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韩雅芝一愣,眼底闪过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惊慌。

    但仅仅是一瞬间,她就冷静了下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端木青的声音软软的,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什么意思?”

    她已经伪装好了,端木青知道,方才的一句话可以吓到她,现在却再不能够了。

    “你当着以为那个刺客处理得毫无痕迹?”端木青淡淡道。

    还是方才的语气,还是方才的表情,但是却如她心里所想,再也吓不到韩雅芝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韩雅芝的表情渐渐地放松下来。

    端木青从中清楚地看到了一丝示威的成分在里面。

    这让她无可奈何,因为她没有能力撕开她的面纱。

    两个女人坐在这个屋子里,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边,再一次陷入沉默。

    “这里并没有别人,韩凌肆来了没来,你比有内力我没有,你可以轻易地感知到,所以,应该知道我并不是想要设局让你钻进来。”

    尽管她这样说,韩雅芝还是没有开口。

    就在端木青以为她不会说的时候,她突然笑了:“我知道你是找不到证据的。”

    这让端木青感到十分惊讶:“你承认了?”

    韩雅芝转过脸,带着笑看着她:“正如你所说,这里没有其他人,君昊来了没来,我比你清楚,有什么好怕的?

    更何况,我精心设计的这一切,不让你知道,我自己也憋屈得慌。”

    端木青感觉到自己藏在袖子里的手指有些发抖,但是她极力让自己保持镇定:“所以……你要杀我?”

    韩雅芝看着她,突然笑了:“老实说,并不是很想。”

    “为什么?”

    “因为……”她说了两个字,却又停下了。

    思索了一下,才转了话头道:“尽管我不承认,但是不得不说,你的存在让君昊变得不一样。

    我爱他,所以,其实我是希望他快乐的,若是你死了,我想,他将很难像现在这样。”

    这样的回答,让端木青有些不解。

    她皱了皱眉,思索了一下才问道:“那你安排刺客……”

    听到这句话,韩雅芝突然就笑了:“端木青,原来你也就这样而已。”

    “什么意思?”这话越发让她不解,也同样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我爱他,同样也知道他也同样爱你,”韩雅芝收起脸上的笑意,带着一丝不甘心道,“所以,我知道,就算是我找来的刺客再厉害,他也伤不了你。”

    “你的意思是……”端木青突然间就有些明白了。

    “我找到那个人并不是真的就因为他奇怪的规矩,也因为他的能力,他能够刺杀你,但是却也能够让你被君昊救下,更能够……”

    说着,她又顿了顿,似乎是想要吊人胃口一般。

    “更能够让我有时间挡在他的身前。”

    这句话自她嘴里说出来声音不大,却炸开在端木青的耳朵边。

    她知道,知道韩凌肆会救她,知道她不会死,而她的目的竟然就是为了挡那一剑!

    “你疯了!”端木青陡然间站起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韩雅芝只是笑,对于她这样的说法不置一词。

    “你伤口我虽然没有细看,但是却也清清楚楚,若是有一点偏差,你这个时候就没有命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端木青几乎都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语气说出来,更加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她忍不住退后两步,好像这样才能够将这个女子看得更加清楚。

    “人生起起落落,不赌一赌,谁知道结果呢?”

    她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是那样的平静,让端木青有些反应不过来。

    “若是我能够活着,我才有机会说出我的愿望,若是没有这个机会,失去性命,又有什么关系?”

    这话落在端木青耳朵里,她觉得床上的女子不是在对自己说,而是在自说自话。

    “你要做什么?”好一会儿,端木青才回过神,沉声问道。

    韩雅芝又笑了:“要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而且,你还说你不会答应我的要求。”

    陡然间,她知道了,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放弃。

    不,她是根本就不会放弃。

    “你真是疯子!”端木青发现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瞪着眼睛看着她。

    “那是因为你没有我那样爱他!”韩雅芝陡然间高声喊道,“所以你不能理解,我为了他,早就可以不要性命了!你可以吗?”

    端木青看着她,竟然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正确地表示自己的情绪。

    最终她只能自嘲式的笑了笑,好一会儿才道:“你错了!你以为你这就是爱?

    你这是自私,你根本就不是因为所谓的爱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来,你是为了你自己的目的而在逼他。

    你说你这是为了他去死,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这是在为了你自己去死!”

    韩雅芝愣了一愣的,但是很快,她就笑道:“随你怎么说,现在我成功了,我没死,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端木青,我不再会那样卑微的去问你了。”

    听到这话,端木青心里重重地一震,表情瞬时间就变了。

    站在原地,静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冷笑一声道:“这都是你自以为,你以为爱情是什么?

    是能够说给就给,说要就要的吗?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爱情?”韩雅芝苦笑一声,“你确定你比我更懂爱情吗?你以为我不知道爱情的唯一性?

    你是想要告诉我,他爱的人是你吗?

    我知道,我都知道,很早前就知道。

    可是端木青,你错了,我不要他的爱情,我是要善待我自己的爱情。

    从我知道他爱的人是你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奢望过他会爱我,我只是期盼能够留在他的身边。

    仅此而已,很早之前,这就是我的愿望了。”

    韩雅芝说到最后,声音不自觉的便低了下去,带着些望不穿也无法救赎的哀伤。

    端木青再一次觉得这个女人疯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她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不!这只是你的执念,你跟本就不懂爱!”

    端木青喘着气,竭力道。

    “不懂爱的人是你!”韩雅芝毫不示弱,厉声道,“只是你比我幸运,你能够得到他的爱,所以,你爱的这么轻松,你随便做什么事情他都会包容。

    随意为他做了什么,他都会高兴,都会为你感动。

    但是我不行,我一直一直守在他身边,一直一直努力的为他付出,他也只是带着感激而已。

    我的辛苦,你没有办法体会,所以你才能够站着说话不腰疼,才能够大言不惭的说我这不是爱!

    端木青,因为他捧着你,你便以为你自己是神吗?以为你所以为的一切就都是对的吗?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的东西,你凭什么来下定论?”

    她这连续的问句,让端木青无言以对,因为她发现,她真的没有办法回答这些话。

    两个人都累了,仿佛是经过了一场战役,都有些筋疲力竭的感觉。

    这不是端木青的初衷,她有想过自己让她承认刺客的事情,但是更多的,她是想要让她放手。

    却没有想到两个人的谈话会完全的超出她的预期,发展到这样的程度。

    她似乎需要扶着墙壁,才能够让自己不至于没有力气站立。

    似乎过了很久,她的心才平静下来,再抬眼去看那个女子,她也同样看向她,眼睛里的倔强十分明显。

    “他不会同意的。”端木青终于平静地说出一句话。

    她努力让自己的眼神保持平静,好像是在努力给自己塑造出自信。

    韩雅芝却是勾唇一笑,笑容里的苦涩掩饰不了:“是吗?我也想知道她会不会真的让你有这样的自信。”

    “你何必?这样……”

    “有必要!”韩雅芝打断她的话,然后又停住了,调整情绪,笑着道,“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不试一试怎么甘心?”

    说完话,韩雅芝看着端木青突然笑容里带着一丝挑衅:“你也在害怕是不是?”

    心,猛然间被人握紧了一样,端木青蓦然间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整个身体的毛孔都在努力的张开却也无法缓解这种窒息的感觉。

    韩雅芝将她的反应全部收在眼底,正要开口说话,端木青却已经昂起了头颅,带着不屑一顾的味道看着她:“我相信她,你就等着死心的一刻吧!”

    “好啊!”此时她的笑容,多少多了一些自信,“那么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死心,到时候,你可别太受伤。”

    端木青不想要再跟她多说什么,这整个的屋子都让她感到很难受,很窒息。

    她,需要逃离!

    却想不到一走到门口,就看到韩凌肆走了回来。

    很显然,他看到她过来,也是十分惊讶:“青儿?你怎么……”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端木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异样:“我……来看看雅芝。”

    虽然奇怪,但是两人这两天好不容易缓解的气氛,韩凌肆十分珍惜,所以仍旧笑着道:“哦!好!我进去看看雅芝。”

    说着笑着往屋子里走去。

    “韩凌肆……”

    端木青猛然间转过身,喊道。

    “怎么了?”韩凌肆转过脸,不解地看着她。

    看着他的眼睛,端木青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没什么。”

    ~~~~~~~~~~~~~~~~~~~~~~~~~~~~~~~~~~~~~~~~~~~~~~~~~~~

    小寒:鉴于有亲反应更新时间太晚了,小寒把时间调到了22点20,只是不知道到熊猫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