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什么?”百媚同样被端木青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小姐为什么会这么怀疑?”

    想了想,端木青还是没有将紫衣的事情说出来,因为紫衣透露出这个信息的意图是什么,她还没有弄清楚,换句话来说,她还不能完全的信任那个男人。

    “只是我的直觉,你帮我查一查。”

    这样的理由让百媚有些不能接受,但是却并没有怀疑这个猜测的本身。

    “小姐,这一次,韩雅芝可是真的差一点儿丢了性命,难道她……不要命了吗?”

    端木青同样是因为这个缘故而不能够确定:“我不知道,我只是在想,或许一开始,她只是想要杀我而已,但是却没有想到韩凌肆会跳出来。

    而以她对韩凌肆的感情,跳出来替韩凌肆挡去那一剑,我是绝对不会怀疑的。”

    这样的推测,让百媚陷入沉思,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可能并不是不会有。

    “那小姐让我查的意思是……”

    “我想看看那个刺客到底是什么来头,相信青州的官府给不了什么好答案,你自己替我留意一下,若是实在是查不出来,也只好算了。”

    原本以为根本就查不出什么,却没有想到百媚再一次动用了镇西王府的人。

    只是结论出来的时候,也过了好几天。

    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是,韩雅芝的伤终于慢慢愈合了。

    虽然还是时好时坏,但是,总体的趋势还是一天天的好转。

    那人的消息就是在这个时候传到端木青的耳朵里的。

    那个当场就被砍成肉泥的刺客也合该被揭开身份,因为当时他就在离镇西王府那颗暗棋不远的地方。

    实际上从他出手,暗棋就认出了他是谁。

    “他认得?那岂不是说跟韩雅芝无关?”听到百媚的话,端木青皱了皱眉。

    韩雅芝和她一样,是近期才跟着韩凌肆来到这青州的。

    而那暗棋又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守在青州的,注定他们的人脉圈子不是同一个。

    百媚却是表情严肃地摇了摇头:“错了,这个人他认得,却并不熟,只是知道他的身份而已。”

    “什么身份?”

    “自由职业杀手。”

    “还有这样的杀手?”端木青有些奇怪地问道。

    “听他说这个人武功不弱,在道上也有他自己的名气,而且他的规矩和其他的杀手都不一样,独来独往,从来都不跟其他人搭伙。

    且做事十分拼命,接任务的时候都会立下生死状,没有任何的牵绊。”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绝对干净的杀手?”端木青冷冷问道。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端木青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百媚不等她说话,就问道:“那小姐,我们就算是知道这些信息也还是没有办法确定到底是不是韩雅芝下得手啊?

    毕竟这样的一个人,任何一个有钱的人都可以买得通的。”

    端木青冷笑一声摇了摇头:“你错了,在这里,首先要我死的人不多。

    其次,就算是想要通过我,而来取韩凌肆的性命,也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比如萧府,又比如那些暗藏的朝堂势力。

    但是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不是一般人。

    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没有专门的用来刺杀的人才,甚至可以说,他们自己的杀手,绝对比外面的安全一百倍。

    就像紫衣,就是韩凌肆的杀手,绝对不用担心,他会出卖自己。”

    “那也就是说,不会是那些人做的,那么韩雅芝她……”

    “若真是韩雅芝出的手,那就可以解释得通了,她虽然手里握有一定的权利。

    但是,她的权利全部都是韩凌肆赋予的,也就是说,他有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能力,韩凌肆全部都知道。

    若是她动用自己的力量,那无疑是将自己完全的暴露了。

    这个刺客的存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她清楚地知道这个人的特点,而且也清楚地知道那个刺客将要刺杀的对象的实力。

    她几乎都可以确定那刺客动手之后的下场,就是现在我们所知道的,被剁成了肉泥。

    若是再大胆一点,我几乎都会怀疑,在此之前,她是不是下过一道命令,任何刺客,格杀勿论。”

    百媚打了一个寒颤,有些担忧地看着端木青。

    端木青看了她一眼,勉强露出一个安慰的表情,实际上她自己也同样是担心的。

    其实,这些年来,她遇到过的刺杀不少。

    或许是因为她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所以对于性命并不如其他人那样的对待。

    甚至于很多时候她都有一种现在的日子都是上天借给她的感觉。

    所以,她也很少有害怕的时候。

    但是这一次,她却害怕了。

    因为那个人是韩雅芝,是韩凌肆重视的人。

    若是她将这些告诉韩凌肆,他会相信吗?

    别说自己没有证据了,就是有证据,也不见得他就全然地相信自己。

    又一次感觉到冷了,端木青缩了缩身子,突然涌起一种刚刚来到东离时的那种无助的感觉。

    百媚看着她,心里却是怜惜。

    她不是一个笨女人,能够明白端木青心里所想,可是却无能为力。

    而且,她很担心,若是真如端木青所猜想的那样,那么她和韩雅芝算得上是真的站在了对立面上。

    她们两个现在算得上是在她的地盘上,端木青她能够对付得了那个女人吗?

    猛然间想起昨天自己接到的密信来,百媚心里瞒着一直都不敢说。

    一方面是因为这边的事情委实是一团乱,另一方面是端木青的身子看起来十分不好,她有些担心她能否冷静地处理。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若那天的刺杀当真是韩雅芝所布的局,她无法肯定以后韩雅芝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倒不如……

    “小姐,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没有跟你说。”白没说话有些小心翼翼的,似乎在考虑着。

    从思绪里回过神,端木青抬起眼,微微皱了皱眉,从百媚的语气中,她直觉里这件事情不是小事。

    “什么?”

    听到端木青严肃的语气,百媚便知道这件事情如今也是非说不可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百媚才道:“小龙传来消息,叶慕白离京了。”

    “离京?上次你说他在找人,”端木青想了想,问道,“他找到他要找的人了?”

    “嗯!”

    既然他们能够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跟进得很好,倒也是一种能力,端木青对此十分满意。

    “他要找的人是谁?见过了吗?做了什么?”

    说起自己的事情,端木青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和认真。

    “他找到了那个人之后,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将人带走了。”

    百媚说话的时候似乎有些迟疑,端木青瞬时间就捕捉到了这一点,这让她有些奇怪。

    “带走了?带到了哪里?绿乔山庄?”

    “嗯!”百媚肯定地点头。

    “是谁?”问到现在,端木青才反应过来,最重要的一个问题,百媚并没有正面的回答她。

    “实际上……”抬眼看了下端木青,百媚复又垂下眼,回答道,“是灵儿!”

    “嗯?什么?!”端木青猛然间反应过来她说的灵儿是什么人,“灵儿?!”

    点了点头,话已经说了出来,百媚也不再隐瞒,老实道:“原本小龙只是发现他行为有些奇怪,好像一直都在努力找什么人,而且他在长京也确实找了很久。

    直到前些时候,他晚上去了令王府,当他发现灵儿的时候,似乎很是兴奋,从他的表现来看,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寻找的人就是灵儿。”

    端木青没有再如同方才那样惊讶,而是若有所思地坐下,仔细地思索这件事情。

    前些时候,百媚跟她说叶慕白在找人,找的都是异族的女子。

    当时她没有想到灵儿,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如此,灵儿从来都是一副不同于东离人的打扮。

    而且灵儿身上还有一处特殊之处。

    她会用意念替人医病。

    这一点,别说端木青了,若是说出去,只怕全天下也没有几个人不惊讶的。

    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灵儿身怀有这样的异能,若是不显露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若是让人知道了……

    “啊!”想到这里,端木青突然惊叫出声。

    “怎么了小姐?!”

    端木青看了她一眼,去没有回答她的话。

    因为这件事情百媚还完全不知道,她不知道从哪里跟她说起。

    只因为她方才的想法让她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若是灵儿是因为她的异能而被叶慕白带走的,那岂不是和当年的隐国人一样?

    难道……

    灵儿也是隐国人?!

    她怎么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这样就可以解释得通了,江湖上的传言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也就是说,叶慕白的父亲也添真的很有可能参与了当年的战事。

    那么他一定知道隐国的事情,所以,灵儿被抓走也就不奇怪了。

    端木青的心,猛然间砰砰乱跳起来。

    很有可能,解开一切秘密的关键,就在那绿乔山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