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什么证据?”萧啟文问道。

    “说起来还是要感谢萧大人呢!当时派了两个帮手给我们。”笑道,果然像萧啟文行了个谢礼。

    说起这个,萧啟文便觉得一肚子的不痛快。

    当时将那两个人送过去目的是让他们劳劳关注着他们的动向,实时汇报,好让他能够找到应对之策。

    谁知道,那两个人跟着韩凌肆走了之后简直就像是石沉大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消息回来。

    也有想过会不会是被韩凌肆他们偷偷地处决掉了,可是若是如此,对于韩凌肆来说,其实更加不利。

    此时听到端木青说起,又觉得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些不对,若是如此,她又为什么自己首先说出来呢?

    端木青笑道:“两位师傅博学多才,我虽然对于尸体的认知少,也请了一个知识更加丰富的先生,但是两位师傅也确实是帮了不少忙,才能够查出来月儿是被人弄死的。”

    说话间就有人呈上一本本子来,端木青接过,翻开来道:“这本本子是我们对月儿的遗体进行仔细检查后得到的证据。

    根据检查表明,月儿的两臂距离关节三寸处各有一道瘀痕,其宽度刚好为一成年男子手掌的宽度。也就是说,月儿落水后是被人强行拽入水中,不令其挣扎而溺水身亡的。”

    跟在呈递验尸报告的护卫后面的正是当日萧啟文派出来两人。

    端木青说着又朝那两人问道:“是不是啊!两位师傅,当日的检验,你们也是在场的。”

    两人相视一眼,都有些迟疑,他们是萧啟文派过去的,身上的任务是什么,两人都清楚,只是奇怪的是,他们两人送出去的所有消息都没有回应,这让两人一度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此时萧啟文就在自己的面前,若是再不努力立点儿功,只怕今后就没有自己的立锥之地了。

    “郡主说得没错,当时我们也确实看到了,确如郡主说所,大小姐的手臂上是有记载所说的瘀痕。”

    其中一人顺着端木青的话,垂着脑袋回答道。

    “不过,”另一个人似乎有些犹豫,看了眼萧啟文之后,才接着道,“这瘀痕也不见得就是大小姐死之前留下的,也很有可能是因为在水里泡了几个时辰而出现的尸斑。”

    端木青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我才刚说师傅能力不弱呢!怎的此时又突然这样没有道理来?

    所有的仵作都应该知道,尸斑是因为人死后体内的血液还在流通,但是心脏已然停止乃至血液沉积在身体低处而压积出来的紫红色或者暗紫红色的斑痕,而且大多都是在背上。

    而月儿的身上就只有手臂对称位置处出现那两处,无论是那一个姿势,都不会让她两处出现一样的尸斑,而且她身体的其他地方并没有出现。”

    紫衣站在大家头顶的树叶深处,看着下面那个娓娓道来的女子,勾唇一笑。

    有意思,竟然又成了个仵作了,韩凌肆的这个夫人究竟是在哪里捡来的啊?

    想归想,紫衣却是一点儿去查的兴趣都没有。

    第一,这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第二,他也没有理由去做这件事情。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女子还是挺有趣的。

    若是端木青知道他此时的想法,一定会觉得很奇怪,自己基本上都不怎么爱跟他说话,哪里就称得上有趣了。

    从萧啟文的表情,这两位师傅就知道了自己大东家的态度,此时也有了些指鹿为马的勇气。

    “我们并没有看到大小姐身体的其他地方。”方才那个应和端木青的师傅淡淡道。

    叫端木青一时气绝,虽然萧梨月已经过世,但她毕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身,她自然是不可能叫男人将她的身体看了去,这人好笑地竟然说出此番话出来。

    “根据本朝提点刑狱公事严慈大人所撰写的《洗冤录集》中有提到用榉树汁涂抹尸体,可以使尸体出现类似于淤青的痕迹,当时小人并未能亲手检查大小姐身上的淤青,所以此时也不好说。”

    另一个师傅接着自己同伴的话开口道。

    他们两个人说的话虽然没有明确说出端木青的话是假的,但是却将端木青推到了伪造证据的境地里。

    “那么尸体手指甲里的皮肉又该怎么解释呢?”一个中气十足但又有些年纪的男子声音突然从人群中传出来。

    端木青看到来人,立刻扬起笑容。

    那人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年纪,身材偏瘦,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好像一眼就可以看穿别人的内心。

    “从死者的尸体检查来看,我们可以发现,死者的指甲里藏有一些细碎的皮肉组织,而且从指甲缝里清理出来的皮肉组织来看还不是浅层皮肤。

    也就是说死者在死之前曾经剧烈的挣扎过,而且还将抓破了对方的皮肤。”

    老者冷冷地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了方才说端木青有可能利用榉树汁伪造出伤痕的师傅身上:“你倒是读过《洗冤录集》啊!”

    说这话的时候,老者脸上的鄙视简直掩饰不住。

    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笑容更盛。

    “严大人的著作乃我们仵作的必读之书,小人身为一名仵作,自然是读过的。”

    “那你也应该知道利用榉树汁伪造出来的伤痕跟真的伤痕之间的差别才是!真伤乃因血聚而硬,伪者则不然,这你忘了吗?”

    他问的这话,口气严厉,让那师傅顿时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但依旧硬着头皮道:“小人并没有被允许触摸伤痕,不知这一点,只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胆敢碰大小姐的遗体?”

    那老者冷哼一声:“身为一个仵作,尸体在其眼里就没有任何的差别。

    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尸体都是一般贵重,从尸体上查明死者的死因才是身为仵作唯一要记住的事情。

    你们熟读《洗冤录集》难道连这一点也不知道了吗?”

    说到最后,竟然用上了训斥的语气,让整个现场的人都有些讶异。

    “大胆!”一个师傅立刻怒道,“你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对大小姐的遗体不尊重?!”

    虽然他方才的那番话说的有道理,但是这里不是仵作上课的课堂,听到那师傅的话,萧啟文脸上顿时有些不高兴了,沉着面容看向那老者。

    “我连公主的遗体都敢验,还有谁不可被我验?”

    这话一出,在场除了端木青,所有人都显得十分震惊,就是韩凌肆也都惊讶异常。

    “下官提点刑狱公事严慈见过昊王。”老者没有理会他人,径自走到韩凌肆面前,恭敬行了一礼。

    ~~~~~~~~~~~~~~~~~~~~~~~~~~~~~~~~~~~~~~~~~~~~

    小寒:今天就写到这里了,明天论文答辩,我真得要早点儿睡了,亲们晚安。

    注:《洗冤集录》出自南宋提点刑狱公事宋慈,这里剧情需要拿过来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