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端木青带着希冀的眼紧紧地盯着灵儿,生怕从她的脸上错漏些什么。

    她已经仔仔细细地替令王妃把过好多次脉了,可是,以她的医术,却不得不承认,年轻的令王妃,竟然是油尽灯枯的脉象。

    这并不是一种病,也就让她没有办法用自己所学的医术来进行医治。

    最后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投注到灵儿的意念上。

    可是灵儿最终却放下了手,一脸沮丧地摇头。

    “怎么?”端木青还有些不死心地追问。

    “小青……”灵儿一向顽童的性子此时却也皱了眉。

    端木青只能无奈地轻轻点头,灵儿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从令王妃的屋子里走出来,灵儿叹了口气:“小青其实你知道的,我就算是救人,也只会替身上有疾病的人医治,可是王妃她……并没有病啊!”

    “我知道。”端木青皱着眉头,看向深秋深蓝色的天空,“可是,我真的好无力,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姑姑离开。”

    灵儿没有说话,只是鼓着腮帮子看着端木青。

    其实对于令王妃她心里是不舍的,毕竟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除了阿妈第一个收留她的人了。

    但是她不知道该跟端木青说什么,因为身体的异能,她对人体的病症有一种特殊的感应能力,令王妃的病,是真的好不了了。

    “阿朱阿碧!”端木青一回到思归阁便唤来两个丫鬟。

    “小姐。”

    “去把这段时间以来给王妃熬药的丫鬟叫过来。”端木青实在是无路可走,心里烦躁得不行,却还是必须要冷静地处理这一切。

    “王妃的药都是若英姑姑亲自熬的。”阿朱阿碧没有动身,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啊?”

    “若英姑姑是跟着王妃从西岐过来的,一直以来都是她在照顾王妃,像熬药这种事情从不假手他人。”

    阿朱伶俐的回答道。

    端木青能够理解,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如此谨慎自然是有必要的。

    “那……”端木青犹豫了一下,“还是我去见若英姑姑吧!”

    若英和令王妃的感情十分要好,自从令王去世之后,便一直都住在令王妃房间的暖阁里。

    端木青原本是让令王妃闻着安息香睡着的,才让灵儿替她诊病。

    所以此时的令王妃还没有醒,若英一个人坐在自己的房间里。

    端木青进去的时候,她正在做绣活儿。

    “若英姑姑好巧的手。”端木青笑吟吟地走进来,倒是将聚精会神的她给吓了一跳,差点儿让绣花针扎到手。

    “小姐说笑了,谁不知道小姐的绣工是最好的,王妃经常念叨着呢!只说一句,就是太懒了些个,一个月里头也不见你拿几次针。”

    端木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到她手里的东西便问道:“这是在做什么呢?”

    若英一听,眼泪就差点儿掉下来:“王妃大概给忘了,小姐不在的时候,王妃给小姐做了好些东西,这双鞋子才做了一只,就拿不动针了。

    奴婢从小跟着王妃一处,别的没学到,这针脚倒是跟王妃有些像,所以就自作主张地将这个鞋面绣完。”

    端木青一听,也跟着落下泪来:“对了,若英姑姑,我想问你点儿事。”

    听她这语气,若英大概也能够猜到是跟令王妃的病情有关的。

    “小姐想问就问吧!奴婢知道什么一定全部告诉小姐。”

    端木青一招手,采薇便从怀里拿出一包东西来。

    “不知道若英姑姑知不知晓,那个最先给姑姑开药的太医死于非命了。

    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儿,但是又查不到任何根据。

    听阿朱阿碧说,姑姑的药都是你亲自熬的。

    我这里带了一些治疗中暑常用的药材来,麻烦姑姑根据记忆找一找那太医开的药里有哪些。

    又有哪些是我这药里头没有的。”

    这倒是让若英为难了,她不是端木青,对于药材和病症并不如她敏感,而且这么长时间来,令王妃的药方子都换了好几张。

    要想要记清楚最开始的那一副药,委实是不容易。

    看着她愁眉紧锁,始终找不出来与普通治疗中暑药物的差别时,端木青内心简直受到了煎熬。

    可是这样的事情急也没办法,而且越急可能会让若英越想不出来。

    就算是她心平气和,丝毫不耐烦都没有露,若英还是没有能够准确地将那方子补完全。

    不但如此,就连平日里大夫开的常见避暑药方都少了些东西。

    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端木青只得笑着起身告辞:“劳烦若英姑姑了,我在查查看吧!”

    端木青才要走出门,若英突然叫住了她:“小姐,你老实跟奴婢说,王妃,是不是没多少日子了?”

    端木青听得出她声音里的悲痛,却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还隐瞒事实,终于点了下头“嗯”了一声,便快步走了出去。

    走在路上,正埋头思索问题的时候,采薇却拉了拉她的袖子,好奇地看向她,才发现她的视线落在自己另一旁的花园里。

    然后端木青就看到叶慕白走了过来,还是带着那张端木青给了面具。

    只是衣裳已经换成了灰色的仆人装。

    端木青让他在令王府帮忙收拾花草,对别人只说是路上救了一个可怜人,求这府里一份差事。

    “我……”或许是因为此时端木青换回到原来的身份,叶慕白显得有些尴尬。

    端木青看了一眼采薇,淡然道:“这是采薇,你有话就直说。”

    再看了一眼采薇,叶慕白才问道:“你说给我三个月,可是……我现在在府里头……”

    “若是你用心了,就算是在府里头,也一样可以做得到。”端木青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然后便带着采薇仍旧往思归阁去。

    叶慕白看着她的背影,想起叶添,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一定可以的,他一定可以报仇。

    端木青看到采薇有些疑惑的眼神,笑道:“路上遇到的事情,回去再告诉你。”

    说着又像是自言自语道:“其实我只是希望他不要给我惹麻烦罢了,呆在这里也好,终究他父亲的死,我也有些责任,给他提供一个栖息之所,算是一点偿还吧!”

    叶慕白一定想不到端木青是抱着这样的心思,而他此时却是绞尽了脑汁想要找到让端木青信任自己的方法。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直觉,跟在这个女子身边,他一定有机会能够达到他的目的。

    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这种直觉从何而来。

    就凭这这一股子劲儿,他却给端木青带来一个让她十分意外的消息。

    “什么?”她突然的起身,将采薇端过来的参汤瞬间打翻了,身上顿时湿了一片。

    采薇替她收拾不迭,她自己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嗯!”

    叶慕白眼睛里闪着某种异样的光,显然他对于自己查到的东西很是兴奋。

    “不可能!”冷静了一下之后,端木青果断的否定。

    “千真万确,我当真看到了。”叶慕白急急解释道。

    但是端木青却还是很难相信。

    徘徊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我看你这几天都是在忙着令王妃的病,所以猜想你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情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要查什么,所以就一直守在那里等,结果就被我看到了。”

    他的语气十分的诚恳,眼睛里也满是诚实的样子。

    但是端木青还是没有办法相信,这对她来说太难以置信了。

    “你……”刚想要问他怎么会待在那里一待几天不会被发现,但是又很快想到,面前这个男人的武功委实不弱。

    “行了,你下去吧!”重新坐回到椅子里,端木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十分的平静。

    “我……我说的是真的。”叶慕白有些急了。

    “你先下去吧!我会好好想想的。”

    说着便挥了挥手,脸上甚至于还有一些不耐烦的样子。

    这让叶慕白感到十分无力,他眼下能够指望的就只有端木青了,可是她却似乎并不打算真的信任他。

    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让端木青相信他,所以,他只有黯然离开。

    “真的?”端木青看向采薇写的纸条,眉头不由自主地便皱了起来。

    “你相信吗?”端木青转脸看她,眼睛里是真的在询问。

    采薇想了想,还是摇头。

    “我也不相信,可是……叶慕白他没有理由骗我啊!”

    至于这些,采薇就没有办法给出解释了,她只有静静地陪在自己小姐身边。

    只是她的心里,在此时也是矛盾和担心的。

    “算了!找莫失来!这件事情还是要查清楚,不然放在心里终究是个梗,更何况,万一是真的呢?”

    端木青被自己这一句自问有些吓到了,喃喃道:“万一是真的呢?那我该怎么办?”

    说完这两句,她又猛然间站起来:“现在就去把莫失找来。”

    采薇一惊,还没有来得及拉住端木青,她就如同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