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纵然是韩凌肆等人百般小心,灾银被盗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竟不知道是谁传播出去的。

    似乎一夜之间,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开始出现这样的言论。

    毕竟在此之前青州府衙也遭遇过多起匪盗案,但是无一例外的都被镇压了下去。

    所以,这个消息刚刚出现的时候,百姓们听到的第一个反应是,又来了?

    但是基本上没有人相信灾银当真被劫走了。

    可是,一个人这么说,可以说是没事瞎嚷嚷,两个人也可以认为是开玩笑,甚至于三个人都可以认为是胡言乱语。

    但是十个人呢?一百个人呢?上千人呢?

    早上走出家门,碰到任何一个熟人,发现都在谈论这件事情,还能够由得人不信吗?

    一时间人心惶惶,加之又传来灾区那边所有灾后重建工作全部暂停了,官方给出的说法是,规划需要改动。

    若是平日里,这也没有什么,可是偏偏在这大面积的谣言爆发时出现这样的情况,叫人如何不往那方面琢磨?

    也有些家里有关系的人去向官方打听,结果却发现所有的与此方面有关的官员绝口不提,甚至于有的勃然大怒,却没有一个亲口否认。

    这情况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在整个青州提心吊胆了三天之后,大面积的游行示威便开始爆发了。

    端木青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手里正在喝的茶都摔到了地上:“什么?!”

    “别急!我们正在想办法,你只要顾好你自己就行了,你看你这两日气色又差了一点儿。”

    韩凌肆朝刚刚进来汇报情况的韩雅芝使了个眼色,其中,不乏有些怪罪的意思。

    让韩雅芝的心里很是郁闷。

    只是她也有些她的犟脾气,明明看到韩凌肆的眼色,这一次却毫不犹豫地对端木青道:“既然身体不舒服,又何必跑过来?

    若是一个不小心又中了暑,是不是又要打发人过来让君昊过去?

    眼下正是火烧眉毛的时候,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你就不能好好的听句话吗?”

    这话陡然间从韩雅芝的嘴里说出来,端木青和韩凌肆都显得十分意外。

    毕竟,韩雅芝一直以来除了那一次跟端木青单独交谈的晚上之外,都表现得十分得体和文静,更加不会用言语去攻击人。

    而这一番话,分明是在怪责端木青。

    屋子里陡然间安静了下来,在她说完那番话之后。

    韩雅芝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说的话太过了,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来。

    “对不起,我……我也是一时太着急了,你……你不要介意。”

    端木青看到她眉间难掩倦色,很显然为了这一次的事情,她同样是操碎了心。

    想到这里,心里反倒是释怀了。

    若是换个位置来思考,自己或许会比她更加激进。

    “没事没事,是我不好,你说得对,你们快回旁边的屋子里去吧!我坐一会子就走。”

    端木青连忙摆手,倒是让韩雅芝有些不好意思,头也没有抬,便出了门。

    韩凌肆有些歉意地看着端木青:“对不起青儿,雅芝她……”

    端木青却堵住了他的嘴,不让他接着往下说:“记着,永远不要为别人向我道歉。”

    韩凌肆微微一愣,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笑道:“好!不过雅芝说的也没有错,这件事情如今可真的是火烧眉毛了,我还是得要去跟他们商量商量,你休息一会儿吧!”

    这个地方是他们会议室旁边的一间屋子,从灾银被盗之后,韩凌肆在这里一待就是一整天,端木青有时候担心他,便会来这里看看。

    但是这样的事情,她是没有资格参与的,所以,从来都是在旁边的屋子里坐着,好像陪着他一般。

    韩凌肆走了之后,端木青唇边泛起一丝笑意,便往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只是未曾料到这件事情演变得那么快,游行示威了两日之后,百姓们就像是发疯了一样,竟然全部都堵在官衙和官员的府邸门口。

    这让整个青州的形势如同一锅烧开了的水。

    而那些官员们此时也多被吓得不行,最后只能够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逃离自己的家,逃到韩凌肆所在的宅子里来。

    不过短短半天,几乎涉及赈灾银两的官员们齐齐来了韩凌肆这里报道。

    而这天的他们和平日里被请到这里来商量事宜不同,全部都是抱着铺盖来的,很显然是打算在这里长住着避难了。

    他们来这里其实还是有些忐忑的,韩凌肆是出了名的冷面王爷。

    若是一个惹得不高兴,只怕到时候会让他们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丢的面子可就真的不小了。

    只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一次,韩凌肆表现得十分好说话,二话不说,边让他们住了进来。

    原本还空荡荡的宅子,立时便被住满了,没一个院子里都住上了几位官老爷。

    这个宅子,前所未有的热闹起来。

    端木青坐在廊檐下,此时太阳已经落山,暑热刚刚散去,还吹起了一些凉风。

    “地从风起,看来今天晚上会有雨啊!”端木青有些焦虑地皱紧了眉。

    从洪水之后,已经好久都没有下雨了,这一下,不知道那些百姓们住在哪里才好。

    “小姐放心,灾银一定会追回来的,灾民们的房子也一定能够如期建好。”百媚安慰着到。

    端木青没有展露笑颜,却还是点了点头。

    或许连百媚自己都没有发现,其实她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地便带上了关切的情绪。

    不知不觉中,她其实也已经开始关心其他人的死活了,关心起百姓的生活了。

    这,对于她这样曾经江湖上闻名的魔女来说,究竟还是可以算的上是一件好事的。

    “怎么样?”两人看着地上打着旋儿的落叶,沉默良久,端木青突然开口问道。

    百媚一抬头就看到韩凌肆正往这边走来,从前总是整整齐齐的衣服上,这一次罕见地出现了褶皱。

    “不够!”韩凌肆摇了摇头,愁眉道,“别说半个月了,就是五天,只怕都悬。”

    他们在努力追查劫银盗贼的同时,也在试图跟附近州郡联系,希望可以调来一笔钱,暂时将百姓的情绪安抚下来。

    但是,从他方才说的一番话看来,很显然,这样做并没有很大的成效。

    “那长京那边呢?有什么动静没有?陛下怎么说?”

    端木青坐在屋子里等了一天了,心里自然是十分的担忧,此时看到他来,自然是要问个不停的。

    韩凌肆看了她一眼,又垂下了眼,径自进了屋子,竟然没有说。

    “长京已经乱了。”一个幽幽的女声在后面传来,端木青从屋子里扭过头,就看到韩雅芝迈着疲惫的脚步走了进来。

    “乱了?什么意思?”端木青有些不解,或许不应该说是不解,而是不相信一般。

    “现在整个长京都知道了昊王赈灾弄失灾银的事情。”

    韩雅芝此时完全没有了任何的心气跟端木青相对了,只是幽幽然看了她一眼,疲惫道。

    “怎么会这样?是陛下说出来的?难道他没有替韩凌肆隐瞒?”端木青想起前几天韩凌肆说已经送信向韩渊说明了的事情来。

    “不是!”这一次结过口的是屋子里的韩凌肆。

    韩雅芝朝他们的屋子看了一眼,并没有过来的意思,而是往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端木青连忙走了进来:“是怎么回事呢?”

    “是萧贵妃提起的,只说是她听到青州家里的小辈提起此事不知真假。

    当时后宫正在举办赏荷宴,她当着所有后宫嫔妃的面便说了出来,虽然说自己只是听说的,应该是误传云云。

    但是她跟我的关系,全天下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自然也就明白她这样的说法并不是没来由的出现的。

    父皇还想要压下这件事情,皇后却立刻说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结果这件事情就闹大了。

    而且也有人来过了青州,将看到的事情全部上报了,所以,雅芝才说,现在整个长京都乱成了一锅粥。”

    端木青闻言,难受地闭上了眼睛:“也就是说,这一次韩凌肆的名望没救了吗?”

    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那么盗匪那边呢?可有什么线索?”

    她满含期待地看着韩凌肆,希望他能够告诉自己一点点的好消息,但是没有。

    韩凌肆却摇了摇头:“没有!这一次的盗窃案简直就像是你那次栽赃韩语嫣一样的干净利落。

    就连看守灾银的官差们都没有任何人丧命,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一直都没有发现灾银被盗了,直到一项新的工程款项签署,他们到府衙领银子的时候才知道灾银全部不翼而飞了。”

    端木青整个人汗如雨下,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怎么会这样?难道现在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吗?朝廷是什么时候将这件事情披露的?”

    “我也是才得到飞鸽传书的消息,就是今天,也就是说明天早朝的时候,这件事情一定会被拿出来讨论,到时候……”

    韩凌肆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这里头的意思不言而喻,楚驸马丢了灾银的下场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