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还未说话,方才还在那里颇有得意的师傅便惊讶道:“你……你就是严慈?”

    “幸好有严大人在,不然本王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人解释着萧梨月的事情呢!”韩凌肆的脸色稍霁,当然这只是对严慈而已。

    韩凌肆都这么说了,虽然没有人认得那整个东离赫赫有名的严慈,却也没有人敢反驳一句。

    “你真是严慈?”当然除了一个人例外。

    就是那位青州将军。

    其实萧啟文带着这位青州将军出现在这里还是有好处的,比如这个时候,除了他只怕也没有别的人敢开这口。

    而且严慈虽然扬名天下,但是官职并不高,想必青州将军来说,还是矮了一头。

    所以就算是他这么直剌剌地问出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你是要看我的官印么?”严慈看着他一抖袖子,冷哼一声。

    青州将军还要说话,却被萧啟文拦住了:“严大人不要见怪,黄将军未曾去过长京,不认得严大人也是情有可原。”

    严慈看了萧啟文一眼,随意行了个礼:“说起来,我也未曾见过萧大人呢!不知道萧大人又如何肯定严某的身份呢?”

    这话有些讽刺之意,只是萧啟文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笑道:“严大人曾经查出郡主遇害一案,先帝特此南海上贡香珠一串,整个天下,唯此一件,我虽然见识不广,但是这一点还是知道的。

    而且,听说严大人虽然身为提点刑狱公事,但是陛下特许不必留职,任凭游历天下,前些时候才有耳闻严大人来了青州,不想在这个时候遇到了。

    若是严大人不嫌弃,事后不妨到府上一坐,让我也得以尽一尽地主之谊。”

    萧啟文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倒是让人无可挑剔。

    却不想严慈并没有很给面子,指了指那两个师傅,淡淡道:“先将这件事情理清楚了再说吧!”

    严慈的乖张性格在整个东离官场都是有名的,若是这个时候他跟萧啟文逢迎了两句才叫人觉得奇怪呢!

    而那两个师傅此时却是战战兢兢。

    自己的大东家都这么说了,还能有错?那两个师傅连忙讨饶:“小人学艺不精,未能明察,还望王爷恕罪。”

    韩凌肆自然不会追究这些事情,对萧啟文道:“萧大人,此语出于严大人之口,想来没有什么疑问了吧?”

    萧啟文此时对于这个自然不会再反驳,诚恳道:“王爷明鉴,下官断然是不敢怀疑王爷的,对于鬼神之事也是从来都不信的。

    只是王爷乃真龙天子,自有神明庇佑,月儿此番死因不明不白,王爷心念老臣,答应彻查此案,所以,老夫才斗胆来看看王爷可有确切的结果。

    绝对没有半点怀疑王爷之意,还请王爷明鉴。”

    端木青忍不住暗笑,这个萧啟文倒真是个表面功夫的行家,无论是文的武的都自有虾兵蟹将上场,而每当他开口,便是一堆奉承之语。

    “萧大人严重了,”韩凌肆的脸仍旧冰冷异常,“毕竟萧梨月是大人的孙女,这也是人之常情。”

    原本暖暖的话从他的口里说出来却是一点儿暖意都感觉不到,只让人觉得冰冷异常。

    好在对方都是些官场的老油条,面对底子里泾渭分明的对手,保持表面上的客气已然足够。

    “下官斗胆想问昊王和青郡主一句,既然萧小姐真正的死因并非是自然溺水,那么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萧啟文的文将经略使大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点,仍旧回到主题。

    “方才我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确实是有很多的疑点,但是我们抽丝剥茧,一样样来分析。

    首先,策划这件事情的主谋动机是什么!”端木青冷声道,“这就要从整件事情造成的后果来分析。

    现在我们很明显看出,当月儿发生意外之后,其实受害方有两方。

    第一,自然是月儿所在的萧府,萧府失去如此出色的一个年轻后辈不可谓不是一大损失。

    第二,便是昊王,因为这件事情里,所有当时在场的人,都成了目击证人,目击昊王推月儿如水,那么所有的舆论矛头都会指向昊王。

    可是从动机上看,显然昊王绝对没有将脏水泼到自己身上的动机。

    也就是说,策划这场事故的人,真正的目标是昊王。”

    萧啟文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显然,此时的案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主要是,从韩凌肆提出五天的时间开始,他就没有得到任何有关案情进展的消息,也就无法把握韩凌肆究竟查到了什么。

    更加无法动手破坏他的计划,而导致此时被动的场面。

    端木青没有理会他,继续朗声对场外的百姓解释道:“此番昊王动手之际,还利用了百姓们对于鬼火的错误认识,同时制造谣言,使得民心涣散,对昊王失去了信心。

    而月儿死于昊王之手,又使得青州当地的官员们同气连枝,不再愿意积极配合昊王赈灾。

    而且必然会引起混乱,若是此计得逞,青州将至少在十天之内动荡不安,这样混乱的局面对于某些人来说才是最为有利的。”

    下面的百姓们听着端木青的分析,只觉得头头是道,不少人跟着点头。

    此时听到她说到这里,立即有人忍不住问道:“对什么人有利呢?”

    “相信大家也都看到告示栏里了,是有人假冒语嫣公主盗取赈灾银两,只是此时灾银已经追回,故而,赈灾之事并无异样。

    若非当时昊王得到秘密情报,兵分两路,加上青州城官兵的配合,及时捉拿了盗匪,追回了灾银。

    那么对于藏匿于青州城内的盗匪来说,混乱的局面,最为有利于灾银的运出不是吗?”

    “哦!原来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的真相……”

    “太可恶了,若不是青姑娘今日弄出这鬼火,我们还真当昊王是妖邪呢!”

    “我早就说过了,昊王是难得的好官,来到这里是真心实意的为我们赈灾,怎么可能是妖邪……”

    “还好青姑娘及时找到了答案,不然我们可就冤枉了昊王了……”

    端木青的话顿时让下面的人七嘴八舌起来。

    萧啟文微微垂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鸷,胡子也跟着抖了抖。

    其实,这件事情的事实真相并不是他所关心的,他关心的就只有结果。

    而他要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韩凌肆尽失民心。

    那么赈灾一事,必然不成,若是如此,长京那边自然就胜了一筹。

    但是,很显然此时的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规划来发展。

    “昊王和青郡主果然断案如神,想来这样的答案已经是最完美的真相了。”那位经略使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笑着道。

    只是他这话听着让人怎么都觉得不舒服,无他,光是那一句,最完美的真相就带了一根极长极硬的刺,偏偏还是根暗刺。

    “下官也同经略使大人一般认为,只是总觉得这件事情如此认为倒也不是不可以,可总觉得少了些证据,便只是一些猜测而已了。”青州别驾撅着山羊胡皱着眉头道。

    “当然下官也只是说说而已,这件事情歹人做得干净,要想找到证据那是难如登天,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他说是不提也罢,可是分明就是挑起了事端。

    端木青笑道:“两位大人都说得不错,好在我们也找到了一位证人,相信他的出现大家都可以相信了。”

    然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下,那边韩凌肆的马车上,下来一个人,确切的说,是被扶下来一个人,他下了马车之后,便直接坐上了特质的轮椅。

    当他被人推到场地中央时,人群中顿时惊起了惊涛骇浪。

    “陈大人!”临水镇的百姓数百张口几乎是异口同声喊道。

    “陈大人这是怎么了?他怎么受了伤了?”

    “这些天都没有见到陈大人,怎么突然间就成了这个样子了,到底是谁做的?”

    “陈大人,你出什么事情了?”

    “……”

    百姓们七嘴八舌的时候,端木青做了个手势,示意所有人停下来。

    临水镇的百姓们个个脸上都充满了愤懑的表情,很显然,对于他们最为敬爱的镇长遭遇这样的事故很是气愤。

    相对于这些镇民,陈芝筠显得十分平静。

    平日里过于孤傲的脸上,此时变得十分柔和,看着这些人,带上了一些淡淡的笑意。

    “大家先不要吵,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先静下来吧!”

    他不过轻轻柔柔的一句话,方才还叽叽喳喳的镇民们马上就安静了。

    就是临水镇以外的百姓们也在临水镇镇民的影响下停止了喧闹。

    但是他们脸上却依旧气愤,还好些女子红了眼眶,悄悄拿袖子擦着眼睛。

    “大家可能以为陈大人只是离开了你们五天,但是实际上,你们的镇长离开临水镇已经半个多月了。”

    端木青看了一眼陈芝筠,然后才抬起头对所有百姓朗声道,不是解释,而是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