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怎么样?”端木青将所有整理好的东西都收拢来,头也不抬地问钻进来的地瓜。

    “应该是决定了,我看到他们已经在偷偷的安排了。”

    地瓜嘿嘿一笑,对于此事的成功,他总觉得自己有着不可忽视的功劳,所以,对此事也就显得格外上心。

    “好!”端木青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那我们就等着他们送消息过来了。”

    端木青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好排解心里那一股没来由的不安,事情应该不会再有意外。

    一切也正如她所想,下午的时候,叶慕白就亲自来了听剑阁。

    “在下已经和家父准备好了,马车就在山庄后面的小路,到时候烦请姑娘前来接应。”

    端木青笑着点头:“自然,到那时,你们的事情应该算是已经了了,而后面应该是我比较关注的才是。”

    叶慕白又致谢一番,才告辞,但是走到门口好像还是忍不住一般,回过头将自己的疑问问出口:“姑娘当真那么信得过我们?”

    “不知少庄主此话从何说起?”

    “若是我们另外安排了人在别的地方交接,你所谓的将我们没死的消息传扬出去,也不见得就真的能够威胁到我们。”

    端木青相信他这句话的真实性,其实确实如此。

    对于裴文广这一对父子来说,此时要逃出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后面究竟会不会被追杀,都是后话了。

    “那你就真的相信假死药喝下去没有别的作用?”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漫不经心的味道,却让叶慕白心惊。

    “我既然能够研制出别人研制不出来的假死药,在这里面加入一点别人发现不了的其他东西,又有何难?”

    说这话,端木青似笑非笑地将目光投向他。

    叶慕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手心有些发凉,好一会儿他才勉强抱了抱拳,飞快离开。

    “你这样就不怕他不再用你的计谋?”紫衣不知道何时出现,笑看着她。

    “他们没有机会了。”端起桌上的茶杯,端木青笑得自信满满。

    “哦?”挑了挑眉,紫衣对于她说这句话的缘由很有些兴趣。

    裴文广不愧是老狐狸,自从打定主意选择我说的这条路之后,便有意无意地将整个山庄地道的消息泄露出去。

    到时候真有人发现他是假死,首先找的也是那些地道。

    他这是将原本想用的计谋变成了障眼的烟-雾-弹,怎么还可以再用呢?

    “好吧!”紫衣不得不点头,“你赢了。”

    端木青笑道:“还得请你帮忙。”

    他那双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便点头道:“我知道。”

    只是端木青在这样计划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还有另外的变故。

    “梅鹤先生,不好了,外面来了一群官兵,把这里围起来了。”

    急匆匆跑进来的是如敏和如真,这倒是让端木青和紫衣都显得十分意外。

    两个人相视一眼,同时走出门外:“什么情况?”

    那如敏这段时间来这里也算是来得勤了,对于紫衣种种冷落态度竟然视而不见。

    此时看到端木青和他站在一起,竟然直接挤到两人中间,丝毫不觉得尴尬。

    “梅鹤先生,那边江州将军带了人过来,说是绿乔山庄私藏江洋大盗,要将所有人都带去官府审查呢!”

    如敏说着话,便流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如真见状,不甘落后,立刻挽上了紫衣另一条胳膊。

    两人一左一右,一黄衫,一白衫,在紫衣身旁,煞是好看。

    端木青站在一旁,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惹来某人一道白眼。

    “百媚,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想来两位女侠太过于害怕,也说不清楚,就让梅鹤先生好好安慰安慰好了。”

    说完极力忍着笑看了两眼美人怀里的男子,便和百媚往外走。

    端木青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么会发展得这么迅速,才走出听剑阁,就听到打斗的声音。

    脸上的笑容敛去,端木青看了一眼百媚。

    百媚立刻将她护在身后:“小姐,看样子是起了冲突了,这帮江湖中人,根本就不会好好讲道理,到时候刀剑无眼,怕是会伤了你,你还是先回去吧!”

    “不行,”虽然知道百媚的话是对的,但是事情来得有些诡异的突然,“我得去看看裴文广父子,这个时候若是出了什么变故,就功亏一篑了。”

    百媚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她,最终还是点头:“那小姐你在我身后,小心点儿。”

    两人一路往叶添所居住的屋子而去。

    走了没有多久,就遇上了交锋的两伙人,官兵好认,都穿着军士的衣服,但是另一伙人,端木青就不认得了。

    此时一眼看过去,虽然武林中人在武功上占了上风,但是人数比较少,难以招架这样的生拖硬拽。

    那帮官兵一看见穿着便衣的端木青和百媚,自然而然地就当做是和绿乔山庄其他人一伙的,拿着家伙就砍上来了。

    百媚这些年都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也就称不上是江湖中人。

    更不能够称为是这些江湖人中的一分子,若是之前,遇上官兵,她一定不会动手,但是此时,根本就不是讲道理的时候,而且她们的身份此时也不能够暴露。

    所以,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而且,她知道端木青现在要的是时间,必须速战速决,当下便拿出当年自己的狠辣来。

    两个人砍上来,也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动作的,就直接掐入了对方的喉管!

    血,溅了好几尺远。

    顿时,后面几个要上前的士兵顿时便愣住了。

    “小姐,快走!”趁着她们发愣的当口,百媚冷喝一声。

    端木青看也不看那两具尸体,闻言便跟着百媚继续往前。

    紫衣在端木青出门没有一会儿便跟了出来,自然身后还带了一黄一白两条尾巴。

    当如敏和如真走到这里,看到百媚杀那两个人的手段时,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她们两个行走江湖从来都被人称为女侠,暂不讨论德行问题,光是刚刚那一招的狠辣,也绝对超出她们太多了。

    蓦然间想起那一日筵席上,两个人对对方的冷嘲热讽,只觉得背后一阵凉嗖嗖的。

    下意识地便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紫衣此时倒是放慢了脚步,反倒像是散步一样跟在端木青的后头。

    有那个修炼媚骨术的女子在身边,这些个小士兵,简直就不是事儿。

    紫衣优哉游哉的过程中,自然有不少不怕死的冲上前来,但是没有近身就自动往两边倒了,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那些士兵看到他自动让路。

    为此,如敏和如真也就更加紧紧地跟在某个表现得太过于出众的男子后面了。

    端木青一路紧锁着眉头,带着百媚一路往前。

    还没有到的时候,便看到叶慕白急匆匆跑过来。

    “少庄主!”端木青疾步上前,“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此时令尊可有什么打算?”

    叶慕白显然也是为此事而来的,端木青话音才落,便问道:“不知若是此时行事,姑娘可准备好了?

    “可是此时这些官兵已经打进来了,到处一片混乱,我们怎么逃出去?”

    叶慕白道:“实不相瞒,这一次的抓捕江洋大盗其实不过是为了我们父子二人而已,所以,若是待会儿宣布,我父子二人已死的消息,想来,可以缓解其他地方的压力。

    所以,还请姑娘待会儿趁那时候溜出去。”

    端木青想了想点头:“可以!”

    叶慕白连忙鞠躬拜谢,或许是因为面对着这些已经冲到面门的士兵们,让他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威胁,所以这个时候,在他的身上,再看不到一丝怀疑。

    叶慕白疾步离开没一会儿,紫衣便不快不慢地来到了端木青的跟前。

    “怎么样?”

    端木青伸头看了看他身后的两只蝴蝶,笑道:“你还没有将两位女侠安全送回去啊!”

    紫衣闻言看了她们两个一眼,笑道:“温柔乡,英雄冢嘛!”

    “要动手了吗?”不理会后面两个人,紫衣问道。

    端木青笑了一笑,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带着百媚往听剑阁去。

    待到她走远了,如敏才问道:“梅鹤先生,你们有什么计划吗?要做什么啊?可不可以带上我?”

    紫衣没有回答她,而是转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看得如敏一阵不自在,立刻红了脸,好半晌才喃喃道:“如敏……如敏愿意跟随梅鹤先生。”

    “我去杀叶添和叶慕白。”紫衣淡淡开口道。

    “啊?”如真首先惊讶出声。

    “怎么?不相信?”紫衣挑了挑眉,“要不要跟去看看?”

    如敏如真二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迟疑。

    “我给你们的时间不多哦!去还是不去?”他唇边的笑越发的诡异了,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

    如敏咬了咬嘴唇,艰难地抬起头来看向紫衣。

    “最后一次机会了,去还是不去?”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面前这个男人那双重瞳子里,莫名地透露出一种让人害怕的东西,两人双双打了个寒战,却还是轻轻点头:“梅鹤先生去哪儿,我们就跟着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