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女倾君侧

清晓深寒 作品

    “若英!”一个因为急速的运动而微微有些喘息的声音突然间响起,却带着些尖锐的味道。

    显然是恐慌到了极致。

    想不到令王妃会过来,端木青脸上也是一脸的愕然:“姑姑!”

    “青儿!若英!”看了看满脸泪水的端木青,又看了看还在地上的若英,令王妃松了一口气,显然是为了方才的事情而来。

    “姑姑,你怎么会过来?”端木青连忙上前,将她从一个小厮的背上放下来,坐在一旁的石头上。

    “王妃!”若英看到主子,顿时磕头如捣蒜。

    令王妃连忙伸手,似要扶她。

    端木青虽然心里很是不舒服,但是看到令王妃这样的反应,却也只能够将刚才的计划搁置,让人将她扶起来。

    “若英,你……你这又是何必?!”

    让端木青想不通的是,令王妃在看到眼前情状之后,竟然丝毫都没有怪罪的意思,反而十分担心若英的情况。

    感情好,也不至于好到这样的程度吧!

    端木青心底微叹一声,到底不敢将心里所想说出来。

    “让你受委屈了!”拍了拍这么多年来的伙伴的手,令王妃眼角有泪花闪动。

    “姑姑……”端木青快步走上前,正想要将方才的事情解释清楚,却被令王妃打断了。

    “青儿,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轻轻摇了摇头,令王妃看向她的视线十分十分的柔和,“这件事情跟若英无关,不过是背了黑锅罢了。”

    “什么意思?”

    这一次端木青算是看出来,似乎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隐情。

    “她给我下的那些药我都是知道的。”

    她淡淡的一句话却让端木青几乎惊得跳起来。

    “那姑姑也知道这些药都是针对你身体的毒-药?!”

    轻轻地点了点头,令王妃拉过端木青的手,放在手心里细细的摩挲着。

    “知道。”

    “那你还……”端木青发现自己有些阻止不了语言了,好久才问道,“为什么?是谁给了她药,你知道吗?”

    谁知道令王妃却给了她一个更加震撼的消息:“是我让他下在药碗里的。”

    “什么?!”

    笑着伸手替她整理着领口:“有些事情躲不过,就只有面对了。”

    端木青一把抓住她在自己胸口的手,蹲下来,仰视着她:“发生什么事请了对不对?!”

    令王妃没有回答她,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

    “姑姑,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不对?那毒-药是谁给的?为什么要给你药?

    而你为什么在知道了之后却还是选择服下去,究竟是因为什么?!我真的不明白。”

    令王妃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

    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了,姑姑的病已经是治不好了,以后,姑姑就不能够陪伴你了,你自己小心为是。”

    “不……”端木青发现自己想要反驳,却也变得有些无法说出口。

    原因很简单,她知道令王妃说的是事实。

    “我们回去吧!”抬手指向方才背她过来的人,然后又转脸看向端木青道:“青儿,有时候太钻牛角尖了,不是一件好事。

    人生来这世上,身边就伴随着许多不解的事情。

    姑姑的毒依然解不了,你就算是这个时候知晓了所有药方,也是救不活我的,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得很。

    所以,不要再想了,剩下的几天里,姑姑就想要多看看你们,看到你们平平安安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

    “姑姑……”端木青不知道拿什么话来安慰她。

    可是令王妃却并没有想要等她的答案,仍旧由方才的人送了回去,这一次她回去的,还有若英。

    “莫失,这是为什么?”她们的背影消失了好久,端木青还是站在原地。

    方才一直都隐藏着的莫失此时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或许,是在保护着什么吧!”莫失想了想还是将心里的怀疑说了出来。

    “保护?!”端木青一愣。

    “有可能,向令王妃这种人,应该是不会怕死的,但是却也不是个拿生命浪费的人。

    此时她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是为了某件事情,或许是为了保护他,又或许是一些别的原因。”

    “保护?!”嘴里再一次咀嚼着这一句话的意思,脑海里顿时闪现出一种可能。

    可是闪得太快,让她一时间无法琢磨透。

    “莫失,我觉得这件事情一定是宫里人做的。”

    “我也有同感。”

    “姑姑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交际圈子,皇宫算是最大的一个了。

    而且这样周密的下毒方式,我真是怀疑除了后宫的那帮子人,再没有别人可以想得到。”

    “那小姐的意思是……”

    “查!”红唇中蹦出一个字,落地有声,“我知道很难,但是,就算是有一丝蛛丝马迹,就算是要用很久的时间,我也要查个清楚明白。”

    莫失轻轻回答了一声,便隐没在黑暗中。

    端木青回到思闺阁,看到一直都忧心忡忡站在门口等待着自己的采薇,心里头涌过一丝歉意。

    “你身子也不太好,就不用这样巴巴的在院子里等了,夜里寒气重。”

    采薇却“问”道:“是不是王妃的病有线索了?

    端木青看着她眼睛里的担忧,轻轻地点头,将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

    很显然,对于这样的结果采薇也很是吃惊。

    过了好久才写道:“我相信王妃。”

    “什么意思?”

    “我相信王妃的话不是假的。”

    相处的时间长了,采薇也能够从端木青的眉眼中看出一星半点的心思。

    方才她说话的时候,虽然语气还算平静,可是采薇还是发现了她的一丝怀疑。

    “若英姑姑是好人,这些日子我在令王府里,其实是有眼睛看到的,若英姑姑对令王妃的感情绝对不会是假的。

    也就说明若英姑姑是一定不会私下里谋害令王妃的,也就说明了王妃并不是因为想要维护若英才站出来。

    而且她还提醒小姐不要太钻牛角尖,就是让小姐不要再继续查下去了!”

    端木青看着采薇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委实是有些吃力。

    但是她看得人都吃力,写的人就更是了,所以,她只能够极力压下心中的烦躁,看着她将要说的话一句一句地写清楚。

    当她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像是突然间被人点拨了一般。

    “你的意思是姑姑要保护的人是我?!”

    这个答案让端木青有些不敢置信,可是……

    似乎正是这个意思啊!

    采薇重重地点了下头:“是不是王妃因为小姐的关系而得罪了什么人?!”

    端木青想不透:“究竟是什么事情,需要姑姑用生命去保护呢?若是我的缘故,我的对手当中,又有谁能够让姑姑这样的毫不犹豫呢?”

    想到这里,心情再也平静不了,才刚脱下的外衣瞬间又披回了肩上,她一定要好好的问清楚。

    “王妃!”还没有走近,就听到若英一声哭腔。

    端木青心里咯噔一声,蓦然间抓紧了一旁采薇的手,几乎是慌不择路地往屋子里跑。

    还没有进门就跟两个红着眼睛的丫鬟撞了个满怀。

    抬头看到是端木青,两个丫鬟立刻行了个礼,脸上全是悲伤的神色不说,就连眼眶都还是红红的:“小姐。”

    “发生……发生什么……事情了?!”端木青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完整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王妃……”其中一个看上去清秀一点儿的丫鬟顿时哭出了声音,另一个稍微好一些,抽噎着道,“王妃……殁了。”

    其实心里是已经有所准备的,但是亲耳听到这个词,端木青还是觉得耳膜刺得生疼。

    “小姐……”

    随着那两个丫鬟的惊呼,端木青却已经坐在了地上。

    采薇眼泪簌簌而落,连忙蹲下身子,想要将她扶起来,手上却突然有滚烫的泪水滴落。

    “回来啦!回来就好!”

    好像才前几天,她就坐在这里笑看着自己回来,如同一位久候游子的母亲。

    可是现在……

    挣扎着在采薇的帮助下站起来,端木青跌跌撞撞的往屋子里去。

    若英正跪在床前,哭个不住,床上的令王妃仿佛睡着了一样,苍白消瘦的脸上却依旧是温和的笑意。

    “姑姑!”端木青几乎是跪行过去的,许多许多的话都哽在喉咙里,最终只剩下了这么一个称呼。

    若英对于她的到来,没有什么反应,依旧趴在床边,已经快要哭成个泪人。

    整个屋子都是一片愁云惨淡的气氛,没有谁开口,也没有谁劝慰。

    许久,或许是大家都哭累了,哭声也渐渐地小了下去。

    若英才道:“王妃有话留给小姐。”

    “什么?!”