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整个下午,端木青都在床上度过,好在百媚一直坐在旁边悉心照料,又熬了些酸梅汁,用窖藏的冰块敲碎镇了,她喝了些,到了傍晚,也就好多了。

    只是韩凌肆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回来。

    “韩凌肆也真是的,都让人去说你中暑了,他也不回来看一眼。”

    百媚拿蒲扇一边帮端木青掸着风,一边咕咕哝哝道。

    “灾银失窃不是小事,我正在担心他们那边有没有想到什么好主意呢!

    他自然是比我更加紧张的,这个时候哪里抽得出身!”

    百媚却撇了撇嘴,碍于端木青的情绪,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可是心里,却还是觉得意难平,她虽然独身一人到现在,却并非没有尝过情字的滋味。

    严格来说,她还能够称得上是情场老手,而在她的认知里,男人就应该将女人捧在手里心宠如至宝。

    而端木青此时是生着病,更应该细心呵护才是,管他什么大事,能够大得过感情?

    无论如何,这一点上,不合格!

    端木青从她的表情里就知道她的想法,却也并没有点破,反而闭上眼睛假寐。

    其实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的。

    以前在西岐的时候,他的心里眼里,最重要的永远都是自己,别的一概不管,而现在……

    莫名的想起前世,那时候她分娩在即,赵御风却还在外没有回府。

    她便打发人出去找,告诉他自己要生了。

    记得当时自己腹痛难忍,却死都不肯听从稳婆的劝慰,坚持要守在门口等他回来。

    还记得那几个侧妃和侍妾站在她旁边,说是伺候她,嘴里的冷言冷语却一直都没有停歇过。

    端木素站在一旁的角落里,不停地垂泪,只劝她快些进屋躺着。

    只有端木紫扶着她,支持她继续等待,说赵御风一定会回来的。

    但是到底,他也还是没有回来,直到孩子落地将近三个时辰,才带着一身的酒气来了。

    只说是有正事要谈,实在是抽不出身。

    当时她心里也是十分难受,眼泪不自主地就蹦出来了。

    而他却蹙眉不乐道:“若不是为了你父亲的案子,本王何用这么忙?你生产我没有在,还不是因为这个,你如今又哭,让本王同谁说去?”

    重生后想想,那一次端木紫才是真正藏了祸心的人。

    而赵御风也分明就暴露了他的本性。

    为什么这个时候,她突然又生出了那种感觉呢!

    那种不被重视,远远被忽略的感觉。

    直到天擦黑,韩凌肆才焦急地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她安静地躺在床上,百媚依旧就在一旁守着。

    看到他来,冷冷地起身撂下扇子,但是又担心将端木青吵醒,终究还是将扇子轻轻地放下。

    只是离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狠狠剜了他一眼,她是端木青的人,又不吃他的饭,那么怕他做什么?

    对于她的无礼,韩凌肆也不理会,坐到床沿上,就着灯光,看着她的气色还行,心里略略安心。

    只是疲色难掩。

    俯身轻轻在她额头落下一吻,不想才唇才挨着她的皮肤,那一双眼睛就睁开了。

    “怎么醒了?我吵到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里全是温柔。

    端木青方才神思还在前世游历,此时听到他的声音,顿时眼睛就湿了:“你都不来看我。”

    听到这话,韩凌肆愣了一愣,青儿何时这么小女人过。

    只是想归想,心还是因为她这一句话而软成一片。

    轻轻握住她的手在脸颊便摩挲着:“是我不好,只顾着公事,没有来看你。你感觉怎么样了?还难受吗?

    听百媚派过去的人说你吐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明明原本有许多的不开心,却因为他这些话而顿时烟消云散,嗔了他一眼喃喃道:“没事了,只是中午太急了。

    百媚熬的消暑汤来得正好,中暑还没有发作起来就好了。”

    “是我不好,都怪我告诉你那些事情,让你也跟着烦了。”

    听他提起,端木青才想起来,紧张问道:“对了,灾银的事情怎么办?有没有想好对策?”

    “哪有那么容易?”提起这个,韩凌肆方才舒展的眉头有皱成了一团,“现在只能兵分两路,一方面去追查那群盗匪的下落,找回灾银。

    另一方面就只有向周边的州城求助了,灾区重建刻不容缓,当务之急就是瞒住所有的百姓,暗中进行才是。”

    端木青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方法,只能点头:“目前也就只有如此了。那……长京那边……”

    韩凌肆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我已经五百里加急上报给父皇了,这件事情根本就瞒不住。”

    上报给了韩渊,不是朝廷,这里头是什么意思,很显然了。

    韩凌肆就是想要看看韩渊的处理方式,若是让整个朝廷知道了,那么韩凌肆也就彻底的失去了在朝中的名望。

    这显然与韩渊最开始让他来赈灾的目的完全相悖。

    眼瞅着端木青忧心忡忡的样子,韩凌肆勉强撑起一个安慰的笑容:“好了,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而且这件事情也并非完全都是我的责任,青州这些官员们也牵涉在内,自然有比我急的,你不用操心了,好好照顾自己,让我无后顾之忧才是最重要的。”

    端木青知道他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心里更是一阵感动。

    下午自己胡思乱想的心思顿时全部都没有了,还暗暗埋怨起自己的多心来。

    第二日,仍旧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好在房间外面的套间里,韩凌肆特意让人置了许多冰块。

    隔着帘子,寒气透进来既不会让人觉得冷,也能够刚刚好抵消掉暑气。

    “小姐醒了?”百媚一听到动静就端着水进来了。

    端木青有些不好意思:“你呀!何必做这些事情,我又不是让你来做伺候我的丫鬟的。

    你应该知道我又不是那等娇生惯养的小姐。”

    百媚自顾自地帮她缴着手帕子,带着亲和的笑意道:“我知道,只是这会儿你不是病着吗?

    虽然年轻,但是身体终究都是肉做的,成天到晚的忙活,到时候还是会吃不消的。

    更何况,你还如此年轻,既然跟韩凌肆感情好,更要好好保养自己,到时候生出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多好!”

    端木青脸色突然一变,但是立刻又恢复正常,并没有露出更多的异样。

    其实这些日子,她总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问题。

    下腹总是觉得有点儿坠着生疼,只是又查不出有什么毛病。

    此时听到百媚说起这话,想起曾经自己数次死里逃生,只怕是已经伤及根本了。

    脸上掩饰着笑意,端木青接过帕子,慢慢地擦着脸。

    “镇西王府那边已经跟我们联络上了。”

    百媚突然开口,将端木青跑远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怎么突然联系上了?”

    “小姐只怕早就忘了,很早之前你就又吩咐过我想办法跟镇西王府联络的不是吗?”

    端木青想了想,不好意思笑道:“还真是,只是时间隔得太久我给忘记了,只是他那边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间就跟我们联络了呢?”

    最开始端木青答应用姬如燕的身份入长京,便是要求跟姬辰风交换条件。

    他要的是东离朝廷的动向,而她当时是想要交换韩凌肆的消息。

    只是后来韩凌肆出现了,也就使得韩凌肆的消息这一个要求名存实亡了。

    而端木青到了长京之后并没有按照最开始的设想那般发展。

    整个走势,根本就超脱了所有人的意料。

    这也就让姬辰风变得犹豫不决。

    从表面上来看,镇西王府还是占了便宜,毕竟姬如燕还是成功的躲过了选秀这一劫。

    所以,也就是因为如此,姬辰风才会将百媚等人送过来。

    一方面是作为谢礼的意思,另一方面也是想要看看端木青的态度。

    而端木青将百媚等七个人放了四个留下三个,便让镇西王府有些琢磨不透这个原本是从自己这边出去的青郡主是个什么态度。

    而后端木青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或许特殊得超乎想象,姬辰风将会成为一个十分有利的因素,所以才让百媚试着去搭上镇西王府。

    谁之后大后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这样的一个吩咐,就连自己都忘记了。

    此时百媚提起来,自然让她感到讶异。

    “他不是传了消息来,而是有人直接找到了里。”百媚笑着接过端木青手里的帕子道。

    “哦?不远千里跑到了这里来?”听闻此言不由失笑,“这个姬辰风倒还真是会表露诚意啊!”

    “小姐错了,”百媚却摇头道,“王爷的人遍布东离,来找我们的这个人不是来自浑水镇的,而是这个地方的地头蛇。”

    “哦?竟然有这回事?”

    提到这个,百媚脸色显得认真了些:“整个东离,每一个州城都有许多不同势力的眼线,那人出现在这里来找我们,也是冒了极大危险的,小姐要不要见见他?”

    端木青讶异了:“他还在这里?”

    “嗯!”

    略微一迟疑,端木青想了想,还是点头道:“那就见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