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为什么能够做得这么隐蔽?”端木青不解,“普天之下,皇帝想要知道什么事情,难道还真的能够无法查得吗?”

    “当年的事情确实让人疑惑,不光是这件事情,还有许多都是谜。”

    “你都不知道?”

    “紫衣从来不好奇任何不该好奇的东西。”

    “我知道了,”端木青冷冷道,“是皇帝不让所有人知道的缘故,也就是因为如此,叶添才得以活到现在。”

    紫衣转脸看了她一眼,双瞳中闪过一丝冷意。

    “你知道的太多了些,小心给自己带来麻烦。”

    端木青直接忽略他这句分不清是告诫还是警告的话,再一次问道:“那么,朝廷这一次请叶添入仕,应该是不怀好意咯?”

    “你为何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紫衣再一次皱眉,却没有等端木青开口便道,“我劝你不要搅和到这件事情里来,这背后的重量不是你可以承担的。”

    “若是我执意呢?你会阻止我?”端木青偏偏动了一股倔劲儿,问道。

    “你知道我不会。”

    “因为韩凌肆?”

    “不!”紫衣笑着摇头,“因为我没有阻止你的必要。”

    这似乎有些前后矛盾。

    看着她不解的眼神,紫衣再一次笑道:“刚才提醒你,只是出于好心,但是你执意如此,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的任务就只是保护你而已,其他所有,不过是看我欢喜罢了。”

    “我的一个朋友被叶慕白抓了过来,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下落。”端木青率先开口,这也算给彼此的相处让出了一个空间。

    “什么样的朋友?”

    “一个懂一种特殊医术的朋友。”端木青留了一半没有说。

    意念治病委实有些骇人听闻了。

    “那跟你方才对叶添身份的打听有什么关系?

    天下人都知道绿乔山庄的夫人得了疯病,叶庄主四下寻访名医。

    若是你的朋友有些名气,却始终都不肯来,叶庄主实在没有办法强请了过来也不是没有可能不是吗?”

    虽然他好像除了执行任务之外根本就不理俗事,但是这一句话却是瞬间问到了点子上。

    端木青心里好一阵挣扎,这话到底该怎么说。

    “算了,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只是随口一问,答案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要你不出意外就行了。”

    紫衣这样的开口,顿时解了端木青的尴尬,但是感激也就只有存在于眼底罢了,不好说出来。

    “来来来,这里就是小生的住处了,不知小姐想要喝什么茶,小生略微懂一些烹茶之技,还望小姐可以赏光。”

    两个人正说着话,就听到外面地瓜殷勤的声音。

    “哟!臭番薯,你还会烹茶呐!天天看小姐烹茶,自以为简单就认为会了?你烹一个给我瞧瞧?”

    百媚柔柔的声音从对面飘过来,很显然又是在拆地瓜的台了。

    “你……”

    “哟!我怎么啦?”百媚一手叉着腰,风情万种地走过来,微微俯下身,胸前的波涛汹涌让地瓜再一次脸红。

    伸手勾住地瓜的小包子脸,百媚咯咯笑道:“看不出来啊臭番薯,越发出息了,都能把姑娘勾到自家院子里了,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啊!

    来来来,告诉告诉我,这是怎么办到的啊?”

    每一次百媚这样真刀真-枪的跟他摆着暧昧勾引姿势的时候,地瓜就立刻败下阵来,眼睛都不敢乱动一下,只瞄着自己的脚尖。

    “好了百媚,地瓜大概也累了,你就别逗他了。”

    端木青和紫衣从屋子里走出来,立刻就看到了那个百媚横生的女子在调戏着小包子脸的小娃娃。

    地瓜听到端木青的声音,简直就像是遇到了救星,搜的一下就窜到了端木青的背后。

    活活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

    “梅鹤先生!”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几个人这才看清这个跟随地瓜而来的女子竟然就是跟端木青坐在一起的如敏。

    此时看到紫衣站在这里,哪里还有今日在席上的半分跋扈。

    一张俏脸上就只剩下了娇羞了。

    “敢问这位姑娘是……”

    紫衣微微有些犹豫地开口问道,显得很有些礼貌。

    但是那如敏才一开口:“小女……”

    某个方才还十分礼貌谦逊的男子便摆了摆手:“算了,我也没有什么兴趣知道,相信姑娘跟地瓜还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话,将端木青背后的某只直接扔了出去,自己顿时消失在门口,几乎是立刻就听到里间门关上的声音。

    这一系列动作简直是一气呵成,那叫一个干脆。

    端木青和百媚面面相觑,忍不住在心里给这样的紫衣赞一声好。

    谁说此人没有性格来着?!

    地瓜倒是心情大好,凑上前去问道:“如敏小姐,小生的茶艺……”

    那如敏被气得俏脸通红,狠狠地剁了一下脚,转身走出去了,走到门口,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向端木青所在的紫衣的门口。

    莫名的觉得心里一阵恶寒,端木青快步走到百媚面前:“紫衣虽然长得不赖,但是也不至于叫这帮少女如此神魂颠倒吧?!梅鹤先生在江湖上到底有怎样的光辉事迹啊?”

    百媚耸了耸肩:“你问我,我问谁?不玩江湖很多年了。”

    “喂!你们两个都不关心关心我的吗?”地上某只可怜兮兮地露出一个头来,懒洋洋问道。

    端木青瞥了他一眼:“关心你什么?”

    “我可是有重大消息带过来的。”地瓜立刻正经了一张脸,看着端木青道。

    “有重要消息你还敢去勾搭女孩子,你胆儿肥了啊!”端木青走过前去,蹲在他面前,“你要知道,这里除了我,另外两个好像跟你关系都不太好诶!

    你的意思是,要将我也一并得罪了吗?”

    闻言地瓜连忙从地里钻了出来,拉着端木青就往她们屋子里去了。

    “我这不是为了掩饰我的行动嘛!”

    “少来!”百媚白了他一眼,“就你那跟蚯蚓一样的行动,还需要掩饰?”

    被揭穿的地瓜也不恼怒,笑嘻嘻地在端木青旁边坐下。

    “你发现什么了?”端木青却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跟他打哑谜,灵儿的事情对她来说十分重要,她十分关心。

    “我发现了……”地瓜说着又看了看左右,然后才对端木青神秘兮兮道,“疯女人!”

    百媚一听,白眼儿一翻:“这个我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听他说!”端木青用眼神示意百媚,冷静道。

    地瓜虽然长着一副小孩子的身体,但是他这小小的身子里终究都是一个成人的灵魂,不可能连这样的轻重都掂量不清楚。

    状似得意地看了一眼百媚,地瓜才道:“上次我说我看到了一个疯女人,那个四只眼说是这个叶添的老婆。”

    他嘴里的四只眼自然就是紫衣了。

    “嗯!”

    “但是你叫我注意看着她,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端木青心里一动,立刻问道:“什么秘密?”

    “原来,”地瓜又看了一眼周围,刻意压低了声音道,“这里有两个疯女人!”

    “什么?!”说话的是百媚,“你敢这样胡说我打你了啊!竟敢拿我们两个开涮!”

    什么叫这里有两个疯女人,分明就是说她和端木青,这个小鬼简直就是皮痒痒了。

    “喂喂喂,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能打人!”面对着某人的上下其手,地瓜躲之不迭。

    “百媚别闹!”端木青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玩笑的味道,立刻阻止百媚对地瓜的侵袭。

    听到她开口,百媚才果然收回了魔爪,朝地瓜得意一笑,拍了拍手,抱胸站在两人旁边。

    “地瓜,你方才说发现有两个疯女人,是什么意思?”

    “哎呀小姐,他就是在说……”

    百媚还没有说完,端木青就伸手阻止了他,眼睛却还是盯着面前的下孩子。

    这回换地瓜嘚瑟地瞄了一眼百媚,然后才搓了搓鼻子,神秘兮兮道:“我刚开始发现那个疯女人的时候,她就在一个房间里,一个人,房间看上去也还好,里面的摆设什么的也算是不错的。

    就是没有人,房间从外面被锁上了,我就看到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一会儿又说要报仇,反正就是疯了。

    后来青儿你让我守着她,那我就守着好了。

    直到今天,突然发现一个人走了进来,哎呀我的妈呀!原来这个房间有暗室,那个人差一点就是踩着我的脑袋进的屋。”

    “暗室?”端木青反问一句。

    地瓜连忙点头:“没错,那个人就是从暗室里出来的,但是他就只是看了一眼屋子里的女人就出去了。

    然后我偷偷地溜进暗室里,想要一探究竟,接过我发现,那里面也是个房间,而且那个房间还和外面那一间所有的摆设一模一样。”

    地瓜看了看端木青和百媚的反应,发现两人都十分认真的在听,似乎十分的满意,接着道:“这还不是最奇怪的。

    最奇怪的是这个房间里也住了一个疯女人,而这个疯女人跟外面那个一模一样,哦!不对,长得比外面那个好。

    也是又哭又笑又要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