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百媚终于挤了过来,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奇怪道:“小姐,你怎么了?

    昊王怎么抱着韩雅芝走了,你没帮她看看?”

    就连百媚都知道她一定会帮韩雅芝的,他为什么突然这样的反应呢?

    这样的问题,端木青想不透。

    但是韩雅芝一条明白在那里,她就算是无法靠近她帮她诊断,她还是要去看看,说不定就能够帮得上什么忙。

    走了好一会儿,才追上了他,却正好听到他和暗影之间的那一段对话。

    他不要自己替韩雅芝医治吗?

    不相信自己的医术?

    端木青忍不住问自己,但是很快地她就自己摇头否认了。

    不会,她刚刚研究出了疫症的药方,这个时候的韩凌肆应该无比清楚她的能力才是,怎么可能会怀疑?

    “青儿!”端木青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一转脸就看到吴素急匆匆地跑过来,“听说你遇刺了?伤哪里了?我又连忙掉头回来了。”

    端木青遇刺的时候,吴素已经带着军队出了青州城了,此时看到她,难免有些意外。

    “我没事。”端木青笑了笑,摇头道。

    “唉!”吴素摆了摆手,笑道,“就知道,有那谁在,你怎么可能会出事嘛!那刺客也真不会挑人!”

    端木青却没有如她那般笑,而是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事儿,韩雅芝却有事。”

    “她?”吴素闻言,挑了挑眉,“那个讨厌鬼能有什么事情?

    她鬼精着呢!小时候太后给我们派师傅来教武术,明里她好像什么都比我慢一拍,却背着我们偷偷地在夜里练。

    明明比我厉害了,在明里,却次次都输给我,而且还总是输得一声不吭,太后和韩凌肆可心疼她了!”

    端木青听到这句话,心里又是一跳,但是她不容许自己多想。

    而是立刻岔开话题,忧心道:“这一次,真的很危险,她被剑穿透了左胸,我看了一下好像就差一点点伤到心脏,十分危险。”

    吴素闻言也是吓了一跳:“什么?那……岂不是……”

    “嗯!现在剑还没有拔出来,当时发现那刺客发现得及时,所以他还来不及拔剑。

    但是现在拔剑仍然很危险,可能一不小心就真的伤及了心脏,到时候还是要送了命。”

    “啊!诶!等等!”吴素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停下跟着端木青的匆忙的脚步,“韩雅芝救了你?!不会吧!”

    端木青脸色一白,随即拉着她接着往前走:“不是救了我,是当时韩凌肆要救我,她救了韩凌肆,替他挡了一剑。”

    “哦!这还差不多!”吴素耸了耸肩膀,“除了韩凌肆也根本就不会有人会让她这么挺身而出了。”

    “你怎么落在这后头?听韩凌肆说你的医术十分高强,怎么不在最前头替她诊治呢?!”

    吴素一便飞快地走着,一边无意识地问道。

    却刚刚好问到了端木青的心口上,心里又是一紧,但是她却没有回答吴素的话,只是抿着嘴飞快地往前走,做出一副十分担心而无暇回答的样子。

    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吴素的这个问题,因为这也是她想要知道的。

    两人急匆匆地赶路,陡然间有一个人拦在了两人的前面,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百媚带着微微的怒意的脸。

    “百媚……”端木青皱了皱眉,才开口就被她打断了。

    “你不要命了?!”

    她张嘴就是这么一句话,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吴素的暴脾气原本对这个突然拦路的女子要骂起来了,但是听到她这一句话,却猛然间怔了一下,感情是认识青儿的啊?

    不对!不要命了是怎么回事?

    吴素狐疑地看向端木青,才发现她的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

    “我没事……”端木青抬起脸,一脸淡然道,说话就要推开百媚接着往前。

    “你没事?!”

    百媚有些气了,她不知道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端木青没有跟着韩凌肆一起,为什么没有让她替韩雅芝诊治,但是她知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奔波,端木青的身子已经不适合再这样劳累了。

    “你就算是自己不为着自己珍惜身子,你也该为了孩子想想吧?!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比你的肚子更重要?

    现在这大毒日头的,你就这么慌脚鸡似的赶路,就不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万一吗?”

    端木青没有说话,吴素倒是差一点儿就尖叫出声了:“青儿!你……你怀孕了?!”

    端木青原本没有想让吴素知道,毕竟,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都还不知道这回事儿。

    可是,现在白眉都说出来了,也没有办法隐瞒,只好点头,轻声道:“嗯!”

    得到肯定的答案,吴素简直激动得不能言语,一把拉住端木青,让她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你也真是的,我说韩凌肆怎么不让你去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你怎门不跟我说,万一有个好歹,我可怎么跟他交代,你也太不注意了。”

    端木青第一次发现吴素竟然也是个话唠,一叨叨起来竟然有些没完没了的感觉。

    整个脑袋嗡嗡嗡的都是她在说话的声音。

    一时间整个人也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喂喂喂!青儿,你该不会是中暑了吧!”端木青最后听到的似乎是吴素的这么一句话。

    头脑再一次清醒的时候,还是在这个石凳上,吴素手里拿了一块湿帕子,在帮她擦着额头,而百媚则拿了一把大蒲扇,轻轻地替她扇着风。

    “哎呀!你总算是好些了。”吴素松了一口气,真是担心你有什么事情。

    端木青又想到韩凌肆最后那冷冷的一句话,心里顿时又不舒服起来。

    只是看着她们两个紧张的样子,怕她们会担心,勉强笑着摇头道:“是方才走太急了,才会如此,不用担心。”

    吴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有些为难道:“青儿,我不能陪你回去了,方才我的手下已经来找我了,我的行程不能再耽搁了。”

    军队的纪律,端木青是知道一些的,尤其是像吴素这样带着的精锐的军队,更是军纪严明。

    别说是韩雅芝出了事,就是自己嫡亲的亲人出了事,没有军队的允许,也不能够擅自离开。

    而她能够仗着自己的速度快,匆匆忙忙来看一眼,已经是十分难能可贵了。

    这一点,端木青是感激的。

    此时也有许多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到了,只说了一声谢谢。

    吴素笑了笑,嘱咐了百媚两句,翻身上马,利落无比。

    看着她走了,百媚才扶着端木青上了一旁的一辆马车,是方才她们急匆匆地找来的。

    等到回到宅子里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一下车,晚风陡然间吹来,端木青生生地打了个寒噤。

    一旁的百媚一惊,急忙道:“怎么了?冷?”

    端木青搓了搓手臂,这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说冷,是不是太过于怪异了。

    “没事,我们进去吧!”

    一路上走过来,都没有看到人,一直快要走到他们住的琼华院才听到人声。

    很显然是为着韩雅芝的伤。

    走进门,就看到暗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端木青觉得暗影看到她的时候,似乎松了一口气。

    但是再一转眼,他还是一如往常般的冷着一张脸。

    “青王妃,你回来了。”

    端木青轻轻颔首,轻声问道:“王爷呢?!”

    这个问题竟然让暗影有一瞬间的迟疑,虽然十分的短暂,但是端木青还是发觉了。

    “在雅芝姑娘房间。”

    端木青点了点头,没有便显出丝毫的不满:“雅芝她怎么样了?”

    “不清楚,大夫还没有明确说明白,里面很多大夫。”暗影据实回答。

    端木青了解,径自带着百媚往韩雅芝的房间走去。

    果然如暗影所说,屋子里有很多的大夫。

    那些人看到她过来,都自发地让开了一条道,大概是因为知道住在这里的人都不是一般人,不敢轻易得罪了的缘故。

    端木青一走进门,就看到韩凌肆坐在韩雅芝的床边,十分担忧的样子,一只手正小心地替她敷好额头上的帕子。

    想来是发烧了,难道伤口发炎了?

    这么炎热的天气,加上出的汗气,确实十分有可能会发炎。

    端木青想也不想便往前走过去,百媚紧跟其后。

    “怎么样了?”

    端木青的声音让韩凌肆立刻回过神,一转脸就看到她那一双清澈的眼,顿时心里一松。

    其实方才他并不仅仅是在担心韩雅芝,还在担心被他撂在了半路的端木青。

    此时看到她平安的出现,心里也就放松了些。

    但是他还是注意到端木青的脸色有些发白,可能是外面太热了吧!

    韩凌肆心想,方才真是不应该将她一个人留下。

    “有些发烧了,大夫们正在想办法。”韩凌肆的语气轻柔了许多。

    “要不要我帮忙?”

    端木青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韩凌肆显然是听出了她的语气,也看到了她眼里的真诚。

    心下又是一软,只是看着她这么劳累的样子,又有些不舍了。

    而且这是外伤,并不是什么病,她和别的大夫也没有很大的差别。

    “算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端木青心下一冷,方才还努力维持的笑容瞬间碎落一地。

    连头都没有点一点,便掉头出了房间,往自己的屋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