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自己本身就在想这个问题,此时听到端木青问起,才道:“其实现在想起来,是我一时间太过于冲动了。”

    “到底怎么回事?”

    韩凌肆从怀里拿出一根簪子来:“你看这个。”

    端木青顿时惊呼出声:“怎么……”

    “你将它放在哪里的?”

    他手心里躺着的赫然就是他们的定情信物——墨玉簪。

    “自你上回给我之后,我怕出门丢失,一直都放在我们的床头匣子里的啊!怎么会在你这里?”

    端木青隐隐地猜到了什么,只是还是有些气闷。

    “这是昨天晚上出现在萧梨月手里的,”韩凌肆眉目间闪过一丝恼怒,“她昨晚突然拿出来,背着所有人给我看。

    我不知是怎么回事,正要相问,她却说你今晚回不来了。

    当时我心里一冲动,便出手打了她一掌。”

    想到这里,韩凌肆也有些暗恼。

    “月儿这么说?”端木青心里算是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却又想起另一个关键来,“可就算是如此,你也不至于就这么将她打了下去啊!”

    韩凌肆点头道:“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回头想想我当时确实是太过于冲动了,而且冲动得几乎有些异常。”

    “我知道了!”端木青沉声道:“昨晚你们是在祭台上,祭祀用品本就多香烛。

    若是混杂一些香料在这里面,就算你平日里谨慎异常,在这个时候,又是些不致命的东西,你也定然是察觉不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我当时的冲动是因为那些香烛的关系?”

    “大概八-九不离十了,”端木青脸上浮现一丝薄怒,“所以你才会因为她的一点刺-激就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可是为什么呢?”韩凌肆对这话不解了,“她自己找死不成?”

    “当然不是,她是自己不小心送了命了。”想通了这其中的关节,端木青心里说不出的恼恨。

    “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木青紧紧握着他的手:“这一次去找韩语嫣,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

    “一个人!”

    “谁?”

    “那个本该在临水镇当镇长的陈芝筠。”端木青唇边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讽笑。

    “什么?!”

    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所以,那个一直出现在你视线里的人,跟月儿花前月下的,与未婚妻退婚的都是假的。”

    “是韩语嫣?!”

    端木青点头:“不错,我一直都奇怪,自上次石姬岭的事情之后,汉语言一直都没有动作,而百媚告诉我,她一直都在青州。

    那么她在这里蛰伏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是做什么?

    如今看来,她一直都在暗中探查时机,就是为了找到一个最好的机会,咬我们一口。

    恰好就被她发现了月儿和陈芝筠这回事。

    月儿是我们跟萧府联盟的象征,也是镇住青州上下最关键的人。

    若是她死在你的手上,那就意味着我们跟萧府之间再也不会如之前那般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端木青想了想,接着道:“但是,并不光是如此而已,韩语嫣她似乎这一次聪明了许多。”

    韩凌肆沉声道:“你是说萧啓文?”

    端木青点头:“萧府那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萧啓文的态度不会转变这么快。

    萧府不是小门小户的人家,利益取舍之间,一个月儿,再怎么受到长辈的喜爱,也不会这么快就转变了态度。”

    韩凌肆没有再出声,而是陷入了沉思,冰冷的凤眸里闪过一丝阴鸷。

    一走进院子,就看到百媚从暗影的屋子里走出来,脸上一脸的嫌弃。

    “他怎么样了?”端木青远远地向她问道。

    听到端木青的声音,百媚连忙转过脸来正要说话,就看到了韩凌肆。

    脸上抱怨的神色愣生生地给退了下去,只是简短地回答了一句:“还算好。”

    点了点头,端木青不在顾着韩凌肆,和百媚两个人又重新走进了暗影的屋子。

    陈芝筠之前一身的污秽已经被洗干净了,此时穿了一身单衣,躺在床上,脸色惨白。

    “被折断了手脚,我已经帮他接好了,还有你的药,应该好起来不会慢。”

    百媚已经没有开始的不耐烦,干脆地向端木青禀告。

    “待紫衣回来,让他用内力帮他一把,”端木青一边替他把着脉,一边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发现没有?”

    摇了摇头,百媚道:“没有了,只是好像好几天都没有进食了,我方才喂了他一点儿小米粥。”

    “想来原本留着他是为了让那人模仿他,后来那人已经成功了,便将他扔在那里任其生灭了。”

    百媚不置一语,对于端木青的话她并不是十分了解。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不很清楚。

    只是有一点,韩语嫣死了,这对她来说,才是最开心的事情。

    她和千娇曾经是江湖上有名的狠心娘们,这一次被那个小丫头折磨到那步田地,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爽的。

    原本一心想着要亲手灭了她,最好还是要狠狠折磨一番才是,只是端木青吩咐了不让她出去,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两人刚走出屋子,韩雅芝便让人将萧梨月抬了进来。

    抬眼看了看端木青,她只是扬了扬下巴,意思很明显,这个死人就交给她了。

    对于韩雅芝,端木青自然称不上喜欢,一个女子对另一个觊觎她男人的女子有好感才叫奇怪呢!

    但是这一次的事情里头,韩雅芝的态度,却也让端木青感激,说到底,她对韩凌肆是打从心底里的关心。

    韩雅芝不再理会她,自己进了屋子。

    那抬着担架的两个人,已经将手里的人给放了下来。

    端木青带着百媚走过去,再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口腔鼻腔及脖子处的皮肤。

    还是如最开始推测的一样,确实是溺水而亡,但是这有些没有道理。

    萧梨月不可能让自己死在这个计策里才对。

    而且昨天晚上那么多人在,要这样轻而易举的淹死,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突然端木青想到另一种可能。

    ~~~~~~~~~~~~~~~~~~~~~~~~~~~~~~~~~~~~~~~~~~~~~~~~~~~~~~~~~~~~~~~~~~~~~~~

    小寒:实在是被考试压得透不过气了,这章两千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