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第二天,绿乔山庄陡然间热闹了起来,所有人都匆匆忙忙跑出屋子,却发现是山庄里的护卫们在抓毛贼。

    这让一帮江湖上都有些名头的江湖豪杰们热血沸腾了起来。

    同时也让人纳闷儿,绿乔山庄是什么地方难道这些江湖小毛贼还能不知道?

    竟然敢在这里撒野,更何况,整个江州,谁不知道此时的绿乔山庄可以称得上是能人济济啊!

    只是所有瞧热闹的人跑到外边儿没有一会儿就被劝住了。

    端木青这一次终于看清了叶慕白的样子,要说起来,这个叶慕白还真有些世家公子的气度。

    且不说那张英俊小生的面皮,就是那通身的气度,也断然不像是江湖中出生之人。

    看到紫衣走在前头,叶慕白首先上前一步,行了个地道的江湖之礼:“想必这位就是梅鹤先生了,晚辈初回庄子还来不及拜会,还望先生海涵。

    关于今早毛贼一事,弊庄已经擒拿下了,带累梅鹤先生挂心,实在是晚辈之过。”

    紫衣笑着点头,宽慰了两句,仍旧和端木青回了听剑阁。

    端木青没有理他,往自己屋里去了,第二只脚还没有迈进门来,就被一个红色的身影差点儿冲到在地。

    “小青,想死我了。”

    端木青立刻捂住了她的嘴:“我的小祖宗啊!我才刚把你救出来,你又想要被人要回去是不是?”

    灵儿一听吐了吐舌头,乖乖地又钻回内室去了,端木青让百媚守在门口,自己跟着灵儿进去了。

    “小青儿,你上次可是说好了带我来江南的,结果呢!你倒好,背着我偷偷的走了,只带了莫忘,哦!还有她!”

    说着伸手指了指门口的百媚一脸的不情愿。

    “对了,莫忘呢?”

    这个丫头倒是一点儿危机意识都没有,看到端木青之后就跟找到了娘似的,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但是端木青的脸色却暗了下去,想起莫忘,心里憋得难受。

    她连忙抬起脸岔开话题,认真地看着灵儿:“灵儿,我有事情问你,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

    灵儿听到这话,瞥了瞥嘴,又看了看那边门口的百媚,不经意地点了点头。

    端木青眉头一皱,冷声道:“百媚,你出去,站在外面守着门!”

    外间的百媚微微一愣,但是听到端木青这样的语气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也不多停留,听话地出了门。

    端木青的视线陡然间射向角落:“地瓜,你出来!”

    一个小萝卜头立刻便冒了出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灵儿顿时来劲儿了:“诶,你过来你过来!你这个什么好厉害,你教教我好不好,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地瓜一个劲儿在给自己打眼色,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对上了端木青一张冰冷的脸,忍不住傻笑了一下:“小青!”

    端木青没有说话,地瓜立刻识相道:“我现在就出去。”

    不想,端木青却叫住了他:“你留下!”

    地瓜一听,顿时喜上眉梢:“青儿,你让大娘出去了,却叫我留下,这……”

    说着倒像是越说越高兴,还抿起嘴来笑了。

    端木青叹了一口气,想了想怎么开口。

    “地瓜,灵儿,我今天跟你们说的事情很重要,而且,不能够让别人知道,你们听到了吗?”

    灵儿原本就是十二三岁小孩子般的性格,地瓜就更不要说了,三十岁的灵魂,十岁的躯壳。

    此时端木青就像是在跟两个小孩聊天。

    但是毕竟地瓜不是小孩子,端木青的语气和表情让他知道这件事情不是玩笑。

    灵儿轻轻点了点头:“你说吧!”

    端木青首先看向地瓜,眼睛里只有认真:“地瓜,你说你三十岁了是吧?”

    “什么?三十岁?!十三岁我都不信,这个小屁孩儿!”灵儿登时叫嚷了起来,但是端木青一个眼神扫过来,她便又立刻住了嘴。

    地瓜却转了转眼珠子,点头道:“是啊!”

    “你天生就会土遁对不对?”

    “啊!”

    “你是后来才出现在华天大陆的是不是?”

    这句话却让地瓜顿时缩了缩身子,好像在排斥着什么。

    可是端木青没有理会他有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接着问道:“你是隐国人对不对?!”

    “什么意思?什么隐国人?我怎么听不懂啊?”

    端木青摇了摇头:“地瓜,这一点你不用隐瞒,我们认识没有多久的时候,有一次韩凌肆用鞭子抽你,你昏死过去了。

    当时他以为你又是在装,但是我给你把过脉了,你的脉象和我娘亲的极为相似,与常人大异。”

    听到这里,地瓜的眼睛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来,再看端木青便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和平日里的他截然不同。

    “小青,你在说什么呀?地瓜怎么了?”

    灵儿没有听懂端木青的话,而是觉得端木青的表情很严肃,看上去好像地瓜犯了什么错似的。

    虽然那个小萝卜头看人的目光总有些不怀好意的感觉,但是灵儿却一直都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

    此时眼见着端木青如此严厉的问话不由得有些担心。

    “你娘亲是谁?”就在灵儿着急得不行的时候,地瓜突然十分认真的问了一句。

    “秋恬。”端木青的回答十分的认真,此时完全没有平日里对地瓜的戏谑。

    “恬姑?”地瓜皱了皱眉,“她……怎么会有孩子?”

    后面那句话听上去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端木青却立刻抓住了他的话头:“你知道我娘。”

    地瓜转眼看她,却还带着些疑问,似乎在思量眼前的这个人究竟可不可信。

    “你真的是恬姑的女儿?”

    端木青道:“你既然这么长时间一直都跟着我,应该是心里有个底吧!”

    地瓜想了想:“你手上的那只手钏是白长老给你的?”

    “白长老?”端木青微微一愣,“你是说秋白?”

    地瓜点了点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我相信你,只是,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恬姑跟谁的孩子?”

    端木青想起通灵老人的话来,可是关于雪女一说,她不知道能不能跟地瓜说明,想了想她还是决定隐瞒。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娘死了,爹爹说我不是她的女儿,所以,我也不清楚。

    但是来到东离之后,我遇到了好几个人,首先是通灵老人,然后是夜魂,然后是灵儿,再是你。

    我从通灵老人那里得知隐国的事情,而之前我也一直都在寻找跟隐国有关的东西。”

    “你想要找到去隐国的路?”地瓜陡然间警惕起来。

    “是!”端木青坚定道。

    地瓜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久,仿佛是想要在里面找寻什么破绽。

    可是没有,端木青的眼睛十分的清澈,仿佛能够找到人的灵魂深处。

    想到她手上的那只手钏,地瓜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但是却垂下了脑袋:“没有办法的,我试过很多次,都没有找到路径。”

    “你也是突然间醒过来发现自己身在东离的?”

    这话让地瓜很是吃惊:“还有谁?”

    “通灵老人,一个看上去很老很老的侏儒。”

    端木青说这话是希望地瓜能有所印象,但是他却摇了摇头:“隐国人原本就跟这里的人不一样,别说侏儒了,就是像我这样一辈子都是小孩子模样的也不少。”

    “你们在说什么啊?”灵儿歪着脑袋听他们说话,好像听得懂,可是又有许多的不明白。

    “灵儿,我问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灵儿啊!”灵儿被端木青问起这话的时候,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但是端木青依旧认真的看着她。

    “你是从哪里来的?”

    灵儿被她这么看着,感觉十分的不自在,扭着身子来来去去不知道如何是好。

    “灵儿,你老实说,你到底是谁?你为何会突然出现在长京?原来你又在哪里?你应该不是所谓的异族人吧!”

    端木青又抛出几个问题,让灵儿莫名的有些发慌。

    但是显然发问者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仍然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她。

    灵儿小心翼翼地扯了扯端木青的衣角,眼泪都快要掉下来:“小青,我是灵儿啊!我,我就是灵儿,我不是……我还是你认识的灵儿啊!”

    端木青伸手扶住她的肩膀,表情却没有和缓一些:“灵儿,我只是想要知道,你过去在哪里?是什么时候出现在长京的?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能够用意念诊病的?还是说,你一开始就会?”

    灵儿看了看端木青,又看了看地瓜,却发现不管是平日里对自己温声细雨的小青,还是方才还表现得十分可爱的包子脸,此时都显得有些可怕的样子。

    陡然间她一把挣脱端木青的双手,想也不想便开始往外跑。

    端木青想不到她会如此,连忙伸手去拉她,但是却拉了个空。

    想到外面整个绿乔山庄大概都在秘密的找她,顿时心里跟着一急。

    万想不到这个少女竟然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