐角,没一会儿,之前跟着紫衣的那个蓝衣女子便突然现身:“韩语嫣用簪子刺穿了喉咙!”

    端木青轻轻地嗯了一声,便没有说话。蓝衣如来的时候一般,又仍旧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月亮在这个时候突然间跳出云层,洒下一片清冷的月光下来。

    莫忘,走好。

    紫衣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一个东西,不对,是拎了一只地瓜。

    “原来这家伙除了钻地什么都不会!”仿佛是放了心一样,紫衣将地瓜扔到端木青面前,惹来他一阵埋怨。

    “青儿,这家伙欺负我,简直跟那个韩凌肆一样讨厌!”说着地瓜便惨兮兮地一张脸,便要往端木青身上蹭。

    “嗯!”端木青点了点头,“他跟韩凌肆是一伙的,你在蹭过来,到时候,就是他们两个双打了。”

    这话果然让地瓜停下了那十分明显的意图,嘟了嘟嘴,强行如同一个十岁小孩般的耍宝。

    “她死了?”

    紫衣看着端木青淡淡的表情,明知故问道。

    “我今天来,本来就是要她的命的。”端木青也回答得毫不含糊。

    对于这个男子,她觉得称不上有什么交情,到底也还是因为韩凌肆的缘故。

    但是,若非是他,她也不可能对付得了韩语嫣。

    所以,她的语气称不上热络,也不显冷淡。

    “啧啧!”紫衣砸了咂嘴,“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对于这个评价端木青没有反驳,抬头淡淡一笑:“该回去了。”

    话音才落,有一个青衣陡然间出现在她和紫衣中间:“在地窖里发现了一名男子!”

    临水镇新筑的江堤上,搭建了一个临时的祭台,为了显示这一次祭祀的重要,镇民们把祭台搭建得比以往高了许多。

    从前都是由陈芝筠带着镇里最年长的老人上前一同祭祀。

    但是这一次,上台的人,却是韩凌肆和萧梨月。

    因为这一次的规模不同,参加的人不同,也就使得了这里的气氛变得截然不同了。

    平日里,镇民们都是带着祈求的心前来的,而今日,却是带着喜庆的心态的。

    萧梨月站在萧啓文的身后,忍不住往那边那换上一身整齐衣裳的男子看过去。

    只见他聚精会神地看着祭台,仿佛那里凝聚了他最最殷切的期盼。

    对于这边的女子柔情的目光,并没有注意到。

    萧梨月咬了咬唇,暗道:“好你个陈芝筠,你的镇民们就那么重要?连个眼神都不肯给我吗?”

    想着心里又有些烦闷,她待会儿就要上去跟韩凌肆一起祭祀了。

    这样的安排意味着什么,她自然是知道的。

    而她此时不过是想要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同时也期盼能够得到他信任的回应。

    “月儿,你可准备好了?”

    正胡思乱想间,站在前头的萧啓文突然低声问道,将她从思绪里拉出来。

    “啊?”萧梨月立刻脸一红,手脚都有些紧张了,生怕被祖父看出了什么,连忙点头道,“我……我知道了!”

    萧啓文皱了皱眉,显然对于孙女这样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些不满意。

    但是又不好大声发作,只得压低了声音道:“月儿,曾祖对你可是寄予了厚望的,你不要让他老人家失望!”

    萧梨月一听,连忙点头:“是!”

    想到她平日里的表现,萧啓文还是有些自豪的,萧家最年轻一辈的孩子里头,萧梨月算是不错的了。

    若是她能够担起大任,也不枉老祖宗多年来疼得这一场了。

    萧梨月被祖父的叮咛弄得有些心乱,一转脸便看到那边一道温润的目光。

    那男子站在远处的灯火下,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

    对于她来说,这是人间最美的风景。

    浅浅地露出一个笑容,萧梨月的心,顿时便平静了下来。

    他相信她,那么,便没有什么好怕的,她可以做到的。

    似乎是为了安抚她那颗不安的心,月亮偷偷从云层里钻出来。

    柔柔的月华,加上那边柔柔的目光,萧梨月没有了丝毫的惧意,剩下的只有勇气。

    陡然间,一声铜锣声响,两名临水镇的老者走出来,笑吟吟地对韩凌肆和萧梨月道:“请昊王和萧小姐上祭台。”

    韩凌肆抬眼看了眼天上的月亮,想起某人应该差不多要回来了,脸上也露出笑意来。

    跟着那两名老人,韩凌肆一步步往祭台上走去,萧梨月微微垂着眼,带着端庄的笑意,跟着他的身后。

    而此时的端木青和紫衣却是又重新折回了之前韩语嫣所住的地方。

    端木青心里一直有一种预感,韩语嫣既然那样恨韩凌肆,定然不可能来到青州只是为了抓了自己然后让韩凌肆以命相救而已。

    更何况,他们从石姬岭那里之后,日子一直过得太过于平静了。

    若非是百媚逃生出来,几乎都不知道韩语嫣就在青州。

    这么久的时间,她到底在青州做什么,这一直都是她所想不明白之处。

    所以,在她和紫衣前来这里之后,她便让人去通知洪都尉,前来带回所谓的“被劫灾银”,同时也让人好好地彻查一下,这个韩语嫣的窝藏地。

    跟着那绿衣一路往他所说的地窖走来,才发现韩语嫣选得这个宅子竟然不止一个地窖。

    他们嫁祸灾银的是另一个地窖,所以,一开始没有发现这个地窖里的异常。

    好在紫衣的手下,都是些一贯细致的人物,所以才可以一丝不放过的找到异常。

    这个地窖和那个完全不同,好像许久都没有用过,非但没有窖藏任何东西,而且就着灯光还可以看到许多的蛛丝。

    在前面人的带领下,端木青跟着走了进去,首先便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

    身为医者的她立刻察觉出来,这里头有一个身受重伤之人。

    拾级而下,一直走到台阶的最底端,端木青也还是没有看到青衣说的那个男子。

    “在里面!”紫衣指了指一面墙。

    看到她不解的眼神,也不解释,将手里的灯递给她,自己走上前,只在墙面上敲了两下,便听到沉重的石头拖动声。

    “这样的机关在我们面前形同虚设而已。”

    对于此,紫衣没有任何的骄傲,并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当真觉得没有任何难度。

    端木青只是轻微地点了下头,正要进去,却被紫衣拦住了,将她拉到一边:“味道有点儿大,等散了点儿再进去。”

    扬了扬眉毛,端木青摇了摇头,手里还是提着那盏灯,丝毫不介意那味道走了进去。

    方才在外面只是问道一点儿腥臭味,到了这里面,浓烈的味道才算是到了极致。

    血腥味儿,排泄物的臭味儿,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乱七八糟的味道混在一起,充斥着这个空间。

    端木青只是微微地蹙了蹙眉,便举着灯往那角落里的一个东西上面照过去。

    果然是如那青衣所说,是个男子。

    只是此时那人蜷缩着,看不出来是死是活,更别提看出他的样貌了。

    “活的。”

    紫衣到底还是跟了进来,看到她探索的样子,淡淡道。

    端木青点头,还是走上前去,正要伸手去拉那人。

    却被紫衣一道不强不弱的掌风掀开,同时那男子也被他的这么一掌给刮倒在地,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紫衣摇了摇头道:“你好歹是个女子,怎么这么不管不顾的,什么东西你就敢动手去拉。”

    但是端木青却并没有理会他,因为借着手里的灯笼发出来的暗淡的灯光,她看清了那个人的样貌。

    整个人都呆立在了原地。

    陡然间想到了什么,立刻转身对紫衣道:“赶紧带他回去,立刻,马上!”

    紫衣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耸了耸肩一边吩咐手下一边道:“你命令起我来,怎么就这么顺口呢?”

    祭祀台上,因为在江边,且又比较高,韩凌肆和萧梨月的衣服都被风吹得剌剌作响。

    一黑一白,如举袂仙人。

    再加上,男子俊逸,女子娇美,更显得不似人间物。

    淡淡的月光照在两人的身上,如梦似幻。

    韩凌肆声音清朗,萧梨月嗓音甜美,两人一起念着祈文,简直如同月华空里传来的弦乐。

    在这样小小的临水镇,这样的一幅画面简直如同梦境,所有的人几乎都不敢出声高语,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的高台,听着他们的祈祷。

    长长的一篇祈文念到最后,由韩凌肆放在那边的香烛上点燃,焚烧,然后随风吹走。

    萧梨月依旧带着端庄的笑容,纤纤细指捏起三根香,点燃之后递给韩凌肆。

    这些天来,这个女子的表现一直都落在韩凌肆的眼里,倒真是不似其他女子那般对他过于谄媚和奉承。

    想起端木青说的话,韩凌肆难得的对她露出一丝笑意。

    既然如此,成全她的一桩婚事,又有何不可?

    台下的百姓看不到两人的表情,只是觉得上面的神仙般的人物很是登对。

    陡然间,远处的江面上突然涌起一道强烈的诡异的绿光,如同一道冲天的绿色火焰。

    众人都没有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听得一声女子的惨叫,在一回过头来,就看到韩凌肆一掌劈向萧梨月的胸口。

    而萧梨月便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入离江。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所有的表情在这一刻突然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