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有什么好方法?”端木青讶异问道。

    “地瓜那小子这一次当真是派上大用场了。”韩凌肆头一回觉得那个顶着一张包子里的三十岁“男子”看起来也并非十分的不顺眼了。

    端木青听他提起地瓜,顿时便明了,笑了一下,自己怎么倒把他给忘了。

    “人家好歹也三十岁了,还小子呢!”

    韩凌肆只是笑,并不接口,想到自己心里的那个法子,只是觉得好笑。

    他们这边正在算计着“某小孩”,对方却急吼吼怒冲冲地盯着一头乱发回来了。

    “青儿呢?”一进门,地瓜就一脸的不爽。

    自从跟了端木青离开他的地盘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彻彻底的沦为了一个劳动力。

    他有这么一项惊世骇俗的技能,对方非但没有将他当做神人一般的供起来,反而做牛做马,这简直让他,不能忍啊!

    百媚在陈芝筠的屋子里听到声音,扭着腰就走出来了,但是却并没有走过去,而是斜斜地倚着门,一手扶着腰,一手托着下巴,柔柔地就抛了个媚眼。

    地瓜看到是她,顿时咽了一口口水,方才生气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了,一张脸憋得通红。

    “怎么一来就找青儿啊?难道……你一点儿也不像我么?”

    百媚越说,眉眼间的媚态越显,说着的话,简直能让人骨头都听酥了。

    要说地瓜怕谁,头一个自然是韩凌肆,然后还有谁的话,却并不是跟韩凌肆武功差不多的紫衣,而是眼前这个百媚横生的女子。

    想到当时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自己还调戏她来着,现在想想,当时自己怎么就会贸贸然上前去调戏呢?结果,分明是被反调戏了好不好?失策啊失策!

    更加过分的是,这个女人简直不知羞啊!白天晚上媚眼一抛一个准,啥话都敢说,反而每次将他闹出个红脸儿,最后还常常来一句:简直就是个银样镴枪头。

    “你回来啦!”这个时候端木青的声音简直就像是天籁一般,带着救世主的光辉。

    “青儿……”地瓜转过身,包子脸上一脸的委屈。

    端木青一见他的样子,就知道定然是又被百媚欺负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青儿,你也不好好管管她,成日家招蜂引蝶的成什么样子?简直……失礼!”

    百媚白了他一眼:“招蜂引蝶?你确定你说的不是你自己?”

    说完懒得理会他,仍旧进屋照顾陈芝筠去了。

    “怎么样?来得了么?”端木青敛下神色,问道。

    地瓜原本还想要诉苦来着,方才给百媚一搅和,此时哪里还有了那份心思,像是为了证明自己多么男子汉一般,拍了拍胸脯:“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当然放心!”端木青如同安抚一个小孩子似的摸了摸他的头顶,“就是因为你行事稳妥,所以我才将事情交给你做嘛!”

    “嗯!就是,男子汉大丈夫,这点能力怎么能够没有?”

    “所以啊!一有事情我又来找你了。”

    “没问题!”地瓜被端木青奉承的越发得意了,闭着眼睛摇头晃脑之际突然间停了下来,“你说什么?!”

    端木青没有立刻说出来,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仿佛是再说:你懂得的呀!

    “昂!”某男子汉哀嚎一声,“青儿你框我!”

    端木青一连无辜,地瓜哀嚎了好一阵才认命似的指了指耳朵:“说吧!”

    看着他那神出鬼没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某棵大树底下,端木青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青州都静悄悄的,好像完全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却绝对不是安宁的宁静,而是透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好像所有人都在这个时候闭上了嘴巴,谁都不敢贸贸然开口。

    那天晚上的事情,此时几乎青州所有大小百姓都知道了。

    甚至于还有些百姓家里在夜里小儿啼哭时恐吓道:“在哭被王爷大人听到了,小心他将你丢到江里去。”

    小孩子都不知道哪个王爷大人是谁,但是看到大人那样紧张的样子,也就果真的害怕了,竟还真能够让孩子不哭。

    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下,萧啟文和韩凌肆约定的那五天终于过去了。

    公证地点仍旧在临水镇的江边,似乎有一种有始有终的味道。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

    甚至于镇民们还十分热心的在原本搭建祭台的地方围起了一方空地。

    韩雅芝和端木青坐在一处,心里不由得紧张万分,虽然不愿意跟身旁的女子说话,但是沉默的担忧更加难熬,还是没话找话道:“你觉得我们能够说服那姓萧的吗?”

    “重点不在能不能够说服那姓萧的,而是能不能够说服百姓们。”

    端木青只是轻轻回了一句,不愿多说,其实,此时的她,心里也是紧张的。

    韩凌肆在所有人都出场了之后,方才出现。

    萧啟文也不敢托大,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

    韩凌肆脸上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依旧是一张冰块一样的脸。

    “昊王,下官斗胆,今日乃是当日下官与王爷约定之日期,不知昊王对于当日之事作何解释?”

    萧啟文也不罗嗦,眼看着人都到了,便直接切入重点。

    “这件事情,当日本王若是说些什么,必然不会让大家相信,所以才提出五天的时间,也就是为了能够给萧大人和在场的诸位一个交代,用明确的证据来证明当日事情的真相。”

    韩凌肆站在空地中间,言语不急不缓,淡淡道。

    “那……还请王爷明示。”萧啟文仍旧保持着弯着腰的姿势,将身为臣子的礼法守得一丝不错。

    “当日,确实是本王将萧小姐萧梨月击落入水的,关于这一点,本王不否认。”

    这话一出,下面的人群顿时骚动起来,尤其是临水镇的镇民。

    对于他们来说,昊王离她们实在是有些过于遥远了,尽管当时他曾数次来到他们的镇上,虽然他们当中有些人还跟他说过话。

    但是他们青州土皇帝家的大小姐却是跟他们实实在在地相处了好些日子。

    还替他们当中好些人熬过药擦过身子,这才是能够让他们切实感受到的恩惠。

    此时听到韩凌肆亲口承认是他弄死了他们的月儿姑娘,骨子里那些朴实的本性立刻显露出来。

    面对群众们的骚动,萧啟文并没有阻止,仍旧保持着方才的姿势。

    萧啟文不开口,下面那些看他脸色行事的官员们又怎么会开口,这就使得这样的吵闹声越发的嘈杂了。

    韩凌肆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正要开口,端木青却走上前去:“大家先安静一下,当日的事实真相今日必定有一个结果,先不要喧闹。”

    她的声音不大,在外面那么多人吵闹声的洪流中根本就激不起一点儿浪花。

    韩雅芝心情十分不好,嗔了一眼端木青,此时跑上去说这么一句话能有什么用?

    就在她正要叫人强力镇压的时候,只听到镇民当中一个男子大声道:“大家先别吵,是青姑娘!听听青姑娘怎么说!”

    端木青朝那人看去,却发现是临水镇的老田,不由地露出感激的一笑。

    原本还在吵闹的人听到这声音果真慢慢停了下来,还可以听到几个百姓互相告诫的声音。

    “别吵别吵,我们先听青姑娘怎么说!”

    “青姑娘跟月姑娘感情那么好,不会不帮月姑娘的。”

    “青姑娘人那么善良一定不会帮助坏人为非作歹的,我们先听听怎么说。”

    “……”

    听到这些话,韩雅芝抬头看向那个女子,那人却是一脸淡淡的笑容,如平日里看到的没有什么两样。

    “青姑娘,你为什么要帮助昊王?他可是害死月姑娘的凶手!”

    一个年轻的男子趁着安静的一刹那扬声问道。

    端木青认识他,他是那次疫症的幸存者,当时病情也算是凶险了,她和萧梨月都照顾过他。

    “因为我知道,他并不是害死月儿的真凶!”端木青看着他道,又看向其他众人,“月儿的死因并非自然的溺水身亡!”

    此话一落,萧啟文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鸷,但是他很快将其掩饰,惊讶地抬头看向端木青:“青郡主,你说的可是真的?”

    端木青轻轻颔首:“没错!”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淹死的,那就是被昊王一掌打死的咯!”仍旧是那个青州将军。

    上一次端木青叫她颜面尽失,到现在他心里还有些愤愤不平,此时听到端木青这话,立刻刺出一句来。

    端木青冷笑一声:“青州将军想必军功赫赫吧!”

    那青州将军听到这话,颇有些自负,得意一笑,装作漫不经心的整理了下自己手臂上的绑手:“身为武将,实打实的军功,那是必须的,没有什么好炫耀的。”

    端木青轻轻点了点头:“哦!我说呢!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看端木青的表情非但不是崇拜的样子反而像是带着几分鄙夷,那青州将军不由狐疑,板了面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