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这样的莫失,是端木青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却让她的心如同遭受鞭笞一般的疼。

    她陡然间做了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动作,直接跪倒在莫失面前:“对不起!我弄丢了你妹妹!”

    莫失脸上陡然间现出一丝极为少见的惊讶,但是立刻便差不多恢复了平日里的表情,只是眼睛里还剩下些闪动的光芒。

    她紧跟着也跪在端木青的面前。

    “莫失你别这样!”端木青的眼泪陡然间便簌簌地滚落,“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让我自己好受些,才能够对你偿还一二。

    你就受我一拜吧!我欠你们姐妹,这样也让我的心里过得去一点。”

    然而,莫失却紧紧地扶住了她的手,硬是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小姐,事情我全部清楚。”莫失的脸上恢复了一贯的冷静,好像那点儿泪花也没有了。

    “我们姐妹两,原本就是黄掌门送给小姐的,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小姐的,首先便是性命,小姐你并不欠我们什么。

    我们从小接受的训练是,就算是主子要我们去死,我们也不能皱一下眉头。

    所以,实际上跟着小姐以来的日子,应该算是我和莫忘最安生的日子了。

    莫忘也曾经跟我说过,遇上你,是我们最大的福缘,她的心思向来单纯。

    要么不说话,要么说得都是真话。

    所以,我相信,就算是死了,她也一定是心甘情愿的,也算是她完成了她此生的任务,小姐你就不要再自责了。”

    端木青听着她说话,泪珠滚滚而落,不停的摇头:“不是这样的,在我心里,你们早就是我的朋友、亲人,我没有保护好你们,反而让她丢了性命,就是我的错,若非是我,又怎会如此?”

    “若非是小姐,我和莫忘还在杀人和血腥中打滚呢!”

    莫失的一句话,让端木青无言以对,只能用泪眼看着她。

    她突然将面前这个似乎不会笑的女子抱住:“莫失,你记着,不管怎么样,我欠莫忘的,欠你的,你得给我好好活回来!好好活这一世。”

    莫失听到这话有些呆呆的。

    端木青放开她,坚定地盯着她的眼睛:“你记着,我不要你为我送命,现在我给你定一条规矩,无论是什么时候,保住自己性命永远放在第一位!

    你,必须比我活得久!”

    莫失有些懵了,这是一条她从来没有想过的任务。

    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在她的认知里,任务才是第一位,暴露时,死,是让损失最小化的最佳方式。

    “你听到了没有!”

    被她突然提高的声音惊醒回神,莫失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走神了。

    “小姐……”

    “答应我!”端木青看着她的眼睛,冷冷道。

    “嗯!”终于,莫失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这一个点头,仿佛是点在了莫失的心里。

    必须活得比主子还要久,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发布这样命令的主子吗?

    端木青不知道心里到底是难过还是欣慰,哭了一天的眼睛终于不再流泪,心底里深深的愧疚,最终化为一声长叹,和重重的一掌,落在了莫失的肩头上。

    “小姐,我今晚来,是有要事跟你说的。”

    莫失好像已经完全没有了方才感伤气氛的影响,此时的她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脸上依旧是最常见的漠然。

    飞快地收拾了一下情绪,端木青点了点头:“嗯!”

    意料之中,按照莫失的性子,绝对不会感情用事的因为她回来了,就急吼吼的从宫里跑出来。

    那是莫忘才有可能会做的事情,当时将莫失放在宫里,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采薇已经将灯移到了桌子边,她依旧在一旁做着针线,安安静静,如同她的性子。

    对她来说,能够守在小姐身边,便是最幸福的事情,她已经越来越习惯如此安静的守候了。

    “最近皇宫里有些奇怪。”莫失开门见山道。

    “怎么说?”端木青皱了皱眉头,声音却依旧是淡淡的。

    “宫里头几乎像是进行了一次大洗牌,三个月之内,大部分的宫人都换了岗位,除了那些后妃们最贴身的宫女,其他都不再在原来的位置上。”

    “这……”端木青立刻意识到这果然不寻常,“你也换了?”

    点了点头,莫失道:“我之前表现得相对不错,这一次被换到了司膳房,成了掌教姑姑。”

    “哦?”这倒是让端木青意外,心里也不由紧张了起来,“可是有什么人注意到了你?!”

    要知道,后宫从来都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很多时候,明显的升官,其实带来的是灾祸。

    莫失这一次的升迁来得太过于突然,让端木青不得不防。

    “我原本也这么认为,很长一段时间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没有任何异常。

    不过宫里确实有一部分人被清算了,我暗中调查了很久,这一次的大洗牌,并不是出自皇后之手。”

    “萧贵妃?!”端木青显得有些惊讶,对于萧贵妃此举,没有看出目的。

    随即点头:“没错。”

    “皇后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

    “也算是意料之中,萧贵妃这些所为,从来都不在皇后的眼里,只是不知道,她这一番作为到底为何。”

    “而这一次的大洗牌,似乎并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确实是有一些人被带走,据我观察都是些各宫暗线,但是带走之后也没有引起什么大波动。”

    “难道仅仅是萧贵妃为了清除异己?这未免有些动作太大了,而且,太过于招摇了。

    调换宫人岗位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势必会造成许多岗位上的生疏,对于整个内廷的运作都是不利的。”

    “所以她才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一点点的完成的。”

    “可是,为什么呢?”

    对于端木青的疑惑,莫失没有办法解答,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管怎样,你手头上所有的线都不要动,此时算是在风口浪尖上,若是你在宫里头出了事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到端木青担心的样子,莫失摇了摇头:“实际上,也动不了了。”

    “嗯?”

    “原本那些最末端线人都是些隐身宫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所透露的会被我收集,只是一些自己平日里的所见所闻之类。

    现在宫人大洗牌之后,这些人之前的价值也就瞬间被归零了。

    “而另外的那些,本来身上就有些说不清楚的关系,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为了银子随意开口。”

    端木青点头:“这倒是。”

    说着又想起另一件事情来:“王妃最开始病的时候是哪位太医来看的?你能找到他吗?我想要看看他给王妃开的药方。”

    谁知道莫失立刻就给了答案:“那个太医已经死了。”

    “什么?!”端木青顿时惊得站了起来,还将桌上的杯子都打翻了,“死了?!”

    “其实最开始,王妃确实只是中暑的症状,只是看了两天大夫还不见好,所以才请了太医。

    最开始似乎是有些好转了,但是没有多久又反反复复的。

    那太医只说是王妃身子的问题,后来实在觉得不行了,若英姑姑才在宫里请了另一位太医来。

    然后慢慢的竟成了个大症候。

    我后来想着便觉得此事似乎有些不对劲,所以就往太医院去了一趟,想着拿到方子请人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

    谁知道听太医院的人说,他前些时候栽到漓江里淹死了。”

    端木青跌坐回椅子里:“姑姑……”

    是谁要害死姑姑?还要治她于死命?

    “小姐,此事我已经调查很久了,但是……没有线索。”

    “怎么不早告诉我?”端木青有些颓唐,因为在她的心里,令王妃一直以来与世无争,万万想不到会有人要加害于她。

    “是王妃不让我说的,”莫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据实禀告的样子,“她知道我一直都有和你联系。

    也知道我会偶尔回来令王府,就让采薇叫我去一趟她那里。

    她说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叫我不要将这些事情告诉你,你在外面事事凶险,若是因为此而耽误了什么,就反而不好了。

    我见她实在挂心你的安危,所以你的消息时不时地也会传给她。”

    端木青点头,原本在长京里,她最信任的人就是莫失和采薇,但是采薇在府里头,没有办法与她通讯。

    令王妃能够知晓她的一切动态,自然是莫失的作为了。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端木青看了看天色,“你快点儿回去吧!这段时间也尽量少出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

    说了一个字,端木青就将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

    你若是再出了什么事情,我当真这一辈子也不会心安了。

    莫失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也似乎将她没有说完的话理解了,她竟浅浅地笑了笑:“放心吧!”

    然后便飞快地没入了夜幕里。

    在莫失离开之后的王府大院,某个角落里,一个白色的身影看着她消失的方向,眼睛里露出一丝深不见底的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