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两个人虽然过得平凡,而且也并不是那样的和睦,但是毕竟携手一辈子了。

    而且老妇人的性子分明就是老头儿这么多年给包容起来的。

    想起昨天晚上,老妇人让老头儿将那车丢远些,老头儿懒得动,颇有些不愿意,老妇人便作势要自己去,那老头儿虽然还是骂骂咧咧的,但终究人还是出门去了。

    多么艰难的一对老夫妻,但是又是多么的幸运,她,真的很羡慕呢!

    以前,她也很多很多次,在心里希望可以跟一个人像这样的白头到老。

    就算是没有荣华,没有富贵,那又如何?

    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运不是吗?

    想起这些实在是容易让人心酸,端木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喝过百媚熬的药,端木青在躺了一躺,就觉得自己身上好多了。

    挣扎着起来要走,那老妇人却是无论如何也不答应。

    “姑娘你听我说,我这地儿偏僻,人家要找人一时半会儿的找不到这里来的,这小产跟生孩子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你这照理儿该是要坐月子的,但是我也知道,你是一定要赶路的,这就没有办法了,不过今天是万万不能下地的。

    见了风以后要是落下了病根,你还要孩子不要呢?”

    百媚听她说得严重,连忙就帮着安慰。

    端木青也没有再推辞,果然听话的仍旧躺下了,其实是那老妇人最后的一句话打动了她。

    这个孩子保不住,主要的原因还是自己的身体太差了的缘故。

    这样的悲剧,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

    只是想到这里,心里又感到悲伤了,还有第二次吗?

    百媚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和老妇人出了房间,帮忙做饭去了。

    幸好她已经不相信爱情了,不然也会这样的痛苦,爱情里,谁没有痛苦过?

    想到这里,又想起记忆里的某个人,终究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好像是将心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驱散开去一般。

    让端木青想不到的是,她安静的躺在这里的时候,青州城却是一片鸡飞狗跳。

    每一家客栈在这一天都像是得罪了瘟神一般,迎来一批批的官差。

    所幸,官差们只是搜了一遍之后就走了,不但没有要他们一文钱的保护费,反而给了他们十两银子的叨扰费。

    这让大小客栈的掌柜都十分的惊慌,不知道这又是闹了哪一出。

    青州城的城门上,暗影看了一眼那个背对着青州城的玄衣男子,心里叹了一口气:“王爷,没有找到青王妃。”

    韩凌肆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手指上的扳指却在这个时候碎成了齑粉。

    找不到!

    端木青!竟然找不到,你究竟去了哪里?

    天色已黄昏,你从我的视线里消失已经整整一天一夜了。

    暗影皱了皱眉,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一口饭喝一滴水了。

    最开始,他疯狂的跟着士兵们一家客栈一家客栈地搜过去,搜了一圈没有结果之后,便站在这城楼上等。

    一整天,真个青州城的客栈已经被搜了三遍了。

    这不是韩凌肆的风格,他也曾经失控过,曾经不顾一切过,但是从来没有这样。

    这在青州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他不会不知道吧!

    “接着搜!还搜不出来就再搜一遍,给我挨家挨户的搜!”

    “王爷!”暗影觉得此时的他又责任提醒他的主子,“再这样下去,在青州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将会付诸东流了。”

    韩凌肆凤眸一紧,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暗影狠狠地吃了一惊:“那又如何,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要将她给找出来。”

    “王爷……这……”

    “你还不快去?!”

    暗影愣了一愣,这样的命令该遵守吗?

    “是你不告诉我她怀孕了的事情的,我这是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

    暗影跪在地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原本就不善言辞,此时更显得笨嘴拙腮了,一个七尺大汉,几乎快要急得出汗。

    “孩子没了?”一个清越的女声突然间响起,让暗影心头一震,一转脸就看到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素服的吴素站在楼梯口。

    来了个人就好!

    这是暗影当下唯一的想法,趁着这个当口,她几乎是想都不想,立刻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韩凌肆猛然间转过头,眼睛里是一种吴素从来没有看过的怒意:“你也知道!”

    但是这样的韩凌肆,吴素并不害怕,她的脸上还是带着些漫不经心,这一点和韩凌肆那些年在西岐时候的表情很是相似。

    “知道什么?”她耸了耸肩,什么都无所谓似的摆了过来。

    这个样子的她让韩凌肆更加气闷了,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你也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吴素微微一愣,随即有些哑然失笑的味道:“怎么?感情你这个当爹的不知道?”

    这样一句话很轻易地就勾起了韩凌肆胸中熊熊的怒火,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头震怒的狮子。

    吴素却并没有止步于这样的逗弄,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问道:“青儿为什么不告诉你呢?”

    说着突然间想是想到了答案,冷笑一声道:“要是我,我也不说。”

    这句话却立刻让韩凌肆的怒气消了,连忙问道:“为什么?”

    吴素看着面前这个因为一个女人而变得如此情绪多变的男人,心里一时间不知道作何滋味。

    但她的脸上还是和方才一样的漫不经心:“生气呗!多生气啊!你就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将她扔在大街上,管都不敢她和孩子,她为什么要说?”

    知道她说的是韩雅芝受伤的那天,韩凌肆有些懊恼道:“可那天雅芝都快死了!我怎么顾得及?而且,也不是只有那一天,后面她为什么不说?”

    吴素转了转眼珠,嘲讽道:“我可是听说你一直都在某个人的屋子里,我想青儿就算是一万个想告诉你,你也不见得就给了人家机会吧!”

    “什么意思?”韩凌肆男不是十分能理解吴素的这些话。

    “什么意思?”吴素反问一句,“你是猪吗?一个女人给怀着孩子,你连面都不见一见,还指望人家巴巴的跑到另一个女人的屋子里跟你说:‘喂!韩凌肆,我怀孕了’,谁脑子有问题啊!”

    被吴素这么一说,韩凌肆彻底的愣了,他完全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样的认识,让他顿时跌坐在地。

    他一直在想的是为什么青儿不告诉他怀孕的事情,甚至于他还怀疑过她根本就不想要给他生孩子,因为她说她不信任他。

    现在听到吴素的话,在回头想想,好像那些日子里,她确实是有话要说却又无法说出口的样子。

    终于收起了脸上的漫不经心,吴素轻轻走过来,蹲在他的面前,叹了一口气。

    “现在好了,孩子也没了,人也走了,她也得意了。”

    韩凌肆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她刚刚说了什么:“谁?”

    干脆一屁-股坐在他的对面,吴素翻了个白眼:“还能有谁?那个讨厌鬼啊!”

    他们三个是一起长大的,吴素嘴里的讨厌鬼是谁,韩凌肆自然一清二楚。

    “你别胡说,就算是你不喜欢雅芝,也没必要将这件事情推到她身上,她现在……”

    “得了吧!”没等韩凌肆说完话,吴素就打断他,“你的意思是我陷害她?!我呸!我至于么?我图什么呀?

    我不喜欢她是谁都知道的事情,没什么好遮掩的,就因为这个我去编排她?我有那么重视她吗?

    那讨厌鬼值得我做这么掉价的事儿?你别太抬举她。”

    吴素这个人就是这样,跟她熟了,就完全没有办法将她当女人看,当然不熟也没办法,但是好歹可以当成女将军,而熟了,就只能当做女汉子了。

    “行了,算是我说错话了还不行?”韩凌肆此时当真是一点儿开玩笑的兴致都没有。

    但是吴素这么真性情的几句话还确实让他感觉心里舒服了些。

    “我说你啊!我虽然没有跟谁出过对象,但是这些年,见过的人也不少了,难道一点儿事情还看不出来?

    青儿那人,我虽然跟她接触不多,但是我还是挺喜欢的,你知道,我喜欢的人不多,也难得喜欢,但是看人的眼光还是贼准的。

    她把孩子拿掉这件事情,我确实没有想到,但是,凭着我的猜测,我断定,一定跟那讨厌鬼脱不了干系。

    韩雅芝这个人我知道,干不了什么大坏事,但是,小打小闹的做些让人恶心的事情还是挺厉害的,还能叫人一点儿看不出,这是能耐,我得承认。”

    吴素的这话,韩凌肆没有反驳,因为他突然想起他跟青儿说那件事情的时候,青儿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还能是谁告诉她的呢?

    自然就只有韩雅芝了,雅芝到底跟青儿说了什么?会不会是因为她说的什么话而让青儿最后做出这样的决定?

    韩凌肆的心,陡然间很痛很痛。

    难道,他在不知不觉中,让青儿很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