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也太巧了!”百媚忍不住感叹。

    “什么?”端木青不解。

    “他的第二个妻子刚刚好得了跟周悦一样的……”

    话还没有说完就住了嘴,看着端木青的眼睛里也流露出恐惧来。

    端木青冷笑一声:“这很奇怪吗?难道你忘记了紫衣说的?她是怎么疯的?

    孩子没了,很显然周悦的疯应该是跟当年的灭门惨案有关,只要知道她的疯的原因,知道她受到的冲击。

    再找到一个性情相似的,给她制造相似的经历,这,一点都不难。”

    “怎么……”原本想要感叹两句,说了两个字之后,百媚的声音就低了下来,“到底也是他的孩子。”

    “裴文广是什么人?”

    端木青反问一句,“东离唯一可以跟西岐战神相提并论的将军,战场上面对了那么多的死亡,一条人命在他的眼里,会很重要吗?”

    这样的问话,百媚无言以对。

    “而且,裴文广这些年给周悦找名医,如此大张旗鼓,也未尝不是做给周虞看,好让周虞更好地帮他牵制住韩渊。”

    “小姐的意思是?在裴文广这件事情上,皇帝和皇后是相互制约的?”

    端木青点头:“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十分奇怪,为什么韩渊会突然要求叶添也就是裴文广入仕,这对裴文广来说,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也就是说,韩渊要采取行动了,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看上去她像是在问百媚,实际上,百媚知道她只是自问。

    许久之后,百媚将床铺都铺好了,端木青坐在桌子边沉思,看得出来很是烦恼。

    “小姐,要不先不要想了,明天我们再合计合计怎么把灵儿给救出来?”

    端木青听到她这话,陡然间想到一个好主意,点头道:“好!”

    百媚松了一口气,便自己往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端木青发了一会儿怔,才要到床上去,一转身就跌入一个怀抱里。

    鼻端的味道是一种沁人心脾的清松味,无比的熟悉。

    来人的身上带着夜里的寒意,这寒意好像透过一层层的衣服,直接侵入了她的肌理,让端木青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心,好像也有些发冷。

    “青儿!”

    她听着头顶上的呢喃,带着倦意的怜惜。

    两个字之后,便又没有了下文,不知道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不想说。

    她没有开口,就这样静静的站着,也没有伸手回应他的拥抱。

    这样的端木青,让韩凌肆感觉像是一座冰冷的雕塑。

    但是他仍仍不想要放手,反而越抱越紧,似乎是想要将她嵌进自己的骨肉里面。

    可是,任他再用力,怀里的人还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很久很久,他终于放开了她。

    却看见灯光下她冷漠的一双眼,像是万里冰封。

    “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凌肆压下心里的抑郁问道。

    但是端木青没有回答他,而是绕过他径自往自己的床边走去。

    韩凌肆一把拉住她的手,她这样的态度真的是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问你孩子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端木青任由他抓着手,冷冷地看着他:“你有什么资格问我?”

    韩凌肆因她的话而愣了一下,随即道:“我是孩子的父亲,自然有权利过问。”

    “父亲?”端木青反问一句,“是吗?你是我的谁啊?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凭什么我的孩子就是你的?你太自以为是了吧!”

    “你说什么?!”韩凌肆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当他看到端木青的眼神时,他可以肯定,方才的话确实是她说出来的。

    “你没听懂吗?”端木青冷笑着问道。

    “你知不知道你在胡说什么?什么叫我是你的谁?我是夫君!”

    “你又错了!”端木青冷冷地抽出自己的手,“你可以是任何人的夫君,只要你想要,谁都可以被你带回你的昊王府,侧妃,侍妾,丫鬟,都可以,但是,我告诉你,韩凌肆,我,不行!”

    “说到底你还是在气那件事情!”提到这个,韩凌肆也觉得充满了无力感,“我已经跟雅芝说清楚了,雅芝她以后不会再……”

    “我不想听!”端木青摆了摆手,脸上带着些不耐烦,“韩凌肆,你根本就不明白,我生气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到现在你都还是不明白。”

    “可是你就算是再生气,你也不应该把孩子拿掉吧!虎毒不食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韩凌肆听到这话,想起那碗落胎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微微有些咆哮道。

    端木青被气得全身发抖,想起自己喝下落胎药的事情,更是心痛得无以复加。

    很多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但是到了嘴边,又觉得太过于无力。

    面前的这个男人还可以依靠吗?那些话告诉他又有什么意义?

    他若是明白,自然会用自己的心去体会,他若是不明白,就算是说清楚了讲明白了,谁能保证没有下一次呢?

    韩凌肆清楚地看到她神色中的痛苦,她一定有苦衷的,到底为什么。

    “你说啊?为什么?”

    端木青只是觉得特别特别的疲惫,摆了摆手,指向门口:“你走吧!我没有什么想说的。”

    这样的答案太不应该了,韩凌肆一把抓住她的肩头,逼迫她看向自己:“端木青,你今晚必须得给我说明白!为什么要拿掉孩子?

    你应该知道我会很期待我们的孩子的,你怎么忍心?!”

    这句话让端木青的心猛地被人戳了一刀似的疼,他什么都说自己应该知道。

    那么他呢?他应该知道什么?他应该知道自己不可能仅仅因为生气就舍得拿掉孩子才是。

    他应该知道自己这些年来身体状况不好才是,他应该知道他这么逼问自己,自己更加不会说才是。

    可是他知道吗?不!他不知道!

    那他又凭什么用“你应该知道”这样的理由来责怪自己。

    “因为,我不想要你的孩子了。”端木青感觉自己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的心在滴血。

    但是她依旧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她想要看看他会不会相信这句话。

    韩凌肆却感觉自己被雷击了一般,他猛然间松开手,难以置信地看着端木青,连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子。

    “你说什么?”

    端木青笑了,笑着笑着就落泪了:“你听清楚了吗?我不想要你的孩子,这样的答案你相信吗?”

    韩凌肆陡然间冲上来,一把抱住她,似乎不这样做,他就要失去她了,他不敢,不敢松手,更不敢放手。

    他如同受到极大的威胁一般,在她的耳边不停的反驳:“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可是端木青却失望了,这不是她想要的反应。

    若是他表现的镇定,对这句话打从心底里的否认的话,那就说明他是真的不信。

    而此刻的韩凌肆,所表现出来的,却是不敢相信。

    不相信和不敢相信,这中间只差了一个字,却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端木青心里有些发苦,他竟然对她连这点信任都没有。

    韩凌肆突然放开她,盯着她的眼睛:“青儿,说,说你刚才说的是假的,你怎么会不要我的孩子,你也是跟我一样最期待他的到来的是不是?”

    端木青向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无法承受那种痛。

    她只能拼命的咽下涌到喉咙的话,指着门,颤抖道:“你走吧!我不想跟你说话。”

    “你告诉我!”韩凌肆怒吼一声,对于她方才说的那句话完全的充耳不闻。

    “你走啊!”端木青一把推开他,却因为用力过猛,自己摔倒在地。

    他连忙上前想要将她拉起来,却被她躲开了。

    “韩凌肆,算我求你,你走吧!我真的不想见你,我们之间的事情,我暂时不想要理会了,我们都冷一冷吧!”

    他收回想要拉她的手,转而蹲在她面前,看着她:“什么叫暂时不想理会?什么叫我们都冷一冷?你不想要看到我了?不想要跟我在一起了是吗?”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面前的女子却抬起了头坚定对他道:“是!我不想要看到你了,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韩凌肆气急转身就走,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迈不出那一步,他恶狠狠地转过头:“端木青!你……”

    可是后面的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因为,他发现,对于她,自己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扶着一旁的桌子,端木青站起来,看着他道:“从西岐到东离,我是为了寻你而来。

    说到底,从前算是我负了你,但是,来到东离后的种种,我们也算是扯平了,现在,我想要静一静,想要好好考虑,我们之间这样的感情,究竟还有没有必要继续。”

    “什么叫做有没有必要继续,你难道不知道夫妻是什么意思吗?成为夫妻,就是要一辈子不离不弃的!”

    端木青抬头看向他,忍不住嘲讽笑道:“是吗?我真没从你身上发现!”

    韩凌肆被这话哽住了,竟无言以对,良久只抛下一句:“我不会放手的!”便没入无边的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