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吩咐地瓜将所需要的东西全部采集回来。

    一出门却看到如敏和那穿黄衫的女子鬼鬼祟祟地走过来。

    “你们来做什么?”

    听到端木青的话,两人吓了一跳,但是看清了来人是谁之后,那如敏便挺直了腰背。

    “关你什么事啊!我们来看梅鹤先生,又不是来拜访你的。”

    端木青转脸看了一眼紫衣的屋子,耸了耸肩:“请便!”

    那如敏颇有些耀武扬威的意思,对身旁的女子扬了扬下巴:“如真,我们走!”

    只是才走了两步,就被一个小萝卜头挡住了去路。

    “两位小姐,这厢有礼了。”

    如敏认得地瓜,知道他和紫衣是住在同一间屋子里的,加上毕竟没有同性相斥的因素,脸上的脸色也就好看了许多:“是地瓜兄弟啊!梅鹤先生在吗?”

    “啊!这个嘛……”地瓜似乎有些犹豫,“大概也许可能应该……不在吧!”

    “什么?”如真听这话便有些不相信,当即便要自己闯进去,“我看看。”

    端木青有些心烦,裴文广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即使是两个无脑少女,也会叫人心烦。

    地瓜还没有来得及阻止,那如敏和如真师姐妹两个就往紫衣的房间里闯去了。

    果然这个世界上,最坚韧的还是一颗花痴的心。

    端木青摇了摇头,示意地瓜忙自己的事情。

    然后端木青就看到英俊潇洒的梅鹤先生艳福不浅的样子。

    “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此时不方便招待两位姑娘。”

    “梅鹤先生要处理什么事情,我可以给你帮忙啊!”

    “在下确实是有事,二位姑娘还是请便罢!”

    “那我们在这里等梅鹤先生你忙完好了!”

    “对啊!梅鹤先生剑术一绝,小女正好想要请梅鹤先生指点指点呢!”

    “在下……”

    “我也是我也是,听说梅鹤谷风景极好,不知梅鹤先生可愿邀请小女前往一观?小女心里可是一直都十分想去的呢!”

    “还有我还有我!梅鹤先生,听说你当真养了几只鹤,实在是太有爱心了。”

    “梅鹤先生……”

    “……”

    就算端木青一向忍耐力不错,此时看到这样的情形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只是这样的事情她没有什么兴趣插手去管,就随紫衣去好了。

    只是没有想到半个时辰之后,他竟然就来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灵儿和地瓜正一左一右的看着端木青倒腾那么瓶瓶罐罐。

    见到他来,立刻都缩到一边去了。

    关于这一点,端木青觉得有些意外,灵儿对紫衣的感觉跟地瓜如出一辙,都是带着些畏惧。

    “你那两只蝴蝶呢?”端木青并不在意他看到自己的所做的事情,毕竟若是真想要拦住他,自己也未见得有那个本事。

    紫衣只是扬了扬下巴,没有回答。

    “你倒真是狠心,”端木青嗤笑一声,“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来找你,你就这么狠心的抛下了。”

    紫衣没有回答端木青的话,也丝毫不避讳有其他的人在场:“有些奇怪。”

    “什么?”

    “我带了两个红衣过来,都被人控制住了,动不了。”

    他的话听上去云淡风轻的,但是却让端木青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转过脸,皱着眉头看他:“什么意思?”

    “绿乔山庄有问题。”

    “这我当然知道,不然周悦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死了?”

    “周悦是叶添杀死的?”

    “什么?”端木青吃了一惊,手上的东西都差点儿抖翻了。

    “周虞要放弃周悦了,这是我最新得到的消息,而且打算让叶添死。”

    “为什么?”

    这样的答案,端木青从来都没有想到过。

    “这个答案,我现在还查不出来。”

    “你查不出来,岂不是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了?”

    这对于紫衣来说未免不是一种赞扬,只是紫衣并不以为意,毕竟她说的基本上也就是事实了。

    “不是!”但是他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应该有两个人知道。”

    “韩渊和周虞?”端木青的嘴唇里吐出两个名字。

    却让紫衣讶异-地看了他一眼,虽然他平日里行事再怎么我行我素,看过的人也有不少都是直爽性子。

    但是还没有见过谁直呼皇帝的名字。

    只是他也不是什么正统大道的维护者,对于此,并不想置喙。

    “还真是一对夫妻!”

    “对了!就算是周虞要放弃周悦,叶添也没有必要杀了她啊!”端木青突然想起这一茬来。

    “这一点,就要问叶添了,未尝不可以将这看成是叶添的破釜沉舟。”

    “你的意思是,叶添要逃?”

    端木青想了想:“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如今人多,周悦死了,他可以将他夫人之死,闹得越大越好,然后趁乱逃走。”

    “大概是这样的,但是很显然叶添还没有意识到,其实这个庄子,已经不在他的控制之内了。”

    紫衣唇边带了一丝笑意,却不知道是在笑什么。

    端木青斜睨着他:“怎么突然又将这些事情告诉我了?我可是记得清楚,你说这些事情无可奉告的。”

    “没有办法!”紫衣斜倚在门框上,哪里还有半分梅鹤先生的温润如玉模样,“你信不信,我的消息竟然被封锁了。”

    “谁信?紫衣也有被人控制的时候?”

    耸了耸肩,他略显无奈道:“要留下我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也低估了对方的重视程度,只带了两名红衣。

    她们两个现在出不去,我也就没有了办法了,而现在我作为梅鹤先生,要有所动作实在是太大眼了,算来算去,划不来。”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端木青微微眯了眯眼睛,从一开始紫衣的态度,就可以猜得出来,其实这个叶添,也早就在了他的视线里,只是端木青一直都猜不透他要做什么。

    或者说,韩凌肆要做什么。

    “或许跟你差不多吧!”

    端木青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声,脸上却不露声色:“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不是十分清楚,但总归是跟当年那么多官员一同消失的事情有点关系吧!”

    “算是吧!”端木青这一次并没有否认,“那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了我,你需要我做什么?”

    紫衣看了她一眼,答案却出乎端木青所料:“没想要你做什么啊!现在主动权掌握在你手里,你愿意告诉我什么就告诉我好了,不想说我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着他又突然看着她崔燃一笑:“更何况,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是保护你的安全呢!虽然我此刻被人监视着。”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的方向是自己的屋子,端木青突然想起那两只蝴蝶来。

    “你的意思是说……”

    紫衣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空,长叹一口气:“现在的江湖早就已经不是原来的江湖咯!人心不古啊!”

    什么叫做人心不古。

    想想从前朝开始梅鹤先生就是紫衣,早就不是纯粹的江湖人了。

    他这分明是放火州官笑点灯百姓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紫衣带来的这个消息对她来说还是十分重要。

    据此来说,叶添肯定是早就已经有了逃跑的计策,而且只怕此时已经打算实施了。

    那么他跟自己交易的可能性,似乎又减少了许多。

    而且,还有一点,这个绿乔山庄里的江湖豪杰,究竟有多是是别人的眼线。

    自己又被多少人盯上了?

    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端木青再抬眼往紫衣看去,才发现他已经走了。

    地瓜和灵儿两只也自在了许多,两个人竟然如同两个小孩子一样在斗草。

    “地瓜,你去做一件事情。”端木青看着自己手里的瓶子,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对地瓜道。

    灵堂里,叶添屏退了所有人,只留下独子叶慕白。

    “穆儿,我们还是输了!”

    此时的叶添哪里还像是早上那会儿那样伤心欲绝,他那张充满了世事的方脸上此时满是冰冷。

    叶慕白却还是跪在地上,往火盆里一张一张地添着纸钱。

    对于父亲的话,他并没有开口,仿佛此时在他的眼里,什么都不重要,唯有眼前的那盆火。

    “你姨母已经不愿意再帮你了,我们两个也要逃命了。”

    叶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忽又喃喃道:“向我裴文广兵戈铁马多少年,最后不但没有了自己的名姓,还要如此窝囊的东躲西藏。

    当年那一场仗,就不应该伸手去接,原以为满打满算的军功,到最后才知道是给上头人做了垫脚石。

    你姨母倒也真心是个狠女人,竟然这样的事情都做得眼都不眨一个。”

    叶慕白还是面无表情。

    “唉!多少往事旧梦中啊!”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句话触动,叶慕白嘴角动了动,终于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父亲:“爹,你后悔过吗?”

    “悔啊!当年是爹站错了队啊!不然,何至于此。”

    “我问的是……啊!”叶慕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头吓的跌坐在地。

    “呵呵,不好意思!”人头突然又不见了,然后从不远的地方钻出一个人来,“不小心是钻错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