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陡然间,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慌来。

    “怎么了?!”叶慕白首先察觉到端木青的神色不对劲,连忙问道。

    端木青木然地转过脸看向他:“你爹他……死了!”

    “什么?!”不光是叶慕白,就连紫衣和百媚也都忍不住叫出声来。

    在众人的惊诧中,灵儿伸手握住叶添的手,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点了点头:“嗯!死了!”

    “你把我爹毒死了!”叶慕白几乎像是发了疯一般扑向端木青。

    但是紫衣的动作比他快多了,瞬间便将他拂到了一边。

    叶慕白的身体陡然间便撞到了叶添的身子,登时父子两一起滚落在地。

    “你骗人!你根本就是凶手!”

    叶慕白如同发疯了一样往端木青身上扑来。

    对于这样突然出现的状况,端木青有些愣了。

    因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叶添会死。

    “你都活过来了,我家小姐怎么可能会害死你爹呢?你爹才是我们要的人好吧?!”

    百媚顿时便和叶慕白交上了手。

    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看上去没有什么杀伤力的男子,其实武功不弱,似乎比百媚还要高上一筹。

    “我不管,就是你们杀了我爹,换我爹命来!”

    叶慕白越来越气,出手也越来越狠,看得出他此时已经是在崩溃的边缘了。

    “你们看!”端木青突然发现叶添的后颈渗出血迹来。

    “是有人杀了他!”端木青立刻指出事情关键。

    “怎么回事?”紫衣立刻问道。

    但是端木青没有回答他,而是蹲下身,小心地摁着那流血的后颈。

    好一会儿竟然从那里抽出一根针来。

    “这是……”

    那着针,用鼻子嗅了嗅,端木青才回答紫衣的话:“这才是真正的见血封喉。”

    “什么?”叶慕白此时大脑反应过来,也不跟百媚打了,飞快地跑到父亲的尸体旁边,“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难道有人看穿了我们的计策?”紫衣立刻接着问道。

    “不一定,很有可能是怕他没死,所以补上了一针。”

    想了想整个过程,紫衣怀疑道:“难道是那个如敏?

    整个过程就只有她和那个什么统领靠近过他们父子。”

    端木青摇了摇头:“不好说,他们两个人都是对方的人,不管是哪一个,都是一样的。”

    想到这里,端木青不由得有些泄气:“千算万算,竟然还是功亏一篑。”

    “是我没有看好。”紫衣难得的用一种自责的语气道。

    端木青摆了摆手:“现在说这个也于事无补,总之,叶添这条线索是断了。”

    “我爹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你们要救我爹?你们想知道什么?我爹就是因为那个秘密死的对不对?”

    叶慕白陡然间目露凶色看着端木青和紫衣恨恨道。

    紫衣耸了耸肩:“这个你不要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

    端木青懒得看他:“我知道你爹死了你不开心,但是我也没有理由高兴,查了这么久的事情,好不容易有点儿眉目了,又给毁了。”

    “你……”叶慕白刚想要动手,却被紫衣凌厉的眼光注视得不敢乱动。

    端木青冷哼一声:“你在这里丝毫讨不到便宜,你父亲的死对你对我来说都是损失,将怨气发在我头上,好像发错地方了吧!”

    她冷冷的声音倒是让叶慕白清醒了些,但是清醒却让他更加无力,只能恨恨地捶着地。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道:“害死我爹的人是皇上对不对?”

    端木青讶异-地看向他:“你怎么这么说?你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你们一直都想要从我爹这里套取的秘密是什么,但是我知道我爹一直都在依靠着姨母夺过皇上的杀意。

    当年就是他下旨杀了我全家的,现在姨母不再庇佑我们,他自然就会大开杀戒了。”

    端木青还以为他当真一无所知,原来对于这样的情势还是有些了解的。

    “嘶!疼死我了!”突然间一个充满稚气的声音响起。

    众人一回头就看到地瓜一只手里抱着一包东西,另一只手却在不停地揉着脑袋,还一不断的呲牙咧嘴。

    “怎么了?”灵儿飞快地跑过去,一脸的担忧。

    “别提了,我才冒出一个脑袋,就被马蹄子砸了一下。”依旧呲牙咧嘴的忍受着灵儿的粗手粗脚,地瓜抱怨道。

    他这话倒是让方才十分紧张的气氛缓解了一下:“在哪里啊?”

    随手指了一个方位,地瓜仍旧揉自己的脑袋:“那边三十里,一群家伙,真是讨厌。”

    端木青才要笑出来,他又来了一句:“好像是朝我们来的。”

    紫衣首先反应过来:“走!”

    “怎么了?”端木青立刻问道。

    “他们兵分两路了!”紫衣一边冷静分析,一边将叶添的尸体往一个棺材里抛了。

    “地瓜,将这里还原到原来的样子,我们走。”

    说着,他便将没有武功的灵儿和端木青扔上车。

    地瓜站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将这里都打扫回复到原来的样子,还有记得多制造出一些车辙来啊!”

    说完就驾着马往外跑了。

    端木青直到马跑动了才反应过来他刚刚吩咐了什么。

    “你让地瓜干嘛?”

    紫衣朝她眨了眨眼睛:“难道你没有发现那小子这方面天生的才能吗?”

    “他……”端木青微微一愣,随即便笑了,“还确实如此。”

    以前还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他还有这个作用。

    一想起明天早上会看到的那张包子脸,端木青就忍不住笑了。

    第二天早上,匆忙睡了一晚上的几个人来到一个小镇上。

    好在端木青准备了不少的人-皮面具,叶慕白一戴上,顿时从一个清俊小生变成了一个虬髯大汉,再没有人认得出来。

    “呀!你回来啦!过来过来,有你爱吃的地瓜!”灵儿眼睛尖,一眼就看到门口那个小萝卜头。

    端木青看着一脸疲惫的包子脸,难免有些于心不忍,笑道:“好了累了吧!赶紧吃点儿东西睡一会儿。”

    地瓜视线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哼了一声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端木青明明看到叶慕白欲言又止,却还是等到吃完了饭才开口问道。

    “我……”叶慕白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似乎有些犹豫。

    “这里人都是自己人,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要说。”端木青淡淡地喝了一口茶道。

    “我想要跟着你!”捏了捏拳头,叶慕白才开口道。

    “哦?”虽然是讶异的语气,端木青却连视线都没有从杯子上移开,“为什么?”

    “我要报仇!”叶慕白压低了声音恨恨道。

    “跟着我,你也报不了仇啊!我跟他可没有什么仇怨!”端木青淡淡地开口。

    “啊?”这一下倒是让叶慕白有些愣了。

    “你好好想想吧!”将杯子放下,端木青便起身,“我要休息了,你想好了再跟我说。”

    “不!我还是要跟着你!”就在她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叶慕白再一次开口。

    “却又是为什么?”转过脸,端木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看了她一会儿,叶慕白才道:“我不知道,或许跟着你还有些机会,不然,我可能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你知道我是谁?!”端木青的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我……”叶慕白陡然间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你最好实话实说,不然,叫我查出来,到时候只怕你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我之前去过长京,见过语嫣公主,她跟我说过你,我……我偷偷查过你,还在醉君怀见过。”

    说到最后叶慕白的声音越发得低了。

    “韩语嫣?”端木青心下了然了。

    叶慕白却以为她还有疑问,连忙解释道:“她以前跟我哥哥有婚约,后来哥哥死了,她那天说到你……”

    说到这里,叶慕白又不接着说了,让他意外的是端木青竟然也没有再接着问。

    “行了!”微微点了点头,“如果你真要跟着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这个人并不是一个会轻易相信人的人,你要跟着我,至少要拿出点儿诚意来。”

    “怎……怎么拿?”叶慕白有些紧张的问道。

    端木青看了他一眼,又转过视线:“这个到时候再说吧!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若是三个月内,你还是没有办法让我相信你的话,你就可以走了。”

    “这……”

    对于这个要求,叶慕白不知道是难还是简单,一时间有些踌躇。

    但是端木青并没有给他再多问的机会,百媚匆匆忙忙从外头走进来,从脸色上看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

    她们两个便一起往房间里去了。

    “怎么了?”

    “令王妃病了!”百媚皱紧了眉头回道。

    “还没好吗?不是说只是小病吗?不是说已经叫太医看过了吗?”端木青记得上一次百媚提起过这一点。

    “刚才接到莫失亲自传过来的消息,令王妃病得不轻,现在已经卧病在床了。”

    “什么?!”端木青心里一慌,随即道,“即刻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