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然后紫衣就在如敏的目光下,将这案板上的机括打开。

    于是便出现了如敏怎么样也没有想到的一幕,只见那案板的左侧陡然间出现一个空洞,两个案板便往里头缩了进去。

    然后地上凭空地又出现两架一模一样的案板,更让如敏吃惊的是,上面居然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这……”

    如敏睁大了眼睛,就算是她再笨,也知道这两个人已经不是方才的叶添和叶慕白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像?”紫衣勾着唇角,笑看着如敏。

    “梅……梅鹤先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面前男子的笑容莫名的就让如敏害怕起来。

    从来没有一种恐惧,如此时一般笼罩着她。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要抬脚离开,但是心里的恐惧居然让她没有办法如自己想要那般迈开步子。

    紫衣一步步走近她,他越是靠近,如敏便越觉得心里头恐惧。

    这样的恐惧让她腿不由自主的发软,顿时便坐倒在地上。

    微微蹙了眉,唇边却还是笑意,子一蹲下身,看着面前的女子:“怎么了?不是说要一直都跟着我的吗?”

    “我……我……”如敏想要挤出一个笑脸,却发现这比哭还要难。

    “你怎么了?不是说,怎么样也要跟着我的吗?”

    他的脸越发的诡异起来,那一双重瞳子里透着一种妖冶的味道。

    “梅……你……你究竟要……要做什么?”

    如敏极力想要让自己冷静,但是她发现此时的自己真的很难做到。

    在那双眼睛下,好像什么东西都无所遁形,她所有的想法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被洞穿似的。

    “你这样的素质,居然也可以被选中?!”紫衣唇边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我不知道……梅……梅鹤先生的意思。”

    摇了摇头,似乎很是惋惜:“到现在了,你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识穿了吗?”

    “你……”

    如敏才张嘴想要说什么,就发现对面的人消失了。

    几乎是一瞬间他又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他带来的,还有另一个人——如真!

    “你们迷迭派如今也就只会给别人当走狗了。”

    如敏看到他说完话便塞了一颗东西到如真的嘴里。

    然后身旁的少女甚至于来不及哼一声,便死透了。

    “你……你要做什么?”

    紫衣唇边的笑更冷了:“自己选了这条路,却还不知道对手是谁,可笑!”

    然后看也不看她一眼,一颗同样的药丸便被击入少女的嘴里。

    背对着两人,紫衣走到墙边,好一会儿,回头,地上连尸体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经过她改良的药果然好用多了。”说完唇边又是一丝笑意,却和方才完全不同样子。

    然后,在这个空荡荡的大厅里,就只剩下了案板上的两具尸体。

    端木青按照叶慕白所说的路,和百媚一起驾着马车出现在绿乔山庄的后门时,紫衣已经等在了那里。

    “你的速度倒是快!”端木青笑道,“怎么样?”

    紫衣笑了笑,很快便从另一辆马车里带出夹着两个东西飞快地飘进了马车。

    而方才那一辆,却是沿着另一个方向自己跑掉了。

    “明明就是你自己算好的时间。”紫衣进了马车,方才回答她刚才的那句话。

    端木青笑笑没有多说,也跟着钻进马车。

    地瓜便出去跟百媚一起。

    那两个用黑布包着的东西,正是叶添和叶慕白一对父子。

    “落脚点找到了?”端木青抬了抬眉毛问道。

    “你倒是好,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的事,竟然将所有事情都抛给我。”

    忍不住笑出声来,端木青道:“没办法,这叫能者多劳,在这个江州,我可是人生地不熟。”

    “往前不远有个义庄。”紫衣淡淡道。

    “义庄?”端木青皱了皱眉,显然不太喜欢这个地方。

    但是紫衣却对她的这个样子十分满意:“他们两个现在也确实是死人啊!放在义庄不是很好吗?”

    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故意的,但是端木青此时也不想要去计较了。

    果然没有走多久,就看到一个有些破败的院子。

    “就是这里了。”将马车赶到院子里,紫衣当先跳下马车,顺便扛起了两具“尸体”。

    端木青看了一眼那屋子的大门,总觉得来这个地方有些阴森森的。

    百媚原本就是江湖中人,打打杀杀的惯了,对于这样的地方早就没有了什么畏惧。

    灵儿和地瓜都是有着超能力的,这个东西在他们眼里更是不在话下,当下两个人便蹦蹦跳跳的窜了进去。

    “怎么了小姐?”百媚跟着端木青,见她一副不愿意进去的样子,好奇问道。

    看到她担忧的眼,端木青只好摇头:“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这里如同所有的义庄一样,放着一些或新或旧的棺材。

    一想到这些棺材里都躺着些死了很久活着不久的尸体,端木青就觉得有些寒浸浸的。

    “喂!你该不会是怕鬼吧?”紫衣将两个人随意放在两副靠得比较近的棺材盖上。

    端木青被他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勉强定了定心神道:“胡说什么。”

    “不怕就好!”紫衣点头,然后对地瓜道,“去挖点东西来吃!”

    “为什么是我?”地瓜对这个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看到他靠近自己都忍不住往后缩。

    “这里还有谁比你更胜任这个工作吗?”紫衣故意靠得十分近,眼睛里带着一些威胁的味道。

    地瓜苦了一张包子脸,转眼去看端木青,见她没有帮自己说话的样子,只好撇了撇嘴:“去就去。”

    “我发现你还挺无聊的。”端木青瞥了他一眼,走到灵儿旁边,跟她一起生火。

    这个地方怎么样都会觉得充满了阴气,不生点儿火,还真是不敢待下去。

    但是端木青没有想到生了火,影影憧憧的感觉更加让人觉得寒意逼人。

    “他们得要多久才醒啊?”紫衣显得有些百无聊赖,随口问道。

    “大概再过半个小时就醒了。”往火堆里丢了一根柴火,端木青随口回答到。

    “喂!你怎么确定他们发现不了那两个人不是叶添和叶慕白啊?”站了一会儿,紫衣又觉得无聊,蹲在端木青对面问道。

    “那群人虽然总是以江湖豪杰自称,但是在这样的财富面前哪里还会真去顾及两个已经死了的人。

    只怕都恨不能早点儿下葬,好按照那遗书上的意图瓜分他们的家产呢!”

    这个计策是端木青出的,这个世界上最能乱人心智的就是欲-望。

    而这些江湖草莽眼里,最大的欲望自然是财富了,但同时他们又想要顾及所谓的侠义风骨。

    所以端木青便利用这一点来制造混乱,不但给他们一笔钱,还让他们的钱来得光明正大,不帮着做事都不行啊!

    “那那两个女的现在消失了,她们也不会起疑?”紫衣想起那消失的如敏如真,有些好奇问道。

    “当然会起疑咯!”端木青转了转眼珠子,往火堆里又添了几根木棍。

    “那你还让我给她们吃你发明的那个‘

    一了百了’?”

    端木青突然嗤笑出声:“这关我什么事儿?反正大家都是看到那两个女侠天天缠着梅鹤先生的。

    到时候迷迭派去找梅鹤先生要人就是了,难道还会有人找到我头上?”

    “你……”紫衣气不打一处来,“你故意的?!”

    端木青瞥了他一眼:“我哪知道你竟然想都不想就听我的话了,我当时是跟你开个玩笑啊!

    你堂堂紫衣,怎么会连这一点都想不到?”

    端木青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脸,越发心情大好。

    笑了好一阵儿才又勉强认真问道:“喂!你不会真的没有留后路吧?”

    紫衣看着面前的女子,眯了眯眼睛,咬牙切齿道:“没有!”

    本以为她会内疚一下,谁知道她反而笑得更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媚坐在一旁,默默地烧着火,别人看不到的唇角却露出一丝笑意来。

    小姐好久都没有这样开怀大笑过了。

    “谁叫你说我要减肥来着?”端木青翻了翻白眼,一副“你活该”的样子。

    “你……竟然就为这个?!”紫衣简直无话可说,自己转到一边去不理她了。

    但是朝着黑暗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咳……”一个沙哑的咳嗽声突然想起。

    端木青吓得手里的东西都丢掉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叶慕白醒了。

    几个人顿时围了上去,果然,叶慕白在不太明亮的火光下,眼睛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

    “我……我真没死?!”看到众人,叶慕白第一句话便如是,带着些惊喜的味道。

    “那当然了,小青的药还用怀疑吗?”灵儿撇了撇嘴。

    “那你父亲应该也快要醒了。”端木青点头,走到旁边的棺材前。

    紫衣将叶慕白从棺材上拎下来,一起围到叶添的棺材前。

    “我爹怎么还没醒?”等了一会儿,叶慕白皱了皱眉头道。

    “再等一下试试。”端木青心里咯噔一声。

    原本来这义庄的不安感越发的强烈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依旧不见叶添有新过来的迹象。

    “我爹他……”

    叶慕白话没有说完,端木青便伸手往他脖子上叹去。

    但是探索了一会儿,眉头却越皱越紧。

    ~~~~~~~~~~~~~~~~~~~~~~~~~~~~~~~~~~~~~~~~~~~~~~~~~~~~~~~

    小寒:月初了,亲们月票馁?好吧!捂脸,不敢多说了,看到评论区,心已碎。

    请给我些勇气吧!哭~

    再一次说明一下群号:194463467(寒舍),有什么消息我会在群里通知的,管理员们呢都很有爱哦!

    哦!今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