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萧小姐落水啦!”不知道是谁先喊出这么一声,打破了现场诡异的沉默。

    顿时整个人海炸开了窝,闹成了一片,什么样的声音都有。

    青州将军立刻让人下水救人,混乱的百姓被挤来挤去很快就有人被挤倒,顿时被蜂拥的人群踩过。

    人挨人人挤人的暴-乱一瞬间发生,方才便十分嘈杂的人声顿时带上了惊慌的喊叫,还有小孩的啼哭。

    不时地便有人被挤到在地,然后便生生被踩死。

    原本就恐慌的人群顿时变得更加恐慌,拥挤也就变得更加拥挤。

    如此恶性循环,这个方才还十分喜庆的地方,便成了地狱。

    韩凌肆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一时间也有些发愣,但是很快的,他便知道这时若是不将这群受到了惊吓的百姓安抚下来,惨剧将继续延展。

    “全部站在原地不要动!”当机立断,韩凌肆用倾注了内力的声音喊道。

    这样如雷的声音在这些没有丝毫内力的群众耳朵里,简直如同天雷。

    只一瞬间的呆滞,便让整个蜂拥的人群静止下来。

    韩凌肆见机立刻接着道:“快将萧小姐救上来!”

    萧啓文由自己的亲卫护着,看着台上被人护着的韩凌肆,皱紧了眉头,心头细细的思量着。

    突然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就是他将萧小姐推下江去的。”

    此言一出,顿时便有人跟着附和。

    但是附和声尚未跟上,最开始出声的人便像是看到一只展翅扑过来的鹞子一般。

    整个人在下一瞬间便出现在了祭台上,而他的脖子却是被一只冰冷的手捏住了。

    韩凌肆看了一眼暗影手里的人,转脸继续用倾注了内力的声音道:“再有扰乱民心者,就跟他一样等着抓上来吧!

    本王绝对会护着百姓,但是绝对不会护着乱民!”

    韩凌肆的声音在此时蒙上了一层冷意,冰冷的凤眸在灯光下也如寒霜彻骨。

    “大家稍安勿躁,莫要恐慌,经略使大人,还是请您安排下百姓们的离场吧!”

    萧啓文慢条斯理地对一旁的青州经略使道,但是脸上却一点儿尊敬的意思都没有。

    这一点,作为青州非萧姓的经略使来说,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而且似乎还有些弯腰的样子,答应了一声。

    一直站在萧啓文后面的官员们此时面面相觑,不知道今夜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他们的头脑人物青州刺史又是个什么意思。

    他们只能够看到萧啓文的后脑勺,完全没有办法猜到这颗脑袋前的脸上是怎么样的表情。

    这让他们在这个微妙的时候,都不敢妄自出声。

    就在众人惴惴不安的时候,经略使果然便吩咐军队安排百姓离场,总算是避免了更大规模的惨案。

    但人群中还是压抑着浅浅的哭声,只是因为韩凌肆方才的话,而没有人敢真出声。

    低沉的气氛瞬间笼罩在了这一片夜空上。

    “昊王,下官不才,关于今夜之事,只怕还是想要对昊王讨一个交代。”

    就在那些青州大小官员们都捏紧了拳头各自心里盘算的时候,萧啓文终于开口。

    顿时,似乎可以听到几个人同时呼出了一口气。

    萧大人竟然开了这个口,很显然对于今晚萧大小姐被推入水的事情是十分不满了!

    这一次青州的灾情,对于他们这些地方官来说,原本是最大最肥美的一顿盛饷,却因为昊王的到来而让这到了嘴边的肥肉飞了不说,还倒贴了点儿油水。

    早就不满了昊王的官老爷们,心里窝着一团火愣是一直都不敢发。

    就是因为青州萧府的不作为,和萧大小姐的助阵。

    此时突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萧大人又说出这么一句话,不是很明显了吗?

    昊王这一次可是真的惹恼了萧府了,没有了萧府的支持,他韩凌肆就算是昊王又如何?还不是龙游浅滩?

    韩凌肆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忙碌的江面,还是点头道:“萧大人放心!只等找到萧小姐,本王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萧啓文没有回答回答他的话,而是淡淡地哼了一声。

    而他身后的官员们却因为这样一个鼻音,开始喜形于色,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样把韩凌肆还没有拿出来的灾银弄出来。

    端木青赶来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打捞工作还在进行。

    随便拉住一个士兵问明了情况,端木青的脸色便瞬间沉了下去。

    还是来迟了。

    对于她的出现,这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江面上的打捞工作上,随着天渐渐放亮,不少昨晚回去的百姓也开始聚拢过来打听情况。

    端木青正要往前走,陡然间被一个人拉住了袖子。

    一转脸才发现是老田:“田叔……”

    “青姑娘,不要过去啊!”老田看到她一脸的担忧,连忙摆手道。

    “没事的,我去昊王那里。”端木青勉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匆忙解释道。

    老田一听,立刻摆手:“别去别去,赶紧回去!”

    不等端木青回答,老田又接着道:“我知道你跟昊王认识,还有月姑娘!

    我昨晚亲眼看到的,昊王将月姑娘丢到江里去了!”

    端木青越发的担心:“我知道,这里头一定有什么隐情,我得去问问清楚。”

    “青姑娘,你是好人,就跟月姑娘一样,但是这个昊王不是好人啊!他没有人性的,连月姑娘都被他扔了,你去也是一样的,快回去。”

    端木青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发作,但是一看到老田那一张朴实的脸上是真切的关心,又发作不出来了。

    只得耐着性子道:“老田,没事的,你放心吧!昨晚我不在,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就去问问清楚。”

    谁知道这老田却是打定了主意不让她过去了:“不行,青姑娘,你对我们整个临水镇都有大恩,我不能让你过去,不然我就对不起天地良心了。

    这个昊王身上有邪气,我都是昨晚才听说的,听说他在西岐就被妖孽附身了。

    而且他还穿越过无人泽都没有事情,邪门儿得很!我一定不能让你去,不然乡亲们知道了,一定会怪我的。”

    端木青心里着急得不行,正要强行挥开他的手,却因为他说的话而顿时停了下来:“你说什么?!”

    原本只顾着说道理的老田,突然间被她这么一反问,倒是愣了。

    端木青却立刻意识到什么,韩凌肆穿越过无人泽这样的事情普通的老百姓是不可能知道的。

    甚至于他在西岐的事情,也不是像老田这样的庄稼汉能够知晓的。

    他如今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皇子,普通的王爷,对于他的过去,有些地位的人或许还会有兴趣,老田却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这跟他的庄稼,他的生活没有任何的关系。

    “老田,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你从哪里听来的?”

    此时回过神来的老田看她不再挣扎着过去,以为端木青终于听了他的劝,干脆也松了手,真诚地看着她道:“大家伙儿都在这么传,听说昨晚有人看到神仙显灵了,说昊王被邪神附身了。

    现在整个临水镇的人都知道了,啊不!昨晚来的人多,可能整个青州人都知道了。”

    端木青心里的惊骇不止一点点,这谣言来得恰到好处,就在发生暴-乱的时候出现。

    分明是算好了的,这是要让韩凌肆瞬间失去民心啊!

    老田看到她垂下头在想着什么,叹了一口气道:“青姑娘,我是为你好,我知道你觉得昊王是好人,这样接受不了。

    我原本也是来着,还当是遇到了一个真心的好王爷,来为我们赈灾了,可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我亲眼所见啊!

    还有那道绿火,跟鬼火一样的,就是更加旺盛了百倍,这显然是妖邪作祟啊!”

    端木青一颗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这样简单的一个计谋,但是却是十分致命的手段。

    趁着老田一个没有注意,端木青转身便跑向韩凌肆。

    远远地就看到那个玄色的身影站在祭台的台阶上,就算是隔得这么远,她也似乎看得清他皱着的眉头。

    “青儿!”仿佛是有心灵感应一般,韩凌肆转过头,果然就看到那个青色的身影带着匆忙的神色走过来。

    端木青小跑上前,蹙眉看着他,两人同时默默伸出手,交握在一起。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之间江面上还在忙碌着。

    “你听到百姓间的那些传言了没有!”端木青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声音里有些颤抖。

    她可以无所畏惧,对于韩凌肆不可以,如今在东离,当真是有太多的顾虑了。

    “嗯!”简短的一个字,便是韩凌肆的回答。

    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更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两人一起看着远方。

    “找到了,找到了。”远远地有人在高声喊着。

    端木青和韩凌肆相视一眼,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一丝安慰。

    “禀王爷,已经找到萧小姐了!”一个士兵小跑着过来禀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