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坐在屋子里,没有关门,也没有人,就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韩凌肆的到来。

    但是没有,让以意外的是,他竟然整整一天都没有再过来看她一眼。

    她不知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此时,她已经不在乎了,因为在这个答案出现之前,却有一件更加糟糕的出现了。

    她……保不住孩子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韩雅芝的那段对话太过于激烈,让端木青的感到肚子前所未有的痛。

    回到屋子里,她就感觉到了不正常。

    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让百媚回去,自己一个人静静地施针,静静地用着自己的办法,尽着最后的努力。

    奇怪的是,她心里委屈无比,却一点眼泪都没有落。

    疼痛停止下来,她却还是知道了,他的孩子,等不到他父亲的疼惜。

    睁着眼睛,端木青看着突然滑来乌云的天空。

    起风了。

    似乎,要下雨了。

    这场雨过后,天就该慢慢转凉了吧!

    这个时候,在她的心里,竟然是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和自身好像没有什么关系。

    上一个秋天,她来东离。

    一转眼,又是一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

    她伸手怔怔地摸着她自己的脸,轻声问自己:我是不是要老了?

    没有答案,谁都给不了她答案。

    这个时候的温度刚刚好,她就这样坐在廊下,吹着雨前的风。

    孩子,娘亲再陪陪你,虽然你来不了娘亲的身边,但是,你要记得,娘亲,真的好爱你。

    你会怪责娘亲吗?

    都是我不好,若是最开始能够注意一些,也不会让自己连你都保不住。

    天,渐渐地暗了。

    悄无声息的。

    这些天,好像天天的都可以看到这样天黑的过程。

    他来了。

    端木青坐在椅子上,依旧没有回头。

    该有个答案了吧!

    韩凌肆慢慢地走向端木青,却在离她五步远的距离停下了脚步。

    他们都知道,她清楚他在身后。

    但是,他们依旧沉默。

    风,似乎突然地大了许多,将院子里的树吹得吱呀作响。

    “这么大的风,怎么还坐在外面?”韩凌肆似乎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语气有一种故作轻松的刻意。

    端木青扯开一丝笑容,仍旧没有转头,像是自嘲。

    “刚才的风没有这么大的,我觉得外面舒服一些,屋子里闷得很。”

    她终于站起来,面向他,却没有了笑容,只是和平日里别无二致的淡然模样。

    “好吧!那现在进去吧!你身子弱,吹不得这么大的风。”

    韩凌肆上前牵过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冰冷如没有温度一般。

    这样的触感,让他有些不习惯:“看,手都吹冷了。”

    “这是夏天,不妨事的。”

    端木青淡淡的,手已经放在他的掌心,从他手上传来的温度,这个时候,莫名的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起来。

    屋子里并没有掌灯,而天也没有完全暗下来,还是可以看得清楚屋子里的东西。

    两人走到屋里,互相放开手,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点灯,就肩并肩地站在屋子里。

    “青儿!”韩凌肆在她旁边站了好一会儿,才转到她面前,面向着她开口。

    来了,端木青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但是她没有开口,她依旧在等着。

    同样也在心里祈求着,祈求着这个男人会了解,会在最后将那些话咽回去。

    但是……

    没有!

    “今天,雅芝跟我说了一些话。”

    韩凌肆顿了顿,接着道。

    说了这么一句,他又抬起眼,看向端木青,发现她正直直地看着自己,无比认真的在听着。

    面对她这样的目光,韩凌肆突然又垂下眼去。

    原本以为很好说出口的话,在这个时候,竟然这么难。

    更让韩凌肆讶异的是,端木青丝毫没有催他开口的意思,而是如同一尊泥塑的菩萨一般静静地等在那里。

    “她说,”两个字说出口,韩凌肆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终于抬起眼,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她说她喜欢我。”

    “嗯。”

    她终于开口,却是十分简短平常的一个字,甚至于连她的情绪都听不出来。

    这样的感觉让韩凌肆觉得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他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来,而她却丝毫不为所动。

    “你……不惊讶?”

    她却反而淡淡地勾出一个笑容:“为什么要惊讶?”

    “我……”韩凌肆竟然被问倒。

    愣了一愣,才又想到,端木青这样的反应更好,下面说出来的话,她也会更加容易接受一点儿。

    “我以前都不知道。”

    端木青挑了挑眉,仍旧面无表情:“现在知道了。”

    韩凌肆再看了一眼她,像是想要看清楚,她这样平淡的脸孔下面隐藏的是怎样的情绪。

    好久,他才道:“是啊!”

    又是沉默,他们今天相互之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沉默的时间?

    “青儿!”不能再拖了,韩凌肆咬了咬牙,扶住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道,“雅芝不是别人,我不能伤害她!”

    端木青轻轻地抬眼,眼底里是韩凌肆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冰冷:“然后呢?”

    “我要纳她为侧妃!”

    这个时候的他鼓起了所有的勇气,甚至于端木青自他的眼里看到了坚定。

    “你是在通知我,还是在问我?”

    韩凌肆有些不解这话的意思,反应了一下才道:“我是想要跟你说。”

    “我想问的是,在你眼里,我是谁?”

    这话更加让他不解了,他惊讶的看着端木青。

    没有等他回答,端木青就认真而严肃地看着他的眼睛道:“若是你将我当做你的王妃,你跟我商量这件事情,那大可不必。

    虽然纳小妾进门,确实是需要经过当家主母的同意,而且还要向主母敬茶,但是,你别忘了,我已经不是你的王妃了。

    你的王妃,在长京的王爷路,昊王府里安生的呆着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青儿你……”

    “不是那个意思?”端木青唇边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那你的意思是什么?只是通知我一句吗?

    告诉我,你韩凌肆要娶别的女人了。”

    这话说得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让韩凌肆顿时生出些恼意来,他的声音也不自觉地沉了下来:“青儿!”

    陡然间沉沉落下的两个字,让这间没有外人的屋子安静了。

    安静的有些过分。

    韩凌肆也突然意识到他的语气不对。

    连忙去拉她的手,但是却被躲开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端木青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撇开脸。

    再一次将手扶住她的肩膀,声音也软了下来:“你是我心爱的女子,对于雅芝的这件事情,我告诉你自然是因为这一点,难道你不明白?”

    “呵!”端木青冷笑一声,复又转脸看向他,她陡然间发现,在这样沉沉的暮色里,他的脸似乎变得十分十分的遥远。

    “不明白,那么,我就明明白白的问你好了,韩凌肆,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征求我的意见?又有没有想过我会不会答应?”

    “青儿!”想到她这样的态度也是因为她爱自己的缘故,韩凌肆的心又软了,“你放心,我跟雅芝说了很多。

    我也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了,我心里只有你一个,我不会爱上她的。”

    “但是她说,她不在乎是不是?她只要呆在你身边就好是不是?她根本就不奢求你的爱是不是?”

    韩凌肆有些脑袋短路,好一会儿才张了张嘴道:“她跟你说过了?”

    她唇边还是那冷冷的笑,只是在这已经暗了下来的天色里,就是她对面的韩凌肆也都看不清楚了。

    “是啊!”

    “所以……你是没有答应?”

    “我为什么要答应?”

    这一句反问,让韩凌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一会儿,他才道:“好啦!你放心,不管她的身份是什么,我对她依旧是从前的样子。

    我的心里只有你,就算她是我的侧妃,在我的心里,却还是将她当做我的妹妹。”

    “感觉上,你不会觉得像是乱-伦吗?”

    端木青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让韩凌肆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你这是说什么话?”

    端木青同样也没有好脸色:“我就是这个意思,韩凌肆,你听清楚了,我告诉你!我不愿意,我不愿意你有别的女人,不管她是谁,不管有什么样冠冕堂皇的理由。”

    说到最后,端木青的声音变得有些歇斯底里的味道,这个样子的端木青他从来都没有见过。

    而端木青却只是觉得悲伤,无比的悲伤。

    她的孩子,在她的身体里慢慢地死去,慢慢地离她越来越远,就这样孤独的离开。

    而他,她孩子的父亲,却在这个时候跟她说,他要娶另一个女子。

    另一个很爱很爱他的女子!

    韩凌肆的心情因为她这样的言语而烦躁起来,这样的端木青跟他心里一直认为的那个理性的,冷静的青儿,好像完全都不一样了。

    她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呢?

    “我都说了,雅芝她只是占个名分罢了,她并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感情,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这一句话让这个屋子如同外面的夜色一样沉了下去。

    好像过了很久,端木青才幽幽地反问了一句:“我应该很相信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