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件事情,只怕还得要你多多出力才行。”

    韩雅芝还没有反应过来,韩凌肆却和端木青一样带着笑意看向他。

    “人-皮面具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寻常人想找到一张,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放眼整个天下,也没有多少人有这个能耐和技术,所以,我们的范围就可以迅速的缩小了,那人一定是有一定的地位。

    但是同时,他也一定是一个江湖中人,而且是有些落魄的江湖中人。

    跟随韩语嫣的其实是有两拨人,第一拨,便是最开始对青儿下手的那一批。

    从他们的手法上来看,很明显,都是些江湖上小有名气的老-江湖,但是真正的素质都不高。

    所以,经那一次之后,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都不剩了。”

    这一次说话的是韩凌肆,从端木青的言语和表情中,他已经猜到了她所推测的。

    “哦!”紫衣这才将眼睛睁开,仿佛来了些兴趣,“而第二拨人,明显比之前的高了不下一个档次。”

    比划了一下,紫衣笑道。

    “不错,”端木青接着开口,“那日在韩语嫣的藏身之处,那两个高手,你应该也是认得的吧!

    韩语嫣从小到大,这应该是第一次出江湖,第一次找的那些人让她对这里的水深有了个初步的了解,所以,第二次的招兵买马才会谨慎又谨慎。

    这也是她在青州耽误了那么久的原因。”

    “江湖中人有个规矩,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给朝廷卖命,而到了一定武功层次的人,更加将做别人的走狗作为一种耻辱。”

    韩雅芝终于明白过来,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这样的话,范围就大大的缩小了。”

    “只要找出江湖上精通易容术之人,而近些年又名声不显,生活较为落魄之人,大概就差不多了。”

    端木青笑着点了点头,仍旧看向紫衣。

    “好吧!”再一次闭上眼睛,仍旧摇着折扇假寐,“这小子也算是能耐了,在我眼皮底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帮你揪出来就是了。”

    这话自然是对韩凌肆说的,这里面的人,也就只有韩凌肆是他有义务为之做事的。

    “另外就是萧府那边,必须得要弄明白萧啓文态度的变化是为了什么!”韩凌肆只是点了下头,便转过讨论的方向。

    “长京刚刚得来的消息,郭嘉书被封为嘉妃。”韩雅芝严肃了面孔,看着韩凌肆道。

    “怎么突然晋了她的位分?”这一点倒是出乎韩凌肆的意料。

    郭嘉书是萧贵妃的外甥女,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从她入宫开始,便是直接被划入萧党一营的,韩渊既然打定了主意扶持韩凌肆,打压韩凌翔的势头,没有有理由会在这个时候晋她的位分才是。

    “长京的消息上说,陛下圣体突然出现不适,是郭嘉书的急智才救回陛下,皇后亲自请的旨,陛下昨天下午下的圣旨。”

    “皇后?”韩凌肆皱着眉头,似乎有些想不通。

    这对于端木青来说,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奇怪的,后宫这个地方从来都是那个样子,哪怕心里头再不喜欢,也会在面子上保持平和。

    看她的样子,韩凌肆便知道她心里所想,解释道:“皇后这个人,和别的女子不一样,从她成为东离皇后那一天起,从来就没有做过有违她自己本心的事情。

    父皇册封任何一位后宫女子,她都未曾请过旨,曾经也有人问过,她也回答得十分干脆,让那些女子成为父皇的枕边宠妃,她并不高兴。

    还曾经因为这样的话,而使得朝堂上不少大臣对她冠以‘妒后’的称号,只是她从来未曾辩驳过,后来也证明,除了那一句话,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证明她是一个妒妇,所以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韩雅芝看了看韩凌肆,又看了看端木青,最终还是垂下了眼睑。

    这样的事情,韩凌肆从来都不会对别人说,但是今天却如此耐心地给端木青解释。

    这说明,在韩凌肆的心,已经一点一点的开始让她走进了。

    端木青点了点头,嘴上不置可否,心里却对周虞如此的做法,深以为然。

    作为一国皇后,后宫女子之首,能够做到这一点,委实不容易,也让人心生钦佩。

    这个世上,任何的一个女人,都不会喜欢自己的男人左拥右抱,只是有太多的女人对此不敢言语罢了。

    光凭这一点,周虞便超出一般女子良多。

    想到这里,端木青忍不住看了韩雅芝一眼。

    “所以,这一点让我感到十分的意外,”韩凌肆没有注意到两个女子的异样,接着道,“这说明,这件事情,皇后是持支持态度的。

    这当然不是说她是支持父皇封妃,而是指让萧党坐大,这件事情。”

    “这就是说,这个时候的萧党和皇后当基本上是结成了一党,共同将矛头对向了我。

    朝堂上虽然党羽林立,但是只要皇后党和萧党沆瀣一气,就算是父皇,也没有能力直接说不。”

    韩凌肆想到这一点,未免有些沉重。

    最开始,依照他对皇后的认识,这几乎是不大可能的。

    在他的认识里,皇后一直都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甚至于在韩渊面前,也从来未曾低过头。

    而这一次,却心甘情愿跟萧府合作,这有些说不通。

    而且,目前看来,他的地位还不够稳固,对皇后远远构不成威胁。

    相反,萧府才是日渐势大,更应该让皇后党坐立不安不是吗?

    “我们可以进一步大胆的推断,”端木青回过神,认真道,“所谓的陛下龙体抱恙,郭嘉书立功,其实都是一件早就设计好的事情。”

    “这里头有一个矛盾,”韩雅芝出声道,“萧府前后态度的变化到底是为什么?

    若是要打压我们,何必非要等到现在?要试探陛下和皇后等各方面的态度,早就可以试探的不是吗?”

    关于这一点,众人都没有了言语,因为这是大家都想不通的方面。

    沉默了一下,韩凌肆道:“好了,今天先谈到这里,雅芝,你继续密切关注长京的动静,尤其是皇后。”

    “紫衣,就麻烦你将那个人找出来了,另外留意一下江湖上最近有没有什么隐藏在暗处的动静。”

    “暗影,你继续搜集证据。”

    三人表情此时一致严肃而认真,点头离去。

    端木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看到他们都走了之后,才道:“还有一件事情。”

    走到她面前将她搂到怀里,韩凌肆笑道:“放心吧!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一定可以解决得掉的。”

    “如今灾银在青州府衙里,若是他们拿着这件事情不放,一直延误工期,只怕会生变故。”

    端木青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担忧道。

    “你是说……”

    “我既然可以拿灾银做筏子,给韩语嫣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最后逼得她非死不可,青州的这些地头蛇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闻言,韩凌肆眸中神色一紧,没有说话。

    “若是这个时候,灾银再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就算是将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了,也没有用了。

    你可还记得楚驸马赈灾灾银失窃案?

    离洛公主是谁,陛下都将他给处死了,此番若是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不处死你,陛下都无法向天下人交代了。”

    端木青的声音轻轻的,她方才一醒过来便想到这件事情。

    但是毕竟事关重大,到现在没有了人,方才开口。

    韩凌肆的生死,她不能赌。

    就算是紫衣、暗影和韩雅芝这些人,她也不敢说。

    韩凌肆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沉吟了一下,突然凤眸里闪过一丝亮光,笑道:“有了!青儿,你当真是提醒了我。”

    ~~~~~~~~~~~~~~~~~~~~~~~~~~~~~~~~~~~~~~~~~~~~~~~~~~~~~~~~~~~~~~~~~~~~~~~~~~~~~~~~~

    小寒:最近这一段写得我好纠结啊啊啊啊啊啊,求安慰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