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如同影子一样的男子飘了进来:“王爷。”

    韩凌肆顿了顿,好一会儿才道:“去看看王妃睡着了没有。”

    在这里被称为王妃的人,自然就只有端木青一个了。

    今天的王爷其实是有些奇怪的,暗影跟着韩凌肆的时间只怕只比韩雅芝稍微短一些了。

    所以,他一眼就可以看得出韩凌肆的不对劲来。

    而且,这么多年的相处,虽然他对于感情不了解,但是韩雅芝对韩凌肆的心意,却也早就有所察觉。

    只是韩凌肆自己身处其中,反而看不明白罢了。

    今天的事情,他虽然不能猜得十分准确,却也大概的知道些。

    他之前是被韩凌肆当做暗卫用的,只是时间长了,两人也建立起了感情,如今才会让他光明正大的跟随左右。

    对于韩凌肆的感情,甚至于是其他的事情,他都不会问什么,基本上就只听从命令。

    但是,他本身是一个没有家的人,可以说,韩凌肆,是他的一切。

    这么多年的积累,自然而然地也生出了感情。

    他和端木青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也知道,这个世界上,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

    正是这样,他这么一个很少涉及感情的人,才将一切都看得仔细明白。

    今晚,他觉得,也许,他可以说些什么和平日不一样的话。

    或许,这对于王爷来说,会是好事。

    “王爷。”

    暗影的开口,让韩凌肆有些诧异,因为他以为他已经走了,从窗外黑漆漆的雨幕中转过脸,才发先这个如同影子一般的男子还站在门口。

    “怎么了?”

    “我觉得……”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暗影感觉自己的舌头有些打架的感觉。

    “你有话就直说。”暗影了解韩凌肆的同时,韩凌肆又岂会不知道他的性子,此时看他确实是有话要说,便笑着道。

    “这些日子王妃的情绪不太好。”好一会儿,暗影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韩凌肆怔了一怔,这个事实想必在这里住着的人,有眼睛的都能够看得出来的吧!

    “我知道。”毕竟这也算是他对于他和端木青的担心,韩凌肆心里还是感激的。

    可是暗影并没有离开,仍旧站在门口,接着书房里的灯光,韩凌肆觉得他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自在。

    就连耳朵似乎都红了,这可不是暗影的性子。

    “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被他这么一耽搁,韩凌肆方才心里的烦躁都减弱了不少。

    “我……我听说,孕妇情绪不好会影响腹中的孩子,而且,对孕妇本身……”

    “什么乱七八糟的?”韩凌肆打断他断断续续的话,皱眉问道。

    这一下,轮到暗影惊讶了。

    只是他才惊讶一下,然后韩凌肆就急冲冲地到了自己面前:“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意思?”

    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方才的疑惑,而是充满了震惊。

    “我……我是听大夫说的……不……”

    “你是说青儿怀孕了?”韩凌肆怒吼道。

    暗影平时几乎都没有什么表情的连上此时的表情可谓有些丰富。

    “王爷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

    话说完他自己也愣了。

    是不是一瞬间脑袋里接收的东西太多了,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思绪这么的混乱?

    青儿怀孕了?

    这是真的吗?

    那为什么自己不知道?

    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心里的问题还没有理顺,人就已经冲到了雨幕里。

    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他直接跑到她面前当面问清楚不就是了吗?

    “青儿!”还没有到自己的房门口,韩凌肆的声音就充满了整个院子。

    韩雅芝正因为心里的事情繁多,而没有办法入睡,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声音,心,猛地跳了一下。

    她一直都在等韩凌肆的答案,她是有把握的,因为她了解他。

    可是他的这个叫声似乎有些不寻常,难道端木青刷什么花样了?

    可是她不是那种人啊!

    “青儿!”第二声喊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门前。

    想也不想一把推开门,让他意外的是里面并没有反锁。

    难道青儿知道自己今天晚上还是一定会回来的?

    所以才给我留了门?

    想到这里,韩凌肆心里闪过一丝欣喜,幸好自己过来了。

    可是马上,他就察觉到不对劲起来。

    照说他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她应该立刻就醒了才对,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青儿?”这一次,他没有再大喊大叫,而是慢慢地往卧房走去。

    房间依旧一片安静,只听得到雨点敲打在瓦片上的声音。

    “青儿?”终于点着了灯,韩凌肆也看清了空无一人的房间。

    心,蓦然间就慌了。

    陡然间想到傍晚是时这个屋子里发生的事情。

    青儿,走了?

    不,不会的!

    韩凌肆立刻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青儿不是那样的人。

    若是真如暗影所说的,她怀着身孕,她更不会走。

    “暗影!”陡然间怒斥一声,韩凌肆盯着他出现。

    “王爷,青王妃……”他已经在外面听到动静了,此时屋子里是什么样的情况,猜也能够猜得到。

    “青儿不见了,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你赶紧让人去找,务必要给我搜出来。”

    “是!”暗影答应一声,便要退下去,却又立刻被叫住了。

    “你让人去找就好,你马上回来,我有话要问你。”

    “是!”

    只有一盏灯影影绰绰地照着整个的屋子,韩凌肆蓦然间有些疲倦似的,跌坐在床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突然听到青儿怀孕的消息,她就不见了?

    突然,他看到桌上的那只碗,碗底似乎还留着些黑色的药汁。

    青儿在喝药?她生病了?

    对了,应该是保胎药。

    自己怎么会没有发现这一点?

    现在回头想想,她这些日子确实不太正常,好像脾气也古怪了点儿。

    猛然间想到韩雅芝遇刺那天,她看到韩雅芝的伤口时,想要呕吐的事情来。

    原来是这样?

    若是如暗影所说,她当时根本就不是因为不喜欢雅芝不想给她疗伤,而是因为--她怀孕了!

    那都是妊娠反应?!

    该死!自己怎么一点儿也没有想到。

    他们之前没有在一起过,但是这些日子一直都是同床共枕的,怎么可能不会怀孕呢?

    为什么自己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呢?

    韩凌肆陡然间想起来,他似乎对此确实是一点儿研究也没有。

    看来以后要好好研习一下了。

    思绪正纷乱的时候,暗影回来了。

    “王爷!”

    “你说青儿怀孕了?”韩凌肆的语气十分的急促,听得出他的关切程度。

    暗影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那眼神很明显--你竟然真的不知道?!

    “是!”

    “你怎么知道的?”

    “青王妃好像自己也没有注意,那天我护送她进城的时候,路上几个农妇见她情况不对,提醒了一句。

    然后她才自己诊断了出来,当时她对百媚说的时候,我正好走过去。”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韩凌肆顿时火冒三丈,厉声斥道。

    暗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位王爷才好,好半天才道:“我是以为王爷你知道。”

    “她跟本就没有告诉我啊!我怎么会知道。”

    韩凌肆此时已经是心急如焚了,暗影这话很明显,端木青怀孕了的事情是板上钉钉了。

    可是此时她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可是,她这些天看上去都很不好的样子,王爷难道没有问过?”

    暗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借来了两个胆子还是怎么回事,直愣愣地问道。

    韩凌肆一怔,陡然间手脚冰凉。

    他发现了她这些天似乎身体都有些不舒服,但是……

    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一方面,韩雅芝的伤势太过于严重,而她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了那么重的伤,所以他一直都放不下心。

    另一方面,他觉得她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大夫,自己身上的这些小毛病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儿。

    而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

    陡然间她想起今天她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应该很相信你吗?”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暗影看着他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僵局里,神情便有些不自在了,更多的是对由他说出这件事情的尴尬。

    不过也只是尴尬而已,这是他有史以来说过的最大胆的话,却并没有让他自己感觉到后悔。

    韩凌肆感觉自己有点头晕,靠着床,终于慢慢地滑坐在了脚踏上。

    “暗影,她走了是不是?”

    听到这话的暗影一抬头就看到韩凌肆垂头丧气的样子。

    “好像是!”

    “什么叫做好像是?我……”

    话说到一半,韩凌肆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往床后面走去,过了一会儿,他又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

    没了,那后面放着她装衣服的箱子,里面的她的简单的衣服都没有了。

    刚才他还只是不安的猜测,现在,却是完完全全的可以证实了。

    视线,陡然间又落到了桌上的那只碗上。

    韩凌肆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顿时间冲到了脑门上:“暗影,赶快叫个大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