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你……”叶慕白吓得不轻,指着地瓜的手都跟着颤抖起来。

    叶添也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却没有儿子那般失措。

    “你是谁?”

    “我叫地瓜,是我家青儿叫我来的。”

    “你是隐国人?!”

    叶添几乎是立刻就断定眼前的小萝卜头是那个身有异能的族类。

    叶慕白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飞快地站到父亲身旁:“爹,什么隐国?他是谁?”

    但是叶添并没有空去理会他,他依旧盯着那个不速之客。

    “哈哈,看来庄主果然没有忘记当年的事情啊!”地瓜一边大摇大摆的走着,一边笑着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叶添立刻注意到这一点,“你是跟着那个灵儿来的?”

    说完他自己又摇了摇头:“不对,我记得我见过你,你是……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跟梅鹤先生一起来的?难道你……”

    “切!”地瓜一甩脑袋,一脸的不屑,“谁要跟那个丑八怪一伙,实话告诉你,我是来跟你商量一件事情的,你到底要不要好好听?不听我走了啊!”

    叶添顿时有些犹豫起来,叶慕白却不一样。

    此时他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惊慌,看着小地瓜皱眉道:“你一个小孩子说话如何可信?不要在这里瞎胡闹了。”

    地瓜白了他一眼:“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怎么就不学学你爹?”

    叶慕白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叶添立刻走上前去:“敢问你说的商量是只什么事情。”

    “我家青儿说了,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只要你告诉我们一些事情,我们就可以帮你逃出一条命,哦!不!是两条命,还有他。”说着,地瓜又伸手指了指叶慕白。

    “当真?!”叶添突然间有些激动起来。

    眼前的这个小孩子一样的人自然是隐国人无疑,他们想知道的事情也就只有那一件了。

    既然他们是隐国人,替自己逃出生天又怎么会是难事?

    “爹,不可轻信!”叶慕白立刻上前道。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诡异的人为什么知道此时的他们陷入了困境,但是在他的心里,自己是裴家人的事情始终是不可以说出去的秘密。

    这么突然冒出来的人如何能够相信?

    “穆儿,这事你不知道,爹自有主张。”

    叶添说完立刻转脸看向地瓜:“小兄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帮我们?”

    地瓜看了看叶添和叶慕白:“你们当真愿意?”

    叶慕白还有些犹豫,毕竟地道他们早就挖好了,虽然不见得靠它就能够完全逃离,但是总比这样贸贸然的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要好多了吧!

    “我相信你们的为人,还请小兄弟不要再卖关子。”

    “我家青儿最厉害的就是医术了,你们听说过假死药吗?”

    “假死药?”叶添和叶慕白对视一眼。

    地瓜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假死药,让你们吃了就像是死了一样,到时候趁着大家都以为你们死了,然后留下两个假死人,不就可以瞒天过海了吗?”

    叶添皱了皱眉:“这假死药,我并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也就仅仅是听说过而已,这药效到底如何,却是真不知道啊!”

    地瓜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并一只小笼子来,递给他们:“诺,这里面就是,如果你们怕死的话,今天晚上还有些时间,你就喂给这只小白鼠吃就是了。

    等到天亮的时候看它能不能醒的过来,不就知道了?!”

    叶添和叶慕白相识一眼,眼睛里有着不同程度的怀疑。

    “可是……如果我们不合作的话,你这药都给了,难道不怕?”

    地瓜用一根食指搓了搓鼻子,一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还不容易,就到处传扬你还没死的消息呗,你难道还不知道对方的手段?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下半辈子就等着逃亡吧!”

    这个小孩说起这个话来好像丝毫不以为意,可是却是实实在在的关系着他们父子的生存。

    一时间,叶添莫名的觉得自己手上的那瓶药有些沉重来。

    “那……我若是将所有事情都说了,你们不会再卸磨杀驴吧?”

    地瓜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亏你以前还是个将军,这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做得很好玩吗?”

    被这样一个小孩用这么一句话一噎,叶添还真感觉心里不是个滋味儿。

    地瓜看了他们两眼,小小的包子脸上一脸的嫌弃:“咯里吧嗦说了这么多,没事情了吧?没事我走了!”

    说完就要往地上钻,临了了又叮嘱了一句:“若是决定了,别忘了安排后事哈!我们是你们这里的客人,很多事情都不好动手,叶庄主你应该知道的吧!”

    这一次是真走了。

    叶慕白看着那完整的地面,张大了嘴,愣是合不拢。

    “看到了吧!这就是隐国人。”

    “爹,隐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啊?”

    叶添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很多话,真的是不好说啊!或许,不告诉他才是福气。

    端木青看着地瓜回来之后一脸讨赏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青儿,我觉得实在是太威风了,那一对父子愣愣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玩了。”

    端木青白了他一眼无言以对。

    这个地瓜,虽然三十岁的灵魂,但是很多时候,真的很像十岁小孩的心性。

    还有一个灵儿,十六岁的样子,小孩子的习惯。

    真像是带了两个小孩在身边。

    “他同意了?”紫衣不知道什么过来了,直接走到端木青身边,挑了挑眉问道。

    “算是吧!”端木青没有抬头,正在收拣东西,想来也快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翻抖着包袱,竟然抖出一个小儿肚兜来。

    心,猛然间便被狠狠地戳了一刀。

    泪,猛然间就涌了上来,忍不住把它贴在胸口。

    但是很快又意识到紫衣还在旁边,立刻飞快地将它塞进了包袱深处。

    站在一旁的紫衣明明都将这些看在了眼里,却也不说破。

    只是笑道:“如果你的这些自信都是十分有根据的话,我猜想明天晚上,就该有好戏上演了。”

    端木青飞快地收拾了情绪,淡淡点头道:“应该是吧!”

    “所以……”

    “所以?”端木青看他一直都不说出来,不禁转过脸去看他。

    他却突然挑了挑眉:“所以现在还不急着收拾东西!”

    “什么意思?”端木青不解。

    谁知道他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笑得不怀好意:“我带你去兜兜风!”

    话音才落,端木青就感觉到自己的脚已经离了地,然后就看到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是屋顶,是院子里的那颗大槐树。

    而她却只是一只手将自己拽着,并不像韩凌肆那般搂着她的腰。

    可是她丝毫没有感觉到被拽着的那只手传来什么不适之感。

    她知道,这是因为他倾注了真气的缘故。

    而实际上,她可以感觉到自己整个身子都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托着一般。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是好。

    此时已经是秋天了,虽然称不上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但是黛青色的山林间点缀着一丛丛的红色,还是显得十分养眼。

    绿乔山庄原本就占地极大,此时飞翔在它的上空,更是能够将它所有的格局尽收眼底。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自由,这是一种飞翔的感觉,飞翔在浩瀚的天空中,自己只是一个渺小而随性的存在。

    此时的心里,没有一点儿桎梏。

    怪不得古人常说,登高以消胸中之块垒,果然有此神效。

    而这样的飞翔,只怕就是古人的登高也有所不及的吧!

    端木青忍不住轻轻闭上眼睛,这里的风比下面要大的多了,但是吹得很舒服。

    突然间,她突然感觉整身子一空,然后一种失重感陡然间袭遍全身,整个人飞快地往下落去。

    “啊!”端木青惊得一身冷汗出来,却依旧只能看着下面的东西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向自己靠近。

    就在她的脸要触向那颗槐树最顶上的那片叶子时,身子又是一软,竟然停止了下坠。

    端木青一抬头就看到那双重瞳子,带着笑意,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坏坏的感觉。

    “喂!你过分啊!吓死我了,干嘛突然放手啊!”

    端木青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刚才那种与死神交臂的感觉还在心里徘徊不去。

    紫衣呵呵一笑,将她放在屋顶上,自己跟着在一旁坐下来:“你不觉得很好玩吗?”

    “好玩什么啊!都快要吓断气了,这就是你说得兜兜风?!”

    端木青忍不住用白眼狠狠的剜了他几眼。

    谁知道他却干脆靠在屋顶上哈哈大笑起来:“难道你不觉得很刺-激?以前小时候,我爹经常这么跟我玩的。”

    “切!”端木青狠狠地呼吸了几下,才让自己从方才的惊吓里回过神。

    过了一会儿,端木青回想方才的感觉,其实,还确实挺好玩的:“轻功好就是好,这么高想飞就飞。”

    紫衣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倒是想哦!费我多少劲儿!你该减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