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第三百七十六章:

    事情的发展太过于迅速,对于整个青州城来说都有些措手不及。

    在这一天,经过了人心惶惶示威游行之后,从灾区专门赶过来游行的百姓终于忍不住了。

    对他们来说,相信官府的话永远需要莫大的勇气。

    所谓的重建规划是不是哄人的,难道真听不出来?

    对于没有真正殃及到生存根本的地区来说,受灾补贴对他们来说,是锦上添花。

    但是对于已经没有了住所,没有了积蓄,甚至于没有了亲人的灾民来说,灾银就是他们的救命钱,灾后重建的家园也是他们活着的希望!

    但是经过这么多日的闹腾之后,竟然没有半分解决方案不说,那些父母官们还一个个的藏头缩脑,不见踪影。

    反正也是要等着饿死的,倒不如将这一群平日里作威作福此时还有余粮的官府抢完再说。

    更何况,此番动乱并非一人之过,整个青州都如此骚动,所谓法不责众,大家一同动手,朝廷也不敢大面积杀人拿命。

    许是想通了这一点,今天早上一大清早,那些赶到青州城里示威游行而露宿街头的灾民们,突然群起而动,瞬间袭击了青州所有官员的府邸。

    其势之快,根本就让人无暇反应。

    韩凌肆是这一次赈灾的首脑人物,只是他住得远,但同样也受到了灾民的这一份大礼。

    只是暗影组织护卫守门的时候,端木青却让他仪门大开,任由那些灾民们进来。

    当看到整个昊王府的人都坐在花园里对他们视而不见时,灾民们有一刹那的迟疑。

    只是很快就有人高喊着一声抢,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走了。

    跟端木青不同,其他院子里住的那些官员们是被这些灾民们赶出来的。

    一个个忙着将财务藏在身上,衣衫不整地就走了出来。

    看到端木青他们坐在院子里,衣冠齐整的样子,顿时都有些赧颜。

    端木青也不理他们,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百媚说着话,好像眼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百媚原本就是无钱一身轻的人,任这些人怎么翻也碍不到她什么事情,倒乐得跟端木青看戏。

    “青王妃……”暗影一向没有什么言语,但是看到那边鸡飞狗跳的样子,想了想还是要开口,“这些灾民这样闹事,万一王爷回来……”

    “这你放心,他回来什么事儿都有我担着,你放心就是了。”

    很快,端木青就看到轰轰烈烈的一幕,上千个灾民手脚利索地搬着东西,运气好的撞到那些家财带得多的官员院子里,倒是可以捞到些银票。

    运气不好的,去了端木青院子里的,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东西。

    “喂!小姐!”百媚看着情形不由得急了。

    “怎么了?”

    “你看!他们把我们的被子都搬走了!”端木青闻言抬眼看去,果然如百媚所说,后面搜不到什么东西的灾民竟然开始办东西。

    端木青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连这个也不放过。

    但是既然已经这么做了,也就只好由着他们了,用手揉了揉眉心,摇头道:“罢了罢了,随他们去吧!都是些可怜人,我们跟他们计较做什么。”

    这话落在站在不远处的那些轻舟官员们的耳朵里,十分不是个滋味儿。

    你丢得不过是几床被子和一些家具罢了,可是我们那是真正的真金白银啊!

    暗影也不由得眼角抽搐,这叫什么事儿啊!王爷回来该住哪儿呢?

    “你……你是昊王妃?”突然一个灾民走上前来,看了一眼暗影,又不敢走近了,迟疑地问道。

    端木青心里“咯噔”一声,但是很快就将异样的情绪压了下去,笑着摇了摇头:“我是青郡主。”

    “那个琼华院是您和昊王住的地方?”

    暗影看着他拿了东西还如此不守规矩,顿时拉下了脸,原本就是冰块一般的脸更是散发出一身的杀气。

    端木青用眼神示意他不用紧张,笑着点头道:“没错。”

    那知那灾民听到这话之后对自己身后的一群灾民招手道:“方才进琼华院的乡亲们,我们把东西还给昊王和青郡主吧!”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一大群的灾民中立刻就有几十个匆匆忙忙抱着东西往回走。

    那为首的灾民质朴的脸上带着歉意道:“郡主,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们这也是被逼疯了没有办法,在这样下去,我们镇上所有人都要去讨饭了。

    只是我们方才进去才发现昊王的院子里面竟然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我才才晓得其实昊王当真是位好王爷啊!这一次赈灾也是真心实意的过来的。

    灾银被劫了,我们自然忧心如焚,同时也十分愤怒,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件事情怪不得昊王。

    所以你们的东西我们仍旧还回去了,我们也不说请王爷和郡主恕罪的话。

    今日大伙儿商量着行事,也就知道自己都是犯了法的,只是反正都已经要饿死了,还不如趁着死之前好好或几日。”

    端木青脸上一脸的同情,听着他说话的时候不住点头:“你说的是,其实这一次灾银被劫,也有我们的过失,多少都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好。

    还以为青州府衙便是个安全的地方,却不想竟然被不声不响地偷了个精光。

    这一次昊王在朝堂上也面临了巨大的压力,而且……”

    端木青说着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又接着道:“而且,今天早上一早就得到消息,陛下已经派了人过来,想来是拿昊王问罪的。”

    这话说得那边灾民们一片哗然。

    “不过你们也可以放心了,朝廷派了人过来,自然就能够看到你们此刻的处境,对于你们来说倒是件实实!”

    “朝廷又派了人来……”

    “拿昊王的呢!可是……”

    “不应该啊!银子是在州府里丢的,怎么倒拿昊王了……”

    “你看这些官老爷们的家里,再看看昊王住的地方……”

    “这使不得啊!岂不是要抓好人了?”

    “这件事情哪里怪得了昊王啊?!”

    端木青不过就是这么说了一句,下面就叽叽喳喳地议论了起来。

    暗影留意了一下他们说话的内容,不由愕然,这个女子就这么三言两语的,就让这些灾民们一边倒向了昊王?

    “不好了不好了!”突然间一个人急匆匆地跑过来,额头上全部都是汗,几乎都传不匀气。

    暗影眉头一皱,这个人是他的手下,他管理人的时候,特别要求一个字--静!

    这样慌慌张张,太不应该了。

    思索间,他已然如同一道黑影一般掠到那人面前,沉声问道:“什么事?!”

    那人一听自己的首领这么说话,就知道首领是动了大怒了。

    但是此时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容不得他慢慢道来啊!

    “出大事了!那些灾民们闯进了所有青州官员们的府宅里,结果搜出了灾银了!”

    这话让整个院子都安静了下来。

    搜出灾银了?!

    什么叫做搜出灾银了?!

    端木青愕然,这里的官员们愕然,灾民们愕然,所有的人都愕然了。

    当先醒过来的还是端木青,她上前一步,皱紧了眉头冷声道:“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做在官员们的府宅里搜出了灾银?”

    暗影退后一步,让端木青上前。

    此时所有的灾民们都骚动起来,端木青心里顿时意识到这些人的情绪问题,立刻提高了声音道:“大家先冷静,让我将事情问清楚!”

    虽然所有人此时都是义愤填膺,恨不能将眼前这些道貌岸然的官老爷们撕个粉碎,但是听到端木青的话,还是压制住了自己心里的那股冲动。

    “报告郡主!”来人努力呼吸了几下才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今天早上的的灾民们同时侵入所有官员的府邸,结果在抢东西的过程中,同时在这些官员们的府邸里发现了一些暗道,而里面藏有了大量的白银。

    这些灾民当中也有些是认得字的,所以立刻就认出来了上面的印章,都是属于官银,而且看这些银子的定制,分明就是这一次在青州府衙里不翼而飞的灾银!”

    “什么?!”

    端木青满眼愤慨,转脸看向那些畏畏缩缩的官员们:“你们……竟然……监守自盗!”

    “郡主,冤枉啊!不可能,我们怎么敢?!”立刻就有两个胆小的官员跪下求饶。

    但是还有几个品级较高,同时也有些气魄的怒道:“信口雌黄,胡说八道,这根本就是栽赃!”

    还不等端木青说话,那边已经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灾民们立刻就要上前。

    端木青立刻阻止道:“大家冷静,这群目无法纪,不顾百姓死活的人死了没有关系,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将这件事情查清楚,让朝廷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他们的下场自有法律制裁!”

    “对对对!我们守着他们,别让他们跑了!”方才那个带头的灾民首先说道。

    “城里那边如何了?”端木青连忙问道。

    “只怕王爷有危险!”护卫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落,战战兢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