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让人将萧梨月抬到院子的倒座里,让其他人退了出去,只留下百媚帮忙。

    “小姐,你发现了什么吗?”

    端木青没有回答,而是让她将门关上,然后才将萧梨月的上衣解开。

    萧梨月落水到现在也已经有了几个时辰了,而这个时候又是夏季,因为在水里浸泡过的缘故,所以皮肤组织还是有因为浸泡而肿胀的现象。

    尽管百媚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但是说到底还是个女人,在这样有些闷热的屋子里,面对这样的一具尸体,还是感觉有些怪异。

    端木青将她的衣服脱下来之后,果然发现手臂根处有一圈青紫色的於痕。

    “那是什么?”

    百媚自然也看到那惨白皮肤上明显的伤痕,好奇问道。

    “月儿她……”仍旧将她的衣服穿好了,端木青看着那张已经毫无生气的脸,顿了顿接着道,“是被人害死的。”

    方才匆忙间,百媚也算是勉强弄明白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端木青这话,指的那个人自然不是韩凌肆。

    那么……

    “小姐是说陈芝筠?不,是那个家的陈芝筠?”

    端木青点头,突然想到一事:“你赶紧让地瓜帮我送一封信出去,要快,越快越好!”

    百媚一听,立刻笑着点头,眼睛里有些狡黠的笑意。

    地瓜那项异能在这里并不是什么秘密,所有人都知道,这也就使得,他彻彻底的沦为了他们的信使,无论是什么信,无论是送到哪里去,绝对的首选。

    韩凌肆正在想办法处理这件事情,看到端木青过来,一脸疲惫的样子,皱了皱眉。

    “我还有事,你休息一下吧!”起身走过来,拉住她的手,轻轻放在唇边,疼惜道。

    “我没什么,”将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端木青问道,“暗影回来没?”

    “还没有,我已经让人去告诉他了,将那日用过的所有东西都带回来,而且萧啓文留下的那两个人中有一个跟在他的旁边。”

    这是如今首要做的事情。

    如今青州这边是一笔乱账,萧梨月的事情一发生,整个局势就像是绷紧了的一根弦。

    这五天只是一个喘气的机会。

    萧府那边的情况还是没有弄明白,萧梨月的案子不能拖,必须要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否则,就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那个陈芝筠……”韩凌肆沉吟了一下,纠正道,“我是说那个假的,可能抓不到了。”

    这也是让端木青懊恼的地方,没有一早想到韩语嫣会有这样的布置。

    那个人原本就是假的,此时他的任务已经完成,面具一揭,谁都认不出来。

    “好了好了,不要再想了,那边的事情一时间还没有头绪,你先休息一下,知道你放心不下,等暗影回来,我就叫你。”

    替她将头上那支簪子拿掉,韩凌肆先将她的头发松开了。

    不想让他担心,端木青只好点头。

    或许确实是太累了,很快便在他温柔的目光里睡着了。

    但是却被百媚的吵闹声惊醒了。

    “百媚,怎么回事?”急急忙忙收拾自己,端木青直接扬声问道。

    知道将她吵醒了,百媚也不再回避,急吼吼地跑进来,苦着一张脸:“小姐,那陈芝筠醒了。”

    想不到这么快就醒了过来,端木青心里头一喜,立刻便跟着出了门。

    还没有推门,就听到屋子里传出一声声如野兽般得低沉的呜咽。

    端木青眉头一皱,看了百媚一眼,对方却依旧是哭着脸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看到人进来,陈芝筠立刻转过脸来,一向孤傲的他,此时却是泪湿枕巾。

    “陈大人!”端木青微微垂下眼,想了想还是走上前,“你感觉怎么样?”

    陈芝筠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哽咽出声:“月儿……月儿她……”

    微微点了点头,端木青叹了一口气。

    然后,又听到方才在门外听到的呜咽。

    “青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得的他竟然讲话说清楚了,可是很明显,他的声音里压抑了许多许多的悲伤。

    将门打开,让他透气,端木青道:“这件事情别说不容易说清楚,就是我,也还是没有完全弄明白。

    你此时身体还弱得很,万幸对方给你留了一条命,你先好好休息一下,等你精神好些了,我再将事情告诉你。”

    “不,青姑娘,我真的很想知道!”陈芝筠立刻接过她的话道。

    端木青皱了皱眉,视线从上到下将他扫过一遍:“你现在这样子知道又有何用?

    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正在查这件事情的真相,你必须得要好好养好自己,然后再将你知道的告诉我。

    我的时间不多了,没有时间给你伤春悲秋,感叹世事无常,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现在,此刻,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自己养好。”

    陈芝筠呆呆地看着她,一双英气的眉毛蹙成了一团。

    他原本就不是婆婆妈妈的人,此时听到端木青的话,看到她那样的表情,自然清楚她的意思。

    终于没有再坚持,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长叹一口气,端木青走出门,也没有责怪百媚有没有注意,让他一醒过来就知道了萧梨月的死讯。

    “韩凌肆呢?”

    “那个暗影回来了,他们在外面那院子里。”

    “好好照顾他,让他尽快恢复体力,但是伤口不要再用我的药,就上普通的药材。”

    所谓的外院,就是他们临时收拾出来给韩凌肆作为议事处所的另一间小院。

    “情况怎么样了?”

    一走进来,就看到暗影、韩雅芝、紫衣都在场,端木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径自问道。

    韩凌肆看他过来,连忙走上前,责备道:“才睡了多久?怎么就起来了?”

    “陈芝筠醒了。”端木青淡淡道,“他会是一个很好的证人,我已经给他停止用最好的药了,会让他的伤好得慢一些,也就可以证明,当时出现在那里的人是假的。”

    对于她的到来,韩雅芝显得不是很高兴,只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多一个人便是多一分力量。

    更何况,她一直都知道,这个女子并不是一般的人,所有能够帮得到韩凌肆的,她都能够接受。

    “所有当天的香烛纸钱,甚至于三牲祭品都已经被毁了。”韩凌肆让她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告诉他暗影查到的结果。

    对于这一点,其实端木青也是早有预料,若是那些香烛之类的东西真的有问题,那毁掉它们是对方首要做的事情。

    只能怪当时太疏忽。

    “我们在那陈芝筠的家里找到了这个。”暗影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交给韩凌肆。

    却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模具,看上去像是呈楔形的样子,不过只有半掌大小。

    “这是什么?”紫衣毫不避讳地歪在藤椅上,摇着扇子问道,“一块木头?”

    韩凌肆拿在手里,皱了皱眉,一时间也没有看出来这东西的用处。

    屋子里一时间变得有些安静。

    “韩凌肆……你……”

    “怎么了?”看到端木青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韩凌肆有些奇怪,反问道。

    “我有一个猜想,”端木青想了想道,“那个看上去似乎和一个正常男子的鞋子宽度差不多。”

    “什么意思?”韩雅芝接过那个奇怪的东西,问道。

    “这个人既然是假扮陈芝筠,必然是要使得自己在各方面都无比的接近陈芝筠才行。

    可是样貌可以依靠人-皮面具,行为动作也可以模仿,更何况,陈芝筠原本就是一个有些孤傲的人,跟其他人也都不是很亲热。

    唯一知道他身体特殊性的人--徐胜峰已经死了。

    所以,他只要改变外在就好了,若是他的身高不够呢?那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陈芝筠的父母都是打北方来的,在东离,北方人一般比南方人个子要高一些。

    所以,陈芝筠的身高也比寻常的南方男子要高,故而,那个东西,很有可能是他用来增加身高的。”

    几个人听她这么说,倒是都觉得有些道理,只是韩雅芝脸色外面变了变。

    端木青的意思就是说,她此时手里拿的东西,是那个男人垫在脚下的。

    顿时眼睛里闪过一丝深深的嫌恶,立刻放到一边去了,使劲儿用手绢擦了擦手,末了,还将手绢也扔到了一旁的纸篓里。

    暗影将拿东西拿过来,脱去鞋子放到鞋后,果然十分吻合。

    而且这东西的构造委实算得上是精密,不但与鞋子贴合,而且里面也并非实心,踩在上面并不会觉得硬,更不会硌着脚。

    “可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韩雅芝道,“这青州这么多人,比陈芝筠矮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所有人都要去查吗?这得要查到何年何月?”

    端木青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其实,并不是很难,暗影到陈家再找找,一定还可以找到更多的线索,而另外一方面,可就要劳烦紫衣了。”

    紫衣正悠哉悠哉的闭着眼睛扇着风,听到这话,微微撑起一只眼睛:“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