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风,在这一刻突然强烈地吹来,将一边门扇重重地吹向墙壁,发出巨大的一声响。

    天空突然炸开一道闪电,照得端木青和韩凌肆脸上同样雪白一片。

    他们在这一刻清楚地看到了对反感到表情。

    端木青看到他脸上的不解和失望。

    韩凌肆看到她脸上的倔强和哀伤。

    “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韩凌肆冷冷地看着她,丢下一句话走出了屋子。

    在他踏出门槛的那一瞬间,雷声终于炸响。

    大雨,哗啦啦地落下,像是被谁追赶着似的。

    方才廊下的那把椅子还忘记拿进来呢!应该湿了!

    让端木青自己想不到的是,这个时候,她竟然还能够想起那把椅子。

    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真累。

    吵架绝对是一件力气活儿,有事没事,不要去吵。

    或许是站得太久了,腿都有些酸了,端木青正想要喊百媚,却想到此时外面下着大雨,她过来只怕会淋湿。

    其实这样的晚上,还挺适合一个人的。

    只是屋子里实在是太黑了,平日里都是百媚点的灯,也不知道火折子放在哪里的。

    摸着黑走着,一个不小心,脚下踢到一个什么东西,顿时跌倒在地。

    只听得清脆一声响,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伸手只摸到半根簪子,胸口,有一阵狠狠的疼痛感传来。

    这根簪子,她一直都有些舍不得戴,这些天却一直都戴在头上,却是因为想要找个机会跟他说她怀孕了的事情。

    却没有想到,这样一件喜庆的事情,却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手,不自觉地用力握紧了,墨玉的断裂口深深地扎进了她的手心。

    直到传来剧烈的疼痛感,端木青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手,却依旧舍不得将它扔弃。

    好久,她才从地上爬起身,终于找到了火折子,慢慢地将屋子里的每一盏灯都点亮了。

    然后才弯下腰,细细地一寸一寸地寻找簪子的另一半。

    当她将终于找到,将两节拼在一起的时候,肚子的疼痛感也几乎将她再一次击倒在地。

    “百……百媚……”

    端木青努力摸到里间,努力让自己坐到床上,才用力喊她。

    从看到韩凌肆似乎带着怒气一般的离开,百媚心里就有些不安。

    但是端木青没有叫她,让她不确定此时她是需要有人在身边,还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所以,才会一直站在屋子里等。

    此时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她毕竟有内功在身,几乎是立刻就赶了过来。

    “小姐!”

    端木青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包东西来:“两碗水……煎成一碗水!快!”

    百媚呆呆地拿着那包药,看着她几乎都已经没有人色的脸,有些慌了。

    “快去!”端木青扶着床头,勉强道。

    “哎!”不迭地点头,百媚立刻冲进院子里的厨房,手忙脚乱地生起炉子。

    这包药很早很早她就已经准备好了,但是从来都不敢拿出来,甚至于看都不敢看一眼。

    没有人知道她的心情,也没有人能够体会。

    肚子里是她自己的骨血,若非到了眼下这一步,她又怎么会舍得这么做?

    外面的雨声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

    眼泪从她的脸上一颗一颗的滑落,就像是想要跟外面的雨声比较声势一样。

    百媚端着药进来的时候,才发现端木青收拾出了一个包袱,这让她微微一愣。

    真的出事了吗?

    端木青抬起头,看着那碗黑漆漆的药,心,瞬间就被狠狠地揪紧了。

    对不起,孩子!原谅娘亲,一定要!

    终于,眼睛一闭,伸手去接那只碗。

    而百媚却缩回了手,警惕地看着她:“这是什么药?”

    端木青似乎颤抖了一下,动了动嘴唇,没有说出话来。

    百媚再一次问道:“小姐,你老实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药?”

    眼泪再一次滑落,端木青扬起脸孔,似乎在看什么,但是实际上,那上头除了屋顶,什么也没有:“落胎药!”

    “什么?!”百媚吃了一惊,“你疯了?!”

    在百媚的眼里,虽然眼下她和韩凌肆之间有些问题,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他们还相互爱着对方,就从这一点上讲,也不至于到了孩子都不要的份上。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是,端木青晕头了,第二个反应却是,赶紧把药倒掉。

    可是在她有所行动的时候,端木青却告诉了她第二个事实:“孩子早就保不住了!”

    “什么意思?”

    端木青终于从黑漆漆的屋顶上回过头,眼神哀伤地看着她:“百媚,我的孩子,我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他。”

    直到这个时候,百媚才想起这些时日里端木青种种不正常的迹象来。

    就算是妊娠反应,也不可能如她那样时常虚弱得站不住才对。

    “你……”

    端木青泪如雨下,摇了摇头:“我的身子,早在西岐就受损严重,根本就没有能力生养孩子。”

    “那你……”

    想到之前她让自己炖的那些药,百媚心里百感交集起来。

    这些天,只有她独自一个人承担着恐惧和害怕,没有人帮助她,也没有人安慰她。

    她是大夫,清楚地知晓肚子里孩子的情况,清楚地感觉到孩子的异样。

    可是在这个时候,韩凌肆非但不知道孩子的存在,非但没有一起分担,而且还终日里陪在另一个女子的身旁。

    百媚的眼睛顿时湿润了。

    这个小小的身子里的那颗心,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委屈。

    “你这是……”

    视线落到她的包袱上,百媚犹豫着问道。

    苦笑了一声,端木青道:“既然他已经决定了,那我,也该做出我的决定才是。”

    “我们去哪儿?”

    这句话莫名的就让端木青的心里感到一丝温暖,仅仅是因为“我们”两个字。

    “去找灵儿。”

    “好!”百媚点头,没有多余的言语。

    “药给我吧!”端木青伸出手,“这个时候大家都在自己的屋子里,你将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找辆马车,我们立刻就走。”

    端过药,端木青淡淡吩咐。

    正要回答,却又停了,百媚看着她:“可是……你的身子……这药喝下去……”

    “天亮之前找个人家投宿,不住客栈就好了。”端木青淡淡道。

    意思很明显,她这碗落胎药喝下去,天亮的时候才会起作用。

    百媚也不再耽搁,立刻转身出门去了。

    她的离开,像是带走了屋子里的人气,冷空气顿时涌了过来。

    咬了咬牙,终于端起碗,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这药,竟然不苦!

    “啧啧啧啧……”一个带着嘲讽的声音从屋子的角落里传来,“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端木青没有看向声音的来源:“你不是最喜欢美女吗?”

    一张包子脸陡然间就出现在了端木青面前,撇了撇嘴,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颗蜜饯来:“吃吧!这个最能够去除喝药后的苦味了。”

    端木青看了看比自己矮许多的小孩子模样的地瓜,伸手接过他的蜜饯放到嘴巴里:“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的话,你岂不是跟着那个女人一起私奔了?”这话说得似乎是自己的媳妇要出墙似的酸。

    伸手点了点他的脑袋:“所以……你要跟我们一起私奔?”

    地瓜连忙点头谄媚道:“是啊是啊!”

    说完了之后又马上摇头:“什么叫做跟你们一起私奔?这说法多奇怪,我是那种左拥右抱的人吗?

    是我们俩一起私奔,她顶多算是给我们赶马车的。”

    “你说谁是给你赶马车的啊?”一个柔媚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生生让地瓜打了个寒噤,立刻躲到端木青的身后去了。

    百媚担心着端木青的,一路忙活几乎是脚不沾地,此时也懒得跟地瓜那个小屁孩多计较,看到桌上那只空碗,连忙走过来扶着她:“感觉怎么样?”

    忍下身体的不适,端木青笑着摆手:“不用担心,我还好。”

    话是这么说,但百媚还是小心地扶着她的手往外走。

    走到门口,端木青仍旧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看这些日子住的屋子。

    其实,从他们成亲到现在,似乎只有住在这里的短短三个多月,才像是真正的夫妻生活。

    “走吧!”终于,还是转过脸,端木青轻声道。

    百媚有些不忍,只点了下头,回过身将门关上了。

    如注的暴雨中,一辆简单到无法引起任何人注意的马车疾驰而去。

    夜风带着寒雨将桌上的宣纸吹得散乱不堪,韩凌肆烦躁地丢下笔,纸上落笔处却只是一滩深色的墨迹。

    一个字也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青儿会这么不讲道理呢?

    而且她怎么会说出那句话?难道经过这么多的事情,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吗?

    难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在她眼里就那么经不起考验吗?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永远只会有她一个?

    越想越烦躁,一把将桌上的东西拂落在地,韩凌肆有些泄气地倒坐在椅子里。

    猛然间一道闪电亮起,紧接着就是滚滚的雷声。

    夜,已经很深了。

    青儿,在这样的晚上会不会害怕?

    想到这里,心莫名的有有些牵挂起来。

    不行,她的脾气太不像话了,得要冷一冷她。

    只是这样的想法才成型一会儿,还是有些放不下,犹豫了很久,才叫了一声:“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