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凌肆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来,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

    端木青睁着眼睛,竟然始终未能成眠,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百媚的脸色有些不寻常。

    “怎么了?那边怎么说?”

    端木青的眼睛下面一圈鸦青色,看得百媚心里一阵不舒服。

    “说是必须在今天上午决定,不然就是顺利拔出来也活不成了。”她尽量把语气放得淡淡的,状似不经意一般地说出来。

    “我猜到了,当时她的伤势我看了一下,确实如此。”

    接过水,漱了口,在拿帕子轻轻地擦了擦嘴角,如往常一样坐到梳妆镜前,虽然是简单的挽发,百媚却发现她似乎格外的认真。

    而且,她还注意到,今天她插在头上的是那一根她一直都十分宝贝的墨玉簪。

    “那我们……”百媚不知她是何意,迟疑问道。

    “他既然说不需要我去帮忙,我还要硬贴上去吗?那不是我的风格。”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闪过一丝自嘲。

    “或许他只是担心你,才会说那样的话,毕竟这些天你的身体都不太好。”百媚安慰道。

    “或许吧!”知道她是为自己好,端木青抬起头,看着她笑了笑,笑容有些勉强。

    复又垂下头去,忍不住抚上自己的小腹。

    “用过早膳没有?”韩凌肆的声音突然想起,将屋内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百媚连忙退了下去,端木青抬头才发现此时的他憔悴远胜自己。

    这样的他,让端木青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

    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埋怨。

    “怎么脸色这么差?没有睡好吗?”

    韩凌肆的语气十分的疲惫,但是眼睛里仍然充满了关心。

    端木青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这一句不过是他顺便问出来的而已。

    她从梳妆镜前起身,走到他面前,扬起脸认认真真的打量着他的脸。

    打量着这个世上他最心爱的人,许久,才柔声问道:“怎么样了?”

    韩凌肆同样这样看着她,突然的一声问候,让他的心防瞬间崩溃。

    猛地一把将她拥入怀中,狠狠地将她摁向自己,好像是想要在她的身上找到一点儿力量。

    “青儿,雅芝快不行了,怎么办?”

    端木青心里“咯噔”一声,他的语气,这样的无助。

    她很少看到他这个样子,可是她无能为力,除了用力的塑造起坚强的样子,轻轻地抚慰他,她没有别的办法,也无法做出更好的动作来。

    “青儿,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都在等我的决定。

    可是我怕,我怕那些大夫们将剑拔出来的时候,雅芝就死了。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子过,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困难,她也从来都没有将自己陷入过这样的绝境。

    有时候我都以为她是永远都不会死的,永远都会守在我的身边。”

    拥抱着他的端木青看不到韩凌肆的表情。

    他也许哭了吧!她想。

    这样一想,她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红了眼眶,不知道是为他,还是为她,又或许是为了自己。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她的心意吗?

    若是知道了,难道不知道自己的性格吗?

    为什么要这么跟自己说话呢?

    还只是因为自己是他如今惟一的依靠了呢?

    端木青不知道,或许是最近的事情太过于繁多,或许是因为事情太过纠结,她有感觉到小腹坠坠的疼痛感,似乎比以往的时候都要痛一些。

    许久,韩凌肆才放开了她。

    也发现了她惨白的脸,不由地皱紧了眉头:“青儿,你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

    端木青的手,在袖子里紧紧的握着。

    原本,是打算无论如何也要在见到他的时候将怀孕的事情说出来的。

    但是,她突然发现,此时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她只能轻轻地摇了摇头。

    韩雅芝的生命还在流逝,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此时说出来,反而会让他遭受更大的冲击。

    手不自觉地抚上小腹:“宝宝,再等等,再等两天,再让你的父亲知道你的存在。

    他一定会高兴得发疯的,一定会的。”

    她在心底对自己说,也是对孩子说。

    “青儿,现在雅芝那边还等着我,你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不许你有事,你知道吗?”

    她笑了,带着浅浅的笑意,点了点头:“放心,我没事。”

    这样的笑容,让韩凌肆的心一瞬间安定了下来,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无论如何,总是要试一试的。”

    韩凌肆再看了端木青一眼,终于转身走出去。

    “我等你回来。”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端木青突然有这么说了一句,韩凌肆有些不解。

    一转脸就看到她依旧带着那样的笑容,站在房间的深处。

    他努力勾起唇角,如从前那样露出一个邪肆的笑,走出了门。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的一刹那,端木青突然感觉到腹痛加剧不少,让她几乎直不起腰。

    这不正常!

    连忙让自己坐到一边的床上,端木青给自己把了把脉,心,瞬间提了起来。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体较常人更为虚弱,但是也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这脉象看来,隐隐地似乎有些滑胎的迹象。

    端木青感觉到自己额头上冷汗涔涔。

    不会的,不会!

    她已经不是前世的自己的了,她和云千学过医术,她可以自救的。

    她的孩子,她一定能够保得住。

    “百媚!”

    才一出声,百媚就出现在了房间里。

    “小姐,怎么了?韩凌肆说了什么吗?”

    “不是!”说话间,已然找过纸笔,飞快地在上面写了一张方子,递给百媚,“按照这张方子抓药来,你亲自煎药。”

    百媚并不识药理,以为这是端木青替韩雅芝拟的方子,正要说什么,想了想还是没有张口,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出去。

    坐在房间里,努力平息着自己胸中翻滚的气息。

    “端木青,你要振作,不要受外界的影响,现在什么都不及你腹中的孩子重要。”

    想着想着,又想起瑾哥儿来。

    他生而体弱,但是却并不笨,比别的小孩似乎更加聪慧一些,一岁不到就学会了自己走路,说话也说得早。

    伸手抚着还没有显怀的肚子,端木青笑道:“孩子,你要像你哥哥一样坚强才好。”

    顿时又停住了,摇了摇头。

    瑾哥儿是她上辈子的孩子,怎么能够称为哥哥呢?

    这样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百媚还没有回来,端木青干脆自己走了出去。

    如今怀着身孕,就应该多走走,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

    琼华院里都是人,来来去去的都忙着同一个人的事情。

    端木青看着便觉得十分烦闷,干脆走出了院子。

    暗影进来正好看到她,目光若无意般地扫过她的肚子:“青王妃出去吗?”

    他从来都不会多嘴问上一句多余的话,这让端木青有些奇怪。

    但是想到或许是因为在一起相处久了的缘故,便也不觉得有什么,轻轻点了点头:“是啊!”

    “百媚姑娘不在?”

    端木青有些讶异,却还是摇了摇头。

    暗影也没有再说什么,只行了个礼便退了下去。

    端木青看着他的背影,仍旧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这个人怎么突然变得有些……人情味儿了?

    一路无意识地走着,心情果然好了许多。

    今天是阴天,并不热,而且这宅子的花园里,开了许多的花,看上去倒是一片姹紫嫣红。

    想到以后肚子里孩子出生了,她便要细细地教他认这些花,告诉他每一种花的习性。

    还要带他玩,春天放风筝,夏天采莲蓬,秋天捡枫叶,冬天堆雪人。

    想到这些,她的嘴边就忍不住挂上了一丝笑意。

    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宅子的湖边,还是那一晚上的垂柳下。

    迎着风,柳枝儿如同女子柔软的秀发,摇摇摆摆,说不出的惬意。

    用力呼了一口气,闷在屋子里时胸中的闷气似乎也跟着消散了。

    干脆坐在一旁的石头上闭目养神。

    夏日人原本就容易困乏,加上她又怀着身孕,而且昨晚几乎都没有睡觉,此时被湖面上的风吹着,很快就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

    管他什么韩雅芝,什么韩凌肆,统统的都被抛到了脑后。

    “你倒是睡得着,大家都在担心韩雅芝的生死,你不担心?”

    一个清醇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将端木青瞬间惊醒了。

    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重瞳子。

    “是你!”看到紫衣,端木青有些奇怪,好像这个男子总总是在这附近似的。

    紫衣并没有跳下来,他跟别的手下不一样,似乎从来都没有为人卖命的自觉。

    更何况,端木青不是他的上司,更没有半分恭敬可言。

    “这里风好,我在这里乘乘凉,你怎么在这里?”

    端木青仍旧回到刚才的那个姿势,微微地闭上眼睛:“我也在这里乘乘凉,有什么不可以?”

    “韩雅芝为了救韩凌肆而命悬一线,韩凌肆那时候又是为了救你,你就不内心愧疚一下?”紫衣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问道。

    “你是韩凌肆的贴身保镖,韩雅芝为了救韩凌肆而受得伤,你就不愧疚一下?”

    端木青依旧闭着眼睛,借用着他的句式问道。

    只是话一问出来,她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底清明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