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墨色的药汁从小厨房里一路端向令王妃的房间。

    走到门口时,几乎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一颗小小的红色药丸落入其中,一圈小小的涟漪之后,又立刻恢复平静。

    “真的是你!”一个冷清中隐忍着愤怒的声音陡然间想起。

    端着药碗的手蓦然间抖了一下,几滴药汁泼洒出来,一回头,就看到那个女子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身后,一双眼睛如鹰隼般盯着自己。

    “为什么?!”端木青走上前,双眉紧紧地皱着。

    “我……”

    “若英姑姑!你可是姑姑最信任的人!你可是从西岐就一直跟着姑姑来到东离的人!为什么是你?!究竟为何?!”

    若英在她的逼视下,一步步后退,直到背靠到一旁的柱子上,退无可退。

    “你说啊!”

    端木青陡然提高的声音,让若英吓得立刻转脸去看令王妃的房间。

    跟着看了一眼,端木青抬了抬下巴,身后的莫失倏然出现,才一眨眼,三人便出现在了令王府的后花园。

    “说!”此时再看若英,端木青的眼里没有半分平日里的情谊,冷冷的眼神,几乎让若英的牙齿打战。

    “虽然我平日里为人随和,但是不代表我当真么有手段,你老老实实地说,到底为什么?你心里对姑姑有什么想法?”

    在恐惧之后的若英渐渐适应,眼里因为突然被发现的惊骇也渐渐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忧伤。

    她慢慢地落下泪来。

    “怎么会?王妃是我一辈子的恩人,这一辈子,若英甘愿为王妃最牛做马。”

    她说的话很慢很慢,每一个字说出口都有一种誓言般的沉重。

    “可笑,若真是如此,你又为何要做出这种事情来?!”

    虽然她的语气感染到了端木青,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让她无法那么轻易的相信眼前的这个人。

    “不管小姐相不相信,这都是我的心底话。”

    这个时候的若英没有再自称奴婢,说出来的话却有一种更加直指人心的味道。

    “那你给我一个理由!”端木青心里微微动了动,虽然还是十分愤怒,口气上却松了些。

    “我……”若英蓦然抬起头,看着她,在她注视的目光下却还是摇了摇头,“我无法给出。”

    “是有人让你这么做的?”端木青换了一种方式问道。

    若英眼神微动,却一语不发,仍旧垂下头去。

    “是谁?”她的沉默其实是一种默认,这让端木青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

    “对不起小姐。”

    若英最终的这句话让端木青心底里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他还没有说什么的时候,若英突然间便往一旁的山石上撞过去。

    “你……”

    当然,有莫失在场,又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若英的眼睛里顿时如同死灰一般黯然。

    端木青冷冷地注视着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爱怎么说她才好。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良久,却只有这么一句话。

    对方却比她的言语还要少。

    蹲下身子,端木青看着坐在地上如同失去最后希望的若英。

    “你当真不说?!”

    看着她不为所动的脸,端木青恨恨道:“你为什么要害死姑姑?究竟姑姑哪里得罪了你?!”

    “没有!”

    似乎这里是若英的软肋,听到端木青这样的话,她忍不住开口辩驳。

    “那究竟是为什么?!”端木青用力摇着她的肩膀,“是有人让你这么做得对不对?

    到底是谁?你告诉我!”

    除了方才的那两个字,若英又开始恢复沉默,又开始一言不发。

    “你说话啊!”怒吼了一声,端木青突然流下泪来,“我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救救姑姑,难道你就这么铁石心肠,看着她死去吗?”

    “不!”若英被她倾泻而出的眼泪所感染,不由的摇头。

    “你告诉我,告诉我到底是谁要害姑姑!我去找解药,他既然有这毒,一定有这解药的。”

    可是对于端木青这番话,若英只是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又仍旧垂下头去。

    “你说话啊!”端木青使劲儿摇着她,“只要你说出来,我们不再追究你好不好?

    我保证绝对不告诉姑姑,绝对不会怪罪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做这件事情。”

    若英还是不开口。

    “求你了,你知不知道姑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最多十天,我就怕连这十天她都撑不过去,你听到了吗?”

    若英被她的话说得泪流满面,好久才道:“没有解药。”

    “什么?!”没有听清出她含含糊糊的这句话,端木青再问一次。

    “这药……没有解药!”强忍下心头的情绪,若英咬紧了牙关再说了一次。

    “胡说!”端木青却想也不想地反驳道,“怎么会没有解药?!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相生相克的,只要知道毒是是什么,就一定可以配出相应的解药的。”

    其实说这话的的端木青声音挺大,自己却知道这不过是在给自己增添气势罢了。

    这段时间她一门心思都扑在令王妃的病情上。

    可是非但没有一丝进展,就连是什么征兆都查不出来。

    似乎,她就像是正常的老人一般,生命正常地走向了尽头。

    可是,这明明就是不可能的啊!

    她才三十多岁,怎么可能就走到生命的尽头。

    “这方子换了好多次了,每一次的药都是根据方子所配的,第一次的方子上有不应该出现的东西,所以那个太医死了。

    后面的几个方子都是正确的,但是后面加进去的药却是完全配合着方子来的,所以……”

    端木青听到若英的话,惊呆的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样刁钻的下毒方式,委实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甚至于从来都没有想过。

    “那你的药呢?全给我!”端木青心里又燃气一丝希望,连忙怒吼道。

    “没有!每一次的药都是算好了的,一颗都不会有多。”

    “你……”端木青怒极反笑,“你倒真是听话。”

    “到底是谁?!”猛然间一把抓住她的脖子,端木青目眦尽裂,“到底是谁布置的这一切?!”

    “小姐,”若英此时蓦然间现出一丝笑意来,“你杀了我吧!就当是让我提前去黄泉路上等王妃一程。”

    端木青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她看得出里头对于令王妃的那种深厚的感情,这样的发现,让她无法立时狠下心来。

    “为什么你不说!为什么?”端木青用力捶着地,“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

    “王妃将我从西岐带到这里来,不过是因为我们从小到大的情分,这一份情,王妃对我有,我对王妃却只会更多。

    但是,小姐你说的没有错,我只能看着,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死!”

    端木青觉得无力极了,面对这个女子,她一点儿办法都拿不出来。

    其实,她甚至于不敢杀她。

    因为她说的没有错,令王妃对她是很有感情的。

    若是此时的她消失了,令王妃心里头该是怎样的难过呢?!

    想到这里,端木青蓦然间站起来转过身,藏在宽大的袖子里面的手却忍不住握紧成拳。

    “怎么会是这样?!”这是第一次,她对所谓的敌人产生一种不敢轻举妄动的感觉。

    “若英姑姑,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当真决定了不说吗?”

    想不到此时若英还笑得出来:“其实,我欠王妃良多,但是这一件事情上头,我并没有。”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端木青有些不解,正想要问,却也知道,她是打定了主意不开口了。

    “你可知道,你这样的决定,会害死你自己!”

    面对她的怒吼,若英不为所动,却是轻轻地点头道:“若是死在小姐手上,死在想要为王妃报仇的小姐手上,若英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委屈。”

    “你……”端木青狠狠地皱了眉,最终狠下心来,冷冷道,“你应该知道,纵使姑姑对你很有感情,但是我并不是。

    若是此时,你面对的是姑姑,或许还有一丝活路,可是面对的是我,却是没有这份幸运的。”

    “小姐为了王妃肯动这么大的怒火,王妃这段时间以来所付出的感情,也不算是错付了。”

    若英的回答有些风牛马不相及,可是话里头对于她方才略带威胁言语的不在乎却是十分的明显。

    端木青终于再一次转过脸,眼睛却是如同万里冰封的雪山:“你当真决定了?我不会给你后悔的机会的。”

    若英看着她,不再像是最开始被抓住是的惶恐,反而像是得到救赎与解脱般的淡然微笑:“死在小姐的手里,也不算是辱没了这一生了,小姐动手吧!”

    端木青闭了闭眼睛,想起前些时候从她的屋子里看到她给自己绣鞋的样子,两颗眼泪便在紧闭的眼睑中流出。

    再一次睁开,却再无一丝温情,冷冷地对站在一旁的莫失道:“杀了她!”

    莫失头都没有点,只是如同鬼魂一般地落在了若英的面前。

    轻轻地闭上眼睛,若影隐隐地还察觉到自己内心的一丝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