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从那一片无际的黑色脑袋转过脸无奈地看向吴素:“这就是你说的……近道?”

    吴素略微有些尴尬道:“我……忘记了这个时候人好多。”

    “那……现在怎么办?”端木青沮丧问道。

    “急什么,”吴素把胸脯一拍,我这身盔甲难道是白穿的不成?

    端木青不解地看着她,只见她伸手拍了拍前面人的肩膀,努了努嘴。

    那人看了眼她的装束,果然乖乖地让开了。

    端木青看见她对着自己扬了扬眉毛,带着些许得意的感觉。

    竟然让这个从来都表现得十分英气的女子显出几分可爱来。

    只是,尽管如此,两人这样一路过去,还是耽搁了太多的时间。

    本来按照原来的那条路,那边自然有接应的人,有专门的通道。

    可吴素也是一片好心,端木青并不怪她,而且,这样一路行来,她反倒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了。

    心里总是会想,韩凌肆知道这个消息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他会不会很惊讶?会不会很高兴?会不会目瞪口呆?

    他喜欢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心里思考的问题越多,思绪也就越纷乱,心,也就跟着砰砰乱跳起来。

    “呼!”吴素长呼出一口气,不好意思地对端木青道:“终于到了。”

    她们来的地方就在韩凌肆不远处,他一眼便看到了端木青,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朝她眨了眨眼睛。

    她知道,他的意思是说,他没事。

    然后吴素的父亲吴起便站了上去,韩凌肆退了下来。

    端木青也不管吴素了,径直往他那边而去。

    “你看你!挤得一身汗,既然知道没事,干什么还这么急呢?”韩凌肆从袖口里抽出一方手帕,细细地替她抹去额头的汗珠。

    此时,端木青却发现她说不出话来,只会看着他傻笑了。

    “傻瓜!”韩凌肆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若是有什么好歹,我可不知道怎么办了!”

    韩凌肆带着笑意道,但是眼睛深处,却是实实在在的真情。

    端木青看得真真的,原本心里的一点儿不开心也瞬间消失了,她看着韩凌肆,带着浅浅的笑意,轻轻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青儿!”韩凌肆突然拥她入怀,完全不顾及这里有多少双眼睛看着。

    “这里……”

    “没关系,就一会儿。”

    “嗯?”

    感觉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然不会突然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毕竟这里是东离,不是西岐。

    “谢谢你!”

    听到他说这三个字的时候,端木青一怔,有些不解。

    但是他的声音随即又跟着过来了:“若不是你提出这个方法,今天的我,可能就是在押回长京的路上了。”

    听到这里,端木青笑了笑,这个计划确实是她想出来的没有错,但是起到关键作用的可不能算是她。

    “你最应该谢的应该不是我才对。”端木青轻轻地挣开他的怀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韩凌肆挑了挑眉毛,点头道:“是是是!这件事情确实是要谢谢地瓜,没有他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你的计划。”

    端木青点头道:“确实如此,今天一整天他都没有醒过来,一直都在睡,可见是累惨了。”

    想起那张包子脸上的两只熊猫眼,端木青就觉得好笑。

    早些时候,端木青便让地瓜小心着青州府衙里的那批灾银,直觉里,灾银可能会出事。

    果然地瓜就查探到有人在偷偷地转移灾银,而且看守灾银的差役们不但视而不见,甚至于还搭了一把手。

    端木青就让他小心留意灾银的去向,以及顺藤摸瓜,找到这件事情的幕后参与者。

    最后便是等到他们都如韩凌肆所料想的那般逃到他们住的地方时,才又偷偷地将灾银分批地藏到他们的府上。

    而他们藏灾银的地方就只剩下了一箱箱石头了。

    “地瓜能够答应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除了你的话,还有谁能够叫得动他?”韩凌肆笑道。

    然后又突然有些纳闷儿道:“怎么他就那么听你的话呢?真是奇怪,说起来,他这么一路跟着你,似乎也并没有图个什么东西。”

    “美女咯!”端木青看着他好奇的样子,突然开起玩笑来。

    韩凌肆哈哈大笑点头道:“果然,果然,我家青儿乃是这世上最美的美女,那小子有眼光!”

    端木青做事就要掐他,但是突然想到孩子的事情,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两个人才闹着玩笑,就看她停了下来,韩凌肆有些不解。

    垂着眼睛,端木青想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韩凌肆,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或许是这件事情解决的十分圆满,也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个好好地站在彼此的面前。

    韩凌肆此时表现得十分活跃,跟平日里的他显得有些不大一样:“好事还是坏事,你先告诉我,我再决定怎么去听。”

    “嗯?”端木青有些不解,方才鼓起的勇气在这个时候瞬间就消失了。

    她的表情有些迷茫,又似乎有些彷徨,带着些犹豫。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端木青想了想道:“大概是好消息吧!不过还是得看你自己是怎么看的。”

    “什么啊?这么神秘,你说,我听着。”韩凌肆只觉得今天的天气真好,整个人的心情都舒展许多。

    而且他觉得此时看到端木青的感觉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这一次的胜利,是他们并肩携手而得到的。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是一个完整的个体,只是在为整体做着不同的事情。

    若非端木青让地瓜做得那些事情,他如今已经受困而无法自拔。

    若是没有吴起恰到好处的出现,今日他可能就死在了这里。

    此时的他突然充满了信心,以后只要他们在一起,再难也一定能够度过去。

    这一次回去就要好好想一个办法。

    他要休妻!

    他要重新娶回她的青儿,给她名分,给她地位。

    他的女人,会是所有人眼里的昊王妃。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成为这个天下,坐在最顶端的那个女子。

    “我……”

    端木青才说出一个字,就听到那边有人在喊韩凌肆。

    他抬头看了一眼,带着笑意道:“你想说什么?那边在喊我,我和吴起将军告别,由他带着那些人上京去接受父皇的圣裁。”

    端木青微微一愣,心里莫名的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一句话竟然说不出口。

    “你先去吧!回头我再跟你说好了。”端木青淡淡笑道。

    “事情重要吗?我耽搁一下没有关系的,你说啊!”说话间,他又看了一下那边。

    端木青知道这件事情比较重要,连忙笑道:“没事儿,不是很重要,等你回来再说也是一样的,你过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韩凌肆点了点头:“好!你放心,很快的,回头我们好好说。”

    说着话,便往那边去了,临了还回头看了一眼:“你说的啊!是好消息的。”

    端木青用力扯开一个笑容,看着他点了点头。

    显然,今天士气高涨,相信整个青州的百姓对于这件事情的结果都是十分满意的。

    此时那些官员们,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坏蛋,是吸他们血汗的魔鬼。

    自然而然的,韩凌肆便成了他们的救世英雄。

    端木青看到韩凌肆仍旧带着一张冷峻的面孔跟吴起当着所有百姓的面道别。

    他这样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孔已经为整个东离天下所知,百姓们并不会因为这个缘故而不支持拥护他。

    下面的人看到他的时候,简直能够用欢呼来形容他们的表现。

    这一次萧府并没有任何人现身。

    萧啟文府上并没有搜出灾银,这也是端木青安排的。

    毕竟萧啟文可以说是整个青州的权力核心,若是真的动了他,只怕韩凌肆最终也难道吃不了兜着走的命运。

    只是,他的一干得力手下此时全部都被抓了个干干净净。

    就连青州最大的官——经略使大人,这一次也没能躲过。

    但是他无从抵赖,因为在青州府衙内已经取得了铁一般的证据。

    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救不回来的。

    如此一来,青州的官场便出现了许多的空缺,韩凌肆已经及时的递上了奏折。

    恳请韩渊任人唯贤,还特别举荐了陈芝筠。

    如今陈芝筠上任县令的文书已经在快马加鞭的路上了。

    这一次端得彻底,也就使得韩凌肆这一次的赈灾彻底的没有了后顾之忧。

    除去了那些事情,赈灾之事已经没有什么需要费神的了。

    相信,再过一个多月,便可以启程回长京了。

    回长京?!

    看着那边,端木青任由思绪乱飞着,突然想到这里,莫名的感觉到一阵烦躁。

    就在此时,端木青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寻常的感觉,似乎有些凉意。

    “青儿!”陡然间听到韩凌肆一声大喊,端木青才来得及扭头,便对上了一柄刺过来的利剑,她几乎都可以闻得到那剑尖散发出来的冷意。

    ~~~~~~~~~~~~~~~~~~~~~~~~~~~~~~~~~~~~~~~~~~~~~~~~~~~~~~~~~~~~~~~~~~~~~~~~~~~·

    小寒:昨天少了一章,今天补上两章,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