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许是因为老妇人并无子女在身边,又见端木青实在可怜,狠留了一番,加上百媚在一旁点头附和,最终二人在这住了三天才走。

    给那两个老人留了些银子,便往青州城西边去了。

    韩凌肆封城找人的事情,她并不是没有耳闻,只是她并不愿意去想。

    孩子已然没有了,但是伤口却还是血淋淋地存在于心里,痛且折磨着。

    这一次两人还是极为简单的装束,地瓜也不再躲躲闪闪的,而是和两人一道出行。

    三个人看上去倒像是一对姐妹带着一个孩子。

    新买来的马车有些半新不旧,百媚还砍了好一会儿的价,用她的话来说,这也是一种伪装。

    端木青知道,她是害怕自己再被韩凌肆发现。

    这中间的情谊,她懂。

    但是她却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此时的韩凌肆找到她,确实会是十分难堪的面对,但是一味的躲躲闪闪,却也没有必要。

    仔细想想,她还真是算不得他的什么人。

    曾经他们的夫妻关系就是建立在相互合作的份上的,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夫妻。

    而后来,他娶了贾文柔,这有名无实的夫妻就越发连名都没有了。

    既然如此,她端木青有需要害怕什么,她有该要为他怎样吗?

    没有,路是她自己的,人生也是她自己的,命,更是她自己的。

    前世的赵御风,今生的韩凌肆,若是无义,自己何必用多情,困住了自己。

    她不欠任何人,活下去,所为的,只有她自己。

    人活一世,终究还是要为自己坚持些什么,才算是有意义的吧!

    看着不远处夕阳下,吵吵闹闹捡柴火的一大一小,端木青终于露出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身体好些了吗?”

    一个清醇的嗓音如上次一般的在头顶上响起,端木青微微皱了皱眉,却没有露出什么情绪,只是淡淡道:“是你。”

    她平静的语气,让紫衣有些惊讶,无声无息的从树上落下,没有激起一丝尘埃。

    “看你的气色似乎还行,看来时恢复的不错咯!”

    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一种受命于人的样子,好像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都在他的眼睛底下上演着。

    “他叫你来的?”随意的摆弄着并不需要整理的行李淡淡地问道。

    既然人家都没有惊讶,自己也就不需要过多的寒暄了,紫衣随意地坐在她对面的石头上:“不然呢?”

    微微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唇,端木青点头:“我的话多余了,除了他,还有谁能够叫得动你?”

    说着又顿了顿:“这也就是说,他已经停止了那番惊天动地的动作了?”

    “失望了?”紫衣摩挲着腰间佩戴的一个香囊,好整以暇问道。

    端木青却没有恼怒,只是淡淡一笑,不点头也不摇头。

    “你现在打算去江州?去看画舫姑娘?”他的重瞳子在夕阳下闪着一种特别的光芒,给人感觉不像是普通人一般。

    不过他原本就不是普通人,端木青自嘲地想,普通人能够当上东离第一的暗卫首领么?

    但是她没有回答紫衣的话,不知道是懒得回答,还是默认。

    “你好像……”紫衣说着话,停了一瞬,将刚刚偷袭而来的石块原路打回去,仍旧接着方才的话,“变得沉默了许多。”

    那边百媚这才急匆匆地赶过来,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紫衣就笑道:“你知道的,你不是我的对手。”

    这句话让百媚很是气结,转脸看向地瓜:“番薯,我们一起。”

    谁知道那个小萝卜头却飞快地溜到了端木青的身后,仿佛恨不能紫衣看不见他似的。

    “喂!”百媚顿时气急,“你也太没骨气了吧?!”

    “我要骨气做什么?”地瓜探出一个头来,理所应当道,“哪家伙就是个变态,要打你打,被大哭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你……”

    “好了,百媚,来坐吧!”端木青浅浅笑着对她道,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紫衣的出现。

    虽然感觉这个重瞳子的男人有些危险,但是百媚也知道,地瓜说的是实话,这个男人要对付自己,只怕手都不要动。

    满眼警惕的看着他,百媚坐在端木青旁边,动手生火,从动作看得出来,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还是比较生疏的。

    “吃晚饭了吗?”端木青首先开口问道。

    这语气竟然像是一个主人对来家里做客的客人问话一般的语气。

    紫衣却也没有觉得不习惯,耸了耸肩,表示没有。

    “百媚,多煮一点儿。”

    闻言,百媚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听话的煮东西。

    “谢啦!”紫衣听到她这样的吩咐,莫名的觉得全身舒坦,干脆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斜倚在那里。

    “那你接下里的任务就是跟着我?”端木青帮着百媚添柴,随口问道。

    “算是吧!”紫衣微微闭着眼睛,却开着一条缝小心地观察着端木青。

    让他觉得讶异的是,这个女子依旧是淡淡的表情,好像这对她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

    “你没有什么想说的?”

    端木青淡淡地抬了抬眼皮,看了他一眼:“说什么?”

    “或者说,我就这么跟着你,你不反对?”

    紫衣睁开眼睛,带着些探寻的目光。

    “你武功那么高,一路跟着我有何不好?像你这样的保镖,只怕全天下也没有人用得起,有这样的便宜,我为什么不占?”

    端木青这话说得合情合理,紫衣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只能哑然失笑。

    江州和青州想毗邻,但是因为两个州城的地理环境不一样,风土人情也就有些不同。

    青州在漓江边上,靠江吃饭。

    而江州虽然州名带着江字,实际上并没有靠近离江,其境内却有着东离最大的湖泊--潜湖。

    江州潜湖是整个东离乃至天下文人墨客最喜欢聚集的地方。

    时不时地这里便有一些著名的诗篇流传出来。

    而很多仕途不得意的书生政客,也会来这里打着以文会友的名号,将自己心愿写在诗词里,以期能够让人相中,好一举成名。

    来到江州,便容易让人感到一种靡靡之感。

    原本东离就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开放的国家,到了江州这里,更是能够感受到这一点。

    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并不相避讳,结伴逛街的比比皆是。

    而这里的女子也似乎显得比别处更加喜欢打扮一些。

    明媚的笑颜,妖娆的身段,丝毫不介意完美的展示在世人面前。

    怪不得百媚说这里是个好地方,果然如此。

    “敢问小姐芳名,芳龄几何,家住何方?这厢有礼了。”

    听到这声音,原本始终端着妩媚笑容的百媚,也马上垮下脸来。

    这个人,能不能再无聊点儿?!

    端木青却是毫不介意,依旧一边走路,一边欣赏江州的歌舞升平。

    “小姐,你看这里的人,都穿得漂漂亮亮的,我们也别再穿着这些了,走在路上倒是引人注意,不如,我们都换身衣裳吧?”

    百媚甩开那个依旧各处搭讪的地瓜,笑嘻嘻地走上前来问道。

    她向来爱美,跟着端木青的这段时间里,却一直都是一副朴素的样子,这个时候看到这里来来往往的漂亮女子们,自然忍不住想要捯饬捯饬了。

    端木青笑着点了点头:“也好。”

    地瓜一听,立刻跑了过来,鼓着腮帮子道:“这一次我来,我来。”

    “什么?”端木青一时不解。

    “我来砍价!”

    原来是为了一路上都是百媚在砍价,让他心痒痒的缘故,端木青只好笑着点头。

    “掌柜的,这个怎么卖?”地瓜小小的个子,指着一间成衣店里的一套衣裳问道。

    那掌柜的是个矮胖子,看到来人虽然都穿的朴素,但是个气度不凡,尤其是那紫衣男子,身上的东西,随便一件都不是凡品,便也不敢怠慢,立刻迎上前来。

    “客官,一套衣裳做工材料都十分精良,您一看就是有眼光的,但是,我们小店想来物廉价美,才八十两银子。”

    地瓜却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么贵?能不能少点儿?”

    掌柜一听,有些拿不准主意,他的话是对着那紫衣男子和青衣女子说的,这个小孩子说这话是个什么意思?

    但是抬眼朝那两个人看去,却发现两人却好像是完全没有注意那个小孩一般的模样,依旧各自挑各自的东西。

    难道这小孩不是他们一起的?

    掌柜的犹豫了一下,还是笑道:“客官,这衣服也是一份价钱一分货的,不过为了挣个回头客,稍微少一些也不是不行,您看七十五两怎么样?”

    “三十两!”地瓜却是严肃着一张脸,冷声道。

    “这个,”掌柜的又看了看那边,发现两人又看向了小孩,“那您七十两好了。”

    “四十两。”

    “这……六十五两。”

    “四十五两。”

    “六十两!”

    “五十两!”

    “这……好吧好吧!算是交个朋友,就五十两吧!”

    掌柜的摆出一副肉疼的样子,正要叫人装起来,却发现那个小孩自顾自地往外走了,便连忙喊道:“客官,您的衣服!”

    地瓜回头愣愣地看着他:“我的衣服?那不是你的吗?我又没买!”

    “可是你刚刚不是才跟我讲好价钱吗?”

    “我只是来练习砍价的,我又没钱。”小包子脸一脸无辜地看着那矮胖的掌柜,理所应当道。

    “你信不信,老子想要练习砍你?”掌柜的顿时脸色铁黑。

    ~~~~~~~~~~~~~~~~~~~~~~~~~~~~~~~~~~~~~~~~~~

    小寒:实在抱歉啊亲们,今天卡文卡得太销魂了,一整天还是没有想好到底该怎么写,先上传一章,晚些时候再传,大家别等了,明天早上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