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对不清雅芝,上次你说的那件事情,我恐怕不能答应你。”虽然心里已经坚定了这个想法,但是说出来,终究还是有些歉意的。

    让他惊讶的是韩雅芝的态度。

    她只是安静地听着,等他把话说完了才轻轻点头道:“我知道了。”

    “雅芝,我……”

    “我知道。”韩雅芝的笑容十分勉强,不知道是因为她身体的缘故,还是听到韩凌肆说的话的原因。

    “我不想勉强你,但是……”韩雅芝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对于韩雅芝,韩凌肆心里头的愧疚是无法言说的。

    此时听到她这么说,自然是立刻点头:“你说。”

    “我原本就是个孤儿,是太后跟着先帝在出巡的路上捡得我。

    虽然赐姓国姓,但是我知道,实际上,我什么都不是,谁都不是。

    自从太后去世之后,你就是我最亲近也是唯一亲近的人。”

    说到这里,韩雅芝感觉到喉咙里面哽得难受。

    需要很努力很努力,才可以呼吸,才可以不让自己被这口气哽出眼泪。

    她调整了好一会儿,才接着道:“其实从小到大以来,我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留在你身边,帮你你分担你肩上的重量,哪怕一点点也好。

    小时候,我觉得,你是对我最好的人。

    太后虽然对我好,但是也只是给我衣食罢了,而为我出头,替我教训那些欺负我宫女的人是你,偷太后的漂亮珠子给我过节的人是你。

    我努力,努力让自己更强大,更厉害,就是希望你能够好过一点儿,在好过一点儿。

    小时候,我只是觉得,我们就该是这样的,并不为什么。

    后来,渐渐的知道些事情了,才知道,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你,毫无理由,毫无目的的喜欢你。

    就算那段时间你因为两国的压力,变得多疑且冷漠,就算是对我,也鲜有言语,但我还是喜欢你,没有怨言。

    我以为,在我的世界里,只有我和你,同样,在你的世界里,也只会有你和我。

    只要我们慢慢等着,等到某一个时候,我们一定会很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就像是小时候那样。

    但是,她出现了,你变了,一点一点的改变。

    我相信,我是最熟悉你的那个人,你的一颦一皱,骗得了别人,又岂能骗得了我?

    你不再冷漠,你的笑容,不再是伪装的,我知道,你喜欢她,我看得出来,因为那和我喜欢你,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韩雅芝的身体微微向前,好像有些疲惫似的,趴在了桌子上。

    韩凌肆看得出来,今晚的韩雅芝很悲伤,很委屈。

    她想要诉说,而他不想要阻拦。

    “我也想过,是不是要将她从你的生命里驱逐出去,才能够阻止她代替我成为你身边最亲近的女子。

    但是我没有办法,她的麻烦不少,好几次都命悬一线,而每一次的命悬一线,你都同样的去掉半条命。

    我知道,我不能除掉她,因为我不知道,她若是死了,你会变成怎样。

    在这样的境地里,我发现,我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果然,如我所想,你们相爱了,你娶了她,那么开心,有时候,你站在一旁,我都可以看到你的笑容。

    很矛盾,看到这样的你,我竟然有些高兴,我觉得这样高兴的你,很好。”

    韩凌肆看到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一种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笑意,恬静的,和平的,真诚的。

    她这样的笑容,竟然让他也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笑意,只是心里终究有些歉意,有些苦涩。

    “可是,我也开始害怕了,对于端木青,我虽然不十分了解,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一个倔强的人,她是你最重要的人,我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

    所以,我去找她,我想要向她寻求一个位置,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的拒绝那样强硬,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回旋的余地。

    这让我很难堪,同时也很愤怒。

    凭什么呢?她认识你才多久?而我是跟你从小到大相依为命的人,我却要低声下气地跟她讨要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

    你是东离的皇子,你是昊王,你将会有很多很多的女人,我韩雅芝跟随你这么多年,比之于那些人,当真不强一点吗?

    我只是要一个名分,我只是想要呆在你身边,不奢求唯一的呆着也不行吗?”

    韩凌肆陡然间想起吴素说的话来,听到她说到这里,微微垂下眼,很是犹豫,好一会儿才问道:“那你……”

    可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才好。

    眼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如韩雅芝所说的,她将他当做这个世界上最为亲近的人,而实际上,她对于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亲人,有些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既然你今天跟我说这件事情,也就说明你其实还是有所怀疑的。”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韩雅芝好像更加没有力气了,整颗头就枕在自己的手臂上:“没错,刺杀是我安排的。

    一切都安排得很好,我果然为你挡了一剑,我是想要用我的命来赌一个名分。”

    韩凌肆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原本只是想要问问她是不是跟端木青说了什么话。

    他瞪大了眼睛,决然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做出了这么偏激的事情来。

    “我赢了,又输了。”韩雅芝苦笑一声,有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滑落,“你答应了我,又反悔了。

    而你们,却失去了一个孩子,这都是我的错。”

    韩雅芝抬起泪眼看着韩凌肆:“我从来就不是一个良善的女子,但是,我惟一的底线就是你,我真的不知道她怀孕了,对不起!君昊,对不起。”

    韩凌肆站起身来,有些不敢相信地退后两步,睁着眼睛看着她。

    这一刻,他的心情极为复杂,竟然不知道震惊多一些,还是愤怒多一些。

    震惊,是震惊于这个女子执着的感情,还是义无反顾的决绝?

    愤怒,是愤怒于她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还是她将自己的性命如此不当一回事。

    对于他这样的反应,韩雅芝没有意外,她仍旧垂下眼去,接着道:“从我知道她喝了落胎药之后,我就知道,我所想的一切,都完了,你不会原谅我的。

    而我,也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因为,我竟然害了你!”

    这话让韩凌肆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有震惊地看着她,说不出一句话。

    “但是君昊!”韩雅芝突然又抬起头来,带着希冀地看着他,“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相互扶持的份儿上,答应我一个要求好不好?”

    此时的韩雅芝,就像是一个洗去了所有脂粉的女子,她的脸上,只剩下最真最真的样子。

    这样的她,还是会让他心疼。

    他想起小时候,在得知了事情真相的时候,他自己一个人跑到禁地去,躲在角落里哭泣,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才发现她就守在不远的地方,睁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

    好像生怕一个不小心睡着了,就会让他被别人发现。

    这个女子,他真的没有办法埋怨她。

    最终,他还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你说吧!”

    “不管怎么样,不要赶我走,不要将我许给别人,好吗?”

    韩凌肆一怔,微微张着嘴,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不会要求你什么,也不会再试图想要成为你的女人,我只是想要按照我的生活方式生活着。

    我的一生,原本就没有别的目标,让我一直这样好吗?”

    韩凌肆就这样看着韩雅芝,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趴着,两两相望。

    终于,韩凌肆点了点头:“好!”

    眼泪倾泻而出,韩雅芝眼泪掉着掉着,就笑了出来:“谢谢。”

    对于这样的感谢,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是不该答应的,这样似乎耽搁了她的一辈子。

    可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是她最想要的生活,若是连这个都剥夺了,那么她的人生,还剩下了什么呢?

    屋子里,恢复寂静,韩雅芝垂下眼,头依旧枕在手臂上:“好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儿呢!”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韩凌肆的脑袋也是乱哄哄的一片,他不再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她的屋子。

    许久,韩雅芝从慢慢地从桌子前直起身子,却忍不住痛哼一声,苍白的脸,似乎又白了两分。

    灯光下,她胸前白色的衣衫上,晕开了一大片红色,触目惊心。

    她紧紧地咬着牙齿,颤抖着手从袖子里拿出一瓶药,然后才慢慢解开衣服上药。

    疼痛中,却慢慢地溢出一丝笑意:“我还可以活着!”

    对她来说,这又是一个赌,若是连这个要求他都不答应,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