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让端木青忧心的是,原本经过自己的调理之后已经渐渐稳定的胎相竟然又出现变故了,而且这一次比之于之前,严重得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整个晚上,端木青都在担心着,根本就睡不着。

    这让原本气色就不好的她,显得更加憔悴了。

    第二天早上韩凌肆并没有过来,但是这一点端木青已经没有心思去在意了。

    因为她又在自己的里裤上发现了血迹。

    这让她整个人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但是她深深的明白,越是这个时候,她越不能情绪激动,不然对孩子更不好。

    “小姐,韩雅芝……”

    端木青才处理好自己的衣物,百媚就进来了。

    “怎么了?”端木青连忙掩饰住自己的情绪,问道。

    “昨晚又高烧了。”说这话的时候,百媚的表情有些奇怪,并不是带着担忧。

    端木青没有心思揣摩她的表情,而是问道:“大夫怎么说?”

    “还不知道!只是在努力给她退烧。”百媚急急道。

    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心思却转到自己的身孕上去了。

    “小姐,不是已经快要稳定了吗?怎么突然……”

    说了一半,却又不想要再说下去了,眼睛里却带着一丝怀疑。

    “啊?”端木青茫然回过神,摇头道,“这个也说不好,那边大夫不也说要过了昨晚才知道嘛!说明昨晚还是很危险的,就是不知道那些大夫的医术够不够了。”

    发现端木青的关注点完全和自己不一样,百媚不由得有些气闷。

    正要脱口而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但是一看到端木青惨白的脸孔,和倦怠的神色,不由皱眉问道:“小姐,你怎么了?又没有睡好?”

    端木青摆了摆手,勉强笑道:“可能是因为怀着孩子的缘故,晚上总睡不踏实,这会儿,正想出去走走呢!你陪我去吧!”

    百媚有些狐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停下走向她的脚步:“小姐,你老实告诉我,你怀孕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跟韩凌肆说?”

    端木青吃了一惊,莫名的有些惊慌。

    但是想要掩饰,已经来不及了,百媚既然这样问她,自然是有所怀疑。

    看到她摇头,她惊叫一声:“什么?你真的没说?难道还打算不告诉他不成?”

    端木青深深地看着她:“百媚,不是我不想告诉他,只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你看,我这个时候告诉他,为了什么呢?”

    张了张嘴,百媚想要说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换位思考,若她是端木青,如果将怀孕的事情告诉了他,他还是日日守在韩雅芝身边,她又该如何自处呢?

    若他果然回到这边,心里想必也还是牵挂着那头的,那样,又有什么意思呢?

    “唉!”百媚发现,她也就只有长长地叹一口气,看了看她,勉强笑道,“好吧!不管怎么样,我陪着你,我们去散步吧!你确实该走走动才好。”

    两人携手走出门,韩凌肆正好从韩雅芝的屋子里走出来,眼睛下面带着浓重的黑眼圈,很显然昨晚睡得一点儿也不好。

    “你怎么来了?”看到端木青,韩凌肆有些奇怪,这些天几乎都没有看到她出过门。

    实际上,是他忘记了,根本就是他自己很少出韩雅芝的屋子。

    原本没有想去看韩雅芝,此时他这么一问,端木青倒有些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是来看她的。

    只得勉强道:“听说她昨晚又发烧了,现在情况怎么样?好些了吗?”

    韩凌肆点了点头,疲倦道:“大夫连夜过来,现在烧已经下去了些,还有些低烧。”

    点了点头,端木青扶着百媚的手往她屋子里走去,走到门口,突然又停下脚步,有些犹豫地问道:“没有关系吧?”

    韩凌肆一怔,才明白过来她说这话的意思。

    之前韩雅芝被刺伤,他对她的拒绝的态度。

    又想到韩雅芝受伤的这段时间里,她始终都没有靠近这个屋子。

    再联想到这些天她对自己的态度。

    难不成是觉得自己在怀疑她?

    韩凌肆心里顿时觉得莫名的悲哀起来,又觉得有些恼怒,脸上的表情便有些冷冷的。

    “随你!”说完就自己往屋子里去了。

    端木青愣愣地站在门口,这两个字抛下来,犹如两颗冰珠子,打得她有些头晕眼花。

    站在门口好久都没有动,似乎僵住了。

    百媚在一旁担心着,却开不了口,叫她怎么说呢?

    这算是什么事情啊?

    不过是出来散个步,结果竟然演变成了这样!

    端木青终于恢复知觉,勉强给自己拉起一点儿笑容,还是带着百媚进去了。

    既然他以为自己最开始是打算来看人的,此时不进来,又算是个什么事情呢?

    只是她不知道,当她走进来,看到他亲手给她擦拭额头的时候,心里会那么的难受。

    站在房间的门口,愣是没有力气往前迈一步。

    这个时候,韩雅芝却睁开了眼:“青……王妃!”

    韩凌肆闻言,转过脸,就看到端木青木然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视线却落在自己拿着帕子的手上。

    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尴尬,好像那浸了冷水的帕子陡然间变得烫手起来。

    端木青依旧痴痴地看着他的手,韩雅芝却有些急了,似乎想要爬起来。

    韩凌肆一惊,立刻轻轻地按住了她:“你做什么?不知道自己的伤口不可以乱动吗?”

    听到他的话,韩雅芝有些懵然,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乖乖听话躺了下去。

    端木青看着他,看着他们,才发现,自己这个时候连伪装都做不到。

    她没有办法迈过去那一步,没有办法上前说那些问好的话。

    所以,她选择转身,选择在他们两个人共同的目光里转身。

    但是她的背,始终都挺得直直的,好像什么时候,她都可以站得很稳。

    百媚眉头皱得紧紧,饶是她看过了那么多的感情,看过了那么多的人,还是会因为此时的端木青而感到心里一阵阵的生疼。

    外面刺目的阳光照进眼睛里,让整个眼眶都跟着有些生疼。

    端木青一言不发,只是深深地呼着气,努力让自己平息情绪。

    “小姐,你有没有想过给肚子里的孩子取什么名字啊?”

    百媚知道她还在想方才的事情,但是她听端木青说过,怀着孕的时候,不能多思多虑,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找另外的话题来岔开她的思绪好了。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端木青的心里却是十分的忧虑这个孩子能不能够平安的来到这个世上。

    所以,名字这样的事情,让她有些不敢想象。

    看她眉宇间依旧带着忧愁,没有开口回答自己的话,以为是因为这个话题而想到孩子的父亲,百媚又赶紧的岔开。

    “我听说江州的荷花开得特别好,过段日子我们去那里看看怎么样?你也正好避避暑。”

    知道她此时心里担心自己,端木青也不好叫她一直挂心着,转过思绪来,笑道:“江州?离这里远吗?”

    “不远啊!”见她回应,百媚立刻回答道,“从青州往西就是了,临近的州城。

    而且江州有很多有名的画舫呢!”

    说到这个,百媚眨了眨眼睛,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笑意。

    画舫是什么样的地方,端木青当然知道,但是听到百媚说起来,倒是有些奇怪。

    “你还对这个感兴趣?”

    “这有什么的?”百媚扬了扬脸,摆出一个极为妩媚的姿势来,“我以前经常跟千娇化了妆跑到那里去玩的。”

    “你指的是……女扮男装?”端木青想到那一次她和韩凌肆在青楼相遇的事情来。

    “嗨!”百媚却摆了摆手,“女扮男装,女的看女的有什么味道?我们自然是扮演画舫姑娘了。”

    说着又露出方才那种笑容。

    端木青陡然间想到百媚和千娇那有名的媚骨术来。

    想来也是,两个将媚功修炼到骨子里的女人,怎么可能去扮演男子。

    “怎么样?去不去?我可是好久都没有去玩过了。”

    看到她跃跃欲试,端木青笑着点头道:“好啊!到时候我就要看看,你是怎么样在那里海阔凭鱼跃了。”

    听到这个形容词,百媚顿时笑了。

    但是笑得却不只她一个,还有一个男子。

    看到来人,端木青敛下神色,果然又是紫衣。

    “怎么又是你?”她并没有对他笑,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男子总是没有办法客气起来,总是不自觉地带着一种拒他千里之外的感觉。

    “你似乎心情又不好了。”紫衣再一次符合他脾气地不回答她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转开话题。

    端木青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跟你没有关系,你还是应该呆在韩凌肆的身边,好好保护他是你的任务。”

    “可是他现在呆在韩雅芝的身边啊!”

    又是一句深深的刺人心脏的话,这个男人似乎就不会说什么好话。

    还不等端木青说话,紫衣又自顾自道:“韩雅芝又发烧了,又有的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