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在端木青要叫出声来的时候,刚跑到门口的灵儿,却被定住了,然后就看到地瓜从地下钻出来,双手却抓着灵儿的脚踝。

    端木青松了一口气,考虑到自己可能把这个女孩子吓到了,连忙走过去不好意思道:“灵儿,是我错了,不该那么逼你,但是是认真的在问你这些话的。”

    但是此时的灵儿却是一脸的惊慌,看看端木青又看了看地瓜。

    此时她被地瓜控制着根本就跑不掉,而且她清楚地知道门外的那个女的,一只手就可以撂翻自己。

    被眼下的情势所困,灵儿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急得额头上不住的冒汗。

    “小青,我不是妖怪啊!我真的不是!小青,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妖怪。”

    端木青被她这状似讨饶的样子给震惊了,她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一头雾水:“我没有说你是妖怪啊!你在胡说什么?!”

    哪里知道令而此时简直就像是有些精神错乱了,一个劲儿的摇头:“我不是,我不是妖怪!”

    端木青立刻稳住她乱动的身子,试图安抚她:“我没有这个意思,你听我说啊!”

    “啊!不要烧我,不要淹死我,不要打死我!救命啊!”

    陡然间,端木青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厉声吼道:“灵儿!你不是妖怪,你是正常人,我们是一样的人!”

    但是灵儿却还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灵儿你看,地瓜他不也是土遁吗?我也没有认为他是妖怪啊!你不过是天生会医术而已,怎么就是妖怪了呢?

    还有通灵老人,他可以看穿人心,我都没有觉得他是妖怪啊!灵儿你冷静一点儿!”

    抓着她的地瓜发现,端木青说了那一番话之后,这个红衣少女好像当真冷静了一点儿。

    眼看着她渐渐地平复下来,端木青放缓了声音:“灵儿,你听着,在我心里,你是我的亲人。

    你、我、还有地瓜,我们都是一样的,我问你的问题,只是想要知道更多关于你的事情,没有害你的意思。”

    灵儿缓缓地抬起头,睫毛上还沾着泪滴,但是眼睛里的恐惧却慢慢地消退。

    “小青……”

    端木青点了点头:“是!我在。”

    “我……”灵儿看着她,说了一个字,却又停下了。

    “你愿意相信我吗?”

    灵儿看了一眼已经放手站在一旁的地瓜,他的包子脸上此时有些严肃,但是莫名的看上去有些喜感。

    而端木青脸上的表情却无比的温和。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让端木青和地瓜松了一口气。

    “那好,灵儿,我现在问你,”端木青将她扶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倒了杯水给她,“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好不好?”

    木然地喝了一口水,灵儿又抬眼看了她一眼,好像受到了鼓励一般,轻轻地点头。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种异能的?”

    “异能?”

    “就是可以用意念替人诊病!”端木青替她解惑道。

    “我不知道啊!小时候就这样了,只是有一次阿妈得了风寒,我抓着她的手哭,总感觉手心有一股气受阻,然后我就努力打通那股子杂气,不知道怎么阿妈就好了。

    试过几次之后,我就知道原来是这样的,但是……”

    灵儿说这话,又低下了头,想了想才接着道:“有一次我和小伙伴在山上玩,一个人被蛇咬伤了,我把他救好了,然后晚上就有一群人到我们家里来,他们说我是妖怪。

    阿妈让我赶紧逃走,但是自己却摔了一跤,快要摔死了,我怕阿妈会死掉,就回头去救她,但是还没有救回来,我就被他们抓住了。

    他们要烧死我,说我是妖怪,阿妈为了救我,就被火烧死了。”

    “什么?!”端木青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竟然会因为身怀异能而被当做妖怪。

    “阿妈死之前跟我说叫我逃,逃得越远越好,然后我就一直逃啊一直逃。

    也碰到过一些好人,收留我当孩子,但是后来大家发现我会治病之后,都把我当妖怪了,他们想要淹死我,想要用石头砸死我。

    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只能记着阿妈的话,一直逃。

    从小到大,我都在逃亡中,没有人会相信我不是妖怪的。”

    灵儿说着说着又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她记忆里的那个阿妈。

    “你是你阿妈的女儿?”地瓜在这个时候清醒地问道。

    灵儿垂下头,轻轻摇了摇头:“不是,那群人要烧死我的时候,我听到他们说的,他们说我是阿妈捡来的,叫她不要为了我而犯险。”

    “那个时候你几岁?”端木青问道。

    “五岁。”灵儿老老实实回答,“五岁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屋子里的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每个人都似乎各有心事。

    现在端木青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灵儿好像什么都不怕,但是就怕令王妃会将她赶走了。

    那是因为实在是漂泊太久了,如今的令王府虽然算不得是她的家,但是每个人对她都是善意的。

    没有人会将她当做妖怪,也没有人会排斥她。

    这当然还是跟令王妃的性子有关。

    端木青想了想,抬头问道:“那你当时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令王府?其实这一点,我一直都不明白!”

    灵儿有些害怕地抬头看了端木青一眼,又很快垂下头去。

    “怎么了?”

    “其实……”犹豫了一下,灵儿接着道,“其实是有一个人叫我去的,他说我去帮你看病,然后让你收留我,你一定会收留的。”

    这倒是让端木青十分奇怪:“谁?”

    “对不起小青,我答应了他,一定不能说的,”灵儿看上去有些抱歉的样子,“但是,你放心,他一定不会害你的。”

    这样的说法,反而让端木青越发的好奇起来。

    可是灵儿已经说了,她答应了人家,不能将那人说出来,她也不好强人所难。

    点了点头端木青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方便说,我也就不再问了。”

    地瓜顿时便咧开嘴笑了,那个样子,活脱脱就是“小生地瓜”了。

    倒是灵儿不解了:“小青,你方才说我们是一样的人是什么意思啊?”

    “灵儿,其实你却是不是普通人,但是也绝对不是妖怪。

    你我地瓜还有很多人,都是属于另外的一个国家的人,在我们的国家,每个人都有异能,只是很多人的异能都不一样。

    但是在多年前,我们的国家遭到了攻击,我们的国家消失了,但是也有很多人,像我们三个一样,被带到了这里。

    可是更多的人,却是被冰封了起来,我们必须要找到我们回家的路,将我们的国人全部解救出来。”

    端木青说这话是严肃的,她想起了秋恬,想起了秋白,想起了通灵老人。

    这放在她肩上的担子,无论如何,她也一定要挑起来。

    或许是受了端木青情绪的影响,地瓜又认真了颜色,看着端木青好一阵,才道:“那青儿,这跟叶添有什么关系吗?”

    端木青让两个人都在桌边坐下,认真道:“叶添,其实就是当年的骁骑将军裴文广,当年对隐国的战争,裴文广是东离的主力。”

    “也就是说,裴文广很有可能知道进入隐国的路径?!”

    地瓜眼睛里冒出希望的光芒来,这么多年了,任他飞天遁地,都丝毫找不到隐国气息。

    此时听端木青的意思,好像很有希望的样子。

    叫他如何能够冷静地坐在桌子前呢!

    “青儿你说的是真的?”说着地瓜便往遁走,“我去把他抓过来!”

    端木青却一把拉住了他:“别忙!我把灵儿找过来就是为了让他过来的,你抓他且不说你能力不够,万一你反倒搭进去了,可怎么是好。

    这裴文广可不是别人,可以说,他是一个对隐国有充分了解的人,我可不想你去涉险。”

    地瓜想了想,仍旧坐回了桌子边:“那青儿,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这其中还有些事情我不是很明白,但是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现在的裴文广,很想要治好他那个夫人周悦的病。”

    “我知道,是那个疯女人!”灵儿在一旁插嘴道。

    端木青点头:“是!就是一个疯了的女人,这么多年,他找遍天下名医也没有找到,现在将视线投到灵儿身上,更说明他对隐国的那一点了解。”

    “所以,你的意思是通过灵儿,将裴文广带过来?然后我们跟他谈条件,灵儿替他治好周悦的疯病,而他告诉我们隐国的入口?”

    地瓜想通了端木青的计策,整个人也都跟着兴奋了起来。

    端木青点头:“没错!”

    三个人正在这里合计着,外面却听到百媚敲门的声音。

    此时端木青在商量大事,百媚若非有急事,一定不会这样莽撞的敲门。

    “什么事?”端木青立刻开口问道。

    百媚当下便推门进来了,脸上一脸的惶急:“出事了,庄主夫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