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摆放着绿乔山庄庄主夫人的聚义厅此时算得上是整个绿乔山庄的主战场了。

    同时也是绿乔山庄所有的战斗力聚集之地。

    这里不光是有一些平日里跟叶添父子关系良好的江湖中人,还召集了整个山庄大半的护卫。

    地上白色的大理石已经被血渗入,看上去连材质似乎都变了。

    聚义厅是整个山庄最大的建筑物,虽然此时这里聚集了一群人,但是却都还在外面打斗,里面还是原来的样子。

    一片白色的纸钱散落在地上,结合着这阴沉沉的天气,倒真有些肃穆的味道。

    紫衣眼睛都没动,径自踩着那些鲜红色的地面,进入内院,然后才上雪白的冥币,留下一个个鲜红的鞋印,怎么看都有些让人感觉不舒服。

    如敏和如真二人跟在紫衣的身后,莫名的都有些紧张起来,竟然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陡然一阵寒风吹起,两人又是一个寒战,选择跟他过来,当真是对的吗?

    走到灵堂,只有叶添和叶慕白父子二人在。

    看到他过来,两人都有些吃惊的样子,尤其是看到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女子。

    “梅鹤先生!”叶添从椅子上起身,抱拳行礼。

    “嗯!”紫衣脸上的神色淡淡的,“该动手了,不然只怕是来不及了。”

    叶添和叶慕白相视一眼,父子两点了点头。

    叶慕白端来一个小小的托盘,上面端放着两个瓷瓶。

    “梅鹤先生……”

    虽然知道那隐国人是跟梅鹤在一处的,但是之前并没有说起,叶添显得有些不是很信任的样子。

    “嗯!去吧!”紫衣淡淡点头,“后面的都已经准备好了。”

    此时可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父子二人也别无他法,一人拿起一个瓷瓶,拧开瓶塞,便将瓶子里的东西一饮而尽。

    如敏和如真两个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谁也无法发声,然后就看到方才还活生生的两个人,脸上顿时涌现出一股紫青之气,然后便摔倒在地,不过抽搐了两下,就没有了动静。

    “啊!”还是如敏先叫出来,她颤抖着手指,指着地上的尸体。

    “这……这是……”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来杀他们的。”紫衣淡淡地拂了拂袖子,在方才叶添坐着的椅子上坐下。

    “他……他们死了?”如真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见血封喉,死得不能再死了。”紫衣微微眯了眯眼睛。

    如敏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妹,小心翼翼地上前,将手指轻轻地放到叶添的鼻子前,顿时便又缩了手。

    然后再去叶慕白跟前,也是一样,再看向如真:“真死了!”

    “梅……梅鹤先生……这……这是为什么?”

    紫衣抬起眼,看了两个人一眼,摇了摇头:“你们两个都涉世未深,不懂这其中的事情。”

    “可是……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梅鹤先生要将他们都杀了?”

    紫衣看着两个极力表现出求知欲的少女,许久才笑着道:“虽然跟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但是既然真想知道,我就透露一二好了。

    你当这一次官府为什么围剿绿乔山庄?当真是为了什么江洋大盗吗?

    实话告诉你们吧!他们来就只是冲了叶庄主父子两个的。

    叶庄主不是普通人,早就得罪了朝廷,如今眼看着知道自己也混不下去了,昨日便请求了我,他们父子自行了断,请我出面代表江湖中人,向官府求个情,留个全尸。”

    “为什么是你?”如敏立刻问道。

    “这里还有比我更适合的人吗?”紫衣反问一句,又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

    “我为什么不答应?”紫衣反问一句。

    如真被他的话噎住了一下,但是立刻反应过来:“叶庄主答应了给你什么好处?!”

    “不算吧!他只说将这庄子送给我。”

    两个少女对视一眼,还是如敏当先道:“原来是这样,可是叶庄主一向循规蹈矩,前些时候朝廷不是还请他做都尉吗?为什么现在又……”

    话没有说完,就被紫衣一记严厉的眼刀给挡住了:“劝你最好不要瞎猜,免得给自己带来麻烦。”

    听到这话,如敏立刻吐了吐舌头,又恢复到原来那副天真烂漫的样子:“不管怎么样,叶庄主既然用他的死维护了我们所有人,我们都是应该感激的。

    梅鹤先生,你放心吧!我们也会帮助你一起维护叶庄主最后的尊严的。”

    紫衣听了很是欣慰:“也好,你们迷迭派原本就人多,你们帮我通知一下所有人,叶庄主已经过世的消息。”

    如真立刻点头,就出去了,如敏却留了下来,红着脸有些害羞道:“梅鹤先生,我留下来帮你吧!”

    “好!”帮我把叶慕白抬到那个案板上去。

    本以为他会拒绝,谁知道他竟然十四号都没有怀疑,如敏又趁他不注意,探了探叶慕白的鼻息,确实是一点儿人气都没有了。

    心下又略略放心了。

    很快,方才还在外面打闹的人,顿时全部都涌了进来。

    那些官兵原本在此次的交手中就损失不少,此时更是不敢上前,只敢守在外面。

    “梅鹤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当先一个大汉走进来,看到叶添父子两的尸身,立刻质问道。

    紫衣不慌不忙,从怀里拿出一本册子来:“这是叶庄主留下来的遗书,谢大侠,你跟叶庄主最为相熟,应该认得他的字迹才是。”

    那姓谢的大汉一听,劈手夺过册子,匆匆浏览一遍,然后满脸惊讶:“竟然……”

    说着看向紫衣,紫衣只是满脸愁容地点了点头,表示对这件事情真实性的肯定。

    其他人见状,纷纷询问,那姓谢的大汉便将手里的册子转递给身边的众人。

    所有人看到册子之后都是十分的吃惊。

    马上就有人立刻义愤填膺道:“叶庄主也是为了大伙儿的性命才行此招,我们都自称是江湖上的英雄豪杰,义字当头,对于叶庄主最后的心愿,我们是怎么样也要拼上一拼的。”

    顿时,所有人都跟和附和起来。

    紫衣只是笑笑并不多说什么,在他眼里这群人此时表现出来的豪杰之气都是因为那份遗书里叶添的馈赠罢了。

    很快就有一个统帅模样的人走到了门口。

    立刻就有两个小兵朝里头张望,但是一对上里面一些个浑身草莽气的汉子之后,又立刻所回头去。

    方才的一场架里头,这些人的本事,他们算是真正的见识过了,一个搞不好,当真是会送命的勾当。

    “格老子的,叶庄主都已经过世了,他们这群龟儿子的竟然还敢来闹腾,看爷爷去收拾他们。”

    一个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大汉,提着板斧就要出去干架。

    还是按首领先迈进门一步,倒是行了个江湖之礼,脸上的表情却十分严肃:“各位英雄好汉见谅,这一次江州官府和众位好汉之间大概是发生了一些误会。

    只是今日各位好汉藐视朝廷的罪责却是千真万确逃不了的,但听说叶庄主因为此时以死谢罪了,本官特地向上级汇报了,倒是可以酌情商量,将此事归结到叶庄主的头上。

    本官也确实可以带着手下的弟兄们回去复命,只是这叶庄主的人头,还请里头的英雄好汉们好好奉上,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事情。”

    竟然真的是来要叶添的项上人头的,一干人等顿时激动起来了。

    紫衣对此笑而不语,只是淡淡的看着。

    以姓谢的大汉为首的一群人却是立刻就冲到了院子里,看那架势,像是又要跟他们干起架来似的。

    看着空荡荡的灵堂,紫衣甩了甩头发,仍就坐了下来,他就只是等一个结果而已。

    “梅鹤先生,你都不担心吗?你不是答应了叶庄主要留他一个全尸的?”如敏和如真倒真是痴心眼儿,到现在依旧守在紫衣的左右边。

    “担心?放心,有谢大侠他们,足够了。”

    “是吗?”如敏又写不可置信,“谢大侠向来性格莽撞,能跟那个大人协商好吗?”

    “莽撞才好呢!那群人都是些纸糊的老虎,越莽撞越能够震慑他们。”

    紫衣的话音才刚落,果然就看到那姓谢的汉子气哄哄地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大群人。

    方才还不无得意的那个统领便有些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

    “诺!”姓谢的大汉朝案板上一指,“你们自己看吧!”

    大概是怕这件事情有诈,那统领还真特别小心的上前检查,而且还叫上一个看上去有点儿像是仵作的人上前确认。

    “大人,没错,是中毒,见血封喉。”

    “死了?”

    “死了!”仵作没有一丝怀疑,点头肯定道。

    “好,本官相信你们,这……”

    “还不快滚?!”姓谢的大汉一声大吼,果然将那统领吓得不轻。

    这件事情解决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显得十分高兴。

    大家纷纷往外涌去,大有庆贺一番的味道。

    毕竟,这一次跟官府如此大刀大斧的干了一场都没事儿。

    紫衣看着身旁的如敏:“你怎么不去看看叶庄主留了什么给你们?”

    如敏娇羞地垂下了头:“我只想跟着梅鹤先生。”

    唇边掠过一丝嘲讽的笑意,自已走到案板跟前,在一旁的柱子上轻轻地点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