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嘶!”窗外吹来一阵疯,百媚倒吸了一口凉气,搓了搓手臂,“你别胡说八道啊!怎么听都觉得玄乎,莫名其妙的,怎么会又多了一个疯女人?”

    地瓜生怕她不信,连忙点头如捣蒜:“我说的是真的,两个女人好像哦!不对!不像,又很像,应该是……”

    “到底是像还是不像啊?”百媚听到没好气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两个人长得不像,但是行为和疯的症状又很像对吧?”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如同遇到知己,地瓜连忙拍手,“长得真是不像,里面那个女的好看多了,但是又都是一样的疯法。”

    “小姐,这是怎么回事?”百媚不解。

    端木青却并没有回答她,而是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才道:“我先去问问。”

    然后便走出了门,径直往紫衣屋子里去了。

    “我来问一个人。”

    紫衣正在屋子里无所事事的假寐,听到她这话也没有睁眼:“裴文广?”

    “周悦!”端木青否定了他的答案。

    “裴夫人?”

    “你为什么不说是周丞相次女,或者皇后的妹妹呢?”

    紫衣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耸了耸肩道:“有什么差别吗?都是啊!”

    “她为人如何?跟皇后关系如何?当年那场灭门的灾难里她死了没有?”

    面对端木青一连问出来的四个问题,紫衣却给了个让端木青想不到的答案:“无可奉告。”

    “为什么?”

    听到她的反问,紫衣笑了:“因为我是紫衣,我只听从韩凌肆的命令,在与他的利益没有冲突的情况下,我可以随自己高兴地告诉你一些事情,但是……”

    “韩凌肆也在查这个?”端木青立刻就捕捉到了他话里隐藏的意思。

    紫衣只是笑笑不说话,这似乎是代表了一种默认。

    端木青无奈:“好吧!当我没问。”

    “你不是要救你的朋友么?如何又查起周悦来了?”

    端木青往门外走去:“我也无可奉告。”

    “地瓜,你给我好好盯着暗室里的那个女子。”

    端木青一回来便对地瓜道,又转脸对百媚分析道:“立刻让人去给我查周悦,而且要她与皇后之间的关系,越详细越好。”

    百媚不发一语,立刻便去了,地瓜也乖乖地遁走了。

    端木青跌坐在椅子里,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尤其是听到地瓜说那个房间里有两个一模一样情况的两个女人。

    她好像隐隐的猜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办法肯定。

    百媚很快就回来了,很显然,事情已经交代出去了。

    如今姬辰风愿意提供这个帮主,很多事情相对来说就简单得多了。

    “小姐,周悦是谁?为什么要查她?”

    现在端木青和百媚的关系已经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很多时候,百媚会自动的替她分担一些事情,很有些以她的事情为己任的感觉。

    “裴文广的发妻。”端木青看了一眼窗外,“也就是当今皇后的亲妹妹。”

    “那……小姐是怀疑……”

    “我现在还不能肯定,等到调查的结果出来之后,大概也就知道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了。”

    百媚虽然不解,但是端木青既然这么说了,她也就只有等到事情被公开的时候。

    更何况,她原本就不是那等好奇心重的人。

    在镇西王府的人传来消息之前,地瓜却证实了端木青的一个猜想。

    “嗯,是替那个外面屋子的女人诊治。”对于端木青的猜想,地瓜给了肯定的答案。

    “那结果呢?”端木青对于灵儿的医术虽然感到惊奇,却从来都不曾怀疑。

    “没!”

    “没?”这个答案让她很是意外,“没有治好?”

    “不是!”想到在屋子里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地瓜一脸的花痴,“她说要一种好吃的东西才给治,但是那个男的在屋子里几乎都摆满了各种好吃的点心,她却都说不是她想要吃的那种。”

    “什么?”端木青猛然间想起灵儿的爱好来,凑热闹和零食。“他们……没有强迫她?”

    “嘿嘿!”地瓜像是自己有什么好主意一般,得意的笑了两声,“她说了,要是强迫她的话,她立刻就咬舌自尽。”

    这句话倒是让端木青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她,还咬舌自尽,说出来谁信。

    确定灵儿没事,端木青心里也放下了一块石头,跟着问道:“那暗室里的那个人呢?”

    “还是跟原来一样啊!那个男人一直都在哄那个丫头看病,根本就没有进去暗室。”

    端木青笑着点了点头:“好吧!辛苦你了,你若是累了就好好休息会儿吧!我想灵儿那里一时半会儿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谁知道地瓜却磨磨蹭蹭的有些不肯走的味道。

    让端木青有些奇怪:“怎么了?”

    “青儿,你……你认得她啊?”

    “嗯?”

    “就是你说的灵儿。”

    “认得啊!”端木青笑着点头,似乎有些明白了。

    “哦!没事!”说完话就蓦然消失了。

    傍晚的时候,百媚就带来了周悦的信息,镇西王府既然想要好好做一个异性王,对于皇室的把握自然是要求十分精准的。

    皇后的事情可不是小事,尤其是对于此时的东离来说。

    所以,虽然说是让他们去调查,实际上就是让他们把资料调过来。

    看着手里的本薄薄的副本,端木青在灯下一丝不苟地翻阅起来。

    果然如她所猜想一般。

    周悦和皇后周虞都不是周丞相的原配所生,而是出自于周丞相的继室。

    一对姐妹最开始在周家的生活并不是十分得意,只是后来周虞年岁渐长,各方面优秀的才能逐渐显露,猜得到周丞相的欢心。

    这上面有明显记录的一件事情是周虞在年少时跌入水中,是被周悦给救起来的,而且为此,周悦还犯上了风湿骨病。

    最重要的就是关于裴家灭门之事了。

    这本册子原本就是极为隐秘的东西,所以记载上所披露的也就没有什么遮掩。

    依据上面所言,行刑前,周悦在大牢里暴毙,皇后怜惜胞妹,特意向皇帝请旨,保全尸体,得以葬入山林。

    皇帝怜惜皇后姐妹情深,答允她的请求。

    合上册子,端木青唇边露出一丝笑意:“这就说得通了。”

    看她的反应,百媚知道这本册子很是有用,而关于这个绿乔山庄的两个疯女人,她又实在是好奇得紧,便立刻道:“小姐现在可以详细告诉我了?”

    “之前江湖上一直都有传言,说叶添就是裴文广,但是韩渊和周虞对此都没有任何的表示。

    作为裴文广是被韩渊亲自下旨诛杀全家的,有这么个一个漏网之鱼,岂不是寝食难安?

    再者,当时的圣旨可是通晓全国的,那么裴文广是如何逃脱死罪而又能够不留痕迹的在这江湖上优哉游哉的呢?”

    看到百媚有所不解的眼神,端木青接着解释道:“在东离,唯一能够跟皇帝抗衡的任是谁?”

    百媚想了想,突然明白过来:“是皇后?!”

    “没错,若是皇后动用自己的人将裴文广替换出去,而且还要瞒住韩渊的眼睛,这一定不是什么难事,这也就算是解释了为什么韩渊对于叶添这样的存在迟迟不动手。

    第一、他没有证据,第二,他也不敢贸贸然动手,我们能够想到是皇后所为,难道他不能?”

    这样解释,百媚自然是相信的,只是有一点她还是不能明白:“那小姐,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其实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猜测?”

    “对,最开始我完全是凭着感觉猜,后来关于周悦很有可能是漏网之鱼的证据出现,就让我自己相信了我的猜测。”

    端木青指了指自己手里那一本薄薄的册子。

    “最开始根据紫衣告诉我的,地瓜最开始发现的那个疯女人是裴文广的妻子。

    不对,是叶添的妻子,也就是裴文广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他作为叶添的身份出现之后才娶得妻子。

    然后妻子有了孩子,孩子死了,妻子疯了,这个时候却发现有另一个症状跟她一模一样的疯女人她的背后。

    从前跟着师父学医术的时候,师父说面对自己没有诊疗过的病症,可以尝试用实验的方式来获得治疗方法。

    所谓实验的方式,就是用另一个跟本体相似的相体来进行诊疗,这两个疯女人刚好让我想到这一点。

    那么里面那个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这个女子是叶添的妻子,那里面的那个会不会就是裴文广的妻子呢?”

    百媚忍不住叹服,又问道:“那为什么要将她藏起来呢?”

    “你忘了吗?她疯了!”端木青淡淡道,“裴文广可以是叶添,他的儿子可以是叶慕白,但是周悦可能并不能成为另外一个人。

    疯子,可是会疯言疯语的。若是她整天嚷嚷着自己从前的身份,江湖上的人还有多少会帮着叶添成就今日的名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