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经略使大人果然记忆力超乎常人。”一直没有说话的韩凌肆此时突然开口,不咸不淡地抛出一句话,顿时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经略使一听,原本就微微弯着的腰此时陡然间又降了几度:“昊王不要见怪,下官也只是就事论事,委实是当日的事情有些玄怪之处,这是百姓和同僚们都有目共睹的。

    若是不给出一个说法,只怕是对百姓也不好交代啊!”

    他说话不急不缓,但是言语恳切,加上他的姿态,果真如同一个耿直的父母官。

    只是端木青清楚地注意到萧啟文花白胡子下的嘴角微微地翘起了一个弧度。

    “好一个有目共睹,那么本王倒是想要问问,到底大家是看到了萧梨月在本王手里断气呢?还是看到本王使出妖法?”韩凌肆脸色顿时更黑了些,森冷的语气让一些胆子小些的官员们生生打了个寒战。

    “昊王这话未免……”萧啟文看似苦着一张脸,似乎对此话十分不服气却又不敢全然对面相抗的样子。

    但是实际上他眼睛里闪过的一丝得意却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韩凌肆越是这样理由自己手里的权力和他身为皇子的地位来强硬镇压,那么对他来说就越是有利。

    民心尽失的韩凌肆就是回到了长京,也注定难以向陛下叫上满意的答卷。

    只是他踟蹰的话说到一半,就有人接过了他的话头。

    开口的依旧是端木青,语气中竟然带了一丝丝淡淡的笑意。

    “未免有些蛮不讲理了。”

    韩凌肆皱眉看向她,她去含着笑摇头对他道:“总是王爷你再不耐烦解释,也该给百姓们一个说法才是。

    诸如萧大人等自然是能够明辨是非,但是这青州的百姓们却并不一定都能够明白啊!”

    这话似乎有些嗔怪的意思,意思是韩凌肆说出这么一番话完全是因为他的性子的缘故,根本就不喜欢向别人解释什么。

    说完话,端木青看向这里的百姓:“其实我也听说了关于有人说昊王是妖邪之物的传言。

    我想大家之所有会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应该是当日月儿被他推入水中的时候看到的那突然扬起来的绿色火焰吧?”

    这场上的人,都是些有名望、有地位,百姓们高攀不起,平日里连见上一面都难的人物。

    这其中端木青算得上是他们最为熟悉的一个了,也就只有在她开口的时候,临水镇的百姓们才觉得这件事情当真也有向他们解释的成分在里头。

    所以,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下面也有人敢插嘴:“那是鬼火,鬼火都是绿色的。”

    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多岁头发斑白的老妪,端木青看着眼熟便知道她也一定是临水镇的镇民。

    端木青对于她这样的出声辩驳并没有不快,笑着对下面的人群道:“关于鬼火的说法,我想都是来自于一些传说,而有这样的传说也是因为鬼火多处于墓地。

    但是其实,所谓的鬼火是一种磷的燃烧,而人体死后,尸体腐烂,骨骼中含有这种磷,它与空气摩擦便会自然。

    若是能够收集到足够多的磷,再加一些辅料,同样可以制造出鬼火。”

    说这话的时候,她带着十分的自信,让人看着不由得不信。

    “真的假的?”果然立刻便有人疑问,“我听说鬼火可是阎王爷路过打灯笼呢!”

    端木青招了招手,立刻就有两个人上前来,小心翼翼地抬来一包东西,外面包着的东西看上去也有些奇怪,里面更加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现在,我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大家看到所谓的鬼火,但是这东西很轻,待会儿大家不要跑,不然带动空气的流动,那火焰就会跟着你了。”

    她说完话,便让那两个人准备,两人点头领命,小心翼翼地揭开包袱,才发现那包着的是不透水的油布。

    而油布的中间竟然放了一块不厚不薄的冰块。

    此时正是大上午的时候,虽然太阳还不大,但是已经有人开始用衣袖掸着风。

    他们站的这个地方在一棵大树的树荫下,所以没有外面那群百姓那么热。

    众人只看到打开的包袱里一堆白色的粉末。

    然后其中一个护卫走上前去,拿出两块鹅卵石,蹲在那堆东西旁边,只是轻轻地敲了一下,陡然间那一堆东西就着了起来。

    那护卫竟然也不急,慢悠悠地走开,尽管那些火焰就在他身旁燃着。

    然后,在场的所有人就看到了一幕惊奇的画面。

    虽然是白天,但是那边的火焰燃起来几乎有人高,这样大的火焰,足够让做所有人看得清楚明白。

    不同于平日里见过的黄色火焰,这火焰是淡绿色的,这是在白天,若是在晚上还不将人吓坏了。

    更加惊奇的是那个护卫,他从那火焰旁边离开,竟然还带走了一些。

    而他好像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烫一般,随手挥了挥手,如同掸去身上的尘土般,将黏在身上的“鬼火”给掸掉了。

    由于事先端木青已经跟大家打过招呼了,所以尽管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感到害怕,却还是努力保持镇定站在原地。

    只是一个个的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端木青转过脸超韩凌肆眨了眨眼睛,眼神中有一些狡黠。

    韩凌肆不由失笑,当时她在捣鼓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也问过,只是她根本就不肯说,只说是要亮瞎那些人的眼睛。

    谁知道竟然她还有这本事,在这之前就连他也不知道这鬼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木青在心里默默地感谢云千,他果然又救了自己一回,这也是他告诉自己的。

    说是跟人骨头打交道打多了发现的。

    那一堆绿色的火焰渐渐地熄灭,百姓们由最开始的惊恐变成了震惊然后再到惊奇。

    “若是有人故意趁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台上的时候,在江那边做什么手脚,就如同我方才这样点起一团这样的火,又有谁能够发现呢?”

    端木青淡淡地反问笑道。

    “这真的不是鬼火,我听说鬼火是阎王爷的灯笼呢!如果是真的话,青姑娘怎么可能能够招来鬼火嘛!”老田想起那日听到关于韩凌肆的传言拉住端木青说的话,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此时第一个跳出来赞同道。

    方才的场面,大多数的百姓都没有看到过,但是端木青这么一动手,却让他们如同解开了一个他们一直害怕的东西的面纱,让之前对于鬼火的恐惧顿时没有了。

    所以,在老田的声音落下之后,立刻就有好几个百姓跟着附和。

    “青郡主果然博学多才,下官受教了。”萧啟文走过来,对端木青抱了抱拳,“只是听青姑娘的意思,那日晚上的火焰是有人故意而为,那么意图何在呢?”

    端木青冷笑一声道:“萧大人问得好奇怪,这意图不是很明显吗?

    在此之前,青州百姓可都是传言昊王乃妖邪附身之人呢!”

    “郡主的意思是,有人要针对昊王?那我家月儿……”

    这一次萧啟文改了口,不再如开始那般带着公事公办的味道称呼为“萧梨月”,而是说“我家月儿”,这便是以萧梨月祖父的身份在向韩凌肆讨要说法了。

    端木青道:“萧大人还是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跟月儿没有什么关系。

    是有人要针对昊王,那绿色火焰一方面让人觉得昊王乃是妖邪附身,但是这个说法还是要建立在另一件事情上,那就是昊王打死了月儿。

    同时,它还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让大家都没有办法看到昊王和月儿之间真正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青郡主这话是什么意思?”经略使上前一步,“难道是有人设计昊王杀死萧小姐?”

    “经略使大人果然聪明,正是这样,我之前就说过,人在药物情况下是会做出一些出乎他自己意识的事情的。

    当晚上月儿就是在迷香的作用下而首先对昊王出手,而昊王同样身处迷香当中,出于本能地就对月儿出了一掌。

    昊王当时意识不是十分清楚,那一掌自然无法控制轻重,也就导致了月儿的落水。众人看到的也就只是他出手击向月儿的那一幕。”

    “这话没凭没据的,未免让人有些难以信服,那火焰不是鬼火,昊王不是什么妖邪附身,这自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这跟我家月儿被昊王击落水中致死,完全是就是两码事,还请郡主不要混淆视听。”

    韩凌肆顿时冷哼道:“本王若是要一个弱女子的命,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多了去了,何必来此一招,简直愚昧。”

    他和端木青两个人简直就是站在那里的一对绝佳搭档,一个晓之以理,一个压之以威。

    冷冷的两句话立刻就让他一个硬汉不屑解释的形象深入所有人心里。

    端木青没有理会他的话带来的影响,而是转而对萧啟文道:“我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还有一个重要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