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百媚发现那个长着奇特重瞳的男子跟着他们之后并没有带来什么麻烦,而且顺带充当了保镖和钱包。

    虽然保镖这个主要职能还没有怎么体现,钱包却是时时充当着。

    这样,似乎也不错来着,是以来到江州之后,百媚对于紫衣也不再如之前那般警惕了,几个人来到这里竟然有一种游玩的感觉。

    对于紫衣,端木青了解不多,但是从韩凌肆你那里,却也有所认识。

    她知道,他从不会去打听,也从不会去说嘴。

    他的任务就只有一个,听从命令,执行命令,除此之外,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这是韩凌肆对他的看法,端木青相信,这绝对是真的。

    所以,她丝毫不担心自己来江州的目的背后的种种会被他探知。

    而且,还有一点,端木青始终都记得关于韩雅芝策划刺杀事件而受伤的期间,他对自己的两度提醒。

    她知道,这与韩凌肆无关,他纯粹只是提醒自己,这个情,她领了。

    绿乔山庄名为山庄,其实是江州城西一座相对来说比较大的宅院。

    据说是因为当年山上发生泥石流,庄主也就是叶添才搬下了山,买下这个宅子,名字却还没变。

    绿乔山庄只在江湖上有名,对于正统的名流当中,却是没有一丝名气的。

    一行人来到山庄的时候,端木青有些犹豫了。

    她没有身份,百媚的身份还是不要透露得好,地瓜,更不要说了,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小孩。

    “庐阳梅鹤拜见庄主。”紫衣清朗的声音响起。

    端木青微微一愣,就看到他朝门房递了一张拜帖。

    那门房果然笑嘻嘻地接了,请他们在偏厅里坐下,自己让人去传话了。

    “梅鹤?”几个人坐下来,端木青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紫衣却是挑了挑眉,别有意味地笑了笑,并没有说明什么。

    但是很快,端木青就反应过来了,紫衣大概就只是他的代号罢了。

    没有坐一会儿,就有人迎了过来,看那前头那中年人的穿着打扮,在这绿乔山庄地位应该不低。

    紫衣当先迎上去,朗声笑道:“竟劳叶庄主亲自迎出来,实在是不敢当。”

    这中年人竟然就是这绿乔山庄的主人--叶添!

    端木青不由地又看了紫衣两眼,感情这家伙在江湖上还有些名气?

    “梅鹤先生前来弊庄,真是令弊庄蓬荜生辉,老朽感到荣幸啊!”

    叶添看上去也是个十分豪气之人,这番话说出来并未曾给人丝毫假意客套的感觉。

    “晚辈有些琐事来江州处理,顺便看看江州潜湖风景,又素闻叶庄主贤名,故而前来拜会,叨扰之处,还请庄主不要见怪。”

    饶是端木青性子冷淡,甚少对外物动色,这会儿看到这幅模样的紫衣,还是觉得十分的不习惯。

    “哪里哪里,梅鹤先生才是名显江湖,能来弊庄才是老朽的荣幸。”

    很显然,这场见面,宾主尽欢。

    端木青和百媚跟在身后入内,不得不承认,此时紫衣确实是帮了一个大忙。

    这叶添家底倒是十分的殷实,才走进宅子,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座房子的气势来。

    并不似文人政客的府邸一般精致,而是处处都彰显这一种恢弘的气势。带着些豪气干云的味道。

    就是一路行来所看到的下人,也都是些小厮,并不见一个丫鬟,就是那小厮,也都没有一丝女气。

    叶添亲自将他们一行人送到一座小院前,端木青抬头看到看到匾额上写着“听剑阁”三个龙飞凤舞的三个字。

    纵使是不懂武术之人,也都能够看得出这字里头潇洒的剑气。

    果然是粗中有细。

    院子收拾得很整洁,家具物件算不上名贵,却收拾得十分妥帖,并不会给人被轻待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江湖人爽朗的味道。

    叶添又跟梅鹤先生也就是紫衣寒暄一了会儿便告辞出去了。

    院子只配了两个小厮,并不在院内居住,而是每到定时送饭菜过来,与别处很有些不同。

    但是这样的安排也算是给了居住在这里的客人完全的隐私,表明山庄并不会刺探客人的任何情报之类的东西。

    眼看着整个院子就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端木青才似笑非笑地对紫衣道:“梅妻鹤子,想不到紫衣竟然是如此谪仙般风流人物啊!”

    谁知道紫衣听了这话并没有谦虚,而是摊开双手,看了看自己道:“怎么见得我便不是那般人物呢?”

    端木青哑然。

    紫衣越发哈哈大笑起来:“有趣!”

    停下来之后,指了指两厢房间,笑道:“你和百媚姑娘住在西厢,我就和地瓜住在东厢好了。”

    端木青还没有说话,刚换上新衣裳一直在臭美的地瓜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炸开了:“什么?我跟他睡?”

    百媚顿时笑靥如花:“不然呢?”

    地瓜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紫衣,最后将求救的目光看向端木青。

    但是,他才刚要开口,端木青便似笑非笑问道:“你觉得跟我睡有可能么?”

    一句话顿时让地瓜那句提议烂在了肚子里,方才因为穿上一身华美衣裳的喜庆颜色,顿时从脸上消失,换上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跟我睡有什么不好吗?”紫衣挑了挑眉,拍了拍地瓜的脑袋,“小孩子就该听话。”

    地瓜鼓着一张包子脸,面对这个男人,她根本连反驳自己不是小孩子的心情都没有了。

    百媚笑着跟端木青进屋,走了两步,又回过头看着紫衣,笑容果真是百媚横生:“梅鹤先生果然是谪仙一般的人物。”

    “喂!百媚大娘,人家不过是客气地叫你一声姑娘,你至于这么奴颜婢膝阿谀奉承么?”

    地瓜挤眉弄眼地朝百媚挖苦道。

    百媚顿时脸色铁青,正要开口说话,紫衣却先他一步,只是他脸上依旧是和煦的春风:“看来地瓜的成语学得不错啊!阿谀奉承?我是这种人吗?”

    地瓜方才的嘲讽顿时僵在了脸上。

    百媚简直要拍手叫好,端木青笑看着他们的打闹,心底的那些悲伤好像也被埋藏得更深了。

    “对了,你知道叶慕白吗?”快要进房间门的时候,端木青突然回头,朝还在院子里逗弄地瓜的紫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