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叶庄主的独子?”紫衣反问道。

    端木青想起关于叶添身份的传说,挑了挑眉,反问道:“独子?”

    “至少,明面上是如此!”紫衣点头,忽又想到一种可能,颇有深意一般地笑道,“外头有没有私生子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

    端木青被他这话一哽,竟无言以对,只是点了点头,便进了屋子。

    一关上门,百媚便收起了放在的笑意,认真道:“小姐,这绿乔山庄这么大,我们要怎么找灵儿姑娘?”

    端木青坐在桌前,手指一根根地敲击着桌面,好半晌才道:“叶慕白确实回来了?”

    “王爷给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误。”

    她口中的王爷指得是镇西王姬辰风,而不是韩凌肆,这一点端木青明白。

    同时也十分的佩服姬辰风的本事,能够让如百媚这样的人时时不忘,也确实是一种本事。

    “紫衣来到这里,叶添亲自迎出来,可见梅鹤先生在江湖上的名头不小,而叶慕白又是叶添唯一的儿子,无论如何也该见上一见,我们不急。

    再说我们刚来到这里,还不熟悉这个了绿乔山庄,不可妄动。”

    过了一会儿又道:“不然先让地瓜去熟悉熟悉,好知道个大概。”

    百媚眉头一皱:“可是……地瓜跟他住在一起,若是地瓜有所动作,他岂会不知?那……”

    端木青摆了摆手:“无妨。”

    百媚知端木青脾气,既然她已然决定,便是不会再更改的。

    难怪这绿乔山庄在江湖上声名大显,就这待客之道一项上就做得无可挑剔,一进一退,恰到好处。

    既不会让客人觉得被怠慢了,又不会觉得主人太过于殷勤。

    在这里一住就是三天,这期间他们也曾出过山庄处理“琐事”,但是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呆在绿乔山庄里。

    奇怪的是,叶添自初次见面之后,并没有再度出现,好像打定了主意,他这个庄子只是给他们几个提供一个食宿的地方,而且是一个招待十分周到的食宿之处。

    这一天,依旧和紫衣在外头办完事情回来,一进到院子里,地瓜就钻了出来。

    小包子脸看了一眼紫衣之后才将她和百媚拉到一边,小声道:“有个发疯的女人!”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听得端木青和百媚都是一头雾水。

    地瓜顿了顿脚,解释道:“这个庄子里住了一个发疯的女人!”

    “哦?”这一下,端木青来了兴趣,“发疯的女人?什么样子?发疯的时候是怎样的?”

    “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每天晚上鬼哭狼嚎的,跟死了儿子似的。”地瓜的表情颇有一种立了头功的得意。

    “那是叶添的妻子!”那东厢传来紫衣淡淡的声音,好像是在说一件天下谁都知道的事情。

    端木青径自走到他的屋子里,站在门口问道:“她疯了?”

    紫衣正在洗手,听到端木青过来,头也没抬,仍旧是那种陈述的语气:“疯了,她嫁给叶添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儿子三岁的时候掉到池子里淹死了,然后就疯了。”

    这样的答案让端木青有些失望,接着又问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擦完手,紫衣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五年前吧!这几年叶添找遍了天下的名医也没有医好她。”

    五年前?孩子三岁?加上结婚第二年……

    “叶添的原配夫人呢?”端木青问道。

    紫衣此时已经在桌边坐下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对于端木青这些有些刺探味道的话并没有什么反应。

    “死了吧!这个绿乔山庄出现的时候,他便是独身,后来娶了江湖上一个并没有什么名气的女子为妻,就是现在疯了的那位了。”

    “你说他请了很多名医?”端木青的表情有些奇怪,“他跟这个夫人的感情很不错啊!”

    紫衣笑着点头:“这倒是真的,绿乔山庄声名鹊起得十分迅速,所以当时叶添娶那女子的事情也算是有些轰动。

    而婚后直到女子发疯的这段时间,整个江湖都时有二人佳话传出。”

    端木青点了点头,依旧站在门边,沉思了一下才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医术,不需要针药,就可以将人治好的?”

    原本端木青的问话,紫衣都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她想问的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直到听到她这个问题,他的表情才露出了些许惊讶:“还有这样的医术?”

    忽又想起了什么:“你说的是巫医吗?但是我一向认为那都是心理作用,单靠神明,想要治好实实在在的疾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嗯!”端木青点了下头,便不再多问,转身走出了他的屋子。

    紫衣却放下手里的茶杯,若有所思。

    “青儿,你说的是意念疗病吗?”才回到屋子里,地瓜突然悄无声息的钻出来,将百媚和端木青都吓了一跳。

    百媚正要开口骂人,端木青却先她一步:“你知道?”

    看她神色认真,百媚也就知道这件事情不是闹着玩的,收起正要对地瓜说的话,同端木青一起看着他。

    “我……听说过!”地瓜愣了一下,才道。

    “听谁说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看她这么严肃,地瓜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道:“这我哪里记得了,只是记得当时听到觉得这挺神奇的。”

    端木青没有接过他的话,而是道:“好吧!你也累了一天了,多休息休息吧!”

    待他走了之后,端木青才静静思索着今天得到的消息。

    这个女子是叶添的继室,很显然对于叶添的过去并不知晓。

    叶添和她的感情很好,为她请遍天下名医,会不会是因为这样才将灵儿抓了来呢?

    可是灵儿的医术怎么会让叶添得知了呢?

    突然,端木青蓦然间激动起来,因为她此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灵儿展露她特殊的才能之时,她还没有得知隐国一事。

    所以,当时虽然很惊奇,却也没有往心里去,只当是异族的一些另类的本领。

    现在再回头想想,若是灵儿不是什么异族人,而是隐国人的话呢?

    隐国人本就拥有各种奇怪的异能。

    意念疗伤对于正常人来说或许十分的不可思议,但是对于隐国人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而江湖上传言叶添就是当年的裴文广,那么事情就明朗了。

    她之所以注意到裴文广,是因为他就是当年官员集体“消失”的一个重要人物。

    而她查当年官员消失的事情,就是因为隐国和华天大陆上的其他国家的混战。

    那么假设叶添真的是裴文广的话,那么他对于隐国的事情有所了解便是合情合理的了。

    而此时她的妻子得了这种疯病,在所有名医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他想起当年的隐国异能也是十分正常的。

    所以,才有了叶慕白异常的出现在长京,到处找寻异族少女的事情。

    想必是早就已经光撒罗网,得知灵儿在长京的缘故。

    端木青越想越激动,若是事情真的像是自己想的那样,那岂不是就可以揭开当年那张战争的面纱了。

    裴文广不同于孙阳平,他是当年的骁骑将军,对于当年的内幕一定了解颇多,说不定还能够找到隐国国境的准确位置。

    她相信只要找到隐国,她就可以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百媚走进内室,就看到端木青一脸激动的样子,不由得奇怪,问道:“小姐是想到了什么吗?”

    端木青被她这话问得愣了一下,却只是微笑地摇了摇头。

    不是她不信任百媚,而是因为百媚毕竟不是采薇和莫失莫忘。

    她们三个是一路跟着自己从西岐过来的,更是亲眼见证着她得知自己身世过程的。

    若是她们三个,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可以分担着商量的。

    但是百媚不是,若是此刻将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只怕她反而会觉得十分惊骇,说不定会有怎样的反应。

    而且,隐国的事情终究还是隐秘些好,隐国人因为异能已经遭受了一次灾难,她不能将他们再一次暴露在不可估量的贪婪的人性面前。

    第二天,端木青便将地瓜找来,要他劳劳盯着那位庄主夫人,以期能够发现灵儿的踪迹。

    就在此时,一直未曾露面的叶添再一次出现,却是邀请他们赴宴。

    这一次的筵席并不是单为紫衣准备的,还有此时也住在绿乔山庄的其他一应江湖豪杰。

    并且还说了许多这几日怠慢的话,请求他们务必给个面子,略饮几杯薄酒。

    虽然端木青和此时的百媚都在江湖上没有任何的名声,但是叶添也丝毫不吝啬,特别要求二人要不要客气。

    紫衣作为梅鹤先生自然是代表所有人满口答应了。

    百媚却有些不乐意,想也知道,她之前在江湖上并不是什么女侠,此时赴宴者甚多,万一遇上之前的仇家,可不见得是什么美事。

    端木青却很有些兴趣,看出百媚的心思之后,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并且道:“你放心好了,到时候肯定没有人认得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