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在哪里?人怎么样了?”端木青立刻问道。

    那士兵犹豫了一下,微微垂下了头:“在下游的草坞里找到的,只是……”

    “嗯?”

    “只是……人已经淹死了!”

    “啊!”

    端木青惊讶的看着韩凌肆,显然,他也没有料到。

    “我们过去看看!”韩凌肆说着话便搂住端木青的腰,飞身往下游掠去。

    此时天已经完全的亮了,平日里的这个时候都可以看到镇里开始飘起炊烟,但是今日却是冷冷清清的一片。

    听闻找到了萧梨月,所有人都往这边跑来,他们过来的时候,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端木青和韩凌肆一道越过众人的头顶,跃进这些人的包围圈。

    暗影和韩雅芝都在最里面,两人都皱着眉头。

    “怎么样?”韩凌肆冷声问道。

    “还能怎么样?”那个青州将军在这个时候倒是生出了几分气势,“如今明摆着了,萧大小姐就死在这里了。

    我们这么多人可都是亲眼看着昊王你将她打入水中的,眼下无论如何也得要给我们青州一个交代吧!”

    很显然,这个青州将军这个时候敢这么说话,自然是揣摩过了萧啓文的意思了。

    而他说起话来也很有技巧,不说是给萧府一个交代,而是说给青州一个交代。

    这么一句话,顿时将韩凌肆排斥在了整个青州之外,不管是百姓还是官员。

    “对,对,对!”顿时有几个年纪比较轻一些的小官跟着附和。

    反正已经有人起了头了,而且还是四品的青州将军,他们这些小蚂蚱不在这个时候站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而一旁围着的百姓此时大多用恐惧的眼神看着韩凌肆,昨晚突发的异象他们可都是看到了。

    而且今天早上又开始流传出一种可怕的说法,昊王是有妖邪附体的。

    据说昨晚的那绿色火焰便是江神的警告,只怕未来的几年离江都不会太平了。

    这让这些朴实而迷信的百姓们对于这个一天前他们还十分有好感的王爷,打从心底里产生了畏惧和怨怼。

    “是溺水身亡!”韩雅芝愁眉不展得十分明显,“胸腔里有水,不见有其他致命处。”

    显然他们已经初步的检查过了,端木青偷偷地看向地上已经变成了死人的萧梨月。

    从脸上的皮肉来看,确实如韩雅芝所说。

    “昊王!”萧啓文此时如同突然老了几岁一般,背脊似乎更弯了些。

    对着韩凌肆行了一礼,郑重道:“萧梨月是下官嫡亲的孙女儿,虽然君为臣纲,下官不敢对昊王无礼,但是,这件事情终究还是希望昊王能够给个说法。”

    韩凌肆没有立刻回答他,很显然,这一切来得太过于突然,别说他有所准备,根本就是始料未及。

    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芝筠呢?”端木青悄悄退后一步,问暗影道。

    对于她突然的问话,暗影愣了一愣,但是立刻就摇了摇头:“未曾注意。”

    “你发现什么了?”韩雅芝听到她对暗影的话,立刻问道。

    如今韩凌肆陷入了困境,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听到端木青的话,反倒闪过一丝希望。

    看了她一眼,端木青摇了摇头,随即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凌肆为什么要给月儿那一掌?”

    韩雅芝听到她说没有发现时,脸上顿时露出失望的神色来。

    又听到她将萧梨月还是叫做月儿,心里便有些不高兴了。

    毕竟此时在她的心里,若不是萧梨月突然死了,韩凌肆不至于面对整个青州官场的诘难。

    只是此时,确实是关键时刻,她并不想跟端木青起任何的冲突。

    “我也不清楚,还来不及说,这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

    端木青点头,没有再问什么。

    确实是如韩雅芝所说,发生得太突然了,就是她来到这里之后,她和韩凌肆也就只有短暂一会儿的相处,还来不及问他当时的情况。

    扭头去看他,他正在跟萧啓文说着话,萧啓文答应他五天之后给出答复。

    “萧大人,月儿死得奇怪,她的遗体还请萧大人首肯,让我们带回去好好检查。”

    端木青在这个时候走上前来,并没有行礼,而是点了点头,开口道。

    见她如此做派,萧啓文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睛,多年的官场打滚,早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谨慎。

    而站在萧啓文一旁的青州将军,虽然对萧府有些奴性,但是也有一些身为武将的直性子。

    这个时候别人没有说话,他却上前来怒声道:“你是谁?就敢这么个跟萧大人说话?”

    端木青笑了一笑:“姬如燕不才,去年被陛下封为正二品郡主,大概这么跟萧大人说话算不得失礼吧!”

    萧啓文闻言,暗暗想了想,却拱手行了个礼:“原来是青郡主,下官失礼了。”

    端木青摆了摆手:“无妨无妨,都是在外,不必多礼,更何况是我没有说清楚。”

    这个规矩就是如此,她端木青如今顶着青郡主的名头,虽然没有任何实权,俸禄也少得可怜,但货真价实的就是个二品。

    而萧啓文在青州可谓是权势滔天,但是,他也只是个三品外任。

    所以,非要说上规矩,自然还是得他那个年老的向她这个年幼的行礼了。

    韩凌肆对此,不置一语。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若是对方无礼在心,那就休怪我让你颜面尽失了。

    这一向是他家青儿的作风。

    果然,那青州将军一大把年纪的汉子,此时也涨红了脸。

    到底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给端木青行了个礼,倒是端木青在他那个礼快行完的时候才笑眯眯地说了一句:“不是说了嘛!都是在外面,不必这么多礼。”

    话音才落,不带对方开口,便径自转过脸去看萧啓文,无视的态度,明晃晃地摆在了那里。

    “萧大人,不知道我方才提的意见,你答应否?”

    对那青州将军一个态度,对萧啓文又是另一个态度,端木青的意思很明显,我们就算是在这样的境地里,也不是任人宰割的!

    萧啓文这个时候到还算是做得好看了些,并没有在这上面纠结:“既然青郡主认为有必要,我们约定了五日,那便是五日。

    萧梨月如今已经死了,下官虽然心里悲痛,但是事实也已经无法挽回了,她能够提供一点线索,也算是她的一点贡献了。”

    韩凌肆点头道:“那便谢过萧大人了!”

    萧啓文行礼道:“不敢,下官手下的这两位师爷,也还算是有些微才,便让他们为昊王打打下手,效些微末之力罢!”

    这当然是监督之责了,韩凌肆只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事情已经敲定,再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思。

    暗影让人架来马车,将萧梨月弄了上去。

    韩凌肆留了些人在这里继续寻找线索,自己便带着端木青和韩雅芝回去。

    这里的百姓们虽然这样的结果感觉有些不平,但是他们眼里的大人物都这么决定了,他们也就不敢有任何的微词了。

    临水镇的百姓们在这个时候心里都难免有些愤愤不平。

    这些天来,他们都看在眼里的,陈大人跟月姑娘感情好得很。

    和之前跟镇头的小芳退婚看起来应该也是为着月姑娘之故。

    虽然如此退婚对小芳来说太过分了一些,可是,临水镇里的人,到底都还是觉得月姑娘跟陈大人更配一点。

    甚至于,有时候还觉得陈大人配不上月姑娘。

    就是小芳自己也觉得如此,对于陈大人的退婚,没有丝毫的怨怼,只是有些落寞罢了。

    现在倒好,好好的一个人,突然间就这么死了!

    想到这里,他们不由得又想到他们那孤单可怜的镇长。

    立刻便不约而同的一齐往陈芝筠的家里去,算是探望探望,慰问一番了。

    韩凌肆和端木青上车前就听到那些镇民说起陈芝筠和萧梨月的事情。

    “怎么让紫衣去查那个陈芝筠了?”韩凌肆带着端木青钻进自己的马车,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怀里皱着眉头问道。

    这一次发生的事情,他还没有摸着头脑,若是一个处理不好,对于他这一次的赈灾之行,将是一个极大的阻碍。

    端木青伸手将他眉间的褶皱抚平,自己却浅蹙着眉:“回去你就知道了。”

    “对了,那个女人呢?”

    昨天晚上,他们是分开行动的,他虽然不放心她,只是想到紫衣武功高强,料来无碍才让她自己去的。

    自己这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直都来不及问此时方才想起来。

    “死了。”端木青淡淡道。

    这个结果在韩凌肆的意料之中,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她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端木青抬起头看着他,笑着摇头:“没有,紫衣他们在呢!”

    说完又想到自己心里一直疑惑着的事情:“对了,昨天晚上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跟我说明白,你怎么突然出手对鱼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